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龍雲天的人不出現倒是有可能,但後面的那一種就完全只能是願望了…

一番交談之間幾人已是在了路途之中,他們的速度不算快,但勝在穩定。而在這般但狀態下,在大概半日的功夫後幾人終於走出了冰原。

但冰原之後並非立時就變成極熱之地,這中間明顯還有一個緩衝地帶。就好比現在的這一片荒漠,隨著四人的不斷前進他們都是可以感覺出周遭的天地溫度都在不斷上升,與先前的冰寒截然相反。

「快到了,小心!」

這時葉玄再度提醒,而也就是在這時,他已是遙遙看到數百丈外似乎是一片火紅的岩漿世界,不斷有翻湧的岩漿湧現,一陣陣炙熱的火狼撲面而來,把四人的臉色映襯得通紅。

不過在這岩漿火海之下,葉玄也依稀看到了數道人影,而且這還不算葉玄感知中的源力氣息,總共看來人數有著將近二十人!

這個數字的人數已是極為不少,畢竟一共進入這異空間世界的人就不多,而且在這些時日中說不定還有不少人被淘汰出局了,現在還能湊出這樣的人數,已是極不容易。

「過去吧…」

看了幾眼後葉玄緩緩收回目光,也沒有什麼猶豫之色,對著後面三人開口后便是再度踏步前去。

而隨著四人的接近,那岩漿世界前也有不少視線射來,不過都只是匆匆看了兩人一眼,並未多做關注。而後他們便又各自做著先前之事,有的閉目盤坐,有的繼續將視線射向那岩漿世界,眉頭緊鎖。

葉玄也是視線望去,而後她竟是看到那岩漿火海中居然有著一道巨大的石台高高聳立,石台之尖處則有著一塊半丈長的石碑,石碑之上八個方位各自有著一個缺口,只是如今六個缺口都被一塊玉盤填補,只剩下了最後兩個空空蕩蕩。

「你們是青雲宗的人?可這又如何,不拿到最後兩塊玉盤根本就打不開這雲丹上人丹閣,只能乖乖等著!」

這時人群中有著一道刺耳聲音響起,不知道是誰,但葉玄可能也不想知道是誰,他只是盯著那石碑,嘴角輕輕勾勒出一道笑容。

「嘿嘿…」旋即只見他淡淡一笑,旋即與白修以及唐柔稍有接觸便是身形飛掠而起,踏過數十丈的岩漿火海,直奔向石台與石碑而去!

這一幕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的視線射來緊緊凝視,有的卻只是抬頭匆匆掃了一眼便又低下頭去。在他們看來葉玄或許也有著一道玉盤,但一道玉盤顯然還不夠,還得等下一道,所以看了也白看。

不過也有一些眼尖之人看到葉玄插入一塊玉盤后並未停止,而後手中光華浮掠,消失之時已是再度有著一道玉盤浮現而出!

「他有最後兩道玉盤!」

也不知是誰的一嗓子,如同雷震般,轟鳴驚人久久不息,一下子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

但其實他不叫這一嗓子也無礙,因為待得葉玄插入最後兩道玉盤后,整座石碑包括石台便是劇烈地顫抖起來。尤其是那石碑,顫抖之間豪光外放,一層又一層驚人的光華釋放擴散開來竟是不斷朝著下方岩漿湖面覆蓋而去。

見此一幕葉玄趕緊退後數十丈退回人群中,這才靜待這奇異的變化。若是所料不差,那雲丹上人的丹閣此時時徹底開啟了!

「終於開啟了!」

「是啊,等待許久,就為這一刻!」

「快看,那是…!」

岩漿火海沒有辜負眾人,不出數息之間那石碑與石台便是緩緩消沉下去,但隨後一座巨大的鮮紅色的火山卻是緩緩浮現而出。這並不是說這山體是由火焰構成,而是它似乎蟄伏在岩漿中太久,以至於自身都成了岩漿的鮮紅火色。

這火紅色的山體如同一座爐鼎,看起來氣勢驚人,敦厚磅礴。而在鼎山下部,則有著一道丈大的門戶,裡面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深淺。但當這樣一道門戶出現時,立即吸引諸多視線,甚至葉玄都可以聽到周遭不少加重的呼吸聲。

葉玄毫不懷疑,若不是這鼎山還在繼續上升,恐怕這些人早就一窩蜂沖了上去,直奔那丈大之門。

而似乎是為了印證葉玄的想法,這時鼎山漸漸不動,巍峨巨大的山體靜靜地呈現在眾人眼前。但這一刻人群哪裡還能平靜,當即就有著刺耳的音爆聲轟鳴而起,一道流光接著一道流光,直奔那鼎山下部!

此時就連唐柔白修與燕相思心中都是蠢蠢欲動,不過他們卻出奇地看見前方葉玄的身影竟是一動不動,就好像絲毫沒有被那鼎山吸引一般。

這不禁讓幾人疑惑,但出於直覺,三人也是不動,而是任憑著人群掠影,一個一個沖入鼎山之中。

而後就在這時,葉玄的身影突然飛掠而起,直奔那鼎山,但或者說是那鼎山一側小到幾乎毫不起眼的一塊石碑。石碑依舊是那塊石碑,不過只有鑲嵌著八道玉盤的部分還露在外面,其餘部分都已是沉入了岩漿。 ,最快更新爺,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墨凌薇心裡突然慌了一下,隱隱覺得他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但仔細看了看,卻並沒察覺出什麼。

沒等她考慮透徹,男人已經邁開長腿大步走了過來,很快就到了她面前。

墨凌薇神色如常的跟他打招呼:「你怎麼來這裡了?什麼時候來的?」

說完,她轉身,想要去抱修兒。

另一雙大手已經伸過去了,將修兒從穆清懷裡抱了過來,他唇角噙著笑,眸底卻毫無笑意:「聊完了?」

「嗯。」墨凌薇點頭:「我跟穆先生說好了,想要帶十個墨家軍去別院,若是再有人來搶修兒,我也不會慌亂。」

「你不信我?」封少瑾抬起一隻手,長指將她的散落在臉頰旁的碎發撥到耳後。

「不是不信你。」墨凌薇垂眸,長睫輕閃,掩飾著眸底的情緒:「俗話說,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我只是想要多一層保障而已,別無他意。」

封少瑾瞭然的點了點頭,似乎對這個理由很滿意:「有道理,既如此,十個少了些,不如就要三十個護衛吧。」

墨凌薇:「……」

墨凌薇抬眸,訝異的看著他,櫻花色的唇半張著,有些吃驚。

沒料到封少瑾會答應的這麼爽快,也沒想到他會主動增加人手。

墨凌薇怕他多想,又道:「穆先生很快就會帶著其餘的墨家軍回錦城,我兄長正是用人之際,穆先生是我哥哥的左膀右臂,長久留在這裡也無用武之地。」

對於封少瑾來說,穆清留在這裡遲早會是個隱患,封少瑾可忘不了,上一次的墨凌薇是如何從他的手裡逃走的。

她如此做,也是為了打消封少瑾內心裡的戒備。

封少瑾瞭然,很是配合:「穆先生反正是為了保護你,留在這裡也未嘗不可,若是離開,我也會命人好好護送著離開南方。」

墨凌薇:「……」

墨凌薇越發不安了,封少瑾今日溫和順從的有些過分了。

簡直詭異。

墨凌薇轉頭看向穆清:「少瑾剛才說的話,穆先生都聽到了吧,少瑾向來一諾千金,若是選好了日子離開雲城,便過來辭行吧。」

穆清對著墨凌薇拱拱手:「是,大小姐,我們先告辭了。」

「嗯,去吧。」墨凌薇面色溫淡,看著穆清帶著人離去。

她伸手要去抱修兒,「我們也走吧。」

封少瑾卻側身,轉手將懷裡的修兒遞給了顧維,「帶小少爺回別院。」

顧維:「是。」

墨凌薇:「……」

「修兒。」墨凌薇看著顧維攔了馬車,要追上去:「讓修兒跟我們一同回去不好嗎?為什麼要顧公子單獨帶他離開?」

封少瑾緊握著她的手腕,「你放心,修兒在顧維手裡,比在你手裡要安全許多。」

畢竟,顧維是封少瑾身邊的大紅人,好多事情,都是顧維出面處理的,他連督軍的面子都不給,就只聽命於封少瑾一個。

封少瑾拉著墨凌薇到了車前,拉開車門,將她推進去:「你的要求本帥全部都答應了,現在來說說我們之間的事了。」

封少瑾用力甩上車門,坐在駕駛座的位置上,抬腳踩了油門。

車子如離弦的箭一般飛了出去…… 葉玄速度很快,在幾人眼裡幾乎只能看到一道黑影晃動而過,再出現時葉玄就已經站在了他們身前的位置,與先前一般無二。

不過眼尖的三人再度看向那露出一節的石碑時,卻是可以清晰看到那石碑上先前鑲嵌的八塊玉盤已經不見了,而至於在哪裡,待得他們視線一轉便再度在葉玄手上看到了那八塊玉盤。

此時此刻,三人對葉玄接下來要做的事都是或多或少已經瞭然,只是如今見到葉玄的行動方才瞭然,不得不說他們先前看那鼎山出現實在是太認真了。又或者說一位道之天境的煉丹師丹閣誘惑實在太大,緊緊吸引住了三人。

「接下來怎麼做?」

燕相思目露好奇,似乎現在還沒緩過神來。

「就是這樣了…」

葉玄倒沒有什麼賣關子的意思,當即大手攤開,八道玉盤在其源力的依託之下緩緩懸浮而起,環繞在四人中心,周而復始地緩慢旋轉。

但這般狀況並沒有持續多久,猛然間葉玄雙手一合,強大的源力席捲出來,自然而然將八道玉盤拼湊在了一起,旋即又在葉玄精純神魂之力的灌注下豪光大放!

但這一次比起先前也有不同,那豪光耀眼之時竟是有著一圈又一圈的光芒漣漪擴散開來,環繞在拼湊在一起的八道玉盤外圍。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這樣看去八道玉盤似乎真的合為一體,只有這一個巨大的光碟懸浮轉動。

見此一幕四人皆是心頭一凜,心中都變得極為緊張,對於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一切絲毫都不想錯過。

而這巨大光碟也沒讓四人失望,剎那之間便是一道手臂粗細的光柱從那中心衝天而起,直衝雲霄。但其實這光柱有著弧度,衝上天穹之後又偏轉著怒射而落,正好落在那巨型鼎山的頂部中央!

「咚…咚…!」

光柱射入,鼎山居然開始震蕩起來,而後在那底部上空山腰之處,也是有著一道石門漸漸地浮現,旋即轟隆一聲,石門開啟,竟是有一股極為巨大的吸力湧現而出,在四人震驚措手不及之下直接將四人吸附而去,落入洞中。

而吸入了四人後,那洞口的巨大吸力方才漸漸減小,但葉玄他們也確實不見了。因而他們不會知曉,在他們消失后從一處隱秘之處卻是有著一道黑影悄然出現。

黑影盯著鼎山山腰處的洞口,雙眼之中射出一股精芒,緊接著他的臉上還有一抹冷冷的笑容響起。

「倒是有點意思,不過這裡的傳承…歸我了!」

黑影的話語沒有絲毫異樣的口氣,就好像他訴說的只是一個既定事實。這隻能說明這黑影對自己自信到了極致,但是翩翩還沒有傲慢之感,顯然這黑影應該是有著說出這等狂妄言語的實力…

……

「被吸進來了?」

雖然被強大吸力吸入了進來,但葉玄臉上並無驚慌之色。的確,被吸入其中是葉玄有意為之,而現在其手中依舊掌握著那八塊玉盤則是最好的證明。

不過此時或許不能稱之為八道玉盤了,而是一塊。因為自從葉玄將八道玉盤拼湊在一起,它們就好似徹底融合到了一起,外部一圈淡淡的光暈流轉,有著渾然一體之感。而且即便是葉玄現在想要拆開都不可能了,因為那股光暈他無論如何也損壞不了分毫,只能讓葉玄感嘆一位道之天境的大道師果然非同凡響。

而後葉玄視線望去,一一見到了白修燕相思以及唐柔,白修與燕相思倒還好,只是有些狼狽,但唐柔就不同了,似乎是因為措手不及,竟是連白裙衣衫都有些凌亂,露出了胸前的不少雪白以及溝壑的少許。

這一幕葉玄有幸見到,當即有些愣住,直到唐柔似乎是覺察到了葉玄怔怔的目光方才有些疑惑地低下頭,結果立即就看到了自己胸前的滿園春色。

這一下可好,唐柔立即俏臉變得粉紅,一手趕緊捂住胸口,而另一隻手則是立即從儲物戒指中取出衣物。同時她還憤憤瞪了葉玄一眼,這才讓葉玄如夢方醒,趕緊移開目光。

片刻後唐柔已是穿戴整齊,但其俏臉依舊粉紅,看向的目光依舊是又羞又憤。而葉玄見狀則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顯得很是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心中想的可是沒想到這穿著衣服不知道,這唐柔的本錢居然這麼夠分量!

這時白修與燕相思才走來,不過他們對先前的種種顯然一無所有,因為看著葉玄與唐柔奇怪的狀態都有些疑惑,問道,「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葉玄趕緊解釋道,只是眼神不經意間又偷偷瞥了眼唐柔胸前。

這不經意間的一眼白修與燕相思沒有察覺,但唐柔卻是真真實實感受到了,當即俏臉就變得更為粉紅。雖然她也在開口解釋,但怎麼解釋卻都顯得有一種欲蓋彌彰的意味。

「嘿嘿…!」

見狀白修與燕相思皆是曖昧一笑,沖葉玄擠眉弄眼。雖然不知道先前發生了什麼,但看兩人的模樣就知道肯定發生過什麼事。而這種事情就只能靠兩人自己去聯想了,至於究竟會聯想到什麼,只有他們兩人自己心裡清楚。

「好了,抓緊時間,否則機緣就都被別人搶走了!」

關鍵時刻還是葉玄站了出來大喝道,這才止住兩人曖昧不斷的笑容,也讓唐柔正了正神色,只是目光卻有些躲閃不敢看向葉玄。

「葉兄,我們進入的入口和他們不同,這說明我們所要經過的道路也跟他們不同,而且我們能夠得到的寶丹也定然與他們不同!」

「沒錯,而且按照我們先前得到的提示,集齊八塊玉盤便能得到那真傳,而這裡很有可能就是得到那真傳的地方!而且其中能得到的東西必然比其他人能得到的更珍貴,否則也對不起真傳二字!」

聞言葉玄輕輕點頭,他想得與燕相思白修兩人差不多。

「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如你們若說,我們能得到的東西肯定比其餘人能得到的要珍貴,但因為此我們所要經歷的過程說不定也是比他們更為艱難!」

「嗯!」 ,最快更新爺,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車子開得很快,墨凌薇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窗外的景色好似都變成了虛幻的影子,從眼角的餘光里一閃而過。

墨凌薇的手指揪緊了披風,轉眸看著身側的男人。

男人的側顏冷峻如寒冰,星眸里滿是冷意,點點鮮紅的血色浮現,薄唇緊抿,咬肌緊繃,薄薄的怒意從周身散發出來。

墨凌薇的心裡越發不安了。

與其猜來猜去,不如問個清楚明白:「封少瑾,你要帶我去哪裡?」

封少瑾薄唇微動,「到了就知道了。」

凸起的喉結滾了滾,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車廂里似乎有些悶。

墨凌薇轉眸看向前方,道路越來越崎嶇,天色越來越暗,山路越來越陡峭,越往前,便越是難以行走。

空氣越來越潮濕,似乎要下雨了。

車燈亮了起來,照亮了凹凸不平的路。

墨凌薇再也忍不住了:「封少瑾,你把車開到這裡來幹嘛?」

「我帶你去深山。」封少瑾側眸看向她:「你說過,我們之間最美好的時光,就是在老山的那段日子……」

墨凌薇:「……」

墨凌薇懵了,「封少瑾,你又怎麼了?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去那種地方?快回去,快點開回去。」

這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萬一出了什麼事,後果不堪設想。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幾滴豆大的雨點落在了前面的擋風玻璃上。

車子突然熄了火,橫亘在路中間,動不了了。

墨凌薇:「……」

她正要推開車門,下去看看車子究竟怎麼了,瓢潑般的大雨朝著車頂砸下來。

封少瑾眼疾手快的將她拽住了,往後一拉,迅速將車門關上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