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早晨,因為拍賣會過了的原因,大部分留宿在邊城的人也走了。

就連衛蘭兒一行人,也跟著回了京城。自然的,小櫻作為一個出色的玩物,也被衛三長老帶了回去。

而蘇七月,算了一下時間,也「適當」的醒來了。

一睜眼,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一雙黑眸。

蘇七月仔細看了一下眼前的男人。

他很好看,黑衣也很適合他。

不僅臉蛋好看,身材也非常好。實力嘛!呃,自己打不過他。

「怎麼,好看么?」君以墨看著蘇七月看著自己的模樣,滿意道。

「好看!」蘇七月並沒有說假話,畢竟誇他一句又不會死,是不是?

君以墨聞言,眼中劃過笑意,道:「我很高興!」

click this link. 頓了一會,君以墨又不舍的親了一下蘇七月,道:「我得走了。」

「噢。」

君以墨見此,溫怒,咬牙切齒的道:「難道你沒有什麼表示?」

「你要什麼表示?」蘇七月揚起小腦袋與君以墨平視,眼中劃過不解,問道。

君以墨輕哼一聲,並不答話。此刻的他宛如一個得不到糖果的小孩,一臉委屈。

蘇七月見此,心中無奈。她真的不知道這貨要什麼表示好吧?!

想到君以墨每次咬自己嘴巴后都會非常高興的模樣,情不自禁的,蘇七月送上了自己的小唇。

當兩片薄唇碰到一起,君以墨驚訝,隨即而來的是欣喜,看來他的小丫頭已經懂了什麼。

沒有絲毫的猶豫,君以墨立即反客為主的抱著蘇七月,長舌挑開她的貝齒,徹底攻略城池!

一吻過後,君以墨對上了蘇七月無辜的大眼睛。

她還是不懂!

君以墨心中微微嘆氣。看來訓妻之路還有一段時間要走啊!

「我得走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才可以回來。」君以墨加重並重複了『很長』這個詞。

「嗯。」蘇七月點點頭。

心中微微覺得奇怪,他要離開關自己什麼事?

不過跟他咬嘴唇時,也好奇怪哎!

這也不怪蘇七月情商低,畢竟某女自打前世以及在現代都沒有觸碰過情情愛愛這一事。

在現代她師父基本上把她關著養,而十萬年前,也是為了風家奔波勞碌,壓根沒有找過男朋友。

也難怪蘇七月會對親吻沒有什麼反應了。

至於某男抱她招到掙扎,也只是因為某個男人抱的太緊,她喘不過氣來。

而依舊沒有等到蘇七月有表示的君以墨,也放棄了。他溫柔的用嘴唇觸碰了一下她的額頭,便轉身離開。

當然,某男沒有忘記,讓冥天會場的人們多多看住蘇七月。

哼!情竇未開的小東西最麻煩,不看緊一點,都跟別的男人跑了!

於是蘇七月在回客棧的路上,便有個人一直跟著她到了客棧。 「你是誰?!」到達客棧之後,蘇七月猛然朝著那人隱藏的方向看去,喝問道。

那人一驚,顯然不知道自己那麼快就被發現了,立馬從屋檐上下來,單膝跪地的道:「屬下君二,叩見主母。」

至於「主母」的稱呼,自然是某邪君大人授意的。

蘇七月也被「主母」二字雷到了,嘴角微微抽了抽,道:「你跟錯人了。」

「屬下沒有。」君二道。

「……」蘇七月壓下心中的不悅,道:「你可以走了。」

「沒有主子的允許,屬下得保護著主母。」君二道。

「呵!」蘇七月冷笑,「你以為你拙劣的隱藏能騙得了誰?被我發現了你有什麼資格說保護我?!」

君二一噎,沒有出聲。

確實,是他功夫不到家,也沒什麼好狡辯的。

只是蘇七月又開口了:「你那小心思誰不知道?非要我點破?趁著我還好好講話,麻煩你趕緊滾蛋!」

蘇七月脾氣向來不好,對於陌生人她壓根沒有忍的自覺。

「……」君二默了,只是心底依舊不甘心,把拳頭握的『嘎吱嘎吱』的響。

隨即什麼也沒有說,離開了客棧。

蘇七月見此,只輕哼一聲。

看不起她蘇七月可以直說嘛!何必惺惺作態!

別以為她沒有看到君二眼中的輕蔑。

蘇七月冷笑,也回了客棧,收拾收拾東西,準備搬到衛家分支大院之內。

蘇七月絕對是屬於不會讓自己吃虧的那種人。

既然可以住的好一點,舒服一點,那她為什麼要住客棧?

她又不是腦子綉透了!

所以,知道衛家那麼早就已經收拾好東西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蘇七月住進了衛家分支的大院。

總裁的獵物 只是看著「衛府」兩個字,蘇七月覺著,真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啊!

好像這院子不是自己的一樣。

故而,蘇七月讓人拆下了牌匾。正準備拿去扔了,哪知,剛拆下來,衛家分支的家主衛忠同就過來了。

「莫摔,莫摔!」衛忠同遠遠的就看見蘇七月要把牌匾給扔了,驚嚇之餘,忍不住提高嗓子,道。

蘇七月一回頭,看見衛忠同以及他的兒女們站在自己身後。並且衛忠同的兒女們也一臉憤怒的看著自己。

雖然蘇七月並不認識對方,但是如今能來衛家分支大院的除了大院原來的主人,貌似也沒人了吧?

只見蘇七月一臉笑容,道:「你們是,想要牌匾?」

衛忠同點了點頭,這牌匾,從衛家分支的存在流傳到現在的了,他不能忘本。

「可以,牌匾我可以給你。」蘇七月開口道,「不過,你總得付出一些代價,不是么?」

衛忠同聽到前面一段,還是異常高興,可聽到後面的,就焉了。

別說他們一家人如今一窮二白不說,就是有以前的能力,也扛不起買下衛家分支大院的人啊!

可蘇七月彷彿已經看懂了他的內心似的,道:「我也不用你們出太多力。店鋪我會給你們打理,只不過賺的錢,自然是需要上交的。」 「也就是我們為你打工?」衛忠同問道。

「可以這麼說吧!」蘇七月點了點頭,道。

衛忠同聽了,非但沒有反對,反而還笑了起來,道:「老闆。」

這一點,倒是出乎蘇七月的意料了。

她原本以為衛忠同會拒絕。

沒想到他同意了。

只是衛忠同的兒女們並不同意,他們道:「爹,我們憑什麼要為她打工啊!」

「就是啊爹,明明她佔了我們的房子。」

衛忠同看著兒女們,心中尚是苦澀,想到宅子,眼睛便紅了一圈,道:「因為我們是分支,就得為嫡支付出一切!嫡支既然把我們的宅子賣了,我們就得拱手讓人!」

衛忠同一句話落下之後,他的兒女們都默了。

只是,不甘的心思會迅速膨脹。

「不過,從他們把分支老宅賣了之後,我們就不在是衛家的分支了!而是崇玄大陸上新的衛家!」衛忠同紅著眼,道。

蘇七月冷眼看著這一切,道:「想好了么?」

「我干!」衛忠同忍下心酸的感覺,道。

蘇七月聞言,點了點頭,道:「那我給你們一家安排別院。」

蘇七月當然不會讓衛家人住在衛宅之內,萬一他們晚上想殺自己泄憤怎麼辦?

雖然說蘇七月並不怕衛家人,但耐不住她怕麻煩啊!

「真的太感謝你了。」衛忠同知道自己家裡的牌匾可以保下來,激動的道。

這個世界的世態炎涼他早已看透,只是沒想到居然還有人願意幫助他們一家。

衛忠同感動的只能一個勁的說謝謝。

而蘇七月毫不猶豫的打斷了他:「我且說,我只是雇傭你們!房子也不是免費住的。你們什麼時候有錢什麼時候把租金補上。畢竟我不開善堂。」

說罷,蘇七月便留下了牌匾,給了銀幣幫她拆牌匾的人之後,就進了宅子。

而衛忠同的兒女們,則都快氣死了!

「爹!你怎麼能答應像她這種人啊!」衛忠同的女兒衛依蝶扭捏道。

衛忠同聞言,含笑的摸著女兒的腦袋,道:「誰說不是做善事呢?你見過誰先住房子再交錢的,一般不都得先交押金?」

衛依蝶聞言一噎,好像是哎!

那麼說剛才那個古怪的黑衣人是好人?!

薄少的前妻 「行了,你已經不是衛家千金小姐了,而是我這個平民爹的好女兒!」衛忠同笑道。

「我才不怕吃苦呢!」衛依蝶驕傲道。「只要我們一家人可以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衛忠同心中尚是欣慰,眼裡忍不住的就掉下了眼淚:「好,好,好。」

他們都不知道,暗處有一個人——蘇七月把這些事都看了下去。

「感情,很重要麼?」蘇七月心道。

在十萬年前,她原本也是天真的少女,以為有家就有了一切。但奈何她親愛的爹爹卻在她後背插了一刀呢!

蘇七月冷了眸子,不再看這一幕溫情。

心中一萬次告誡自己,感情這事碰不得。

自己答應讓他們留下,也只是為了好接替那些財產而已。

…… 「知道嘛,聽說衛家的鋪子都改名叫什麼,什麼舍了。」

「冥舍。」一位年輕人提醒這位記不住店名的老爺子。

「對對對,就叫冥舍。」老大爺一拍手,連忙說好幾個對。

沒錯,這一次冥舍的開張驚動了整個邊城!

畢竟以前衛家在這裡可是大戶人家,一夜之間,不說鋪子沒了,就連老宅都換了主人。

也難怪一群老百姓會驚訝!

「據說,冥舍錢莊存錢不需要我們付費,真的假的?」一位老太太道。

要知道放家裡不安全,放錢莊還要收他們的利息。

如今知道冥舍的錢莊存錢並不需要付費,大家都爭著搶著去冥舍存錢。

哪裡還顧得上其他錢莊,更有甚者,直接就把在其他錢莊存的錢拿了出來,寄存到冥舍錢莊之中。

蘇七月對此表示非常滿意。原本她準備讓冥舍錢莊付別人利息的,一聽到別人家的錢莊存錢不僅收費,收費還收貴!

蘇七月就把這事捨棄了,畢竟她不要求別人付費就可以存錢,別人都搶著來了,那為何還要多此一舉呢?

別說蘇七月是黑商,只要是商人,都是無利不起早的貨。

而且,蘇七月也不介意別人說自己是奸商,奸商才有更多的錢嘞!

只不過蘇七月不論再怎麼愛錢,也不會做有背誠信的事。

她的驕傲,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不同以往的冷清,邊城熱鬧了起來。

因為蘇七月不僅設了錢莊當鋪和聚寶行,還有客棧和酒樓。

一般來說,有這幾樣並不稀奇,只是稀奇的是,蘇七月的經營模式,讓人感覺耳目一新。

自然而然的,貪新鮮的人都到了蘇七月名下的鋪子進行消費,於是,蘇七月的身家可謂是「砰砰砰」的漲,一天一個高度。

解決了開張的事,蘇七月就要開始培養殺手了!

驀然的,蘇七月想起了張應天的院子。 寵愛前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