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沿著條路一直向東走,經過幾個村莊小鎮你就能看到幻靈森林。」

青峽關東方突破軍隊騎士團包圍的數十里之外,蔡榕為夕夜指明通向幻靈森林的道路。

「記住了。」

「最近一段時間天靈帝國皇家騎士團似乎禁止傭兵們去狩獵幻靈森林裡的幻獸,憑藉你的實力突破區區騎士團的封鎖線應該很簡單,切記不要和不知底細的傭兵們扯上關係,更不要聽信陌生人的勸說接受什麼獵殺任務或者加入狩獵隊伍。」

心裡默想著『想不到老師也是這麼絮叨的人』,夕夜一臉苦惱的低聲應「是」。

長達數十分鐘苦心囑託,蔡榕沒有閑心去想夕夜能記住多少,但也竭盡了所能將半生積累的眾多經驗總結出來傳授給夕夜。

「……之前的那些就算你記不住也沒有關係,只要你遇到自認為依靠自己的力量無法度過的困難之時,向葉辰閣下、葉雲閣下、英兒姐姐、甚至包括白雪、貓兒發出呼喚,我們都會立刻到達你的身邊助你一臂之力。」

「這次我想去試一下我夕夜如果沒有你們能夠做到什麼樣,是不是真的我就只能是哥哥暫時的替代者、幫你們做事的提線木偶?」

「好吧。」

終於從夕夜口中聽到一句符合其十七八歲應該煩惱的話語,蔡榕露出欣慰地笑容在夕夜背後推出一把。

「去努力地尋找夕夜的人生應該走的道路吧,相比於一夕我更看好你,真心的。」

揮手大聲向夕夜以真誠之語告別,蔡榕目送著夕夜邁動輕快步伐踏上獨自成長之路。

肌膚感受到微風吹來,金藍色細小雷光閃爍,蔡榕立即收回嬉笑臉龐擺出莊重地模樣。

「閣下,也同意讓夕夜獨自一人行動嗎?現在可不只魔羅島,而是八大勢力全體都開始行動,整個大陸將要迎來腥風血雨。」

「正是大陸即將要掀起我們無法掌控的風雨,現在才需要讓夕夜抓緊時間在沒有我們的支援下獨立成長。畢竟相比於我們來說,夕夜才是器靈大陸不可或缺的存在。」

一襲白紗蒙面、身材高挑優美的婦人現身,著急趕路的夕夜早已消失葉雲卻沒有收回視線,依舊念念不舍的眺望。

「以您的實力想要在不被夕夜發現的情況下跟蹤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舍的話就上前送他一程。」

「不必了。到是你,大哥不是交給你任務了嗎,怎麼還在這裡消磨時間?」

「差點忘記,多謝閣下提醒。」

說做就做的性格,蔡榕化為青色疾風眨眼就消失在夜空中。

……

旭日初升,清晨的光輝下寂靜村莊中,身著樸素地中年人扛上鋤頭向田地走去準備開始一天的農忙勞作。

「大叔您好,請問到幻靈森林還有多遠?」

渾身沾滿露水的白髮少年突然出現問路,雖然很可疑但本性淳樸的農民依舊好心做出回答。

「具體的路程我不清楚,但要是徒步行走一直走大概要明天這個時候才能到。」

「多謝。」

和問路時相同,夕夜歡快的小跑進入中年人身後的村落。

即使葉一夕十幾年的記憶中也不曾有過的相應小農村場景,夕夜放慢了趕路的腳步,開始參觀起了科技上比之聖光城落後不知年的自然農家村落。

「竟然找不到一件可以購買商品的店鋪,雖然自然環境要比城市中好上不少檔次,可生活起來也太不方便了吧。這些人類到底怎麼在這裡生存下來的呢?」

夕夜自身確實不需要向人類的進食、休息,也沒有習慣聖光的繁華生活,可村落人們表現出的生活方式和夕夜理解的人類生活方式之間差異,讓夕夜對他們產生了不小的興趣。

「決定了,今天就在這裡體驗一下,明天在趕路。」

想到就做,夕夜立即上前向村民打聽村長家所在。

以耕田為生的農家村落,自認不會存在類似城市的政府機制。夕夜找到的村長,乃是全村輩分最高、德高望重的白髮老者。

身為普通人類的老者身形佝僂、皺紋滿目,和擁有強大力量的器靈師老者無法相比,但還擁有著不錯的精神,最慶幸的老人眼睛和耳朵都沒有毛病,夕夜和他之間的交流也不用太過費勁。

「老爺爺,我的名字是夕夜,我想要在你們村借住一晚。」

「可以,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家就有一間空房可以讓你借住。」

面對淳樸的老人,簡單的兩句對話夕夜就得到了晚上的落腳地。

上午如孩童般跟在村民身後四處『幫忙』農作,下午又像調皮的少年到村落後方的小溪中戲水捕魚,夕夜憑藉白天歡快的活動為村長增添了一桌豐盛的晚餐。

鮮美魚肉味在空蕩地房間飄散開來,點著昏暗燃油燈的桌邊夕夜和老人相對而坐。

「想不到老爺爺的手藝會這麼好呢。」

第一次吃人類的食物,雖沒有經驗的參考,可藉助葉一夕十幾年和人類生活得到禮節,夕夜真誠地說出會令人高興的話語。

「孩子,喜歡就多吃一點。」

終於從老人臉上見到笑容,老人一直散發出來的落寞氛圍也變得淡薄,夕夜也鼓起勇氣問出早晨開始就纏繞心頭的疑問。

「老爺爺,村子里的年輕人和小孩子都去什麼地方了?為什麼我今天一整天都沒在村子中見到年輕人和小孩子?」

「誒~」

正如夕夜所擔心,老人停下往口中送飯的筷子,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凝固。

「對不起,我無意揭起您傷心事的。」

「孩子不怨你。」

能穿越的修行者 看到夕夜慌張的模樣,老人露出習以為常的落寞神色放下碗筷做好講故事的準備。

「其實我們村百年之前雖說不算大但也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小鎮,自從東方幻靈森林邊緣的獵靈鎮被獵靈傭兵團霸佔之後,我們村的年輕人和小孩子就不再屬於本村。獵靈傭兵團沒過一個月的時間就會到村子掃蕩一次,將出生滿一周歲的小孩子帶走,要是遇到外來趕路的年輕人則也一同抓走。」

「要是年輕人和小孩子都被抓走的話,村子不是早就應該斷絕了嗎?」

趁著老人喘氣休息的空隙,夕夜也將發現的疑問說出口。

「獵靈傭兵團抓走孩子和年輕人並不是要殺害他們,等到年齡到三十歲之後,他們就會還給他們自由。我們村子中就連我這種歲數的老人都有被獵靈傭兵團抓走過的經歷。畢竟,要是一直不放人的話村子都會斷絕,獵靈傭兵團也就沒辦法找到新的補充。而且三十歲回到村子也是為他們耕種田地,基本上每年地里收到的糧食超過八成都會被奪走。」

「在幻靈森林邊緣的傭兵團應該是為了獵殺幻獸,可為什麼要抓年輕人和小孩子呢?」

回憶起當年悲慘的經歷,老人臉上不僅失落之色更加濃郁,莫名地恐懼也浮上臉龐。

「要是有什麼難言之隱的話就算了。」

「沒事的,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夕夜表現出的體貼,老人從過去的恐懼解脫。

「狩獵幻獸是需要誘餌的,而身為器靈師的傭兵成員無法成為誘餌,向我們這種附件村子的小孩子則成為了誘餌的首選。年輕人不用去充當誘餌,可打掃狩獵現場和運送獵物這些事情就由年輕人來做了。如果有誰運氣好能夠覺醒器靈,或者表現出成為傭兵的潛質,則會被獵靈傭兵團招收,培養成為給他們賣命的器靈師或者傭兵。」

「青峽關距離的這麼近,就沒有人去報官求助嗎?」

「當然有人去過,可每次帝國的軍隊前來清掃,獵靈傭兵團就會逃到幻靈森林中避過風頭。等到軍隊離開,獵靈傭兵團捲土重來前去報官的人全家都會性命不保。如此重複幾次,不僅大家都害怕不敢報官,就連帝國的軍隊也開始推脫不出動。」

深感現實的無奈,老人長長的嘆出一口氣。

「大家都搬到青峽關居住不也是一個好辦法嗎?」

「很早之前就有人嘗試過,可不知道因為什麼過不了幾天他們的屍首就會被獵靈傭兵團送回到原本居住的村子。」

「這樣啊,想不到第一次獨自闖蕩大陸就能遇到這麼有趣的事情。」

大概了解事情的緣由,夕夜低語中嘴角不自覺地上揚了。

「孩子,你說什麼?」

「老爺爺,獵靈傭兵團就交給我來收拾,讓村子的年輕人和小孩子回家就當做我對您讓我留宿的報答。」

「孩子,看你衣著應該是富貴人家,你不需要為了我們這些不相識的人得罪獵靈傭兵團,到時候要是連累到你家裡我就真犯下大罪過了。」

「放心,收拾區區傭兵團我還不需要動用家人的力量。」

為了讓老人信服,夕夜將靈力聚集到右手從菜肴上劃過。

純白色光芒一掃而過,由於長時間談話冷掉的晚餐瞬間變回到剛剛做好時冒起騰騰熱氣。

「你是器靈師?」

「從某種意義上應該也可以算是。」

不在隱藏力量,夕夜右手從腰間的曉光之玉劃過取出數枚月光石,並分別擲出將它們鑲嵌到房間各個角落。

一眨眼的時間,原本昏暗的房間變得明亮無比,讓人懷疑現在到底是不是夜晚。

見識到夕夜表現出的力量,一輩為農的老人終於從長久地地獄般生活中感受到希望的光芒。

「孩子、孩子,不對,器靈師大人……」

老人顫巍巍的想要站起,可夕夜先一步伸出右手拍到老人肩膀,注入柔和地靈力緩解老人激動地情緒。

用金色雙瞳覆蓋開啟『紅玉之瞳』的血紅色,強大地精神威壓入侵再加上高次元靈魂對凡間生命的催眠,即便是隔著布衣的短短數秒接觸,夕夜也成功從老人腦海的記憶中找尋到所有有關獵靈傭兵團的信息。

「放心,我以夕夜之名向您保證必定竭盡全力討伐獵靈傭兵團,讓他們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應付的代價。」

從記憶中以第一視角窺視到老人昔日的痛苦生活,夕夜做出以名字為擔保的約定。

自動與互不相識的他人結下契約,冥冥之中名為『夕夜』的靈格開始成長。

月升夜深,星空之下皎潔月光染白鄉間小路,將老人哄睡后的夕夜獨自一人踏上尋仇獵靈傭兵團之路。

……

圓月高掛可茂密森林之內卻是一片陰暗,唯有幻如高山音如流水般悅耳動聽地古琴聲盤桓遊動。

【天地有序、大道為靈,聚吾血脈之內神明恩賜,讓其以行武之器具形態顯現吾手】

優雅悅耳的少女聲伴隨著滿是力量感的言靈回蕩在黑夜的森林之內。

黑暗之中言靈的詠唱者黑髮少女身體之上開始浮現緋紅色器靈光芒,同時少女身下大地深處宛如河流般流動的靈脈湧現地面並具現出緋紅色玄妙神秘花紋。

「隱藏在她器靈柳葉飛刀之後的懷特寧一族力量,這一段時間我已經儘可能的激發了。可想要自由施展懷特寧一族真正的力量,白素還需要經受一下歷練。」

彈奏古琴的手指依舊靈活地在琴弦上跳躍,演奏者口中發出連疾風都突破不了的低語。

「多謝七供奉。」

比之黑暗更加深邃的墨黑色身影以作揖的姿態浮現在古琴之前。

「不用如此大禮,我做這些只是為了回報你們師兄弟四人在大陸上對聖光的守護之恩。」

「不過是謹遵師命,代師報答聖光養育之恩。七供奉不必有所顧忌,你對白素的恩情日後馬良定當報答。」

「誒~」

琴聲消失,彈奏者長嘆一口氣站起身來。

「請轉告葉辰閣下,他不需對聖光有任何愧疚,是聖光對不起他和你們師兄弟。」

符合白髮年紀的皺紋臉龐在月光下模糊地呈現出來,七供奉狗摟著身子抱起古琴化為一道白光逐漸消失在黑暗中。

「老師不論如何都是長者,我們這些做弟子只有保持本心相信老師才是唯一必做的事情,對於老師的做法身為弟子的我可沒有辦法去評判。」

低聲的自言自語,馬良身後緋紅色光芒逐漸收回到少女體內。

「叔叔,七供奉爺爺呢?」

「他先走了一步。你好好休息一下,藉助靈之湖的靈氣激發幻之果的力量鞏固好新覺醒的懷特寧之力。」

「是。」

明顯投射出少女與兩年之前變化的語氣,連坐姿都沒有任何變化白素開始再次沉醉於自己的世界。

「想不到我才兩年多不在崗位上看護幻靈森林和天靈帝國附近的邊界,天靈帝國皇家騎士團就敢封鎖邊界。而且獵靈傭兵團也敢破壞規矩在幻靈森林留夜,甚至還闖過了我當年劃下的界限深入幻靈森林……」

自從卸下『阿斯卡隆』這個巨大地靈力包袱,馬良不僅藉助十字氏聚會場所必須的法陣和靈脈之力彌補多年修為漏洞一躍成為聖人,時至今日在幻靈森林靈氣最充裕的靈之湖居住的兩年時光,馬良更將飛躍升起的修為以實力鞏固並進一步提升。

「雖說是看在葉辰閣下的面子允許你帶著一個小女孩在幻靈核心處居住,但要是你不小心將感知力散發到不該散發的地方,即便看在葉辰閣下不傷你性命可也不會太輕易讓你離去。」

滿是威脅性的話語,低矮的身影背後扛著一根明顯超過其身高的黃金長棒現身在馬良身前。

「齊天閣下,不用再使用這種威脅的老辦法了。你會來找我無非就是幻靈內各位高手都被你煩透找不到對手。」

年輕之時跟在葉辰身後闖蕩大陸,馬良的脾氣要是溫馴的話也不會讓『葉辰四弟子』變成一時間大路上災難的代名詞。

雙手揮動身上長衫寬大的袖口處具現出黑色護臂,讓馬良雙手不受服飾的影響能夠自由行動。

「明明是人類但我就喜歡你這點,比幻靈中壓制本性裝模作樣的高手好太多了。」

由於不遠處白素正在禪定,齊天僅僅是興奮地舞動手中金棒,並未直接沖向做好準備的馬良。

「老規矩、老地方。」

向後一步身形融入黑夜森林的黑暗之中,馬良的靈力波動瞬間消失。

「速度還是這麼快,好玩、好玩。」

舞動的金棒背到身後,輕輕一躍齊天腳下雲朵成形也是瞬間爆發出可比擬跳躍空間的最高速度。

……

東方天空太陽尚未露頭,熊熊燃燒的火焰衝天而起也是照亮一方天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