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由於黃青是徑直往禁山奔去,沒有走進魔氣濃郁的範圍,所以一路上倒是沒有什麼大部隊噬星蝗出來襲擊他。

他用了半天的時間,直接衝到了禁山之下。

眼前巍峨的禁山高聳入雲,那濃郁稠密的黑色魔氣似乎已經與禁山融合在一起,山體也被染成幽黑之色。

從這裡看過去,他的視力已經見到了山底外圍那凝實成魔潮的魔氣,以及裡面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噬星蝗。

每一寸的土地、每一根草、每一塊樹葉,都布滿了噬星蝗,動也不動,似乎是在沉睡。

黃青卻清楚地見到了它們在吸吐魔氣,就好像修士吸納靈氣一樣,估計這就是噬星蝗的修練方式。

可以想像的是,只要黃青一踏進禁山的範圍,這些噬星蝗就會蘇醒過來,瘋狂地攻擊他。

黃青看了看他的玉靈冷馬,它正在好奇地四處張望,不時低頭嗅一下地上的草,似乎在判斷好不好吃,很快又縑棄地別開頭。

「騎著它進去,似乎有點危險啊。」黃青眉頭微皺。 135、七峰聚(第1/1頁)

在這麼多噬星蝗瘋狂的攻擊之下,黃青可不敢保證自己能不能保護好馬兒。

玉靈冷馬絕對不能有閃失,不然得賠五千貢獻點。

為了穩重一點,黃青更傾向將玉靈冷馬留在這裡,不過前題是先確認究竟這些魔氣,對他有沒有影響。

理論上來說,元嬰期以下的修為,就算是金丹境的體質,不用消耗真元護體的話,都會被魔氣侵蝕神智。

但是就算金丹境的修士,也不能夠與黃青的鋼鐵之軀相比,他還是對自己的體質很有信心的。

加上他會「神魂訣」這門控制神精力的心法,得到過「神魂訣」的磨練,他在神精力的層面上應該是超越了結丹期的極限。

精神力愈強,就愈難被魔氣侵蝕神智。

之前一直忍住沒試,就是不想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得太過奇特,現在附近沒人了,正好可以試驗一下。

他下了馬,慢慢地踏出了玉靈冷馬的靈光保護範圍。

即使魔氣侵蝕神智,也是有一個時間過程,雖然很短,但也足以讓黃青察覺到不妥後退回玉靈冷馬的靈光保護範圍。

踏出靈光保護的一刻,黃青就被瀰漫在空氣之中的黑色魔氣所籠罩。

他沒有動,等了一下,什麼也感覺不到。

待了大概十分鐘,他終於可以確定這些魔氣對他沒有影響。

黃青找了一塊背風的巨石,又用熱能光線在巨石上溶出一個石洞,牽馬進去,將馬韁綁好在巨石的一條石柱之上。

「上面太危險了,乖乖地留在這裡,我很快就回來。」黃青也不理玉靈冷馬聽不聽得懂,對它說道。

這裡是禁山之下,根據宋楚倩的說法,近幾年已經不會有隊伍會接近禁山。

而如果沒有修士在的話,噬星蝗一般不會攻擊玉靈冷馬,所以將它留在這裡還是很安全的。

黃青踏進了禁山的範圍,如同一顆石頭投進了平靜的水面一樣,卻引發了滔天巨浪。

嗡嗡!

視野之內,所有噬星蝗衝天而起,漫天黑雲。

拍翼聲和呼嘯之色不絕於耳。

黃青雙手飛快結出複雜的手印,手中魂戒白光閃動,瞬間他的身上就布滿了紫色的閃電,他的身影完全被雷霆覆蓋,化作一道雷電光影。

嗤!

築基期噬星蝗一旦撞到雷電之上,盡皆化作飛灰。

有十幾時帶著驚人波動的結丹期噬星蝗,察覺到黃青身上雷電瀰漫開狂暴氣勢的危險性,不敢直接衝來,而是施展本命妖術「音波爆」。

不過這些聲波攻擊也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黃青在全身被雷霆覆蓋后,腳步一踏,朝山頂直掠而起。

這就是他的計劃,直接將「罡風清雷陣」壓縮到自己身軀的大小,將所有噬星蝗隔絕。

軍戀照我去戰鬥 這座禁山實在太大了,即使他將「罡風清雷陣」完全地布出來,也只是占禁山的一個小角落,根本不足以清掉所有噬星蝗。

現在這種做法倒是可以將消耗降到最小。

身上那源源不絕的雷電足以支撐很久的時間,讓他在禁山跑幾個來回。

黃青一路直衝上山,無數噬星蝗前撲後繼地撞進雷電之中,也不能拖慢他的速度。

他大步飛奔,每踏出一步,地面都被他踩出一個坑,速度飛快。

遇到了結丹期的噬星蝗,他直接就是用熱能光線將它們消滅。

這些實力最強也就只有結丹初期的噬星蝗,在熱能光線之下,全都捱不過三秒。

禁山之上,一道紫色的光影,不斷往山頂直掠,一路葬穿,不斷有驚人的波動在光影上炸開,企圖撼動光影。

……

黃青離開之後,宋楚倩依照黃青的戰術,帶領隊伍將猥瑣發揮到極致。

他們一路在找有魔魁花的地方,如果已經有隊伍在附近距離很近,根本來不及收走魔魁花的話,他們直接就放棄這個地點,往下一個地方而去。

這一路下來,進展驚人!

第一天,

他們找到了七個有生長有魔魁花的地點,采走了總共四千多株魔魁花。

當中有三個地方,本來已經被其他隊伍看上。

包括天劍峰、逍遙峰和無極峰的隊伍。

但他們硬生生憑著速度,搶在那三個隊伍到達之前,將所有魔魁花收走。

第二天更誇張。

他們找到了十二個地點,采走了八千多株魔魁花。

搶走了寂滅峰的另一支隊伍,天神峰的兩支隊伍,洛神峰的兩支隊伍。

另外還有三個地點,因為時間不夠的關係,宋楚倩直接就是放棄那些地點的魔魁花,也不與追上來的隊伍交戰,直接就跑。

由於已經過了兩天,所有的隊伍都已經先後接近魔魁嶺的中央範圍,各隊伍之間相遇的機率也高了很多,所以大家互相交流信息的機會也多了起來。

宋楚倩這支隊伍的名聲,也傳揚開來。

現在大部份的人,都知道了有一支來自神霄峰的隊伍,馬跑得賊快,想追的話只能跟在身後吃塵,而且猥瑣至極,無論怎樣都不會跟你打。

很快,所有隊伍都恐慌起來,因為有人粗略估算了一下,那支隊伍所得到的魔魁花數量,極有可能是所有隊伍之中的第一。

於是破天荒地,眾人停止了繼續搜集魔魁花,因為他們知道再找下去,也不可能追得上那支神霄峰的隊伍。

內門七峰,二十一支隊伍聚在了一座野山附近。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二十一個隊長圍成一圈,商討起對策來。

「爭奪賽還有最後一天,但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現在收到的魔魁花數量是怎麼都比不過神霄峰的了。」作為寂滅峰的其中一個隊長,金旌率先開口道。

所有人的面色也不好看。

「知道又能怎麼辦?魔魁花一旦收進了玄玉瓶之中,就不能再拿出來,所以我們也不能搶到那些被神霄峰收走的魔魁花。

就算我們天劍峰的三支隊伍想將魔魁花全都交到一隊手上也不可以,規則是每一隊只能計算自己的玄玉瓶內的魔魁花數量。」

一個天劍峰的隊長邴蒼冷然道。

……

(今天狀態好了一點,仍然在恢復中,如果恢復好會三更補回昨天的欠更。)

搜狗閱讀網址: 「大家別忘了還有一個規則,只要能在爭奪賽完結之前,將他們逼得掐碎玉符傳送出去,他們的參賽資格就會被取消,拿回了再多的魔魁花也沒用。」 至尊劍皇 這時來自天神峰的王杭微微一笑,說道。

「這個規則大家都沒忘。」

邴蒼冷哼一聲,問道:「只是以他們的馬的速度,除了我們這些結丹期的人外,又有幾個人能追上去,而且就算是我們,也不可能暴露在魔氣之中太久。」

「所以就算是我們出手,也必須速戰速決,幾招之內就分出勝負,我之前也試過了,卻不成功,他們隊伍之中有幾個人,雖然只有築基期,卻很麻煩,一時三刻也難以解決。」

邴蒼說到這裡,面色不太自然。

堂堂結丹期境界,竟然覺得幾個區區築基期的修士十分難纏,這事說出來,實在有點丟臉。

特別是有一個體修,好像只有築基期七層,卻強得驚人,真不知道哪來的怪物。

金旌聞言感同身受地點了點頭,其他人還好一點,沒有遇到那支隊伍的結丹期修士出手,那個修士可是會一道十分罕目強大的小神術,一個照面就令他受傷。

不過估計這也是那人的底牌之一,不能輕易動用,他沒聽其他人提起過那個結丹期修士,看來那人之後也沒有再出過手。

「應該是因為我的實力是最強的,那個結丹期修士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脅,才會選擇對我出手。」金旌心裡想道。

「邴師兄也不用覺得難堪,我們好幾人都有差不多的經歷。」王杭眼珠一轉,說道:「每支隊伍大多只有一、兩個結丹期修士,被他們利用魔氣環境取巧,才拿他們沒法而已。」

「但是別忘了,我們這裡可是七峰的隊伍皆在,有二十幾個結丹期修士,就算每人只出一招,他們還能頂得住嗎?」

王杭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暗自點頭。

大家今天聚到這裡的目的,自然是商討如何聯合起來,對付那支神霄峰的隊伍。

不過仍然有少數人感到有點遲疑。

七峰的隊伍聯合一起圍攻一峰,這種事在往年可是從未發生過。

因為以往都是未到最後一刻,大家都說不清究竟誰已經採到了最多的魔魁花,所以直到完結前的一刻,都仍然在努力搜尋更多的魔魁花。

像他們現在這樣全部停下手,聚在一起,已經是前所未聞,唯有今年才會有如此獨特的情況。

王杭說的道理,大家都懂。

但是……這事傳了出去的話,實在臉上不太好看,七峰的人最後竟然要靠這種手段來阻止一個隊伍獲勝。

他們身為隊伍的隊長,自然是各自內峰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雖然不比真傳弟子,但地位也不會差太多。

在場不少人可都是有機會衝擊真傳弟子之位的。

這樣做,有失威風啊。

「各位不要猶疑了,不要忘記,你們還要為自己的一峰負責。」王杭見到有一部份人神色猶豫,冷哼一聲,提醒道。

「將那支神霄峰隊伍趕出去,剩餘的時間大家都還有機會為自己的同門爭那魁靈山的修練使用權。」

大家本來都已經同意了大半,王杭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下定了決心。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有人知道那支神霄峰隊伍現在在哪裡嗎?」有人問道。

「我的隊伍在三個時辰前遇到過他們,應該是最近見過他們的隊伍了,當時他們正在往禁山南方那邊跑。」一個來自洛神峰的女子說道。

「禁山……他們去哪裡幹嘛?」

「不管他們去禁山做什麼,這正是大好機會,我們封掉退路,就算他們馬跑得快,也只能往禁山上跑,豈不是死路一條!?」王杭長笑一聲,這正是天賜良機。

所有人都雙眼一亮。

對呀,換作其他地方,就算他們所有結丹期一起出手,把握很大,也難免會有一、兩個漏網之魚。

但是禁山那個地方可不同,他們的人手應該足夠封鎖退路,那支神霄峰隊伍就算有人逃了出來,也只能往禁山方向逃。

而禁山,只能是死路一條!

很快將細節商討好,所有隊伍彷彿組成了一支騎兵隊,浩浩蕩蕩地往禁山出發。

……

黃青站在了禁山最高的地方,身上依然雷光纏繞。

這一直跑上來他沒有細數究竟殺了多少只噬星蝗,不過他估計有十萬隻以上。

但對於整座禁山來說,那十幾萬隻噬星蝗不過滄海一粟,仍然有數之不盡的噬星蝗不斷在企圖突破他的雷光。

一路衝上來,他都沒有見到一株魔魁花。

現在跑到了山的頂端,他的面前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

這是一個環形坑,上大下小,成漏斗狀,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火山口。

「難道禁山是一個火山谷?」

深坑的頂端,全是魔魁氣,濃郁得都化成了深黑色的魔潮,翻騰不休。

「這裡的魔氣恐怕是整個魔魁嶺之中最多的地方了吧。」

黃青有點失望,難道禁山真的沒有魔魁花?

他看著幽黑一片,深不見底的魔潮,不死心地啟動了透視技能。

只見魔潮之下,別有洞天。

「我就猜到沒有這麼簡單。」黃青沒有猶豫,直接飛起,跳進了深坑之中。

穿過厚厚的魔潮之後,他已經身處禁山的內部。

這是一片極大的空間,成碗狀,距離禁山頂端至少有六、七百丈的深度。

這片大得像荒原般的地方,長滿了一株株的魔魁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