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黑影人身披黑色斗篷。斗篷上,有着一個黑色的帽兜。帽兜將他的腦袋隱藏。其帽兜的開口方向,正對着楊過的所在。不過,楊過看不清帽兜裏面的人臉。

“你————是————誰?”

楊過心下稍緊,因爲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輕功不俗。隨時都有可能逃離此地。

可現下,此人輕功不俗,卻是未曾離開。這就說明,黑影人除了輕功以外,其他的武功也是不弱。

這於楊過來說,是一種挑釁。

黑影人冷冷地說道,“我是誰?你無須瞭解。你只需知道,你很快就要死了了!”

他的聲音不像是從喉嚨裏面發出來的,很是沉悶。就像是某個死人被裝在棺材裏面,入土後,又活了,從棺材裏面發出來的聲音一樣,使人感到可怖非常。

楊過聽完他的冷言冷語,覺得可笑。他沉聲嘲弄,道,“我說,你不覺得你的話簡直可笑之極麼?這就像是,你吃了屎,你還硬是覺得香一樣!你這樣騙自己,有意思麼?啊!嘿嘿……”

楊過冷笑了一陣,面色肅殺。

而黑影人卻是也不震怒。

他沉聲回答道,“你說的很對。我也很喜歡你的比喻。但是,像我這種人,你卻是未必知道我的厲害。你只要知道,我是絕命門的人就好。”

“而你麼?我相信不久,或許,就在今日,定會喪命!嘎嘎……”

黑影人他笑了!

他媽的,聽見了麼?

黑衣人,他居然笑了!

ωωω☢ t tkan☢ c ○

只不過,笑得是那般的瘮人!不像是有什麼搞笑趣事,把他給逗樂了!反倒是,好像有什麼事物,讓他覺得可笑之極。

笑聲瑟瑟,就像是一塊枯朽掉渣的柴木,發出得散落落的聲音一般舐燥。

楊過不屑,道,“你是覺得,我的武功不如你麼?”

黑影人道,“你的武功很好,尤其是你所練就的九陰真經,在南宋國也是出類拔萃的絕世武功。”

“嘎嘎……不過嘛?”

黑影人的聲音鬼祟極了!

如果不是這個人,讓楊過感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恐怕楊過遇到他時,定然會將其當成小偷,把其捉拿。

楊過對於這種裝逼裝得不行、不行了的人,感到氣憤。他問道,“不過什麼?你是想說,你除了武功以外,還有其他的手段來對付我麼?”

黑影人“嘎嘎”一笑,沉聲道,“沒錯!就是這樣。雖然你的武功高超,但是,有時候,武功越厲害的人,往往就死的越快。”

“就比如,現在的你!”

現在麼?

楊過注意到,黑影人說話間,竟從黑色的斗篷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取出了一隻短笛。

緊接着,黑影人慢悠悠地,就吹起了笛子。

清越的笛音,絲毫不弱於其他的演奏器具。

那種時而沉鬱,時而悅動,時而清冷,時而靈韻的笛音,讓楊過感到詫異與震撼。

笛音在林間浮動,流轉不息。

甚至於,伴着曲調,楊過都哼唧出了唱詞來。

這首曲子,楊過早就聽過。那是多年前的,一首在南宋國十分流行的曲子。

曲名叫《說聊齋》。

唱詞是:

你也說聊齋,我也說聊齋

喜怒哀樂一起那個都到那心頭來

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

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愛

你也說聊齋,我也說聊齋

喜怒哀樂一起那個都到那心頭來

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

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愛

笑中也有淚,樂中也有哀

幾分**,幾分詼諧

幾分玩笑,幾分那個感慨

此中滋味,誰能解得開

誰能解得開

笑中也有淚,樂中也有哀

幾分**,幾分詼諧

幾分玩笑,幾分那個感慨

此中滋味,誰能解得開

誰能解得開,誰能解得開

……

曲子稍罷。

密林之中,突兀間,就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甚至於,楊過聽到了某些活物與樹皮摩挲間的響動。

“你在幹什麼?”

楊過面朝黑影人,厲聲喝問道。

但,那黑影人卻是嘎嘎一笑,淡然道,“希望你能逃出這裏!”

“……如果你連這些蟻獸蛇蟲都對付不了!那你也不配成爲我們絕命門的敵人。”

蟻獸蛇蟲?

楊過忽然間低下了頭。

一時間,他的額頭上,極快地淌下了不少的汗珠。

他注意到黑漆漆的地面上,一條條細長的蜈蚣,還有一條條呲着毒牙的毒蛇,以及蠍子等毒物,正在慢慢地在向他的這邊爬來。

前前後後,全都是這些毒物。

這可怎麼辦?

無奈下,楊過手中的寬劍,向着四處極力地拍打着。而往往一劍下去,就有不少的蛇蟲被他攔腰斬斷。

但是,即便是這樣。那些毒獸蛇蟲卻還是悍不畏死。

往往斬殺了十幾條、上百條的毒物,就會有更多的蛇蟲蟻獸,向楊過這樣攛掇而來。

“媽了個巴子的!”

楊過大罵一聲。

而剛剛那棵杉樹跟前的黑影人,早然隱蹤匿跡。

(待續) 楊過的內力翻涌,不斷地揮舞着手中的寬劍。

寬劍的劍刃上,此時,已然沾了不少毒物的鮮血,還有各種毒蟲的毒液。

特別是楊過提起大寬劍的時候,他就曾注意到,在劍刃上方,有着半段乳白色且長着白毛的蟲豸。

這種毒物楊過沒見到過。但是,在他的認知當中,卻是知曉,往往看上去特別令人感到舒服的蟲子,其具有的毒素就會愈加的猛烈。

“該死的!”

“都去死吧!”

楊過的內力運用到了極限。寬劍在他的手中,舞出了一道道的劍花。可是,這都無濟於事。

那些毒蟲蛇鼠更加的兇戾與瘋狂了!

要說面對武林中的人,這還好說。但是,面對這麼多的毒蟲蛇鼠,甚至於,還有飛在半空中劇毒蝙蝠。楊過就有些忌憚了!

他的小心臟啊,撲通撲通的,跳得極快。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柄鼓槌,不斷地在敲擊着他的胸脯一樣。

要是剛剛楊過初來此地,快點離開,這還好說。或許,他能夠擺脫樹上的毒蛇,還有空中飛動的劇毒蝙蝠。

但是,現下,卻是有些難辦了。

無奈中的楊過,他還有最後一招。他將身上大部分的勁力都運足在了他的右手之上。而後,猛然間,右手向下拍出。內力通過手掌,被傳輸到了地面上,使得地面一陣的震顫。

“砰!”

一聲悶響。

內力的波動,在周圍幾米見方的地方散開。那些涌上來的毒蛇、蠍子、長蟲、蜈蚣,以及那種毛茸茸的白色蟲豸,都被楊過的內力推到了幾米開外。

“呼……”

做完這些,楊過已然有些力竭。但,他還是硬撐着,從腰間拿出一隻瓷瓶。

這隻瓷瓶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並無出奇之處。

但是,當楊過將其中的粉末倒出來後,瓷瓶內的粉末卻是散發出一股難聞的臭味。

這種臭味有點像糞便的味道,甚至可以說,比之於糞便,更加的難聞。

楊過將大寬劍又背在了背上。他一邊捂着鼻子,一邊將瓷瓶中的粉末灑向周圍。圍成一個圈。

可是,這些粉末真的能夠奏效麼?真得能夠抵禦住那些悍不畏死的毒蟲蛇蟻麼?

這些粉末是楊過在許多年前,從絕情谷公孫止的房間中搜刮來的。粉末的名字也很別緻,叫“無敵至尊爽身粉”。

在絕情谷中,蟲蟻毒蛇之類的毒物也是不少。而一般的弟子都會帶上一點“無敵至尊爽身粉”。

粉末在楊過的四周,被其灑了不少。

效果很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