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本章完。 兩個人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談話,之後便走出了辦公室。

劉思成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中,而顧小希則是一路走出了公司,來到了公司所在的生產研發所。

這個研究所一直都是公司的機密,一般情況下他很少會讓外人進出,如果想進入到研發說的話,對方必須有在公司任職超過五年的實踐經歷。

但是顧小希卻是一個例外。

生產車間的人看到了顧小希也是十分的意外。

他們早就聽到了總部那邊傳來了生產經理換人的消息,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對方這麼年輕沒有經驗,而且還能夠在短時間內得到了老闆的信任,她入職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能夠進入公司的機密研究所。

「經理好。」他們早早地就接到了對方要來到這裡觀察的通知,提前便有所準備。

「你們好。」顧小希先是和一群人當中的牽頭人進行握手,才開始觀察實驗室中所研究的各個新型產品。

這裡面研究的好多東西都是市場上並沒有出現過的,甚至有一些已經是經歷過了成達6、7年的研究時間,依舊沒有任何成效。

顧小希作為一個專業的材料生,自然知道想要研發出一種新型的產品,到底需要經歷多長時間。不僅要經過自己的一次次失敗,還要看清現實。

曾經的時候,她的夢想也是去成為一個偉大的材料科學家,但是後來的時候,她想明白了。

她不一定要成為一個材料科學家,但是她可以把她所學過的一些專業知識運用到工作之中。

儘管是管理一個公司,但是她也能夠運用到所學的知識。

「這裡的東西研究很久了嗎?」顧小希看著前面的一個高科技機器,這個機器的當時才需要的時候就有研究過。

設計部門的人也很驚訝,顧小希看著年紀不大,但是卻能夠認得出他們所研究的內容。

領頭的人震驚的說不出話,還是他身邊的一個人替他回答的。

「是的,經理。」之後,他又簡單說明了一下化學原理。

顧小希聽到了他說的話之後點了點頭,但是當他講到一處細節的時候,顧小希叫停了他。

「你說的這個地方是不是還需要進行一些改進啊?」我相信疑惑的說道。

她知道這些人中人均都是985、211的研究生碩士,雖然她是一個本科生,但是還是想要詢問一下。

她記得自己當時在實驗室和導師進行研究的時候,曾經注意到過這一塊的內容。

顧小希把自己的觀點重新重複了一遍,告訴了周圍的一圈人。

他們先是看熱鬧,後來臉上寫滿了震驚,再後來就是求知若渴的表情。

「經理,好像是的。」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數據人員根據顧小希剛才的談話內容,在電腦上進行了一番演示,確實實際效果要比他們一開始進行研究的要好得多。

不僅能夠節省成本,還能夠有性能上的提升。

現在,顧小希徹底用自己的能力贏得了人心,一開始的時候,有很多人之是把她當成了一個空有皮囊的花瓶,但是實際上,她卻是一朵綻放在困境之中的玫瑰。

她剛一走出設計院的大門,便接到了自己助理的電話。

「喂,小夏。」顧小希的助理叫小夏,是在她工作之後比她晚兩天上任的女孩子。

兩個人的年紀也差不多,平時說話交談的時候也沒有職場上的禮儀,更像是朋友。

「希希,你在哪啊,今晚說了要開慶功宴的,你不會忘記了吧。」小夏焦急地說。

她一早就在酒店門口等著顧小希了,但是將近一個小時都沒有見到人影。

顧小希這才想起來,如果不是小夏的這一通電話,她可能會直接回到家中。

「哦!剛才忙了一些工作,給忘了,慶功宴開始了嗎?」其實說起來,顧小希和這一次的慶功宴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之是因為今天成功簽訂協議,兩面出席今早會議的經理都要到場。

而顧小希之前一個被迫留在那裡的經理。

「還沒有。」小夏想起剛才劉思成告訴她的話,「希希,你還是快來吧。」

顧小希掛斷電話之後,就打車前往目的地,這裡的酒店自己家也投資了一些資產,她因為自己吃到的原因,暗地裡給今晚的慶功宴調了檔次。

「怎麼才來。」顧小希交代好服務員之後,推門走進了房間。

劉思成和容瑄兩個人都在壓著飯局,等待著顧小希,一旁的經理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忙工作,忘事了,對不住大家。」

人來了就好,經理們也沒有太多的苛責顧小希,等到她坐在座位上之後,開始開飯。

顧小希坐的位置,並沒有什麼特權,只是大家都不想坐在總裁的旁邊,都在靠後坐,顧小希最後一個來,只剩下了劉思成旁邊的那一個位置。

他們兩個人的座位緊緊挨在一起,倒也像是之前的時候劉思成參加宴會的一貫特點。

身邊必有佳人相伴。

這一場飯局更像是公事,這一次,顧小希來來回回喝了好多的酒,兩面的人相互客氣,顧小希感覺自己剛一坐下沒吃一點飯菜就有被強迫拉起來敬酒。

飯程過半的時候,顧小希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舒服了。

「我出去一下。」顧小希伸出自己的右手在劉思成的身邊比劃著。

慶幸的是,劉思成竟然聽懂了她的意思。

顧小希一路走的搖搖晃晃,她的身體上有三分之二的重量都壓在了牆上,憑著自己大腦中僅存的記憶,走向了衛生間。

早知道剛才來的時候,就提前買一些解酒藥了。

顧小希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雙頰泛紅,眼神中也是充滿了迷離。

她原本的時候想要吐,但是自己怎麼也沒有感覺,只好洗了下臉之後就走出了衛生間,一個人跑到了轉角的窗戶處吹風,這樣可以稍微緩解了一下酒勁。

煙風吹動著她的碎發,也吹來了一陣腳步聲。

。 「小島中央有一個圓球,而這個圓球就是提升靈體的關鍵。」

人工智慧宙斯只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但是這句話讓莫里深在,也不是沒有頭緒的這樣走過去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明確的知道這個東西在哪什麼地方了,現在只需要的是不斷靠近小島中央,但是他們現在也不確定小島真正的中央在哪裡,因為這個中央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定義的,這也是讓莫里森非常難受的一點。

但是他們現在起碼有了一個主要目標,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組長,我覺得這個提升靈體這種東西應該會出現在這個小島的中央,因為這個小島的中央是服務非常的強大,甚至是會出現一定的危險而這些危險有可能來自於」

目的是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約瑟夫肯定是一個聰明人,他應該知道莫里森接下來想要說的到底是什麼,約瑟夫聽完點了點頭。

其實莫里森說的並無道理,因為一個地方的中央一定是最為強大的,對於一方無論是誰一進來都會彙集到中央,把他們一些靈體的力量彙集到中央,這會讓他們得到更強大的征服。

當然了,這必須是以得到那個東西為前提,能夠強化自己靈體的。

現在約瑟夫他們也在猜測到這個東西是不是通過吸一些人的靈體的力量來對某個人進行一定的強化。

靈體的修鍊是非常的緩慢的,一個人想要得到一些強化靈體的東西,這種東西一定是無價之寶,起碼對於一些人來說是個無價之寶。

因為很多通靈姐都需要強化自己的靈體而不斷強化這個靈體,對於一個通靈者來說也是非常不錯的一個選擇。

只是強化靈體所需要花費的材料實在是太大了,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起的。

「我們現在去中間這個小島的中央,我們還是要探查一下才行。去的時候一定要做好十足的準備,我們不能打沒有準備的仗,因為這個地方很危險,我已經覺得這個地方不僅僅是一個小世界這麼簡單了。」

餘暉小組的所有成員都點了點頭,因為這個看起來並不像那麼簡單的問題,因為如果一個非常簡單的遺迹,不可能會出現這樣強大的力量,也更不可能會出現一些超出人類想象的,因為提升靈性實力,這一種自保對於人類來說就是超乎想象的東西了。

最起碼對於通靈者來說是這樣的,因為一個通靈者的對於自己靈性的需求一定是非常強大的。通靈技能或者是一些其他東西,都要花費一定的靈性靈性是會隨之而自然恢復的,不過恢復的速度非常之緩慢,這也會讓一些通靈者不敢過多的使用自己的靈力,因為一旦過多的使用了,就很有可能陷入虛弱的狀態,而陷入虛弱的狀態之後,如果再遇到些什麼對手對於通靈者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而危險的事情通靈者是不會做的,因為通靈者本身就是以超出一些強大的人一些,實力非常強大,但是又十分珍惜自己生命的人,這些人在通靈者裡面也不算少了。

沒有辦法,他們只能這樣做。

他們有什麼辦法呢,他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因為一旦成為通靈者,那就只有一條路。

只能不斷的沿著這條路走下去,不過他們也並不知道這條路上什麼時候會出現一些豺狼虎豹之類的東西,他們有可能隨時死在這條路上,真正能夠到達終點的人其實並不多。

神靈才是最終終點,每個人都要成為真真正正的神靈,但是很多人只是覺得七階透明者已經非常好了,因為這個時候他們的生命層次會得到一定的蛻變,但是到了那個層次的人才知道七階通靈者只是剛剛起步而已。

站著高看得遠這個並不是沒有道理的話,這個是非常有道理的話,因為只有不斷的強大之一,才能看到更多的東西,非常弱小的都人一定是不會給你看非常重要的東西的。

就掌握了一定的權利或者是一些人脈以及一些其他的東西,使得一些主要的東西才會被你所知曉。

我問你是那麼現在主要目的還是去尋找那一些能夠讓他們自己強大的東西。

莫里森自己也知道,只有強大起來才能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但是莫里森憑藉一些感應,還是很快就到了中間,但這個時候師傅又傷眼睛的注視著餘暉小組的所有人,這5個人都有一些後背發涼的感覺,但是現在他們並沒有發現什麼印象,因為他們在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整個人都非常開心,因為他們現在終於知道什麼現在的強化靈性。

就是這種東西能夠強化靈性。

無論是在場的任何人都對於這種東西都非常羨慕,因為他們這種東西可以對一個通靈者來說有極大的增幅,有極大意義,只有靈體實力強大了之後,才能服用更高的層次的通靈藥劑,才能達到更高層次的生命層次。

因為如果達不到那一種要求,那麼對於餘暉小組的一些人來說,那麼終究還是非常困難的。

甚至是對於整個通靈者圈子裡面,如果靈性沒有達到相應的要求,那麼對於他們來說,貿然的服用更高層次的通靈藥劑,對於自己只有壞處,沒有任何一點的好處,因為隨時就會失控,靈性如果不強大起來就會失控,非常的慘。

而失控是沒有任何一個透明者願意看見的。所以木蘭服用更高層次的中醫藥寄託於一個通靈者圈子裡面所有人來說都是個禁忌,因為一個暴亂者想要處理起來非常的困難。

當然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但凡是任何一一個稍微有腦子的通靈者,都不會幹這種事情。

貿然服用通靈藥劑不僅僅是會浪費一些通靈材料,更主要的是會讓自己成功的,在自己的作死下死亡。

通靈者又不是傻子,對於這種事情幾乎是沒有出現過的。 ,

[]

握著方向盤的男人沒有像往常一樣立馬錶示出拒絕不喜,而是在那單手撐著線條絕對完美的下顎思索了一會後。

忽的,他好看的眉宇蹙了蹙:「她親爹真的死了?」

溫栩栩:「啊?」

霍司爵臉色更加難看了:「啊什麼啊?我問你,她爹死了,她家裡就沒有別的親人了?都死光了?」

溫栩栩:「……」

這麼毒,還要咒他霍家人都死光?

溫栩栩實在是有點不忍直視這話……

「沒……沒有吧,爺爺和……姑姑都在。」

「那你為什麼不把她給他們?你一個女人帶那麼多孩子幹什麼?」

「這不是廢話嗎?那是我生出來的,我為什麼不帶著?我要是把她給了別人,別人對她不好怎麼辦?不給她飯吃,還虐待她,你忍心嗎?」

溫栩栩聽著這麼難聽的話,當場就懟了回去。

霍司爵終於不說話了。

因為,不知道為什麼,當他聽到她口中那句「不給她飯吃,還虐待她」的話,突然間,他腦子裡閃過那傻乎乎的小丫頭片子,竟然心裡也是一陣難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