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龐統點了點頭,覺得確實有這個必要,哪怕不是為了龐飛,這些禮數還是要的。

看著外面漸漸昏暗的天色,龐統說道:「戰兒,你剛剛回來,就明天吧,還有三天的時間就是年關了,今晚我們父子倆好好喝兩盎。」

「好。」龐戰收拾了一下心情,微微擠出一絲笑容,對於眼前的老父親,他感覺還是有愧的。

他見過了太多的死亡,死在他手中的人也有成千上萬,對於這種生死,他其實看得很淡。

只是現在死的是他自己的弟弟,他有點緩不過來。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此時在狐仙嶺的洞府之中。

那大鼎之上的雷雲已經盡散去,就連大鼎中流竄的雷光也消失。

從早到晚,歐陽顏這一次淬體,足足用了一整天的時間。

胡小月和袁世仙的眉頭緊鎖,心情十分的沉重。

他們總是預想著不好的事情,總以為歐陽顏是不是已經沒了。

但是他們卻不敢去動這個大鼎,因為淬體像煉丹一樣,能不能破鼎而出,成就破繭成蝶的蛻變,全在歐陽顏。

如果外人強行去開鼎,一個不甚反而會使得歐陽顏這一天的淬體功虧一簣。

更嚴重的話,恐怕會死亡。

這是一個過程,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就像一個生命的新生,自行的掙扎出來。

而破鼎而出,就需要歐陽顏自己。

場面十分的安靜,只有大鼎下的火苗在呼呼的響著。

他們也不知道歐陽顏能不能出得來。

他們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彼此的想法,但是卻沒有妄動。

「再等等吧。」袁世仙說道。

就在他的話語之後,突然一道極期雄渾,極期磅礴的氣息,自大鼎內傳遞了出來。

在這道氣息之下,彷彿有一頭巨大無比的神象在長鳴。

在一刻,胡小月和袁世仙的臉色一驚,皆是露出一股喜極而泣的神情。

特別是胡小月,當場就落淚了,笑中帶淚不能自己。

「顏弟成功了,我說了他會沒事的……」胡小月非常激動,抹著眼淚開心的笑了。

「真正的一象圓滿,好強大的力量!」袁世仙一點頭感慨,他已經感受到了自大鼎中傳來的氣息。

這是屬於歐陽顏的氣息,這股氣息中的力量奔騰,彷彿是一頭山嶽般大的神象仰鼻長鳴。

這是真正的神象,真正成長起來的神象,神象成年,接下來就會開始誕生第二頭神象。

據書籍中記載,曾有人修鍊出「萬象之力。」

萬象不止於一萬頭神象,而是超越了這個數,以萬象變化之數,一拳破裂蒼穹。

「恐怕顏弟一隻腳已經跨入武宗境了。」胡小月欣慰與激動的嘆道。

轟!

就在此時,那大鼎的鼎蓋響起一道巨響,鼎獸衝天而起,旋即一道身影自鼎中如一枚炮彈般的掠出。

經過了一天的淬體,歐陽顏終於在此時破鼎而出。

他的全身火紅無比,彷彿是一縷縷火焰在他身上燃燒著。

他的氣息在此時特別的雄渾,隱隱有著神象在長鳴。

PS:求收藏推薦啦啦啦~~請大家給我點支持,最近整個人都不好,非常的萎靡,求支持 第1908章原來,他是這樣的葉諍

「我其實比你還難過呢。」

「……!」

冉小玉原本還想將他的雙手從自己的肩膀上拉下來,訓斥他不要動手動腳的,但一聽到這句話,立刻就定住了。

她愕然的看著葉諍。

「你說什麼?」

「……」

「你,難過?」

「對啊。」

「你,你有什麼好難過的?」

「……」

葉諍沒有立刻說話,而是兩手扒著她的肩膀,抬起頭來將她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端詳了一番。

雖然從他迷茫的眼神中,並不覺得他真的能看清楚自己,但冉小玉還是屏住呼吸,等著他的回答。

只見葉諍輕嘆了一聲,說道:「這麼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卻不能娶回家,嘖嘖。」

「……」

「擱誰心裡不難過啊?」

「……!」

他說什麼?

冉小玉都驚呆了,睜大雙眼緊盯著葉諍,一張俏麗的臉龐刷的就紅了,比刷漆還快一些。

葉諍剛剛話的意思是——

他真的想過娶她回家!

若是平時,聽到這種輕佻的話,她早就一拳跟對方打過去了,但這個時候,她卻咬著下唇,強忍著羞澀,盯著葉諍:「沒,沒有人不讓你娶啊。」

「唔?」

「她也早就跟你說過了,她是願意的,你為什麼還是對她不聞不問?」

聽了冉小玉的話,也掙扎了眨眼睛,像是努力的想要思索什麼,但從她恍惚的眼神中,又感覺他好像實在也想不到什麼。

「可是,不行,不行呀。」

他一邊搖頭,一邊拍著冉小玉的肩膀,一副深思熟慮后痛定思痛的模樣。

「我不能耽誤了她。」

「什麼?!」

冉小玉一臉愕然,卻見葉諍掉過頭去,從她身邊走進房中,一路踉踉蹌蹌的,倒也勉強走到椅子前坐下。

呢喃道:「宮裡,不是尋常人待的地方。」

「……」

「好人都呆壞了。」

「……」

「貴妃有皇上護著,倒還好,可她那個性子,什麼事都要衝到最前面,又沒人護著她。」

「……」

「比起好人變壞了,好人死了,我還是寧肯好人走得遠遠兒的。」

「……」

冉小玉無聲的走到他面前,神情複雜的看了他許久,輕聲說道:「你呢?你為什麼不護著她?」

葉諍一隻手橫在兩眼上,像是想要擋住蠟燭過於刺眼的光,長嘆了口氣。

「我?我得護著皇上啊。」

「……」

「不是每個人都想著自己,和自己那一方天地里的兩個人,在我的心裡,皇上才是最要緊的。他身上關係著的是黎民百姓,萬里河山,整個天下的安危。」

「……」

「我從小就跟在他身邊,也只會跟在他身邊的生活。」

「……」

「我離不開他的。」

「……」

「我更不能再分神去照顧任何人,連自己都不能。」

「葉諍……」

這是冉小玉第一次聽到葉諍的心裡話,雖然他們相處時間不短,也有過命的交情,但似乎,葉諍從來都是嬉皮笑臉,讓人覺得他得過且過。

卻不知道,他的心裡,是如何的煎熬坎坷。

原來,他是這樣的葉諍。

存稿用完了,但手術之後我實在太虛弱,連拿手機都拿不了太久,每天只能靠語音輸入,寫多少算多少。

大家……將就吧????

健康真的太重要了,大家要保重身體啊。

(本章完) 他一落地,全身的氣息瞬間收斂,此時他的修為已經到達了武尊境的巔峰中的巔峰。

如胡小月所說,他一隻腳已經跨入到了「武宗境。」

他檢查自己的體內,此時他的肉身再次提升到了一個極高的層次。

皮膜不知道在大鼎中換了幾層,皮膚的表面有著晶瑩的光澤在閃動。

他發現自己的丹田氣海中,一頭如小山嶽般的巨大神象,全身金燦燦,像是一頭純金鑄造的巨象。

這是他的力量所構造出來的神象,此時這「一象之力。」已經達到了大圓滿。

力量再強大下去,將會開始誕生出第二頭神象。

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奔騰與洶湧,一拳之力就是這頭神象的全部力量。

「顏弟。」胡小月激動的奔跑而來,就要撲到他身上,給他一個激動的擁抱。

歐陽顏急忙擺手,連連後退,叫道:「小月姐不要啊,我會燃了你的……」

在歐陽顏的話語之下,胡小月止住了腳步。

想想那一次,歐陽顏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出鼎由於身上如火在燃燒,差點把小狐狸燒了,他就感覺很尷尬。

現在自己都沒穿衣服,僅有一條遮羞的褲衩在身上,若是胡小月來一個擁抱,那恐怕就會更尷尬了。

因為他感覺得到,自己此時就像一座燃燒著的火山,身上的溫度極高。

這是剛剛破鼎而出,體內那磅礴無比的藥力還在奔騰。

袁世仙哈哈笑道:「小顏恭喜你了,得獲新生啊。」

「謝謝袁大哥和小月姐,我先去處理一下。」歐陽顏撓了撓頭,嘿嘿一笑,往自己的住處而去。

他洗漱一番,穿上了衣服,看著地上那一堆鑄器的材料,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看來是要為八陽劍鑄造一柄劍鞘了。」他呢喃著,隨後將所有材料用儲物袋裝了起來。

劍鞘是隱匿劍芒的一件衣服,藏在鞘中的劍,沒有人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拔出來。

反正劍鞘並不是用來當武器使用的,歐陽顏打算用這些不算太好的材料,給自己的寶劍做一件衣服。

歐陽顏走出了住處,在袁世仙兩人激動的目光下坐了下來。

歐陽顏將自己要鑄造一柄劍鞘的想法說了出來,得到了袁世仙兩人的贊同。

袁世仙說道:「寶劍配寶鞘,劍藏鞘中隱藏鋒芒,劍一出鞘鋒芒就必露,我可以幫你。」

「哦好啊,不過我依然要到火山中去鑄造,那裡的火焰煅燒的更好。」歐陽顏嘿嘿笑著,看著袁世仙說道。

袁世仙一臉尷尬,笑了笑,支支吾吾的說道:「這……那個……我豈不是又幫不上你了。」

「沒事的,我自己來就成,袁大哥多陪陪小月姐,這點小事我能行。」歐陽顏笑著站了起來。

袁世仙表示很無奈,那火山的恐怖高溫他實在承受不了,歐陽顏說的也是事實。

最後歐陽顏走出了洞府,他將八陽劍負在身後,夜色下,看到狼嘯天還是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