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這就是師兄所說的道之法則碎片?果然神奇!」孟星元眼中露出欣喜之色。

這個世界,終究是比他想象的要精彩得太多。

以前,他只知道秘境,知道在天靈大陸的本土大陸以外,還有更加神奇的天外秘境,隱藏著豐富的礦藏,資源,靜等人去探索,採摘。

之後,他知道了古戰場,聖者遺迹,以及現在的天外世界。

這個世界上,還是存在著非常匪夷所思的東西的。

就像眼前的這片道源世界。

不過說是世界,又有點不太合理。眼下的這片道源世界,其實就是聖者在秘境的基礎上,改造某處秘境,並以自己的聖道法則加以影響,慢慢融煉秘境,最終,秘境蛻變,成為所謂的小世界。

眼前這片道源世界便是如此。只不過道源世界的形成,是一位古代聖者的手筆,神異非常,遠超今人的想象。

靈宗,靈尊,靈聖。三大超凡境界,每一個大境界,都是一層大蛻變。

靈宗還只是凝聚神通法相,到了靈尊已經有能力可以探索天外秘境,並且加以影響。

而到了靈聖之境,那就真的是仙魔手段,煉化一方秘境,將之完全經營為自己的世界,以自己的聖道法則加以影響,改造,最終自己執掌法則,在那片小世界當中,世界所有者的靈聖將是一尊無敵的存在,如仙如神,如人可敵!

其實,虛天界也是這種小型世界。

還有南風禹一直提及的「靈晶世界」,也是這種。

只不過虛天界是已經成型了的小世界,在雲聖手中,已經被改造成功不知幾千年,是完全穩定,完全成熟了的存在。

而南風禹的靈晶世界,八字還沒一撇,也就是溫養,等到他真的有能力將之煉化,化為一方世界,那不知是多少年以後的事情了。 跟虛天界比,南風禹那八字還沒一撇的靈晶世界自然是什麼都不是。

而若是拿虛天界與眼前的道源世界比,同樣也是差距不小。

同為聖者,實力也是有高有低。古代聖賢手段,更是讓人敬畏,只能仰望。

虛天界的成型,畢竟就在這幾千,近萬年內。而道源世界的光輝,卻從上古照耀至今。

至少中洲的許多修士,從記事以來,就聽說過道源世界的名頭,並且如雷貫耳。

甚至連當世的某些靈聖,在尚且弱小之時,也曾跟孟星元他們一樣,闖蕩過道源世界。

道源世界是一片神奇的世界。

在這裡,法則被具象化,以碎片形象出現。而先前出現在孟星元面前的那些桃木精靈小妖,就是碎片本身,只不過經過歲月繁衍,還有此方世界聖道法則的影響,諸多法則碎片本身誕生出來了意識,變成了生命體一樣的東西。

想要吸收這些法則碎片,就必須擊殺這些桃木精靈。也只有將之擊殺,摧毀其意識之後,才能使得法則碎片還原,顯露本質。

孟星元眼前的情況就是如此。

只不過他現在吸收的這些瑞氣,顯然還不能被稱之為「法則碎片」,頂多算是法則碎片的殘次品,跟真正的法則碎片比起來,還差得多。

畢竟他擊殺的那些桃木精靈生命等級都不高,爆不出來法則碎片,也是正常。

「叮!吞噬法則碎片+1!水火之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水火之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水火之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水火之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紫芒劍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紫芒劍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紫芒劍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虛空拳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虛空拳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虛空拳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水火之道法則感悟+1!」

「叮!吞噬法則碎片+1!水火之道法則感悟+1!」

……

滿地的道之氣,如一片瑞彩,流光溢彩,五色斑斕,漂浮在那裡,如霧如霞,如夢如幻,漂亮非常。

孟星元貪婪地吮吸著。

這種道之氣雖然是很低級,但他用起來卻正好。

法則碎片,好是好,卻不適合他目前的境界。一塊法則碎片,估計可以讓他煉化很久。

而且法則碎片這東西,不像道之氣,它是要講究屬性對合的。

比如水火之道,就一定是要水火之道的法則碎片。紫芒劍道,那就一定要紫芒劍道。

即便得不到完全一模一樣的大道法則碎片,但大道的方向上一定不能有錯。

紫芒劍道,最次也要是劍道法則的碎片才能融合使用。

而虛空拳道,也一定要是虛空道的法則碎片。

不同的大道方向,根本不能融合。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低級的道之氣,還是法則碎片,都是在你原先領悟大道的基礎上,幫你快速積累大道感悟而已。

也就是說,無論是道之氣,還是法則碎片,都不具備開拓新領域的能力。

如果本身不懂得水火之道,那麼就是得到了水火之道的法則碎片也無法使用。不懂得虛空拳道,吞噬再多的虛空道法則碎片,也同樣沒用。

道之氣,以及法則碎片,都只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以積累,拓展而已。

如果自身打不下道基,那麼這種積累就無從談起,根本沒用。

道之氣雖然低級,不過比起法則碎片有個好處,那就是道之氣可以無視屬性,直接在你原有的天道法則境界的基礎之上,強化你的天道感悟。

法則碎片還要對應屬性,屬性不對,就無法使用。道之氣吸進來就可以直接化為本身法則感悟,方便了許多。

孟星元掌握的三條道,飛速地在增長著。

每時每刻,道之氣順著他的口鼻吸入,都有新的感悟湧現在他心中,這種感覺,美妙非常。

良久,孟星元這才收功,緩緩睜開眼睛。

「很好,三條大道齊齊有所增進,其中以水火之道的進步最為明顯,應該有平時修行的功勞。不過,這道之氣果真神奇,如今我感覺,三星靈宗的門檻也可以被踏破了,直接邁入四星之列。」他心中欣喜道。

之所以不敢冒進,便是因為孟星元擔心猛然增長的修為,會讓道心境界跟不上。

修為,應該是建立在天道法則感悟之上的,不能本末倒置。

修為跟不上別人還不大要緊,若是道心不穩,出現了裂縫,那麻煩可就大了。

到時候想補救都難。

孟星元雖然修行歲月不長,但每一步都走得極穩。

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他還是知曉的。

「大師兄,三師兄。」來在冀等人面前,孟星元說道,「不好意思,讓二位師兄久等了。」

如今,他已經完全接受了這個全新的師門了。

如之前所說,虛天界一脈的氛圍讓他感覺很舒服,不會受到拘束,同時,冀等人對他也都不錯。

另一邊,雖然自己沒有開口求,雲聖卻已經為了自己姐姐的毛病,出去拜訪朋友。雖然沒有明言,但聽冀所言,孟星元已經知道,這個便宜師尊應該是為了自己。

一位靈聖為其奔走,這是何等的榮耀?!

雖然沒有明說,但這份恩情還是讓孟星元心中很暖。

至少,他是認可了這位老師的存在,不再像是一開始,心中百般抗拒。

「小事。」

冀沒說話,南風禹先擺了擺手,然後他突然湊了上來,挑著眉毛,語氣低沉,充滿誘惑地說道:「小六啊,你難道不覺得咱們在這道源世界是在浪費時間么?這樣,咱們找個安靜的地方,你試試看,把【荒元道丹】煉出來,到時候,別說法則碎片,道源果實師兄我也能給你弄來啊!」 這些話南風禹早就想說了。

道源世界的三大特產,道之氣,法則碎片,道源果實,前兩者的確無法攜帶,一出道源世界就會消失,而道源果實,最珍貴,同樣也是最特殊。

這種奇果,是可以帶出來的。

或者說,因為它是實體的緣故,雖然帶出道源世界,果實的效用就要大打折扣,但如果真想將道源果實帶出來,還是有辦法的。

道之氣,法則碎片,道源果實,一樣比一樣珍貴。

像南風禹,一般的法則碎片對他已經沒用了,但道源果實還有用!

哪怕是冀,一兩枚道源果實起不了什麼大作用,數量一多,對他的修行,同樣也是有幫助的。

道源果實每一次成熟,都是道源世界的一次盛會。

雖然數量極少,但還是有不少的道源果實流傳在外面,被拿出來拍賣。

而南風禹,不說其他,但就他的身家,就已經不是一般的尊者可以比擬的。

要能給孟星元弄來一枚道源果實,就絕對能搞來。

甚至在他看來,孟星元的存在,比一枚道源果實可以珍貴得多!

如果真的將【荒元道丹】煉出來,那他就是一座人形的金山!南風禹,最喜歡跟「金山」做朋友了!

「這個……」孟星元遲疑了。

「怎麼,是有什麼難處?你只管說出來,只要你真的擁有【荒元道丹】的丹方,有什麼困難,你只管對你三師兄說!」南風禹拍著胸脯,牛氣衝天地說道。

他有這個底氣。

不說他本身就強悍的實力,又是靈聖的門徒,單單他跟丹師大聯盟密不可分的交情,就足以讓他縱橫大陸,無人敢惹!

雖然南風禹沒有進丹師大聯盟,但憑藉他多年的經營和手腕,丹師大聯盟早將他看成了自己人,敢得罪他,那無啻於是在向整個丹師大聯盟宣戰!

跟丹師大聯盟宣戰,基本上就是跟整個大陸的丹師們宣戰了。那後果,哪怕是聖地也承受不了。

至於說資源什麼的,天底下就沒有丹師大聯盟得不到的寶物。

孟星元要什麼,南風禹自信都是可以滿足他的。

孟星元當然明白他的急切。

【荒元道丹】的神妙之處,哪怕是三歲孩童都能懂得。

這可是血脈力量啊,能讓先天無法擁有血脈力量的人族修士,後天覺醒出來,這是多麼逆天的東西?!

南風禹會渴望一點也不奇怪。

只是……

「實不相瞞,煉製此丹的主材荒果,我這裡只有一枚。失敗了,便完全破滅,不敢輕易嘗試。」孟星元直接道,「而且這顆【荒元道丹】,是我很早之前給我姐準備的,恐怕……要讓三師兄失望了。」

他沒有支支唔唔,而是開門見山地,直接把話說開。

荒元道丹,原本就是為姐姐準備的,哪怕師尊雲聖來了,也無法讓孟星元改變意志。

當然,如果南風禹真的能搞來荒果,他倒是不介意多煉幾爐的。

而且如今【丹法】傳承,他已經領悟到了15級,11級的【荒元道丹】,雖然還是有些棘手,不過孟星元已經不像之前那樣,他心中的把握明顯已經大了許多。

「荒果啊……」果然,聽到【荒果】之名,南風禹眉頭皺起,「這東西可不好搞,一般情況下,只有大荒那邊才有。而且就算是在大荒,也不是凡物,想得到一枚……難!」

不過,他旋即又抬起頭,嘻嘻笑道:「不過再難也要搞到手!放心,師兄我有的是辦法,只要你真能煉成這丹,原材料的事,好說!」

南風禹自信滿滿道。

這倒是讓孟星元好奇了。

因為他也知道荒果這東西有多難得。當年在郁南荒域晃悠了那麼久,他也只是得到了一枚而已。

如今在人族世界,又怎麼能得到獸族世界那邊的寶物?!

就算他知道自己這位三師兄,在與丹道有關的事物上,似乎真是手眼通天,然而此時他也不禁有些嘀咕了。

「大師兄,你先陪小師弟歷練,我回一趟中洲,務必搞到荒果!」南風禹雷厲風行道。

說著,他猛一拍孟星元的肩膀,「小六子,別忽悠你三師兄啊。要是到時候發現你小子是在騙我,可有你好瞧的!」

齜牙咧嘴「威脅」了一下孟星元,南風禹身形一幻,當即消失。

竟是說走就走,果決得一塌糊塗!

「這……」孟星元看向冀。

冀也是無奈苦笑道:「得了,就讓他去吧,反正他心思也不在這邊。少了這傢伙,咱們耳邊也能清靜點。」

孟星元面無表情,心中卻是狂點頭。

某種意義上而言,這也的確算是一點好了。

「不過小師弟,你真的沒問題?」冀道,「荒果這東西,價值可不小。如果小三弄來荒果,你卻無法煉製,說不定他到時候是真正會把你屁股打裂的。」

冀的臉上似笑非笑。

因為他太了解南風禹了。

能賺錢的事,他從來都是不遺餘力的。說能弄來荒果,他就一定能弄到手,而且恐怕數量還不會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