icon-close

xx好,答得好!”張信將那個黃楊木筆筒中的筆都到了出來。隨即信手遞給了張越,“這個筆筒你帶回去做個紀念。這是昔日元朝皇帝御前的東西,如今外頭的包金嵌玉都沒了,只剩下這一根光禿禿的木頭。所以你們要記住,宗族給你們的榮華富貴不能保一世,該靠自己的就得靠自己!將來是你們這一輩的天下,這家裏的天,從今天開始就輪到你們來扛!”

比:書評評選的投票帖子已經開了,如果有空的同學可以去留言投票看看,我今天特意看了置頂的那幾篇書評。也謝謝水蘭和小蟲同學這段時間的管理! 日開封鄰黃河。冪說夏季常有黃河氾濫水災的危險。唯一風平浪靜的時候,水路就成了溝通南北的最好選擇。張越等人此次便是選擇坐船沿黃河北上,然後再從會通河到通州。而身負要務的張輔則是耽擱不起,早在下葬和三虞祭祀之後便快馬趕回了京師。?

總裁,我要離婚 如今已經是春暖花開的季節。張越等人一路自然是走得順順當當,只不過,從黃河改道運河乃是走安山湖一線,就只見運河沿線都是絡繹不絕的糧船商船,行程不免慢了下來。?

張越之前去山東上任的時候曾經在這裏下船改陸路,如今重回故地。發現當年的小村莊比從前何止熱鬧了一倍,而且彷彿有些小鎮的雛形。他心中大是感慨。此地已經是山東地界,趁着靠岸停泊過夜,他便索性帶着牛敢等四個護衛和幾個置辦飲食的小廝一同下了船。?

路穿過碼頭,身穿青布袍子的他看上去並不起眼。他有心瞧一瞧這個新鮮出爐的小鎮,便打發那幾個小廝自去採辦,自己則帶着牛敢張布四人四下裏逛了起來。就在他隨便走進一家小客棧的時候,卻發現靠牆的一張桌子旁坐着一個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女人。?

不但是他,坐在那兒的唐賽兒也沒有料到會在這裏遇見張越。此時此刻,她只有一斤小人,一直不離左右的唐青霜並不在,青布包頭藍布交領衫子黑色布履,不施粉黛的她瞧上去不過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民家少*婦。剛網打發了幾個上來搭訕的無聊客商,這會兒她正一手拿着盛着酒的小瓷碗,目不轉睛地盯着張越看了片刻,她便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張公子,好久不見“確實好久不見。”?

儘管張越只是當初在孟家見過唐賽兒一回,之後除了馮遠茗提過一次,他幾乎就完全沒有再聽到過這個白蓮教教主的任何傳聞,但朝廷的海捕通緝榜文還在,張越看着那張幾乎沒有絲毫變化的臉龐,很有一種嘆氣的衝動。可人家既然沒有見着他就要喊打喊殺的,更沒有立刻抽身而走,他便索性走上前棄:“沒想到你還在山東。”?

“我只是趁着清明祭掃先夫的墳墓。沒打算在山東多停留。”唐賽兒哂然一笑,見張越只是站在那兒,她便漫不經心地說,“既然遇上了便是有緣,張公子何妨坐下喝一杯?算起來你那妻妹是我的小師妹。也不是外人了。”?

張越從來沒想過會再次見到唐賽兒。因此壓根沒料到對方竟會說出這麼一句話。官匪有別固然不假。他固然可以想辦法留下她,但要是她真用什麼魚死網破的法子,對於他同樣是大麻煩。畢竟,馮遠茗確確實實是這個白蓮教主的師傅儘管只是醫術上的師傅。?

扭過頭掃了一眼身後四個目不斜視的護衛,他覺着自己這時候再站着反而更扎眼,於是便依言坐了下來。看到唐賽兒擺擺手向一旁的夥計又要來了一套碗筷,又無所謂地在他酒碗中斟滿了,他不禁越發覺的摸不着頭腦。?

要知道,他先頭在青州奉旨監斬。那屠刀之下可是一口氣殺了幾百個人,其中多半都是白蓮教徒,若是說和對面這位有血海深仇也不爲過。?

“人老了也軟了,這幾年我沒殺過幾個人。”舉起那個粗製的白瓷酒碗喝了一口,唐賽兒便淡淡地起了個頭,見張越臉色猛地一僵。她便放下了杯子,“我不比你,你雖然是文官,可這些年你殺過的人,恐怕手指頭都數不過來吧?只是老了也有老了的好處,至少我比從前精明些,不會被人算計了也渾然不覺。嶽長天死了。那位漢王世子也死了,我的仇已經報了一大半,你不用擔心我還會揪着你不放。?

頭頂上不再懸着這麼一柄利刃自然感覺不錯,但是,聽到唐賽兒提到的這兩個名字,張越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京師大亂的那一夜,他聽說自己家附近的巷子出現了一具莫名屍體,等到尖埃落定之後就讓胡七去查了查,等得知是嶽長天時,他索性就沒有對其他人提。至於漢王世子的死他倒是從來沒往某個方向去想。如今聽來,難道也是這個女人的手段??

“唐姑娘,你就想對我說這些?”?

“我只想對你說,不要小看了女人!”唐賽兒滿斟一杯,隨即舉杯一飲而盡,這纔將杯子隨手撂在了桌子上,“女人一旦偏執瘋狂起來。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以後要是官府能公正一些良善一些,朝廷能夠少打仗,興許我會用這雙殺過人的手做羹湯過過平淡日子。但若是不能,我也大可豁出去!我奉勸你多加小心,你可是也有一個瘋狂的女人盯着!”?

言罷她便站起身來,指着張越對那個在店堂裏忙忙碌碌的夥計淡淡地點了點頭:“今兒個的帳記在這位公子頭上!”?

聽到這理,x然的口韋。再看着那個身穿皤衣的背影跨出大門。張越心,甘分咐人追出去,但話到嘴邊還是忍住了。他如今已經不是山東的父母官,也不是刑部負責海捕事宜的官員,就算抓着這位白蓮教教主又有什麼用??

那只是更燙手的山芋,更何況人家已經明說打算收手,他就更沒必要多管閒事了。更何況,那死掉的兩個人都是他也想除之而後快的。?

結帳出了客棧,他往街道兩旁掃了一眼,見再也尋不着唐賽兒的影子,就回頭吩咐跟出來的四個人不許和人提起今日的偶遇,隨即便繼續順着起初定下的行程繼續往前走。直到天色暗了下來,他方纔回到了船上。此時,負責採買的小廝已經都回來了,倒是張超特意在船頭等。見着他上船便埋怨了兩句,隨即便提起了一個重大消息。?

“禮部尚書呂震已經出獄復職了。,想到之前朱林把一個個大臣打入大獄時雷霆萬鈞的堅決,之後一個個人往外放時的那種拖拖拉拉,張越不禁覺得皇帝如今確實是喜怒難測,於是便開口問道:“這是多久的事?”?

“大概就是五六天前。是京中南下南京的官船上傳來的消息,因爲萬壽節快到了,這次皇上要御奉天門受百官朝賀,同時接見四夷朝使,因爲禮部少了呂尚書,這幾個月一直效率低下,所以最後人就放出來了。而且還官復原職。”?

這算什麼理由?要真是因爲這緣故,如今禮部另一位尚書金純聽了非得七竅生煙不可!?

想歸這麼想,但對於呂震兼理三部尚能井井有條的本事,張越心裏還是佩服的。須知禮部一向是清閒衙門,固然管着三年一度的會試。但主考官都是取自上裁,還不算極有實權的部門,可呂震偏能處處握權排除異己,而且還坐得很穩當。上次他親耳聽到皇帝大發雷霆,如今卻又輕輕巧巧赦免了,此人得聖心可見一斑。?

行程中的小小插曲只是平靜水面上的小波瀾,很快便消失了去。?

三月二十三日,船終於停在了通州碼頭。留守京師的高泉早早地等在了通州城內,這天清早就到碼頭上等候,午後方纔接着了人。由於女眷行李不少,隨行更是用了六輛馬車。他吩咐下人看好從船上往下卸東西的腳伕,又快步走到了張越三兄弟的面前。?

由於兄弟三個的兒女都還小”最大的還不滿四歲,最小的還在襁褓。路途顛簸恐怕吃不消,而且都是重孫輩,於是此前就都留在了京中。同樣留下的還有方水心母子和紅鸞母子。前者是關在屋子裏誰都不理會,後者則是因爲張赴此前便身子不好,她思來想去便去求了張悼。於是就留下了。這會兒高泉稟報說一干小主人都還好,衆人自是鬆了一口氣。?

眼看女眷們都已經登了車,張越正打算上馬,就聽見碼頭另一邊傳來了吵吵嚷嚷的聲音。循聲望去,只見那裏也停靠着一艘客船,此時吵鬧聲音極大的恰是船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他的面前圍着幾個碼頭上挑運行李的腳伕和車馬行兜攬生意的車伕。等到聽清楚了那隨風飄來的話語聲,張越不禁啞然失笑。?

原來是討價還價,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別以爲咱們是外地來的不懂行情,我爹可是京官!通州到北京才幾個里路,咱們這麼點人要半吊錢。你怎麼不去搶?還有,這麼些行李從船上運下來就有九十文,呸,你做大頭夢呢!母親,您別攔着我,咱們大老遠從泰和趕過來,走到京師過好日子享福的,憑什麼受這些苦力的閒氣!”?

原打算轉身出發的張越忽然聽到泰和兩個字,立刻就放下了繮繩,又轉頭仔仔細細地望了過去。這時候,只見有人攙扶了一個老婦緩緩從踏板上下船。那老婦瞧上去打扮的極其樸素,彷彿只走出自尋常人家。?

然而,聯想到自己之前曾經向楊士奇提出的建議,他不免留上了心。連忙帶了連生往那邊走去。等到近前,他就聽到那男子又嘟囔了。?

“爹是堂堂左春坊大學士,如今咱們到了通州竟是連個接的人都沒有。楊忠那個狗才究竟在幹什麼!”?

拽丫頭的專屬溫柔:守護天使 嘆:推薦幾本最近正在看的新書:血紅的《邪龍道》仍然是很張狂的風格,但說實話,我還是覺得當聳升龍道易塵的個性更合口味;任大叔的《天下無雙》,嗯,想當初我看任大叔第一本橫其立馬的感覺相當好,如今他又回去寫奇幻了;再有就是石:的《魔種起源》,他的《不死傳說》我曾經從頭看到尾的,《欲成仙》也不錯。沒辦法,因爲新人容易太監,所以現在都是找人品好的老作者的書看。大家如果有好書,也可以留帖推薦完待續? 切稷是楊士奇的長子。也是楊士奇唯一的兒子。自從譏,三試徵召入京爲官之後,最初是假期太少,之後是皇帝離不開,二十多年中就沒有回過家鄉,夫妻倆自然就只有這麼一根早年所生的獨苗。此時此刻,楊稷滿臉不耐,要不是下了船的母親已是皺起了眉頭,他幾乎就想捋袖子對那幾個死不鬆口的車伕動手了。?

“請問可是楊伯母和楊世兄?。?

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下頭傳來了一個聲音。看清是一個身穿青布袍子的年輕人。又聽那說話的口氣,他立刻收起了網剛那幅嘴臉。疾步上前笑容可掬地說:“家父楊士奇,我便是楊稷,這是家母。你是父親派來接咱們的麼?我就說母親難得上京一次,咱們又是不識路途的,父親怎麼可能不派人來接。敢問這位世兄名諱。怎生識得咱們?。?

張越剛網還想着楊士奇那般儒雅風範的長者竟然有這樣的兒子。此時見對方態度驟然大變,他倒是吃了一驚。上前先施禮見過那老婦。?

他又對楊稷拱了拱手。?

“在下張越。今天倒不是特意來接,其實也是恰好船到通州。網網聽見世兄提到泰和二字,所以就起意過來瞧瞧。世兄又提到左春坊大學士。我就想着伯母和世兄自然是東里先生的家人無疑。怎麼。是府上尚未有人來接?你們這一路坐船旅途勞頓,碼頭上人又太多了。不如我讓人去僱馬車。讓諸位先行入京。”?

楊夫人雖說已經是白髮蒼蒼,平生少有離開家鄉的時候,但終究知禮的人家出身。見張越執禮恭敬言談清雅。又是一表人才。頓時大生好感。人家既然報了名姓。又是一口一個伯母,還預備幫忙打點。她連忙搖了搖頭道:“張賢侄不必如此客氣她這話還沒說完,站在旁邊冥思苦想的楊稷忽然猛地一拍巴掌。隨即便滿臉堆笑地湊了上來:“原來張世兄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小張大人!母親,這個是張元節張世兄。父親曾經在信上提到過的,是和父親交情最好不過的杜大人的學生。既然是張世兄的好意,咱們就不要回絕了。等回到家您好好謝謝他不就成了?。?

原本還在打量張越的楊夫人這才恍然大悟。但卻越發詫異了起來。由於丈夫在朝廷爲官。她在江西泰和也常常讓家人上衙門抄官報。那些要緊的大事從來都不曾拉下一件。自然聽說過張越這個名字。?

剛剛聽到乍然沒反應過來,卻是因爲面前的人和她想象中的相去太遠。?

愣了片刻,她就含笑點了點頭。又很是感謝了一番。?

張越安排妥當之後。便回頭去和張超張起通了個氣。得知那是楊士奇的家眷,兄弟倆便都前去相見了。這一耽誤。衆人啓程的時候就晚了好一會兒。由於碼頭上那些車馬行的馬車也不知道給多少人坐過。張越便讓高泉騰出了一輛車來給楊夫人及侍女乘坐,用僱來的馬車裝了行李。而楊稷卻不肯去坐馬車,硬是要騎馬和張越同行。?

然而,就是這麼個舉動。卻是讓張越不勝其煩。要不是如今風大。楊稷沒法子一路羅嗦嘮叨過去,他幾乎就要落荒而逃了。?

他哪裏能想到,楊士奇的兒子竟然是這副德性!?

進了京城宣武門,張越便讓張超張起先回家。自己則帶人護送楊夫人和楊稷去楊府。由於他來過好幾次。送來的又是楊家母子。門房自是慌忙往裏通報。不多時。管家楊忠就趕緊迎了出來。他是楊士奇從泰和帶出來的老僕,上前給主母和少爺磕過頭便連連請罪,然後又上來向張越千恩萬謝。他這回不合算錯了日子,可主母身體不好,萬一有閃失就麻煩了。?

既然已經好人做到底了。張越也就以有孝在身爲由婉言謝絕了楊夫人入府坐一坐的邀請。很快就告辭離去。他前腳剛走,楊稷便上前攙扶了楊夫人往屋裏走,卻是笑意盈盈地說:xx母親。鄉間把人家傳說得凶神惡煞,可您剛網也瞧見了,那張越分明是一個再和善不過的人。?

杜大人倒是運氣好,挑中了這麼個女婿,要說張家那可是頂尖的門戶“若是單憑軍功勳貴,那還算不得頂尖。前頭出了一位解元。後頭出了張越那麼一個進士,這纔是真正的光耀門據”。楊夫人出身士族,更看重的科舉。此時逮着機會便教颳起了兒子,“你在頭天分普通也就罷了,這兒子卻一定得教導好。這是楊氏日後的希望。?

楊氏在秦安也是世家名門,但卻是靠你爹才振興起來的,你別辜負了他的期望這種老生常談的嘮叨楊稷一年到頭也不知道得聽多少回,連耳朵都幾乎起了老繭,自然知道這會兒只子壬“落諾點頭答應就到安置了母親,他在這座簡二,六宰第中轉了一大圈,最後便沒好氣地撇了撇嘴。?

南京那座宅子好歹還有個梅園,這裏倒好,地方竟是比原先小上一大圈。真不知道父親這官是怎麼當的。這說出去也是大官,住的地方卻這麼簡陋!父親跟着當今皇帝都已經二十多年了,至今還是個五品,俸祿少得連過日子都緊,難道父親就不覺得丟臉??

話說回來,今天既然結識了張越,有空不如到那裏拜訪一次。也看看頂尖的門戶過的是怎樣豪奢富貴的日子。?

單單知道詩書禮儀,沒有榮華富貴,那算什麼世家,什麼名門??

這邊廂楊稷羨慕豪門世家的凜然貴氣,那邊廂張越一路疾馳到家時,面對管家高泉捧出來的一疊請束和各色帖子,卻是頭痛不已。儘管如今張家居喪,但京中勳貴人家的人情往來卻不能短缺,一家家一戶戶加在一塊赫然是一個了不得的數字。約摸估算了一下,他便對高泉吩咐道:“按照從前的例就好,銀錢還是從賬房支取,以後每月的賬都報送大奶奶過目高泉連忙應了,隨即又低聲說道:“四月十七就是皇上的萬壽節,前年是因爲三大殿災而罷了朝賀,去年又是北征在外,前些年剛剛遷都北京顧不上,這一次卻是要大賀的。這一注賀禮太薄了不恭敬,太厚了皇上必定會說豪奢,三少爺可有什麼主意麼?”?

儘管路上還提過皇帝的萬壽節,但此時聽高泉滿臉爲難地提起壽禮,張越只覺得腦袋更大了。這年頭還沒有後世的奢靡之風,文官進壽禮多半都是字畫。勳貴則是往往用公田出產或是各式各樣的特色小玩意進呈,若是誰冒冒失失鑄一尊金佛或是諸如此類的物件,恐怕反而會招來皇帝的怒火。問題是,張家的家底擺在那兒,他的字畫功夫又都是尋常。這究竟送什麼就得費一番躊躇了。到他這個份上,出彩不出彩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出錯。?

“此事容我想想,你也不妨在市面上多多留心張越既然說不用着急,高泉自然也就放了心,於是躬了躬身就退下了。他一個人管着林林總總那麼多下人,一天到晚都有忙不完的事情,自然是不得閒。而回到自己屋子裏的張越沐浴換了衣服之後。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偷閒片刻,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什麼率這麼吵吵嚷嚷的!”?

聽到這一聲。外頭便安靜了些,不一會兒。身穿青色紗衫子的水晶便挑了簾子進門,屈膝行禮之後便雙手呈上了帖子:“是朝二老爺那邊打發人來送信,說是爲了何小姐的婚事,請少爺少奶奶哪天有空過去商議商議張阿的婚事?時隔兩年有餘,張越幾乎已經把這一茬給完全忘記了。乍然聽人提起不禁吃了一驚。接過帖子隨手一翻,他就頜首吩咐水晶退下,皺着眉頭想了好一會兒,瞧見杜綰從裏屋出來,他就把這帖子撂了給她。?

xx你看看,朝二叔現在倒是知道來找咱們拿主意了,阿妹妹被他害苦了!”?

當初孟府園子中的詩會杜綰也曾經在場,雖只是和張阿見過這麼一次,但那個爭強好勝的小姑娘還是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回的賭鬥固然是帶了幾分置氣,可那時候張阿還小。大約只是被人唆使了而已。倘若真的讓其嫁給了禁錮西內的李茂芳。那麼姑娘家的未來人生就真的是全完了。一目十行掃了掃那帖子,她便在張越旁邊的太師椅上坐了下來。?

xx如今孝服已滿。若是永平公主一力要完婚,恐怕朝二叔沒有辦法拒絕。就是皇上”富陽侯畢竟是皇上的外孫,永平公主只要求皇上爲富陽侯留後,在有了婚書的情形下,恐怕皇上不會不答應。可是,張河不明不白失去了母親,已經很可憐了,若是還要嫁那種人“你說得沒錯,阿妹妹年前才網剛二十五個月孝滿除服,眼下永平公主既然提出要立刻成婚,恐怕是什麼都想好了!都是朝二叔之前太糊塗。挑了這麼個好人家,眼下竟是明知道是火坑,他就是不想往裏跳都不成。這種時候才找咱們有什麼用,可惡”。?

惱火地罵了一聲,張越冷不丁想起了張何那時候做的詩。x卜丫頭的刁難他早就忘了,紫貉皮大氅的公案也畢竟過去了。就算張顫可惡,畢竟和張河無關。而且,他和永平公主已經是結下大仇了。張河嫁過去必定沒有好果子吃。?

可是,他能怎麼辦?? 卿詮管之前因北征軍糧事被詩去了神策衛指揮使。文字版川一“憂畢竟是先頭靖難第一大將張玉的兒子,所以正旦大朝會之後,他就得以官復原職。張輔先前北征之後領中軍都督府事,神策衛以京衛直隸中軍都督府,所以如今即便張輔領兵赴了大寧,中軍都督府的官員畢竟不敢苛待了他,於是他自然樂得逍遙。

要知道,這京衛素來都是勳貴子弟恩的寄祿的地方,府軍前衛之中就有五個指揮使,他那神策衛中和他品級相同的還有三斤,人,他這個指揮使就是不去坐衙也沒有太大笑系。

只不過,在家才閒了幾天,張朝就接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束帖,那二郎腿哪裏還蹺得起來。於是。他差了幾撥人往各處送信,大嫂王夫人,三弟張覲,甚至連陽武伯府的四兄弟他也病急亂投醫地派了人去知會。倘若說原本他還想着左右逢源腳踏數只船,那麼現在他就深刻體會到,當初覺着那門親事很理想,因而和那位金枝玉葉扯上關係是多麼蠢笨的勾當!

然而,王夫人得了信,卻只讓人捎帶了短短的一句話事已至此,無可設法;而張覲則更是直截了當地回函一封,信上言辭委婉地說。既是已經定下的婚事就不能反悔。也就是犧牲一個女兒罷了,讓他想開些;而陽武伯府那邊更走動靜全無。

不過數天,他就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他自然不會顧惜區區一斤,女兒,可若是將來新君登基再追究先前的事,他豈不是得閒置一輩子?

團團轉了兩天,他最後還是把心一橫,這天了午就帶着張河趕往了英國公府,誰知道卻在大門口吃了個閉門羹。

“二老爺,夫人一大早就帶着大小姐出去了對於張乾張靴這兩兄弟,榮善從來就沒什麼好感,此時唯恐張朝脾氣上來在門口鬧將出來。忙又躬了躬身賠笑道,“:卜少爺和二小姐如今都還小,大小姐一個人沒個伴,陽武伯府的箐姑娘如今已經七歲了,差不多也能和大小姐搭伴讀書,所以那邊府上越少爺一提,夫人便答應了下來,以後半個月在那邊府上,半個月在咱們府上。不但如此,夫人還打算等小少爺大一些,就送到張家族學裏頭去張朝和陽武伯府那邊的兄弟侄兒都少有往來,這些事情都還是頭一次聽到,不禁愣在了那裏。仔仔細細琢磨了一會,他的心就不知不覺往下沉。顧氏好歹是帶過他三年。雖說在開封那時候他還小,也覺得老太太規矩太大不耐煩,可這次喪事的時候,張烈都親自去主持過四七。他卻借看待罪沒怎麼露頭,下葬也沒過去,恐怕是把那邊得罪死,了。

可這也不全是他的錯,誰讓張趟那樣得寵信,竟在皇帝面前一點都沒替他說話,害得他被免職查問,丟了好大的臉!

想到這裏,張朝也懶得和榮善多羅嗦,轉身就迅速上了馬,隨即重重揮下了馬鞭,急急忙忙趕往武安侯衚衕的張家。他這一走,後頭的馬車自然是急急忙忙跟上,車中的張何透過車簾縫隙望着外頭的景緻。一顆心卻是猶如死水一般。

她年少便有才女之名,父親母親都是疼愛有加,定親的那人又是皇帝的嫡親外孫,世襲的勳貴侯爵。那時候還真是以爲自己是天之驕女。可轉眼間母親死得不明不白,父親卻只是胡亂逐出了幾個侍妾,繼而未婚大米茂芳竟是捲入了謀反之中。被禁錮西內,而且抓人的竟還是自己的嫡親堂兄。每每想到昔日孟府詩會的情形,她甚至覺得那猶如上輩子的事。

六年了,張越官運亨通娶妻生子。已經不是那個與她賭鬥爭勝的堂兄了。恐怕如今的他根本不會記得她。

父親當初用她來算計人家的紫招皮大氅,如今又要上門去請人家幫忙。他平日每每不肯放下的面子這會兒究竟上哪裏去了?

儘管張朝平日很少往陽武伯府來,但西角門的兩個門房還是認出了人,自不敢將其攔在外頭。聞訊而來的管家高泉讓人趕緊往裏頭通報。自己則是把這一位引到了花廳奉茶,而張河則是安置在旁邊的側廳。因之前張朝派人送過信,他大略明白此來是怎麼一回事,便也有心探聽探聽口氣,可張朝卻是決口不提先頭的事,反而是仔仔細細問起了族學的勾當。

好在高泉這番應對的苦楚沒持續多久,內間就傳出話來,請張朝到西院說話。他把人親自送到了二門,眼看這一對父女隨引路的媳婦進去了,他就鬆了一口氣。

張恬如今四歲,王夫人雖中年的女寶貝非常,但卻也不曾驕縱了她。今夭特意把孩子帶來,也是生怕孩子一斤小人太孤單此玄。見張箐正一板一眼地教張恬讀三都賦,她不禁知口慰。便對杜綰笑道:“雖說你的學問教導這兩個孩子再好不過,可你總要管家,這心思沒法全都放在她們身上。恬兒的年紀還小,可青丫頭卻是該讀些正經書了。”

“大伯孃說得沒錯杜綰也覺得那一對的堂姐妹站在一塊頗爲和諧,聞聽此言便笑答道,“其實之前爹爹提過,已故樑泊庵先生有一位公子樑柔,如今年過三十。學問很紮實,只是由於先前那公案的緣故,再加上泊庵先生身故不久。所以他還是生員。粱公子寫信給爹爹,說是等守孝期滿後要進京,希望能學一學當年的爹爹,一面教書一面磨練學問。”

“學你爹?他也要做教書先生麼?”王夫人聞言大吃一驚,隨即便恍然大悟,面上遂喜笑顏開,“樑潛的學問當年皇上和太子都讚口不絕。只可惜若是他真願意,咱們家這兩個小丫頭還真是屈了人家大才。請他教導教導那些男孩子纔是正經“大伯孃還不知道他麼?相公就是打人家的這個主意,聽了爹爹的話之後回來就笑說種瓜得瓜,種豆的豆。您的天賜,我家的靜官,大哥的炯哥兒,公公的赴哥兒,還有保定侯府的昂哥兒,一個個恐怕很快就要到年紀了。”想起張越得知消息那會兒的大喜過望,杜綰不禁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不過相公說了。人家就是要報恩,咱們也不能一心想着多留人家幾年。粱家乃泰和大族,粱公子將來必定要再應科舉。”

王夫人何等聰明,這言下之意自然明白。

如今皇帝尚在,恐怕見樑家人仍有心結,但若是新君登基,樑潛的所謂罪名也就不存在了,樑家子弟自然有翻身的一天,那時候樑槳不可避免要走入仕途。她只不過想兒子啓蒙時能有個人品好學問好的先生做個榜樣,並不奢望能一輩子留着別人,因此自是不在乎這一點,反倒希望人家翌日前途正好,說出去也光彩。

眼見張箐做老師做上了癮,旁邊還有一個琥珀隨時提點,兩人便也不打擾她們,悄悄地離開了廂房。還不等她們回正房,外頭就有媳婦報說張朝父女來了。聽說這回事。不但王夫人臉色一僵,就是杜綰也想起了幾天前消息傳過來時的情景。

“他還真是不死心,婚書都下了,這事情還能有什麼餘地?。

王夫人雖是婦道人家,但畢竟張輔出征在外時都是她坐鎮家中,對於外頭大事自然也都清楚得緊,此時在屋子裏踱了兩步,她卻仍是拿不出什麼主意。

永平公主倘若只是那些安安分分的公主,那麼這樁親事自然極其稱心如意,可李茂芳先頭闖了那麼大的禍。如今奪爵毀券禁錮西內,而且倘若新君登基,指不定還要追究,這不是給張家招惹麻煩麼?張輔是皇帝最信賴的勳貴,但倘若太子或是太孫登基,畢竟這關係就隔了一層。因爲常常領兵的緣故更是會招來疑忌,若婚事一成,豈不是尖上澆油雪上加霜?

“綰兒,這事情你可有什麼主意?”

那天接到這消息,杜綰和張越就商量了很久,到最後只想出了兩個法子。一是拖,問題是隻要永平公主上書求懇,念在女兒份上,朱林不可能否認這麼一樁早就定下的婚事。二則是李茂芳在此之拼死了,可如今的禮教大防非同小耳,李茂芳一死,張河豈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於是,此時此玄,她只能嘆了一口氣,對王夫人搖了搖頭。

“請朝二老爺進來吧”。情知避是避不過去了,王夫人只得對那報信的媳婦吩咐了一聲,隨即便挑簾進了屋子。等杜綰跟了進來。她思忖片刻便開口說道,“你二堂叔待會不知道會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來,你是侄兒媳婦不好說話,還是避一避。橫豎他是追着我來的,我應付了他就好。你去那兒看着箐丫頭和恬兒。免得有聲音驚着了她們。”

王夫人既這麼說,杜綰自是無話。到了廂房,她被張青拉着講書。最初還有些心不在焉,繼而就漸漸只顧着面前這兩個孩子。直到一陣吵鬧聲從外頭傳來,地方纔一下子驚醒了,吩咐張普好好看着張恬,隨即便連忙出了門去。到正屋門口時,她恰好聽見了一個女人低沉的普“爹,你和大伯母都不用爲難了!只要我不在了,豈不是就什麼事都沒了?”

比:今天已經三月七號了,三月第一週任務圓滿完成,求一下月票完待續 劃個是四月初。在的行人都換上了各式各樣的春裝。三二;最好賣的卻是江南的新款。論絲綢,潞州府的潞綢並不比江南的絲綢差,但款式花樣卻從來是南邊帶動北邊。單是女人們喜愛的裙子,便有拖裙銷金裙荷邊裙多種。倘若送禮,捎帶一套時樣衣服,那在親戚朋友面前便走了不起的體面。

這小戶人家都是買現成的,大戶人家有的是自家養了針線人,有的是外頭高價請了頂尖的裁縫,那一套套春裝夏裝流水一般地裁出來。

平日各家貴婦往來走動時。往往也是存心攀比衣裳首飾,誰也不想被人比下去。因此,從三月到四月,京師各家綢緞莊的好料子,銷量比往日何止漲了一倍。

日落時分,離開詹事府的張越卻並沒有立玄回家,而是帶着兩斤,隨從去了一趟大德綢緞莊。他居喪以來很少出門,平日也不太往這種地方去,因此看見那種摩肩接踵,那一匹匹五顏六色的華彩綢緞流水似的賣了出去,他頓時嚇了一跳,等那夥計上來兜攬生意,他方纔得知是怎麼回事。他雖說在家裏,但有些消息卻還是有數的,要不是成國公夫人和襄城伯夫人穿了幾套新鮮花色式樣的衣服,於是帶動了上頭勳貴,怎麼會一路影響到了下頭百姓?

他如今有了牛敢四個,思忖着袁方那兒恐怕缺人手,於是便暫時把胡七四個還了回去,只留着趙虎一人應付平日事情了前幾日從胡七那裏聽說了一些線索,他就思忖着去房家走一趟。 做我的女人吧,我來保護你 但空手上門卻不好看。所以他纔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主意來了這裏挑選。

“公子,這金魚海棠紋路的,叫做金玉滿堂,最是好口彩;若是有什麼喜慶或是送給長輩。不如就是這一匹,芙蓉桂花萬年青。合在一塊豈不就是富貴萬年?我看您這年紀,明年指不定是要參加會試科舉,這蓮花馬鐙配上黃底緞子,正好叫連登黃甲”

被那個口若懸河的小夥計這麼一說,張越忍不住想起當初第一次在大德綢緞莊遇上袁方之前的經歷,於是連忙擺了擺手,只說是送給朋友長輩的,厚實大方即可。選了兩匹福壽雙全花樣的絲絲,兩匹馬上封侯花樣的杭絹,他便讓人送到了馬車上,旋即就出了門了房家位於什剎海東邊的魏家衚衕,因知道他家父兄涼薄,見着了更沒意思,張越只在當初知道房陵被國子監開革的時候去找過一次。而且還是孫家人帶的路,他連門都沒進就被房陵拉去別處喝酒了了這一次循着昔日那點印象找到了地頭,他便發現這衚衕裏多了幾家新住戶,瞧着門脾氣得高高的,雖不能像官宦人家那樣三間五架。但也是顯不盡的氣派。夾在這麼些新宅子中,房家雖是世襲的三品指揮使,但那大院就顯得有些不起眼了。遠遠認出那座宅院時,他就看到東角門處彷彿有人在送客,便索性吩咐馬車暫且停在旁邊。等看見那人上馬車的作派古怪,他心中一動,遂隨口對車外的張布吩咐道:“你悄悄跟過去瞧一瞧,打聽打聽是什麼人牛敢看見張布答應一聲下馬過去了,便抓了抓腦袋疑惑地問道:

“少爺怎生不叫俺去?”

“張布武藝上頭天分不如你,但卻比你機靈張越看見牛敢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臉上絲毫沒露出半分異議,便又笑着問道,“聽說高泉給你們幾個說了親事,等年底就要成婚?”

“全都託了少爺的福”。當初在北邊朝不保夕生不如死的時候。牛敢哪裏想得到自己這輩子還能挺直腰桿活着,自然覺得如今的日子好比是天堂。想到媒人給他看的那幾樣針線活,他更是感到心頭熱呼呼的,竟是笑得咧開了嘴,“那是後頭街上一戶好人家的女兒,平日靠繡活過日子,要說我還配不上人家,聽說是她家二老看着我本分,又有少爺照應着這年頭女子嫁人無非是挑家世挑人品挑前途,彼此投契反而是最末一條,橫豎成了親之後有的是時候培養默契感情,因此張越聽牛敢這麼說,也並不覺得奇怪。笑着打趣了幾句,他也沒說什麼要人家姑娘兩廂情願,畢竟是高泉安排的勾當,決不至於是強娶強嫁。在馬車中等了一會。前頭張布就回轉了來到了馬車前。

“少爺,已經打聽着了,網網來的是永平公主府中使!”

永平公主府中使?張越聽清楚這話就立刻皺了皺眉了公主位分雖尊,但自宋元以來,地個已經大大不如從前。要知道,無論漢朝還是唐朝,都出過幾位了不得的公主。而宋以後幾乎就沒什麼青史留名的人物了,而這一點從公主府屬官設置就能看出來。洪武年間,親王府還設置了正二品的王相,公主府就只有一個正七品的家令,而且如今家令也成了中使。而如今的永平公主,因爲兒子的事情早就不受待見了,可卻偏生上竄下跳自尋死路。

“五州汴不衛那兒傳來的情報,張越心裏不免覺得房陵此次被戈:,:”情,此時偏又撞着永平公主府的人網走,他就沒有貿貿然直接進去,而是在馬車上又坐着沉吟了一會。約摸等了一刻鐘,他方纔吩咐車伕繼續前行,等到了房府西角門前就吩咐了人下去通報?

儘管張越沒怎麼來過,但他的名字報上去卻是很有些用處。那行原本還帶着疑惑的年輕門房幾乎是一溜煙地奔去裏頭通報。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瘦高個總管迎了出來。得知張越是來找房陵的,他面孔就微微一僵,隨即賠笑道:“二少爺人是已經回來了,但因着今天在府軍前衛操練的時候傷着了,所以太太吩咐”

他這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牛敢和張布就抱着那包好的綢緞上來,不禁愣了一愣。這房家能維持體面的日子。大多是靠着故世的老太爺富昌伯房勝積攢了不少家底,可如今老爺雖說是指揮使,但俸祿實在太少,又不善於經營其他,因此一直都是入不敷出,所以外頭不管有什麼時樣綢緞衣裳。這家裏卻向來很少進門。想起網網公主府也送了一份價值不菲的禮,如今又是四匹時新綢緞,他在心裏盤算了片刻,立亥改了說辭。

“雖說太太讓二少爺好好歇着,但小張大人既然是二少爺的至交,總歸是不打緊的小的這就讓人帶您進去。來旺,赴緊的,把小張大人帶去見二少爺!”

打發了人帶張越進去,瘦高個總管就收下了那四匹綢緞,隨即叫上了兩個妥當的拿着東西,親自往裏頭向太太稟報。他心裏明白,想當初太太就看房陵不順眼,後來因爲這個庶出的二少爺因緣巧合靠上了東宮,這才消停了下來,最近藉着其倒黴,沒少摔下些不鹹不淡的話。如今張越送了這麼一份禮,總能讓太太的氣消一消纔是。

張越原以爲必定是在外院相見,誰知道那帶路的小廝直接把他引到了那道分隔內外的垂花門前。進了二門,引路的就換上了一今年紀一大把的木訥老婆子,他只問了兩句就知道休想從此人口中探出什麼,索性不再浪費功夫。然而,等到對方在一個極小的院子前停下腳步,說這就是房陵的住處時,他不禁皺了皺眉。

這院子裏沒看見有什麼伺候的人,帶路的老婆子又走了,他只得徑直推門進了正屋。四下裏看了看。他唯恐撞見什麼不該撞見的,於是便咳嗽了一聲叫道:“房兄可在?”

話音網落,裏屋的門簾就被高高挑開了一角,探出了一斤,腦袋。

只掃了張越一眼,那個還算清秀的丫頭就立刻縮了回去,裏頭隨即就傳來了一陣說話聲。不一會兒,那丫頭就扶着上身衣襟敞開赫然能看到裏頭裹着白布繃帶的房陵出了裏屋。

“元節,你怎備會來看我?”

“我怎麼就不能來看你?” 我可以無限強化 張越沒好氣地撇了撇嘴,目光隨即就落在了那繃帶上,面色立刻就陰沉了下來,“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去了府軍前衛也就算了,還弄得這麼一身?”

“時運不濟罷了,至於這個只是意外,沒什麼要緊的!”和上一次佯裝無事,醉酒了卻激狂盡顯的房陵不同,眼下的他卻顯得很是爽朗,彷彿對自己的境遇並不在意,“府軍前衛不是尋常地方,人家想進去也未必能進去,我一去就是所鎮撫,已經很不錯了。”

那個扶着房陵出來的清秀丫頭見這兒沒有自己插嘴的餘地,早就躡手躡腳退了下去,此時又送上了茶來。

她原本還想替房陵繫好衣服的扣子,見他衝自己搖頭,只好悄悄地回到了裏間。等她一走,房陵就對沉默不語的張越說:“放心,我沒事,不會再像當初那般只會怨天尤人沒出息。路是我自己選的,你能夠幫的都幫過了,不用擔心我。”

儘管這話說得簡短,但張越還是聽出了幾分端倪。結合自己之前得到的消息,他不禁輕輕眯了眯眼睛,隨即方纔一字一句地說:“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做出一番事情來。只有一點,不要太冒險。就算你家人不在乎你,我們這幾個朋友卻不是鐵心腸的人!”

“羅嗦,你什麼時候也變成孫翰那樣婆婆媽媽了!”房陵笑着站起身來,一如從前那般在張越肩頭輕輕擂了一下,隨即低聲說,“我知道你這傢伙聰明機敏,就算知道了什麼也千萬別露出痕跡來。還有,以後別來了,這對你我都好!這幾天上家裏的人就沒消停過,人生在世,不就是一搏麼?”

比:不知道大家聽過河圖的《傾盡天下》嗎?還記得很久之前朋友介紹這首曲子的時候,一度很沉迷,墨明棋妙的曲調做的好,那詞也填的好,重要的是還有很多有才人做成了。土豆和優酷都有,我最喜歡周娥皇趙匡胤那個版本 亦越別了房陵出來時,已經是傍晚百時二刻。如今早巴麼,分。白天便長了,太陽落山的時分自然就比從前晚了許多。此時一輪夕陽在西邊似沉非沉,映照得那一線天空火紅火紅,而那紅燦燦的餘暉則是把人拉得人影異常狹長。因此,張越還在院子裏,就看到了門口那個雖匆意隱藏,影子卻仍清清楚楚映在地上的人。

候在院門口的是一個左臉長着幾顆麻子的中年僕婦,那臉上赫然是十分討好的笑容,屈膝施禮後就說道:“扛張大人,我家太太說,您和二少爺原本就是朋友,來看看也是應該的,還費心備辦什麼禮物,到是顯得見外了。以後若是想來,直接和門上說一聲就罷了。”

回頭看了一眼面色木然的房陵,想起剛網這傢伙九頭牛也拉不回來的決意,即使心裏很不得勁,可一想房陵背後的那人,張越也不好再多留。遂淡淡地說:“勞煩回覆伯母,就說謝她好意了,只是我以後事務繁忙,未必有再登門的機會。”

他一面說一面回頭看了房陵一眼,見其別轉了頭不看自己,他不覺生出了貨真價實的惱怒,竟是想都不想就:“房兄,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就聽我一句勸。凡事不要強求,直中取固然緩慢些。

可畢竟穩妥,曲中求卻是隨時有不測之禍!這人生的路有很多條,機會有無數個,但命卻只有一條,別一味地死搏!”

張越言罷也不等房陵答話,一拱手便轉身循着原路出去。那中年僕婦倒是被這一出鬧得莫名其妙,好半晌醒悟了過來,便用古怪的目光掃了房陵一眼,慌忙轉身追了上去。而房陵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等到面前的這條夾道再次變得空空蕩蕩。他方纔嘆了一口氣,迴轉身朝裏走去。看見服侍自己多年的丫頭秀江滿臉擔心地站在屋門口,他便上前去攬住了她。

“放心,不礙事!只要我努力,總有出頭那一天的!”

儘管知道就算是東宮有人指使。這也是房陵自己的選擇,但離開房府這一路上,張越仍然是覺得心中憋的慌。張家兩輩人的兄弟幾個遇上大事都能勁往一處使,縱使有別苗頭,卻不會給別人使絆子,這是從祖母顧氏傳下來的家教,可放在別家,房家的情形並不罕見。

自家各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就是一家人也得分個彼此,生怕自己吃虧。這樣看似是省事省心了。可人生在世連個可以信賴可以倚靠的親朋都沒有,那還有什麼趣味?助人便是固己,可惜明白這道理的人始終是少數。

由於多跑了這麼一趟,張越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完全天黑了。

如今他們兄弟四個已經都成了親,自然是各在各的房中用飯。杜綰生產之後留下了李嫂,於是其他三處院裏也都添設了小廚房,每日採買分成四份供給,倒也免了口味不一樣吃得不合心意。

跑了這一趟,張越已經是飢腸轆轆,進了屋裏更衣淨手之後,瞧見桌子上已經擺好了飯菜,他就立刻姿了下來。等到一頓飯吃完,一家人各自坐着飲茶說話的時候,他聽張普提起了日間和張恬一塊讀書的情景,不禁對杜綰問道:“今天大伯孃帶着恬妹妹來了?”

“是啊,普妹今天很走過了姐姐老師的癮,差點都不樂意放人回去!”杜綰見張晉立馬衝上來,抓着自己的胳膊使勁搖擺,她便沒好氣地輕輕拍了拍那小腦袋,“我說錯了麼?明天恬妹妹還要來,你今天已經把壓箱底的本事使了,到時候拿什麼教她?今兒個要不是你琥珀姐姐在旁邊給你提點着,怕不是要出洋相了。趁着這晚上的工夫,趕緊好好準備準備。”

儘管如今大了好些,但張普還是像從前那樣喜歡粘着嫂嫂不放,聽了這話,她這纔想起明天那個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張恬還會來,頓時生出了當姐姐的驕傲,答應一聲便去拉琥格的手。拗不過小丫頭,琥珀便笑着說了一聲,先退下了。而瞧見杜綰看了一眼屋子裏的幾個小丫頭。秋痕覺察到她大概有話要對張越說,就緊跟着把人都帶了下去。

網才張越回來的時候,杜綰就瞧見他興致不高,但這事情卻不得不說:“今天下午二堂叔帶着河妹妹來過了。他和大伯孃沒說幾句就在屋子裏爭執了起來,等我出來看動靜的時候,恰好聽到坷妹妹撂下了一句話,說是她不在了就消停了。大伯孃唯恐出事,就和二堂叔商量了。把何妹妹帶回了英國公府去。我瞧着何妹妹那木然決絕的模樣。

恐怕是真做得出來。聽說永平公主還對二堂叔撂下了話,說是別人欠她的,她會一點一點零碎討回來!”

今夭在房陵那裏證實了自己心裏頭的猜測,此時此刻又從杜綰口中的到了這麼一個消息,張越不禁氣急敗壞地重重一巴掌拍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然而,那種怒火只是持續了剎那間便被他壓了下去。他從來就不是那種凡事怨天尤人的性子。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便要努力想辦法解決,而不是在這裏生悶氣發無名火。

“綰妹,既然你說大伯孃也答應讓恬妹妹和晉兒搭個伴,這幾天你就辛苦一些,帶着日兒圳英國公府伯孃和河妹妹畢竟差一輩,有此話烈一x一川說。這種時候做傻事,對不起她死去的娘也就罷了,最要緊的是,單單一個她死了於事無補。”

張越並不是凡事往身上攬的性子,但此時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得不管。先是有陸豐的提醒,後是有張晴的警告,如今永平公主又逼張朝履行婚約,即便是張阿死了,恐怕這位金枝玉葉也不會善罷甘休,以後還會有更多的麻煩。他早就不是一個人,他有父母妻兒,兄弟姐妹。這回是張河,以後興許就會牽連到他至親的人,那時候就後悔莫及了!

夫妻多年,杜綰對張越的脾氣即使不是廖若指掌,但也是知之甚深。此時見他說了這麼一番話,她立刻明白他的打算,心裏不禁憂心仲仲。眼見他返身就要往外走,她登時霍地站起卓來攔住了他,可是,到了嘴邊的那句話臨出口時,卻換成了另外一句話。

“不管你決定做什麼,總之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張越微微一怔。隨即伸出手去握了握杜綰的手,又點了點頭,“你放心,我這個人怕死得很,不會拿自己的安穩日子去搏。但是,我固然不求出將入相,只求富貴安閒,但先生一直教導我。做事情講究無愧於心,絕不能明知道能夠做到卻袖手旁觀,況且,這事情原本就是和我相關的。今天是張何,明天焉知就不是晉兒,不是家裏其他人?天色晚了,你早些休息。這幾天我都打算睡書房,待會讓水晶她們把鋪蓋搬出去。”

齊衰孝期之內男女可以同寢,不可以行房,但張越沒把握能同牀共枕卻秋毫無犯,所以自從顧氏亡故後就一直分房睡,但睡到書房去還是頭一次。杜綰把人送到屋子門口,見張越指揮幾個小丫頭搬了鋪蓋,隨即匆匆出了院子,她便輕輕攥緊了雙手。只一會兒,東屋裏頭就傳來了女兒的哭聲,她不得不放下那擔心,匆匆迴轉了屋子。

外書房自省齋。

得知張越今天歇在書房,趕過來的連生連虎兄弟都有些奇怪。只不過。他們都是跟了十幾年的人了。知道費神勸了張越也未必聽,於是只好悶頭幫忙整理鋪蓋行李。自省齋一共是裏外三間屋子。最裏頭原本就有一張黃花梨雕花牀。兩人把錦被緞褥安設妥當,兄弟倆又少不得分派值夜的勾當,還沒爭出個勝負來,他們的聲音就被張越打斷了。

“你們如今都是有家室的人,這值夜就不必了。待會你們把牛敢他們幾個叫來,我吩咐完事情,留一個在這裏照應就成了。對了,順便去看一看胡七是否回來了,倘若來了就先叫他過來,晚些再去叫其他人。”

“那四個笨手笨腳的傢伙怎麼會伺候人,少爺您別瞪小的,小的立刻去叫人就是!”

連虎嘟囔了一聲,畢竟不敢違逆了張越,慌忙就拉着兄長溜之大吉。看到書房大門帶上,張越方纔在書桌前坐下,隨手翻開了一本《論語》。他真正跟着杜禎學習經史只有短短四隻,這其中讀得最熟最細的就是論語,因爲杜禎最喜愛的也是這本孔夫子語錄。紙頭瞥了一眼自己翻開的那一頁,他恰恰好好看到了一句熟得不能再熟的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