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二十萬成就點,初步領悟陰遁之力,還有進階輪迴眼的資格?」

陳濤感受著自己萬花筒中散發的波動,知道這是因為剛剛領悟陰遁之力還不能完全收斂的緣故,所謂陰陽遁,是火影中最高級的遁術。

陰遁能在無形之中創造出有形之體,也可以說是司掌想象力的精神能量,萬花筒特有的瞳術全部都可以看作是對於這種能量的運用,全部都屬於陰遁之術,只不過陳濤在此刻初步掌握陰遁之力后,對於這些瞳術的運用已變得更加自如,其中消耗更少便是一個明證。

而且萬花筒還得到了進一步的開發,須佐能乎的解放也獲得進一步增強。

60%!足以令陳濤釋放出第三形態的須佐,而且領悟陰遁之力的好處還不止如此,還有一些隱形的獎勵,比如精神力的提高。

總之,陳濤這次選擇回到木葉來解析這塊石碑,是選對了。

作為一個知道劇情的掛B,陳濤知道這塊石碑確實是六道仙人立下的,只不過被黑絕修改過,增添的只有『月之眼』部分,用來忽悠宇智波斑,裡面也的確記載了有關寫輪眼的進化、輪迴眼的獲得方法、以及陰陽遁術的奧秘。

想必系統給出的『偽·本源之碑』提示中的偽字,應該只是針對被黑絕修改過的那部分。

「以我現在的瞳力只解析了百分之五十,並沒有得到上面的全部信息,如果能解析百分之百的話,應該能將陰陽遁領悟到一個更高的地步,同時還有有關『月之眼』計劃的情報,恐怕需要輪迴眼才能徹底參悟吧。」

陳濤淡淡的想道,這次來到木葉的第一個目標已經達成,而且沒有發生一點波折,這不禁令他感到十分滿意,只要再徹底確認時間線,他就能著手布置自己的計劃,看怎樣才能夠最快速去收割成就點。

將自己的萬花筒關閉,陳濤準備暫時先離開這座神廟,等以後萬花筒進化到永恆的萬花筒后再回來繼續進行解析。

就在這個時候,神廟外忽然傳來一陣爆炸,陳濤臉色不由一變,感知中竟出現大量陌生的氣息。

「不好,被發現了!」

陳濤連忙撩起衣服,匆匆朝神廟外跑去。 帶領著一眾忍者趕來的猿飛日斬,第一時間便發現了神廟外矗立著的彷彿水晶般的荊棘巨樹,曾經見識過木遁的他,很快便意識到這究竟是什麼,不由愣在當場,嘴裡喃喃道:「柱間大人的木遁之術?怎麼會!?」

「火影大人,那個女人就是跟隨在宇智波濤身邊的那個。」這時阿凱注意到站在荊棘巨樹前的艾斯德斯,連忙走到猿飛日斬身旁指認道。

「是她?就是與你交手的那個精通冰遁、疑似水無月一族的女人?看來木遁上的冰霜應該是她做的,不過之前與她交手的人是誰?怎麼可能會柱間大人的木遁之術!?」

猿飛日斬順著阿凱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個長著及腰秀髮的女子,身上散發著宛若修羅般的氣場,與阿凱之前的描述極其相似,擁有著驚人的殺意,令人望而生畏。

「火影大人,既然確定是宇智波濤極其他的同夥無疑,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卡卡西也來到猿飛日斬身邊,謹慎的請示道。

猿飛日斬微微皺了皺眉,打出一個手勢道:「宇智波濤是木葉的叛忍,而且還帶人擅自潛入木葉,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如果可能的話,盡量活捉他。」

「明白!」

看到猿飛日斬打出的手勢,其餘人心領神會,擅長潛行的暗部忍者紛紛悄悄朝艾斯德斯跑去,而猿飛日斬等人則開始結印。

「宇智波濤此刻一定在神廟,先解決那個女人。」猿飛日斬輕聲道,「火遁·火龍炎彈!」

「雷遁·地走!」

「水遁·水龍彈!」

……

數道屬性不同的B級忍術頓時以突襲之勢,驟然向艾斯德斯射去,此時的艾斯德斯因為剛才的戰鬥警惕性還未消除,所以在這些忍術出現的第一瞬間,便立刻作出了反應。

轟!

音樂系導演 不像忍者需要結印,艾斯德斯對冰元素彷彿有著天生的親和力,心念轉動之間,一面十數米高的冰牆便拔地而起,厚重的冰層同樣有數米,宛若一座小型冰山。

數道忍術全部落在冰山之上,發出連綿不斷的巨響,等火光消散以後,發現冰層被削去整整一層,可對於冰山的整體體積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又有人來了嗎?」

艾斯德斯不悅的低喝一聲,之前沒有敵人時她感覺無聊,沒想到現在突然一波連著一波。

「土遁·心中斬首之術!」

腳下的大地里這時傳來一聲輕喝,是之前率先潛行過來的暗部,一雙手從地面閃電般探出,就要去抓艾斯德斯的雙腳,似乎要將她拖入地下。

「哼,一隻老鼠!」

艾斯德斯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彷彿早就提前預知到,腳步向後輕輕一邁,接著將手中的西洋劍向地下狠狠一插,頓時聽到一聲慘叫,順著劍尖刺出的小孔,只見一道血泉濺出。

寵妻無度 「凍結!」

咔咔!以艾斯德斯為中心,地面剎那間又覆蓋上一層厚厚的冰層,凡是用土遁潛行過來的暗部忍者,直接被封印在地下。

「這是冰遁?水無月一族的冰遁有這個威力?」

猿飛日斬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眨眼就凍結上數百平方米的地面,心裡震驚不已,他以前也不是沒有和水無月一族的強者交過手,可也從沒見過這麼誇張的冰遁之術,而且貌似那個女人還沒有結印!

雖然水無月一族的人都精通單手結印,但他也沒聽說過不用結印啊!

「宇智波濤是從哪找來的這個怪物!?」

猿飛日斬臉色難看的想道,是的,怪物,從剛剛那道冰遁的威力來看,如果站位密集的話,那一招最少能秒掉上百名忍者!而從那個女人臉上的表情來看,似乎還毫不費力,這種戰略級的存在,不是怪物是什麼?

「阿凱沒有誇大,果然也有影級的實力,兩個影級強者?混蛋!」

不光猿飛日斬看的目瞪口呆,木葉的其他忍者也有些不敢相信。

「阿凱就是和這個女人交的手?怪不得開啟了驚門也沒有佔到優勢!」卡卡西驚嘆道。

唰!

此時聽到外面動靜的陳濤已經從神廟內走出,一個瞬身術來到艾斯德斯身邊,同樣看到了帶土留下的木遁痕迹,之前因為心神深陷於解析偽·本源之碑的緣故,所以沒有發現那時的波動。

「發生了什麼事?」陳濤收回望向荊棘巨樹的視線,然後環視了一圈遠處的猿飛日斬等人,最後將目光定格在猿飛日斬之上,心裡默念道:好久不見。

「遭遇了兩波襲擊,眼前的是第二波,你剛剛看的那個東西是第一波襲擊的人留下的。」艾斯德斯淡淡的回答道。

陳濤聞言眉頭微微一皺,剛才他還想著一切順利,沒想到瞬間被打臉,而且還是兩次。

「木遁嗎?現在能使用木遁的除了木葉的大和,就是帶土和白絕了,是誰?」

陳濤望著艾斯德斯,再次問道:「第一波襲擊你的人長什麼模樣?或者說有哪些特徵?」

艾斯德斯沒有猶豫,直接說道:「身穿黑底火雲袍,還戴著一個古怪的螺旋面具,對了,他只露出一隻獨眼,而且眼睛里的圖案與你的十分相似。」

陳濤輕輕點頭,心中明了,知道來人是誰了,這副打扮不是帶土還能是誰?

「看來是因為角都和飛段盯上我了嗎?還是說因為我也是宇智波?」陳濤平淡的想道,只要《火影》中六道級的人物不出世,陳濤就自信自己性命無憂,擁有瞬間移動能力的【香格里拉】在手,他只要自己不腦殘,沒人能殺的了他。

這也是他發現自己被猿飛日斬等人包圍也絲毫不慌亂的底氣所在。

打不過怕什麼?老子可以跑,到時候還是一條好漢!

將眼前的情況基本弄清,陳濤一步步走到猿飛日斬面前,艾斯德斯自然是跟在他的身後,在距離猿飛日斬等人二十米左右,陳濤站定,而對面的卡卡西等人在看到陳濤的一瞬間便連忙握緊了手裡的苦無短劍,一副如臨大敵的姿態。

「濤,一晃眼十幾年過去了,你也長大了,不過我一直有一件事想不明白,為什麼!?你當初為什麼要背叛木葉!我本來以為你也是火之意志的繼承者,甚至認為你是未來火影的人選,可你怎麼會想到去刺殺綱手!?是宇智波富岳命令你的?」

猿飛日斬複雜的望著五官已經完全長開的陳濤,一米八幾的身高比普通人高出一籌。

「為什麼?呵呵,也許你可以問問你的老搭檔,而不是將黑鍋扣在宇智波富岳頭上,說實話,他當時作為宇智波一族的族長,我甚至都沒有見過他。」

陳濤冷笑道,真不知道猿飛日斬是怎麼想的,宇智波富岳指使他?借他三個膽子,怕是都不敢派人刺殺三忍。

「老搭檔?」

猿飛日斬老臉一愣,聯想到陳濤以前的經歷,本能的便想起志村團藏。

「是他嗎!?」

猿飛日斬頓時沉默了,他相信陳濤不會在這件事撒謊,可他卻不敢繼續問下去了,因為再問下去,此時有如此多的木葉忍者在場,他怕會演變成一場高層的醜聞,現在的木葉已經經不起任何小小的波折了。

陳濤見狀不由哈哈大笑起來,他早就預料到了猿飛日斬聽到真相后可能做出的反應,眼神中不禁閃過一縷嘲弄,而這縷嘲弄恰好被猿飛日斬捕捉到。 「宇智波濤,既然你已經逃走了,而且銷聲匿跡十幾年,這次為什麼又要選擇回來!?」猿飛日斬更加沉默了,不過最後還是開口。

「畢竟背負著宇智波這個姓氏,自然要替它拿回一些東西,火影大人,我與鼬可不是同一類人,滅族的真相能瞞得過其他人,卻瞞不過我……」

陳濤話沒說完,便發現對面突然射來一枚手裡劍,緊接著以一化萬,鋪天蓋地彷彿要將眼前的空間全部覆蓋,猶如天羅地網般的劍陣,又好似黑色的潮水。

「怎麼?害怕了?害怕我繼續說下去揭破你們的偽善?」

這枚手裡劍赫然正是由猿飛日斬射出的,陳濤冷冷一笑,向後退了一步,艾斯德斯會意的插上前,將半空中密密麻麻的手裡劍通通凍結住。

「夠了!如果你肯答應我現在立刻離開,併發誓從此不再踏入木葉一步,我可以做主放你走!」

不知道是良心發現,還是害怕陳濤真的繼續抖出真相,亦或是害怕木葉可能遭受的損失,總之猿飛日斬竟似有妥協的意味,可惜陳濤並不領情,反而有點想笑,說出了與大蛇丸相類似的話。

「火影大人,你真的已經老了,忍雄之名,呵呵。」

猶記得十幾年前那還算雄壯的身軀,再對比此刻乾癟的小老頭,怪不得大蛇丸敢發動木葉崩潰計劃,若是猿飛日斬再年輕十歲,大蛇丸真未必敢作此決定。

歲月催人老。

「算了,」陳濤嘆息一聲,「既然如此,在下便給火影大人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好了,順便向所有人宣布我宇智波濤的歸來。」

目光如水流般微微閃動,對身旁的艾斯德斯輕聲吩咐道,「禁令解除,讓我們來大鬧一場吧。」

「嘖嘖,」艾斯德斯舔了舔嘴唇,頭一次感覺陳濤如此順眼,點頭道,「正合我意,你和這個老頭子磨磨唧唧的真是聽夠了,讓我來先打個招呼。」

啪!

清脆的響指,空氣中滿是艾斯德斯銀鈴般的大笑,天空剎那間宛若被烏雲遮蔽,連月亮都隱藏在那巨大的陰影之下。

隕石天降!

「騙人的吧?」

「這是人能施展的忍術嗎?」

「快跑!」

……

一些普通的上忍哪裡見過此等恐怖的景象,直徑超過百米的碩大冰球,簡直有如神罰!

「S級的奧義嗎!?」

猿飛日斬沒想到陳濤竟然說翻臉就翻臉,而且那個女人貌似比他想象中更加可怕!

「火遁·火龍彈!」

「土遁·土龍彈!」

「複合忍術·火流土炎彈!」

嘴裡吐出一顆顆車輪大小的火球,接著身後仰起一條土龍,龍口中不斷噴出泥漿,火球與泥漿很快融合在一起,像是實心炮彈外包裹上一層厚厚的火焰,向天空射去!

「所有人冷靜!不要亂跑,與火影大人一起將天上的冰球擊碎!」卡卡西在猿飛日斬施展忍術無暇指揮時接過了指揮權,大聲疾呼道,作為上忍中最有威望的人,聽到他的大吼后,其他人迅速冷靜下來。

一個個凝聚起查克拉,施展起自己所掌握的威力最大的忍術,一時間,一個個不同屬性的強力忍術四處亂飛,天上的冰球逐漸支離破碎。

「八門遁甲,驚門,開!」

阿凱直接開啟到第七門,望著半空中只剩下數十米直徑的冰球作出了最後一擊,並沒有使用晝虎。

轟!

巨大的動靜在深夜中遠遠擴散,儘管此地位於木葉的邊緣地帶,可如此大的聲響還是驚動了大半個木葉,只見家家戶戶亮起燈火,本來彷彿陷入休眠的村子彷彿一瞬間蘇醒過來,大量忍者急匆匆穿戴好衣物,自發的朝事發地趕去。

「又是你這個瓜皮男!」

艾斯德斯望著渾身散發著藍色蒸汽的阿凱,不悅的撇嘴道,隨後將心裡的警惕性提升至最高。

「這裡可不是誰都能撒野的地方!」

阿凱嘴上不饒人,可心裡卻十分慶幸,多虧這是在郊外,要是在村子內,不知道會造成何等損失。

其他木葉忍者與阿凱的心情相類似,不過陳濤彷彿猜到了他們的心思般,趁著眾人還在躲避天上掉落的冰塊,招呼艾斯德斯快速離開,目標赫然是村子的中心。

「攔住他!」

猿飛日斬注意到了陳濤的舉動,高聲喊道,自己連忙結了幾個印,咬破手指朝地面按去。

「忍法·通靈之術!出來吧,猿猴王,猿魔!」

噗!一陣白煙飄過,一隻穿著虎皮衣,長著白色毛髮的老猴,四肢著地匍匐在猿飛日斬腳下。

「出現了,是猿魔大人!」

「忍界最強通靈獸!」

……

耳邊滿是木葉忍者的歡呼,連卡卡西等人看到猿魔出現都鬆了一口氣,與三代火影一起揚名的猿魔有著忍界最強通靈獸的美譽,單體實力就超過精英上忍,與猿飛日斬配合時,更是能發揮出一加一大於二的威力!

「切!」陳濤撇撇嘴,一個A級火遁瞬間放出。

「火遁·龍炎放歌之術!」

四條巨大的火龍飛出,將剛剛降溫的空氣重新烤的炙熱,彷彿一片火海,只見四條火龍分別從各個方向朝猿飛日斬與他剛剛通靈出的猿魔飛去。

「這裡是……木葉?那個年輕人是誰,那對不詳的雙眼,宇智波嗎?」猿魔一眼便發現了噴出火龍的陳濤,心裡想道,與此同時,猿飛日斬的聲音再次響起。

「變成如意金箍棒吧,拜託了,猿魔!」

噗!

下一秒,猿飛日斬扛著一根碗口粗細的棍棒將俯衝到身前的四條火龍一一擊散!

木葉的登時士氣大振,就連陳濤也詫異猿飛日斬竟然能用猿魔變身的武器擊散忍術。

「不愧是火影。」陳濤不咸不淡的讚揚一句,就在他準備再使出更強力的忍術之時,身後傳來一陣暴喝。

「八卦·破山擊!」

陳濤轉過頭,原來是一個穿著白色和服,雙眼暴起青筋的中年男子,長相令陳濤十分熟悉,不過他卻知道並不是同一個人,而在他的身後,是現任的豬鹿蝶三人組,曾經與陳濤作過一段時間的隊友。

「還真是熱鬧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