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龍蕭想了一會,馬上說道:“特殊事件調查委員會本來就隸屬於國際超自然現象協會,而國際獵人協會也屬於國際超自然現象協會下面一個有重要發言權的機構,既然國際上已經發了通函,讓我們和獵人協會精誠合作,那麼我想,我也應該把我掌握的情況跟諸位交換一下。”

龍蕭能這麼說,就證明了她已經準備確立起和獵人家族的合作關係來,讓人類繁複的協會能融合在一起,確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上次和惡魔交涉,他們向我表示了,他們來到人界,目的是爲了捉拿一個逃亡的惡魔,只要我能幫助他們找到這個惡魔,那他們也就不會在人類世界逗留。”龍蕭開始慢慢闡述起上次和惡魔會晤時的線索來。

徐飛一直在暗處安靜地聽着他們的對話,文森想讓徐飛藏身在自己的別墅中,那真是太容易了。聽到龍蕭這麼說,徐飛也開始緊張了起來,萬一四大獵人家族真的準備從自己這裏下手,那也不是一件容易對付的事情。

“你竟然會相信那些惡魔的託詞。”卡爾-萊特不屑地說,“他們多半是那天覺得對付不了我,所以故意找個藉口讓你忙乎。”

“別插嘴,讓龍小姐繼續說。”阿卜杜拉王儲反倒對龍蕭的訊息頗感興趣。

“若是我之前一點風聲都沒有聽聞,我也不會去相信那些惡魔。”龍蕭繼續闡述,“但是在你們到來之前,惡魔突然針對臨海市的數個四口家庭發動了攻擊,受攻擊家庭的人員結構都是父母和姐弟,我覺得,這和他們在尋找其他惡魔的理由相吻合。”

“你的意思是,惡魔要找的人,必然在臨海所有的此類家庭之中?”肖茨安妮西斯緩緩地爲龍蕭說出結論。

ωwш ¸ttkan ¸¢ 〇

“沒錯,所以,當時我覺得,若是能找出這個關鍵的鑰匙人物,也許對於事態的發展有着積極的作用。”龍蕭合作地回答。

文森一直在一旁一言不發,他是知道事情詳細的人,此時此刻,他不得不選擇沉默來觀察事態的發展。

“也就是說,惡魔可能另有人物藏匿在人類世界,若是正如惡魔所說,那這個人物豈不是正希望我們幫助他消滅惡魔?”阿卜杜拉冷靜地分析到。

事態按照推理已經慢慢接近了徐飛的思路,徐飛也不禁皺起了眉頭,只要是謀劃,就必然有漏洞,徐飛深知這個道理,他所能做的,也就是慢慢把事態扭轉到對自己有利的態勢中去而已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獵人們的會議,並沒有尋找到事情的真實答案。他們的情報有限,所能推測的情況也十分有限。

與此同時,臨海市對於惡魔的流傳也漸漸多了起來,惡魔的存在一下子變成了好幾個版本,流傳在臨海市的四面八方。

一週下來,惡魔們自然不會因爲這些留言而變得乖巧,他們依舊利用東城幫的身份四處活動,獵人們也很自然的四散抵抗,臨海市現在的處境就是惡魔和獵人的一個戰場,雖然幾十個惡魔的活動尚處於能夠限制的狀態中,但是這種交戰狀態,已經讓整個臨海市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由於文家已經成爲了獵人公會的臨時指揮所,所以徐飛等人的作戰會議部只能設置在了徐家。

文森好不容易纔進入了徐飛的家,他辛苦甩掉了尾隨在後的獵人們,來和徐飛等人匯合。

“文森,不用辛苦躲藏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徐飛可是警察,獵人以及惡魔關注的焦點對象之一,無論是怎麼擺脫,你在進入徐家的那一瞬間,肯定會被發現。”徐飛一邊倒水一邊回答。

警察因爲徐飛的名單而關心徐飛,獵人因爲龍蕭的提示而檢查着徐飛,惡魔因爲徐飛家族的特殊性而隨時可能攻擊徐飛,所以徐飛根本就不敢有什麼異動,任何一個動作都會讓他成爲惡魔們重點攻擊的對象。

“那你還讓我們到你家來匯合?”文森不解地問着徐飛。

“兵法有云,實則虛之,虛則實之。我叫幾個好朋友過來玩玩,也沒什麼不妥吧?“徐飛一邊笑着說,一邊爲男生們打開PS2,把PSP-X交給女生們,“你們先玩着,我們邊玩邊說。”

隨後,徐飛又把家裏的音響開到了一箇中高度的聲音,從外面看,大有因爲家長不在而肆意狂歡的架勢。

衆人也都識趣,雖然是做戲,但是拿這些娛樂活動來做戲也不算很難受。

“怎麼樣,文森,這幾個星期夠你忙乎的吧?”徐飛握着遊戲手柄,面無表情地說。

“你都看到了,這幾十天裏面,惡魔可有消停過,你說他們人手只有四十多個,我可以告訴你,被獵人們擊殺的對象數量,就已經不止四十個了。如今臨海市的市民多少都已經有了訊息,很多人家都已經不敢出門了。”文森向徐飛介紹着幾十天裏面的情況。

徐飛雖然這幾天足不出戶,但是他對於外面世界的瞭解卻一點都沒有減弱過,惡魔的行動,他都是能打聽消息就打聽消息,儘可能多的掌握惡魔的情況,站在徐飛這個立場上,能,情報對於他的作用是空前巨大的。

“惡魔的部隊自然會源源不斷地到來。”芮恩突然從樓上下來插嘴道,她走到了沙發前,一屁股坐下然後說,“只是,他們竟然會一直用這種小型的騷擾戰也應對人類,這倒讓我有些想不通。”

惡魔們沒有必要一直這樣不斷的用小騷擾發動攻擊,他們大可以集中兵力先一舉擊破幾個嫌疑點,這樣不但能達到他們的目的,也能給予人類世界最大的震懾。惡魔們不是那種喜歡隱藏實力的族羣,所以潛伏和示弱,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去做的。

“那會不會是惡魔們在掩飾什麼了?”陳夢晶握着PSP插嘴道。

“他們有什麼可掩飾的呢?他們的目的都已經被人類看穿了。”劉興也加入了討論之中。

討論的功夫,嚴寧突然閉上了眼睛,她似乎又預感到了什麼似的皺着眉頭。

“嚴寧,你是不是有什麼發現?”文森趕忙問着預知能力很強的嚴寧。

“不是很清晰,但是,很快會有線索過來。”自從上次那場戰鬥後,嚴寧覺得自己的預知能力多少有些削弱,她相信自己的預知能力因爲心靈的入侵而被分化了。

“秦書,你是唯一去過煉獄打探情報的人,你倒是說說究竟惡魔們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目的?”芮恩突然問着情報的重要來源秦書。

“我當你們把我忘了呢!”秦書這才懶洋洋地站了出來說,“我在煉獄只聽聞了捉拿達克這一個目的,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

“沒用的。”徐飛突然說,“就算惡魔有其他目的,也不可能大張旗鼓地四處宣揚,只要執行任務的最高將領明白就好了。”

對於惡魔究竟用這種頻繁的小行動來掩飾什麼,大家自然都不可能完全知曉,但是就是這種未知的威脅,才讓大家顯得難以平靜。

“慢着!”嚴寧突然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嚴寧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他。

“我們會遭到襲擊!”嚴寧突然說,“十個,不,可能接近二十個惡魔會接近我們,1-2個小時後展開攻擊。”

這可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惡魔看起來利用了這段時間校訂了目標,至於爲什麼選徐家,徐飛在哪裏漏出了馬腳,徐飛自己也不得而知。

“這難道是惡魔開始正式行動的信號嗎?”芮恩倒是平靜滴喝着茶說。

“芮恩,你怎麼看?”徐飛知道,惡魔的事情,有時候還是必須去問問芮恩的感覺。

芮恩放下茶杯,對徐飛說:“我瞭解惡魔的行事方針,他們之前不斷的用小攻擊來拖延和麻痹人類世界的反映,就是因爲他們可能已經找到可以發現我們的線索了。”

徐飛思索着芮恩的話,若是自己已經我行之中漏出了馬腳,亦或者是惡魔們確實有了更先進滴尋找他們的方法,那之前的那些小攻擊,確實可以大大幹擾徐飛等人的關注方向。

事以至此,徐飛也沒有緩衝和迴旋的餘地了,若是惡魔選擇正面交鋒,那他就必須以直拳來回應。

“等下,徐飛,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不打自招。”文森看出了徐飛的心思。

“是的,徐飛,所有的都只是我們的猜測,現在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若是惡魔想對這裏動手,萬不會只派出二十個惡魔的戰力。”陳夢晶也勸阻徐飛道。

究竟該怎麼辦?若是達克在,此時會下什麼決策?是戰?是躲?是裝?徐飛現在的心裏打着無窮的算盤。惡魔之前看似沒有用處的小攻擊,已經把整個臨海城都點燃了,一個不安的臨海市,本身就是惡魔行動的最佳契機,在所有人都慣性的思維惡魔們會傻兮兮滴繼續這種作戰的時候,惡魔卻出人意料的發動這次奇襲,這倒是有些惡魔的作戰風格的意味。應該說,這樣的作戰,即試探了人類的反映能力和作戰力量,又起到了奇襲的作用,雖然勞民傷財了一點,但是確實是有他特殊的作用在裏面。

門鈴在不經意間響起了,所有的人心都懸在了一起,只有文婷好像沒事人一樣滴打開了門,一個郵遞員模樣的人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徐飛的郵包,簽收一下。”郵遞員用充滿工作性質的語氣說。

徐飛草草簽收了一個包裹,打開一看,裏面有一個試管和一封信。試管被用塞子塞住了,裏面是一些顏色怪異的液體。

徐飛打開了信件,仔細的閱讀了起來。

“是達克,這是撒哈拉的獸血。”徐飛拿起了試管對文森說。

在這個關鍵的節骨眼上,達克已經從撒哈拉拿回了獸血的樣本來。事情似乎都堆積到了一起來,這讓徐飛的大腦不得不更快速的運轉着。

文森接過獸血,說:“有了這個東西,就能讓四大獵人家族徹底投入戰鬥了。”

徐飛知道,肖茨安妮西斯和阿卜杜拉有很大一個方面是看着這個東西來的,有了這個東西,文森就可以和四大獵人家族挑明關係了。

“時間不等人了,徐飛,趕緊下決定吧。”文森看着獸血,對着徐飛說。

徐飛沉思了幾秒鐘,他仰起了頭,對着文森說:“如今獸血已經到手了,是時候和四大獵人家族挑明關係了,既然1-2個小時後,惡魔就要進攻,看起來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既然這樣,那不如,我和芮恩住到你文家去吧!”

“對啊,這樣不就有了天然的屏障了嘛?”文森拍手錶示讚許。

住進了文家,也就意味着四大獵人家族成了徐飛保護傘,就算惡魔們真得看穿了徐飛的身份,他們也沒有辦法馬上攻擊徐飛等人。拖延住時間,現在對於徐飛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由於有了嚴寧的料敵先機,所以徐飛等人才得以快速滴採取行動。他草草整理了幾件行禮衣物,帶着芮恩就坐進了魂力車,跟着文森的駕車向文家開去。

這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引起了負責偵察的惡魔的警覺,他們迅速向惡魔的中央指揮部發出了訊息。

黑暗的惡魔祕密指揮部中,那個身穿白袍的男子依舊隱藏在黑暗中,他用不斷拍打着自己的手掌,消化着這個新鮮火熱的情報。

“大人,原本已經佈置好的攻擊計劃還要執行嘛?”副官恭敬地詢問着白袍惡魔。

白袍揮了揮手,說:“就算他們的嫌疑最大,但是現在卻還不是和人類四大家族正面交鋒的時候,冒然攻擊也許適得其反,對了,尋找大量合適附身對象的事情進展得怎麼樣了?”

“回大人,還好臨海是一個大城市,這裏有足夠多的人能成爲惡魔附身的對象。”副官回答。

白袍稍稍翻開了百葉窗,看着眼前這個人類世界最大城市之一的地方,他悠然地說:“這就是人類的世界,一個充滿着罪惡的地方,只要有黑暗陰影的存在,我們惡魔就能源源不斷地進入人類世界。”

“對了,關於上次在警察局門口帶走董南的那個女人,除了確定了就是徐家的羅盈之外,還有別的嫌疑人嗎?”白袍合上了百葉窗,繼續深入黑暗說。

“回大人,原本還不能很確定,但是這次,徐家突然搬進了文家,那一切就顯得順當了。上次那輛帶走董南的車,我們已經順藤摸瓜的發現是文家少爺文森臨時調用的。這徐飛和羅盈本身就是我們的嫌疑人名單裏的一員,同時也是文森的好朋友。最巧合的事,之前來到人類世界的幾個惡魔,線索都是來到這羣人身邊後突然斷了。”副官突然說。

白袍沒有打斷副官的對話,他只是獨自思索整和着最近幾天發現的線索以及之前惡魔留下的蛛絲馬跡。惡魔索肖,他的搜索行動是去到濱海小區後消失的,而濱海小區正是徐家的住處。惡魔奧德是文森家的管家,文森和徐飛又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惡魔迪蕾附身失敗,對象正是臨海師大附中的林倩,而這個林倩確實徐飛等人的朋友。光這三件事情,就顯得很巧合了,現在再加上劫持董南等事件的發生,似乎所有的的疑點都集中到了徐家的身上,這也組成了惡魔們準備優先攻擊徐家的原因。

“若是徐家藏身到了獵人家族之中……”白袍一個人嘀咕着。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隨即,他轉頭看着副官說:“停止一切攻擊其他嫌疑人的行動,差點不小心,我們就着了達克的道了。”

副官不解滴看着白袍,攻擊其他嫌疑人和達克的計謀有什麼關係,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達克就是要跳起我們和人類之間的紛爭,這樣他纔可以爭取到更多的時間,若是徐家就是我們要達克一族的話,那他們能深入文家,自然也就等於取得了獵人的信任,這對於我們的行動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無論如何,我都要儘快測試出究竟徐家是不是我們的目標。”白袍出人意料滴解釋了起來。

“那,我們該怎麼做?”副官恍惚地問。

“趕緊把和徐家有關的所有訊息都整理給我,看起來,我們要改變一下戰術了,我們都太小看達克在人類世界翻江倒海的能力了。”白袍冷冷地說。

==========分割線===========

當文森把達克從撒哈拉弄來的獸血送到四大獵人家族面前的時候,四大家族中的其他三人眼睛都放出了銳利的光。

“文森,這就是獸人正在祕密研製的獸血?”卡爾-萊特看着這個小瓶子問道。

“沒錯,就是他。”文森穩健滴回答。

“其實文森,我一直有一件事情想問你。”阿卜杜拉習慣性的轉動自己的手指說,“你究竟是怎麼能拿到這個東西的?”

文森站了起來,示意大家都稍安勿躁,他整理了一下思緒,隨後說:“最初,臨海的韓家在介入研製獸血的過程中,被我無意之間撞破了,於是,我知道了獸血的祕密。這一點,我想我在之前給他們發的信函中,都已經講明瞭。”

“是的,文少爺,關於韓家和獸人勾結的其他情報,我們也在積極收集,獸血對於人類可是一個事關重大的東西,若是落入了陰謀家的手裏,人類世界定然會變成一個地獄。”肖茨安妮西斯回答道。

“女祭司,你說得很對。”文森繼續說道,“我沒有告訴大家的是,在機緣巧合中,幫助我們人類免除一場災難的人,卻是幾個我本來準備動手消滅的惡魔。”

“你說什麼?”卡爾-萊特突然暴跳了起來,“你是說,你暗中和惡魔合作?”

“別急躁,等文少爺說完。”阿卜杜拉攔住了卡爾-萊特,“文少爺,上次龍蕭和我們說,惡魔來人界是爲了搜尋幾個惡魔,想必就是幫你的那幾個吧?”

文森點頭然後抱拳道:“因爲事關重大,所以我事先沒有辦法和諸位言明,現在時機到了,我想是可以說明一切的時候了。”

其他三家的獵人明顯感到不快,在他們眼中,獵人和惡魔就是格格不入的,怎麼可能存在合作關係呢?

“經過我和惡魔的接觸,我發現,我們對於惡魔的瞭解實在太過淺薄了。”文森開始闡述道,“他們的世界有着他們世界的運行法則,他們也有他們的行爲準則,同樣,惡魔也分親近人類和敵視人類的兩種。”

從誅仙開始做皇帝 “你不會是要講,和你合作的那些惡魔是善良的惡魔吧?”卡爾-萊特突然語氣很衝地說。

“善良和邪惡我不敢說,但是我知道一點,那就是和我合作的那些惡魔是站在和人類一個立場上的。”文森馬上辯駁道,“是他們預先告知了我惡魔會攻擊人類的行動,讓臨海市可以有所防範,也是他們聯絡亞獸人,在你們到達之前遏止住了惡魔在人界的肆虐,也是他們一直不斷滴給我獸血的線索,讓獵人世界可以更好的瞭解煉獄獸人已經惡魔的行動。”

阿卜杜拉一言不發,他似乎很難接受一切的情報原來都來自於讓他敵視的惡魔。肖茨安妮西斯此時卻清了清嗓子,說:“可是根據龍蕭的話,現在這批惡魔來到人類世界,就是爲了捉拿前一批的惡魔,那你又怎麼能區分出誰好誰壞呢?”

文森微笑了一下,說:“確實,站在不同的立場上,我們沒有辦法分辨,也許這裏面本身也沒有好與壞之分。但是有一點確實肯定的,除非我們坐視不理,若是我們要插手,那我們就必須協助兩方中的一方。”

文森的意思很明顯,不插手是不可能的,臨海市絕對不能容忍惡魔們如此翻江倒海,難道要讓他們把臨海市的人類似家庭都殺絕了才做出反映嘛?

“你難道就不能把他們想要的惡魔交給他們嗎?”阿卜杜拉插嘴道。

“阿卜杜拉王儲,惡魔們行動前也並沒有問我要人過啊!”文森話鋒犀利地回答,“那些惡魔一進入人界就大肆行動,又是附身,又是砍殺,又是破壞,他們的行動與之前和我合作的惡魔簡直是大相徑庭,換作是你,一方是潛伏在人類世界一年卻相安無事的惡魔,一方是一來就大開殺戒的惡魔,你覺得你會站在哪一邊?”

“文少爺,看起來你是下定決心了。”女祭司突然站起來說,“那獸血,其實也就是與我們協作的惡魔給我們的籌碼,或者說是友好的表示咯?”

“沒錯。”文森果斷滴回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