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魔臂上的鱗甲被燒掉了好多出,甚至滲出血液來,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而那人的精力似乎被吸幹了,身體有些頹廢。

金人也好不到哪裡去,金身險些被燒毀,本來金光燦燦的金身此時黯淡無光。

「嘩。」

火浪滔天,一道極為細小的火焰更為恐怖,一下子就穿透了蛇身,蛇身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洞,裡面的東西似乎被燒成了灰。

魔臂上的鱗甲也不起作用,那火焰似乎能夠把所有的東西全被燒毀,魔臂竟然只剩下了一段,恢復了原來的面貌,那人臉色蒼白。

金人金光盡失,渾身暗淡無光,慢慢恢復了本來面貌。

其餘的人已經全部被燒死,連屍首都沒留下。

「哧。」

拿到火焰像一條火蛇,在空中遊動,竟然在戲弄著那三人。

「不。」

三個火人發出凄厲的聲音,化成了灰燼。

火焰鑽進離火兒的身體,漫天的火焰驟然熄滅,離火兒的身體重重的摔下,但是被天涯抱住。

蒼白的臉毫無血色,美麗的雙眸緊閉,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小巧玲瓏的鼻子是那麼的調皮,紅唇嬌艷欲滴,有那麼一刻,天涯真的很想吻下去,但是很快他克服了這種想法。

秦羽觴神識進入離火兒的體內,查看她的傷逝。

「嗯?」

離火兒的體內有一種封印力量,似乎封印著某種東西,就連天涯都看不透到底是什麼。

「哧。」

突然,一道火焰射出,天涯的那一絲意識差點被焚毀。

「是它?」

那一道火焰正是那道恐怖的火焰,似乎是被封印的那東西釋放出來的,好像拿東西和離火兒有著一些本源上的聯繫。

神識進入離火兒的識海,發現她的識海異常的空曠,一座蒼老的青銅大門阻斷了一切,天涯的神識到這裡之後就再也進不去了。

青銅大門上有著古怪的花紋,像是火紋,又像是雲紋,更像是封印,瀰漫著一層迷霧。

「這門裡面是什麼?」

天涯好奇心大起,試著推開青銅門,可是青銅門紋絲不動。

天涯加大力度,終於,青銅門稍微動了一下。

一道霸道的力量從裡面打出來,擊碎了天涯的神識。

天涯有點震驚,自己神識的力量自己最清楚不過,竟然被那種力量打散了,看來還是不夠強悍啊。

天涯再次釋放出一道更為強悍的神識,進入離火兒的識海,來到那座青銅大門之前,磅礴的力量釋放而出,青銅門終於稍微打開了一條縫兒,一道火焰噴了出來,熱浪滔天。

「住手。」

一個蒼老異常的老人出現,出手將天涯阻止,說道:「我知道你能打開這道封印,但是打開之後的後果你想過沒有?」

天涯聽到「後果」兩個字立馬停了下來,他不想離火兒出現什麼事。

「你是誰?」天涯謹慎的問道,要是對離火兒不利,他就出手鎮殺。

「天涯,我知道你會來的,我在這裡等了你好久了。」老人說道,他的眉毛和鬍子全白了,鬍子一直拖到地上,再加上一身的白衣,顯得異常的聖潔。

「你怎會知道我?你到底是誰?」天涯再次問道,但是語氣緩和了很多,因為他感到老人沒有惡意。

「呵呵,我?我都忘了我是誰了,我只是一道印記,我的真身早就死了,我也忘了我叫什麼了。」老人目光很深邃,如同歲月一般,似乎能看到萬年之後的事。

「什麼意思?」天涯問道,雖然對方沒有惡意,但他還是沒有放下戒心。

「你來自古域吧。」老人深邃的目光看著天涯問道。

「古域?那是什麼地方?」天涯一臉的茫然,不知道老人在說什麼。

「呵呵,或許你忘記了,但是你的確是來自古域,雖然古域已經衰落了,但是也只有古域才能出來像你這種人物。」

天涯更加的迷茫,古域,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

本書源自看書輞

!! 老人說到古域,天涯一臉的迷茫,不知道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古域是什麼地方?」天涯問道。

「古域······是所有世界的起源,出現了很多強者,但是古域的氣數早已被用完了,已經沉寂了好久好久了,就連我都忘記了,古域稱霸那會兒我都沒有出生,但是後來突然之間就沒落下去了,再也沒有強者產生。

很多強者不甘心,前去尋找答案,但是那些強者一去不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些強者都是極為逆天的,就算是現在的天級強者到了那個時候,也只是剛剛起步而已。而當時的古域就是那種狀況下的霸主。

後來,新崛起的一批強者又去打探消息,最後回來了一個人,但是那人再回來不久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然而還是打探出了一些消息。

太恐怖了,太可怕了,沒有一個人能在那種力量下存活下來,全都死了,全都死了。」

即使是現在,老人的眼神當中依舊是懼怕不已,蒼老的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很是忌憚。

老人到低知道些什麼?為什麼會如此的懼怕?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連那種強者都消失了?

「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好是不要知道吧。」

老人避免談這個話題,天涯感到這個世間有太多的迷需要解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世?」天涯平靜的問道。

「知道一點,但是不能說,因為你是一個變數,古域不當出現你這種人了,可是還是出現了,打破了天命,所以你的命運誰都不敢妄加推測。」老人說得很迷糊,相當於是沒說。

「那我到底是誰?」天涯問道。

「你的一切都是變數,你不是很喜歡現在嗎?以前的事就算是記不得又怎樣呢?記不起是因為你還沒有遇到對的人。」老人深沉的說道。

「變數?難道我不應該來到這個世上?」天涯若有所思的問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樣跟你說吧,本來古域的氣數已經完全盡了,古域衰落是天命定數,就像是世界上本來應該出現十個人,可是無端端的多出了一個,你說這是不是變數呢?」

天涯沉默,如果這就是他的命運的話,那為什麼會是自己?

「為什麼是我?」天涯平靜的問道,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不甘。

「這個世間,只有一種體制不受任何限制,他的出現是一個變數。」老人慢慢的說道,但是雙眉緊皺,似乎很是忌憚。

「那種?」

「那就是·····」

「轟。」

老人的身體炸開,但是留下一道意識,對天涯說道:「記住,千萬不要急於知道青銅門背後的東西······」

拿到意識漸漸地散了,老人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天涯有點失落,臉上全是震驚,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老人的那種懼意,那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懼意。天地間,到底存在著什麼?為何老人還沒說完就死了?那種死太不自然了,那是被一種力量殺死的,似乎是觸犯了某種禁忌。

「到底是什麼?變數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發生在我的身上?」

這一切都沒有人來回答,一切早已註定,偏偏出現了一個變數,天地則不能相容?

「我是天地不容嗎?我是多出來的那個人嗎?變數是嗎?憑什麼?你憑什麼決定別人的命運?憑什麼?」

「轟隆隆。」

天空,濃雲密布,雷聲滾滾,似乎是對天涯的回答。

「咻。」

天涯飛身而上,身形出現在雷海當中。

「你是怒了嗎?你憑什麼?誰給你的權力?誰給你權利決定別人的命運?」天涯在雷雲中咆哮,身體因為怒氣而在劇烈顫動,渾身發著耀眼的光芒,如同一尊殺神。

「你算老幾?憑什麼決定別人的命運?就因為你是天嗎?天很了不起嗎?我一定要把你打碎,重開新天地。」天涯在發狂,雷電在他的身旁閃爍,恐怖異常。

「轟。」

一隻拳頭如山嶽般大小,狠狠地砸向天空,和雷電相對抗,其實他是在和天在對抗,自古以來,有誰可以和天作對?

不管你多麼的驚才艷艷、多麼的妖孽,和天作對的下場只有一個——死。

「咔嚓。」

「轟隆隆。」

雷電夾雜,天空降下一道霹靂,想要把天涯劈成碎末,竟敢和天作對。

「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真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嗎?你不讓我生存,我就把你打碎!!!」天涯已經瘋狂了,無邊的怒氣釋放而出,天地間怨靈齊聚。

一道道白色的影子在天空中飄蕩。

「咔嚓。」

天似乎怒了,一道異常粗壯的閃電擊下,一段山脈被那種氣勢震碎。

「轟。」

天涯以純粹的肉身對抗閃電,拳頭不斷的揮出,和閃電相抗衡,和天雷爭勇,霸氣超然,這種氣勢,誰敢一爭?

突然,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天空異常的明媚,寂靜的恐怖,天空中,一朵五色雲緩緩的出現,在那一刻,天地都在震動。

「嘩。」能量如潮水一般聚集,匯聚成一片雷海,泛濫在九天之上。

「想滅殺我嗎?來吧?就讓我毀了一切吧。」天涯在咆哮,他的臉色有些駭人,異常的猙獰,如同魔鬼一般。

那一朵五色雲的顏色變得非常的鮮艷,如同活了一般。

天涯衝上九重天,腳踏在雷海中間,如同一位霸王,不懼一切,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他。

萬獸顯現,一條雷龍身長數萬丈,在雷海中飛旋。

一隻由雷化成的鳳涅槃而生,浴火而出,高昂著頭顱,達數千丈,尾羽異常的鮮艷。

一隻雷虎產生,與生俱來的霸氣釋放而出,似乎所有的一切在它眼裡都不值一提。

各種雷獸恐怖異常,口吐雷芒,黑色的雷弧閃現,粗壯的閃電開道,天誅地罰,沒有誰能夠逃過一死。

自天涯身上,一道狂暴無匹的氣息釋放而出,似乎能夠和天地抗衡,但是那道氣息似乎有些虛弱,像是沒有恢復。

「砰。」

雷海翻騰,萬獸咆哮,電閃雷鳴,天地震怒。

這是在挑戰天地的威嚴,天地怎能相容?不管你多麼的驚才艷艷,都要死,絕對沒有例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