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轉眼之間,夢無忌便是明白了。

自己身上的這些鎖鏈,應該設下了某種禁制。這種禁制,不僅限制了自己的修為,應該還起到了一種磨練神魂的作用。當然,這其中肯定還有其他的一些作用,只不過夢無忌並沒有猜到。

但是看現在這種情況,對面的那柄利劍,應該就是帝道之劍了!

而想要獲得帝道之劍,顯然必須得爬過去。

不過若是放在以往,這一千丈的距離,夢無忌眨眼之間便是能夠跨越。但是現在,夢無忌就算是想要動一動手指頭都是有些困難。

但是更令夢無忌鬱悶的還在後面呢。

……

「轟……噗……」

剛剛還是毫無情況發生的大殿,在這一刻,除了夢無忌、銅鏡和帝道之劍所在的地方,其他的地方都是開始有著一根根的青銅石柱狠狠地砸了下來,甚至地面之上,還不斷的往外噴除了一道道火焰。

夢無忌看著那密集的連一隻蚊子都無法逃脫的被青銅石柱和火柱覆蓋的一千丈,頓時眼前一黑,徹底暈了…… 嶽天海見那嶽子奇竟然推薦了自己,不禁大爲感動,他甚是欣慰地點了點頭,看向那嶽子奇的眼神也是由剛開始的不屑一顧變得柔和了許多。

“此行的兇險之處,子奇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可是這重擔總要有人來抗,家主爲宗門之事辛苦勞累,子奇不才,也願爲家族出份子力,捨身前往雨滄城,還希望家主可以應允。”

嶽子奇跪伏在地上,朝着嶽天海拜了三拜,說出的一番話大義凌然,即便是一旁心平氣和,氣度超然的嶽超聽了,也是深感佩服,大嘆後生可畏。

嶽天海站起身來,向前疾走兩步彎下腰去,伸手將跪伏在地上的嶽子奇扶起,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若是此行你可以平安歸來,那岳家的長老閣將會有你的一席之地。”

嶽天海此番話語雖輕,可是在嶽子奇聽來卻是大喜過望,岳家長老閣的席位,自古以來只有嫡系族人才可以擔任,不僅享受極高的供奉,而且地位極高。這嶽子奇雖然修爲不錯,天資卓絕,區區五百歲便是達到了通靈七層的境界,可是卻偏偏是庶出,他母親侍妾的卑賤身份,也使得他自然而然比旁人矮了一頭。

自幼受盡了白眼冷落的嶽子奇,此番要求前往那兇險重重的雨滄城,便是想趁機搏上一搏,爲自己今後在岳家尋求一立足之地。

“多謝家主賞識,子奇定然會不負衆望,平安歸來。”

正待嶽子奇感恩戴德之時,身後的人羣中突然一陣騷動,走出一身材矯健的男子,他站在大廳正中朝着嶽天海拜了一拜後,緩緩直起身來。

“家主,此次那雨滄城一行,應該還有兩個名額,可否能算我一個?”說話者的聲音雖然恭敬,卻是少了嶽子奇那般的敬畏,而他的態度更是不卑不亢。這名男子緩緩擡起頭來,毫無懼色地望着那臉色突然劇變的嶽天海,眼神堅定不移。

只見這名男子面容清秀,舉止彬彬有禮,雙目閃爍着睿智的光芒,只是他凸起的額頭上方,髮絲之下刻着一道深深的刀疤,猙獰而恐怖,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是這毫無瑕疵的容貌上唯一的缺陷。而觀其容貌,赫然正是當年離開縹緲宗,前去外界尋找仙草,爲劉敏靜再續經脈的嶽宗廷。不知爲何,他此刻竟然來到了這華嶽宗,修爲也是得到了極大的提高,如今突破到了通靈二層的境界。

嶽天海望着鎮定異常的嶽宗廷,面色陰沉,眼神中似是噴出熊熊的怒火一樣。可是還未等嶽天海開口說話,嶽宗廷便再次俯下身子,輕聲說道:“身爲岳家子弟,宗廷自幼便流浪在外,於家族未有尺寸之功,如今剛好有宗廷可以報效宗族的機會,還望家主可以應允,千萬不要辜負了宗廷的一番苦心。”

嶽宗廷的一番話說的有理有據,可是在嶽天海耳中聽來卻是極爲的刺耳,他望向嶽宗廷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憤恨,又帶着一絲心疼,令人有些捉摸不清楚,而那嶽子奇在看到嶽宗廷閃身而出後,方纔欣喜的面容略微一黯,可是瞬間便再次笑容滿面,將那絲怒氣很好的掩蓋住。

嶽天海和嶽宗廷互相直視着對方,誰也沒有移開眼睛半分,而周圍那些族人,無論是坐在前方,還是立於後方的,都是一概默不作聲,紛紛望着這梗着脖子對峙的二人。

“你可知道此行的艱險?”片刻之後,嶽天海突然冷哼一聲,出聲詢問道,他的話語中很明顯帶着怒氣,任憑任何人都能聽得出來。

“知道,九死一生。”嶽宗廷不卑不亢地拱了拱手,面無懼色。

“若是你此行不幸隕落,可千萬不要埋怨他人,這都是你自找的。”嶽天海的手掌緊緊地握着椅子扶手,碎掉的木屑從其指尖悄然滑落。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若是宗廷不幸身死,那是命中註定,我無怨無悔。”

“好,既然如此,那你便隨同子奇一同前往,還剩下最後一個名額,誰還想去?”嶽天海使勁一拍身旁的木桌,騰地站起身來,他的語氣也是因嶽宗廷的執拗而變得極爲嚴厲,而剩餘的那些族人互相對望了一眼之後,紛紛垂下頭來,這擺明了是前去送死的差事,傻子纔會願意去幹,若是能活着回來固然是好,必然會得到家主和宗族的賞識,地位也會隨之瞬間提高,可那前提也是得能活着回來,誰又知道這次活着回來的機率究竟有幾成?

嶽超轉過頭去,望着身後那些畏畏縮縮,身子不斷後退的岳家子弟,不禁深深地嘆了口氣,看似有些恨鐵不成鋼,他緩緩地直起身來,衝着嶽天海拱手道:“家主,既然無人再敢前往,那老夫也只好……”

嶽超的話尚未說完,他的聲音便是嘎然而止,一臉震驚地擡頭望着上方的天花板,而嶽天海也是面色變得極爲陰沉,一拂寬大的衣袖朝着大殿之外徑直走去。

嶽天海來到大殿前方的廣場上,望着高空中的那個憑空而立,身着藏青色長袍的身影,緩緩地衝其拱手道:“不知是哪位道友大駕光臨,天海有失遠迎,恕罪恕罪,還望道友可以下來一敘,也好讓天海略盡地主之誼。”

嶽天海的聲音極其有穿透力,看似平淡無奇,聲調甚低,可是卻極爲高明,聲音從其口中發出,在空中彷彿凝聚成了一條線,即便是周遭的空間,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看來這嶽天海一上來便是想震懾住對方,顯示岳家家主的威嚴。

可是這好似利劍一般凝實的聲音,在浩浩蕩蕩傳到那個憑空而立的身影時,卻是如同春雪遇到驕陽,迅速不着痕跡地融化掉,嶽天海不由得一凌,眉頭輕挑,暗生忌憚之心。

“岳家主海涵,在下匆忙之中貿然拜訪貴宗,實在是有失禮節,冒失之極,還望岳家主不要見怪啊!” 「啪……」

一隻沾滿了鮮血的手掌,緊緊的扣著地面,艱難的向前伸去。

夢無忌的身體之上,一道道的黑色鎖鏈緊緊的纏繞著,沉重的鎖鏈,壓制的夢無忌連絲毫力氣都是用不出來,就連他的修為,都是被封印了起來,只能使用蠻力。

而此刻的夢無忌,在這裡已經待了一周了。而從一開始的原地,他現在已經在一千丈的大殿之上怕了一丈多。這個距離,雖然比起一千丈有些小巫見大巫的感覺,但是夢無忌也從一開始的什麼力氣都用不上而逐漸的適應了鎖鏈的重度。

雖然現在他即便是連爬都是極其吃力,身體之上也是早已血肉模糊。但是,這卻絲毫無法阻擋夢無忌向前的決心。

他的衣衫,也是已經變得破爛不堪,火焰燒灼的痕迹,在他的身體之上隨處可見。

不過所幸,夢無忌的肉體強悍,所以自殿頂之上落下來的青桐石柱砸在他的身體上,並沒有讓她受到多大的傷害,頂多只是讓他有些呼吸困難罷了。

不過此刻的夢無忌,也是已經接近極限了,他的雙瞳,也是已經開始變得渙散。但是夢無忌依舊堅定的將已經無法彎曲的手指伸向前方,支撐著他的,就只剩下那頑強不屈的意志了。

夢無忌和夢天都是一個性子的人,他們那執拗的性子,是亘古不變的,尤其是這種近乎變態的執拗,更是絲毫不會改變。除非現在夢無忌立刻死去,不然的話,他依然會堅持的爬下去。

即便是夢無忌在昏迷狀態下,這種執拗的意志依然會支撐著他的身體,不讓他倒下去。

但是在夢無忌所經過的這一丈距離,已經被鮮血所染紅,一道道的火焰噴射出來,將新鮮的血跡蒸發乾凈,但是緊接著,又會有鮮血流出。

夢無忌能夠堅持到現在而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足可以見到夢無際的意志,究竟是何等的堅強。

若是將夢無際翻過身來,便可以見到,此刻夢無際的胸堂之上的肉,早已經被火焰烤熟了,膝蓋之上,也已經被磨的只剩下了白骨。身體之上被鎖連鎖纏繞住的地方,鎖鏈也已經深深的先進了血肉之中,被鮮血染紅。

這等恐怖的模樣,即便是一個化虛境的強者見到,估計都會頭皮發麻,肯定也會感嘆夢無際的毅力是何等的堅強和執拗。能夠做到這一地步,所要的,不僅僅是毅力,還有著堅持下去的勇氣。

沒有勇氣只有毅力的話,恐怕夢無忌早便是死去了。

「啪……」

手指觸摸在堅硬的青銅地面之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夢無忌的十指緊緊地按住地面,此刻的他,已經無法彎曲手指來抓住地面了,只能用按。而他的身子,便是在手指按住地面的這一刻,艱難的向前拖動,不過他的移動數度,也是越來越快。

但是距離一千丈的距離,不僅很遙遠,而且還要經過一段比刀山火海還要難以忍耐的青銅柱鎮和火焰陣。

不過夢無忌現在甚至雖然有些模糊,但是他也大致明白了。

想要得到帝道之劍的這個考驗,應該就是練習力量和閃避能力了,或許帝星當初在設下這個考驗的時候,便是想要考核一下後來者的能力,他也有可能將帝道之劍的劍法奧義等等隱藏在這一千丈之中,等待著後來者的領悟。

雖然夢無忌很是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他也是盡最大努力的去適應,但是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繼續前進了。

因為在這一刻,他的身體已經變得僵硬了,體內的血液,也是在這一刻徹底流失,夢無忌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一股沉重的黑暗襲上眼皮,夢無忌只能無聲的苦笑。

…….

要結束了么?難道我要死在這裡不成?

渾渾噩噩中,夢無忌在潛意識裡無聲的自問著,他的靈魂和精神至上,傳來了一陣陣的刺痛,令得他不由得緩緩睜開了雙眼。

我不能死!這是帝道的考驗!若是連這裡都過不去,何談成就無上業道?何談踏碎天道?

在這一刻,夢無忌想起了前世的種種,想起了最後一刻的天翻地覆,想起了大陸的淪陷,想起了……

一道倩影緩緩的浮現在了夢無忌的眼前,是如此的真實。曼妙的佳人面帶微笑的站在夢無忌不遠處,目光溫柔的看著夢無忌,嘴唇微張,似乎是在訴說著什麼。

…….

「無忌,這一生,我非你不嫁……」

「無忌,你知道么?在天瀾山上,可以看到星辰的墜落呢,我們去看看好不好……」

「無忌,我愛你……」

「無忌……」

轉眼之間,面前的佳人已經渾身變得破爛不堪,污濁的血跡沾染在了佳人的身體之上,看起來有些恐怖。

「無忌,答應我,走下去……」

「無忌,不要擔心,每當你回頭的時候,其實,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

「無忌,我困了……」

「無忌,不要放棄好不好?」

「無忌……」

「……」

夢無忌的耳邊,忽然想起了一道道帶著濃切的關心和溫柔的話語,話語之中,包含著脈脈的情意和愛意,那無盡的溫柔如春水一般,令得夢無忌渾身的傷痛在這一刻似乎都是消失了一般。

「紫菱,我……」

夢無忌看著眼前的佳人,突然鼻子一酸,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紫菱,我……好想你……你知道么……你死之後,我……我真的很痛……我讓整個大陸為你陪葬,就是為了掩蓋我心中的悲痛……我……我……我想你啊……」

夢無忌已經有些語無倫次,根本不知道再說些什麼。但是,其中的我想你,他卻是說的重重的,其中的辛酸,無人知道。

然而,對面的血色佳人卻只是溫柔的笑了笑,便是緩緩的消失了去。

但是,在這一刻,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傳到了夢無忌的耳中。

「無忌……我也好想你……」

在這一刻,夢無忌渾身一顫,然後面容之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紫菱……」

夢無忌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躲過了一道道的火柱和青銅石柱的砸落,迅速追趕著不斷消散的身影,在這一刻,夢無忌心中的最後一道心魔,在悄然之中,已經消失了去。

他為了紫菱覆滅了整個大陸,不就是為了再次聽到這個溫柔的聲音么?在這一刻,夢無忌不願意去想這是真實還是幻覺,他只想再一次的抓住,再一次的抓住他,然後,永遠不會放手……

「紫菱,我明白了……我想要的,不是天下,而是你……紫菱,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了……紫菱,回來好不好……紫菱……我……我愛你……」

夢無忌發瘋了般的追趕著那道身影,不知不覺間,一千丈的距離,已經被其悄然的跨越了過去。

而紫菱的血色身影,卻是在帝道之劍的旁邊,緩緩的消散了去,最後一絲聲音,傳進了夢無忌的耳中。

「我……虛空界……」

夢無忌滿眼淚水的抓住了最後一點血色的光芒,拚命的用靈魂力保住這最後一道光芒的消散,甚至連他已經來到了帝道之劍前和修為的恢復都是沒有感覺,他的眼中,一片溫柔,只有他掌心處的那道光芒……

「紫菱……我想你……」

夢無忌緩緩的歸了下去,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但是,緊接著他便是抬起了頭,看著面前的帝道之劍。

「你會幫我踏上十世輪迴的,對嗎……」

夢無忌緩緩的將拿到血色光芒小心翼翼的收進了懷中,然後站起身來,走到帝道之劍的旁邊,手掌顫抖著觸摸向了帝道之劍。

為了紫菱,他必須踏上十世輪迴!因為那句話,他知道,紫菱一定還活著!他的感覺,絕對不會錯!

八零農家小福寶 那是紫菱!一定是!

所以,他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找到她,然後親自告訴她:你是我的女人!我再也不會放手了!你比天下重要!

「鏘……」

在這一刻,在夢無忌的手掌觸摸上帝道之劍的那一刻,一道清脆的劍鳴,卻是激蕩上了九霄雲際,一股無形的凌厲劍氣,霸道般的自九霄青雲之中降落下來,就在夢無忌的身邊,奔涌開來,一道道的光影開始浮現而出。

這些光影,全是一道道手持利劍的人影。而在這些光影晃動間,一道道凌厲的劍法不斷的施展而出,但卻僅僅只是持續了一分鐘,這些光影便是再次變化,化為了一首詩,靜靜的懸浮在了夢無忌的面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