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魔祖十分留戀的看了這個世界一眼,也僅僅是一眼,一眼過後,煙消雲散。

他曾經無無數次幻想過結局,但是沒有想到,最終還是這樣一個結局。

對於這個結局,他心中十分不甘,可是也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他是徹底的死去了。

「一個跳樑小丑罷了,從頭到尾都是一個跳樑小丑罷了。從你九幽魔族,入侵我神武大陸的時候。一切一切的結局,早已經註定。」聖帝說道,當年的心腹大患已經死去。正是因為他已經死去。所以恐怕不再需要,自己的墓地,那是一個終極封印的場所。封印著當年九幽魔族無數的天才。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他了,因為魔祖已經死去。這樣的酒用魔族,對於他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心腹大患,不過也得派人鎮壓。

……

「對於這件事情,你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負擔,這只是生活,計較它太多的話,你根本不能能瀟洒的活著。」冥王說道,對於今天這件事情,他們根本不會在乎的。這也只是上千萬年來中的一點小趣事而已。

他們是根本不會在乎的,因為他們的存在,只是為了盤古大千世界的安全。至於其他的東西都不重要。也不需要太多的關注。

劉俊之無語了。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已經沒有了迴轉的餘地。

……

「眾位,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一個地方?這裡來說,恐怕他們根本,就不會讓你們有興趣。不得不說,除了元始天魔以及心魔以外。他們剩下的人根本不如他們的前任那麼的強橫,當年的那個火魔可是十分強大的,號稱能毀天滅地。它的溫度也十分的高,根本不像現在這一任火魔。實力只有天魔王是層次。」作為當年那場戰爭,被他親自封印的九幽魔族,聖帝知道他們是多麼的強大。和那些人比起來,這些人遠遠不如,甚至根本配不上他們的名號。

現在,既然魔祖經死去。可以釋放封印,放出那些人,但是,要放出他們。一定要有先行的準備。

畢竟那些人的實力,放眼到現在這個時代,也是十分強橫的。

所以聖帝十分的聰明,邀請這些人。因為這些人,和劉俊之之間,有個千絲萬縷的聯繫。

更何況他們好像對九幽魔族,也是真的感興趣。

「前任,大人,這些九幽魔族還有前任。」一個少女回頭問身著火焰的那個男子。

「是的,只不過他們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不過我當年似乎知道一點內情。」蕭炎說道,但是當年他也是猜測而已,並沒有實際的證據,因為沒有實際的證明,所以這些話說出來,是十分無意義的。

「小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年我和魔祖爭鬥時,你就是當年窺探我們的那個人吧。」聖帝說道,如果當年這個人有一絲絲的惡意的話。他恐怕也活不到今時今日。

「小子,真是有趣的稱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的年齡應該比你要大,不過我不得不承認,你是我見過最天才的人。魔祖不好對付,同樣,當年他也處於巔峰狀態。但是我沒有想到。就算是當年的他,也在你手中走不了幾個回合,而且如果當年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是剛剛才死去。這就說明你生前的實力應該比這個更強。」蕭炎知道,正是因為當年魔祖突然的隕落,才會有了後面所有的事情。 一介匹婦 當年蕭炎的判斷也是錯誤的,他以為這個人。年齡要比他大上很多。結果卻發現。在見到這個人的時候,結果就發現他的真實年齡,根本不如自己久遠。

這很容易推斷出來。那麼就是他當年,恐怕是參透了時間的奧秘。然後進行時間回溯。找到了魔祖,並將他擊殺。這恐怕只能說明一件事情。當年九幽魔族,對他們所做的事情,讓他永遠都無法忘懷。

正是因為這樣,他竟然瘋狂的回到了過去,將當時正在實力巔峰的魔祖斬殺。

這樣的人,如果他活著的時候。恐怕他和逍遙帝君的實力不相上下。

「渾身著著黑色的火焰。讓我想起來一個人。不果當年只是匆匆一瞥。」聖帝說道,這個男子讓他想起了當年一個人。當年他只和這個人,擦肩而過。我沒有任何交流,但是因為這個男人身上著著熊熊烈火。而且是灰褐色的,所以讓他記住了。

「那個男人是不是光頭?一字眉,喜歡光著上身。」蕭炎十分的興奮,因為他當年,已經沒有了這個人的信息。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尋找著這個人,也沒有見過。甚至連一個線索都沒有。

今天他終於有了線索。雖然不確定那個人是否還活著,但是最起碼有人見過他。也讓他的心情十分的激動。

「是的,當年他所吸引我的,正是他那黑色的火焰,不,應該說是灰褐色的火焰。除此之外,他的身邊似乎有一個小女孩。而且那個小女孩的身上也著著火焰。不,不是火焰。我差點弄錯了,那個時候我身受重傷,所以有些東西記得不太清楚。但是那個小女孩我記得很清楚。他的身上充滿了磅礴的冰元力,不,應該說他就像冰一樣。對於這種狀態,我曾經聽我的師父講過,在我們神武大陸,有一個十分神秘的存在。這種東西叫做全身元素化。說白了,就是將自己化身為各種屬性的元力。然後依靠這些元力重組身體,雖然當年只是輕輕一瞥。不過我也知道好多事情。當年的那一聲嗤啦聲。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是割裂空間的聲音,也就是說,他們已經踏碎虛空。前往別的世界。」聖帝回憶道。

「你是說孩子,冰。」蕭炎終於發現,自己恐怕這一次得到的線索很多。最起碼他知道那個傢伙有了後人。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種欣慰。因為他們這個種族。當年也只剩下他和那個光頭大漢。如果他有了孩子的話。這麼來說,最起碼,這個種族不會滅絕。 身著火焰男子所代表的是這個種族中所有的力量,而那個光頭男子,所代表的是這個種族繁衍的希望。所以如果他有了女兒的話,那麼這個種族就不會滅亡,他們這個種族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現在又增加了一位新的人口,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身著火焰的男子並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在干一些什麼事情。不過現在終於有了她的消息,那麼來說找到他就有希望了,因為他們這個種族已經,快瀕臨滅絕,而他代表的正是種族繁衍的希望。現在已經有了他的一點點線索。按照這個線索,繼續追查的話,沒準會找到他的,所在,因為只有找到它,這個種族才有希望,自己所代表的只是力量,這一點蕭炎十分的明白。所以他註定沒有子嗣。只有找到那個光頭,也就是蕭贊。這個種族才有希望,但是現在,只有一點點線索,其餘的並不知道,但是只知道已經破碎虛空而去。所以現在身在何方根本就不知道,正是因為不知道,所以要去尋找,只有尋找到他,他們這個種族才有希望,正是因為有了希望,所以才要全力尋找他。因為這麼多年,這是他得到唯一的消息,唯一準確的消息,並且是知道光頭的去向,破碎虛空,而從神武大陸,破碎虛空。只能進入兩個世界,一個是修羅大千世界,另外一個就是海博拉星系。

修羅星系和海博拉星系兩個同樣是,大千世界,所以要找他們的話,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不過地獄三界的人口眾多,而且他們的探子也眾多,要想找尋兩個人的下落,也應該是很容易的,當年就是因為沒有目標,而且,通天之路也過於的廣大。所以當時根本就不容易找到這個人,而且當時是毫無目的的尋找,所以根本沒有一點點目標,所以沒有找到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那就祝你成功的找到那個人。」以聖帝的聰明才智自然能猜出,那個人與這個人之間的關係。因為他們兩個同樣著著火焰,而且處於同一種屬性,雖然不屬於一種顏色,可是,明眼就能看出他們兩個人有一定的關係。

「借你吉言。剛才你說這些九幽魔族的前任們?不知道他們在哪裡?」蕭炎對於這個問題也十分的關注,畢竟,九幽魔族的那些前任們,比現任的,要強許多。所以他們也是一股強大的戰力,這股戰力要是收服還好,要收不了的話,將會造成巨大的災難,因為他們必定是九幽魔族的天魔王。

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將會造成很大的困難。

對於這個很大的困難,對於聖地來說,根本不是什麼事情,因為聖帝的實力十分的高超,所以對於他來說,這些人也不是什麼事情,因為他們現在都在封印當中,根無法脫離那個封印。除非是聖帝將他們解放。

「好久不見,沒有想到你這個傢伙會來到這裡。」劉俊之破碎虛空,迎面看見的人就是地府的閻君。他本來以為他自己召喚的人應該是地獄三界當中的2號人物,至於一號人物的話,他們應該鎮守地獄三界,但是沒有想到,蕭炎會親自的過來。剛才他已經看到了黑暗之神。黑暗之神對於眼前的情景根本就不關注,因為這一切來說都是他主導的,所以,他也沒必要生氣。

只不過這個計劃卻苦了冥王海王和天王。只不過他們現在已經離去,不知所蹤。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還要有任務去做。

現在又看見了蕭炎。

看來地獄三界的三大巨頭全部彙集在這裡。劉俊之微微的笑了笑。他當然清楚聖帝的封印。因為當時的自己沒有能力解決,而且當時的自己要將他們都引渡過來,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因為要消耗許多實力,只不過現在來說不是那麼的困難,因為有一個羅盤。這個羅盤,正是當年弒皇和黃泉大聖之間的契約。

所以來說,通過這個羅盤的話,就可以將他們所有的人都召喚過來,而且這一次已經召喚了過來,順便解決了當年被聖帝所封印的九幽魔族。

「白景,我給你一個坐標,待會兒將我們所有人傳送過去。」劉俊之看著這位地獄的二號人物說道。地獄來說,勢力很複雜。因為他們有三個人掌管,蕭炎,後土娘娘以及冥河老祖。所以來說,這個白景。是地獄的二號人物。而他最擅長的就是,時空之間的傳送。不僅能夠在一片大陸之上進行傳送,而且能夠在星系之間,進行傳送是十分強力的存在。

所以劉俊之把坐標給了他,這樣他們可以迅速的到達藥王谷。

對九天劍盟入侵的這件事情,現在不用他理會。因為有素問心的存在,所以他們根本翻不出任何新鮮的東西。就是無法翻起大風大浪,所以他們現在的處境應該很危險。

九天劍魔所派來的這兩個劍派,最終所面臨的結局,恐怕只有失敗而已,因為他們根本打不過袞州府的人,更何況人皇殿內還存在著一批實力很強的老妖怪,所以對於他們來說,結局應該是註定的,他們會慘敗。

並且吞併了太上宮之後,袞州府的實力達到了一個頂點。所以來說,他們一定會贏,而且贏得十分漂亮,所以不用自己管,現在他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解封那些九幽魔族當年的強者。然後再將他們一一俘虜。這一點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根本不費任何吹灰之力。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太簡單了,地獄三界的所有強者們齊聚。要想對付九幽魔族,剩下的人十分的簡單。

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魔祖,如果當年地獄三界參戰的話,恐怕九幽魔族早已經消失不見,但是他們永遠保持中立,就是因為他們是盤古大千世界的基石。如果地獄三界混亂的話,恐怕盤古大千世界就不會存在。 所以來說,當年盤古大千世界,耗費了眾多種族的力量,才將九幽魔族趕到了小小的寒冰界之內。但是還是最終被他們逃脫了,他們打下了神武大陸的徐州,並且以這片地方為根基。只不過現在來說,這片地方又落入了劉俊之的手中。落入他的手中之後,這片地方便成為他又掌握的一片地方。

從徐州要飛回袞州。所耗的時間是很長的。

但是如果運用空間傳送的話,相對來說要十分的簡單,而且他們現在已經到達了藥王谷。

現在藥王谷屬於人皇的領地,因為這裡極其的特殊,所以有重兵把守。但是這些重兵在見到劉俊之之後,紛紛的行禮。因為他們知道眼前這個少年是袞州王。有掌管藥王谷的權利。而且他身後跟著這麼多強者,來到藥王谷,究竟有何事情?他們沒有詢問,因為上位者的事情他們不懂,但是他們知道只要他們守護這裡就可以了。

「接下來,發生任何事情,你們都不要闖進谷內。因為這下面有一個很巨大的封印,這個你們應該是知道的,因為這是你們的任務,現在這個封印要解除了,因為我們要將裡面的,強者全部的俘虜。」劉俊之說道。這裡面大多數的士兵都知道他們,所守護的東西是什麼?因為這點消息只限於他們知道,他們知道這是一位上古人皇的墓葬。同樣也知道這是一,一個十分強大的封印。封印著當年九幽魔族的那些入侵者。

所以他們對此件事情並不感到驚訝,因為這件事情遲早要解決的。因為封印是封印,遠遠到達,殺不死他們的目的。不過現在來說,有這麼多強者在這裡,他們也,能輕鬆的解決九幽魔族的這些人。畢竟他們在封印里呆的時間太長。所以他們的實力應該降低了很多,但是,他們是什麼樣的存在?有些人也多少有點了解。他們的實力基本上清一色的是武聖層次。而且當年遠在上古時代那個時候,還沒有,等級之間的限制,所以說白了裡面,可能還有武神曾次的存在。不過竟然袞州王說了,他們應該有十足的把握。

藥王谷內,震動不斷。大地幾乎嚴重扭曲,已經變換了形狀,到處都是溝溝壑壑的存在,幾乎沒有下腳的地方,不過這些強者們都浮在地面之上。

「果然,下面的氣息都十分的強大,比剛才我們所要面對的人都強大。原來九幽魔族還有這樣的存在,但是當年他們擁有這樣的存在,但是為什麼會那麼慘。不對呀,就算戰敗了也不會那麼慘。」蕭炎摸著自己的下巴,對於這一點來說,他有十分強烈的疑惑。

當年那個十分強力的九幽魔族。怎麼突然之間就會戰敗了呢?現在想起來,當年這些人恐怕都沒有參戰。不是他們不想參戰,而是他們被封印在這裡,當年封印他們的人究竟有多強?而這個人就站在自己的身邊。

就從此事來看。蕭炎終於知道聖帝有多麼的恐怖。

以一己之力封印九幽魔族,這麼多的強者,恐怕就是,鴻鈞老祖和逍遙帝君兩個人合力,也做不到這種事情。

那就說明這位聖帝是真的強大。而且強大到無邊無際。

大地還在不斷的被扭曲,不過從中蹦出來了一個人。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一個九幽魔族,而且這個九幽魔族十分的高大,站在他面前地獄三界的人,根本是不夠看的。

「我,勒個去。這裡還有對應我的存在。」蕭炎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巨人竟然是對應他的存在。這個巨人身上所著著的黑色火焰,和他身上所著的黑色火焰,是一樣的物質。

不過蕭炎知道,他自己在修鍊過程中並沒有產生心魔,也從來沒有被元始心魔誘惑過。也就是說,這傢伙就是自己的對立面,從自己出生的時候,他就降生了,所以來說應該是自己的仇敵。

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聖帝為什麼,認不出他身上的火焰?這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自己的弟弟,他身上著著的火焰,聖帝都會關注。那麼來說,這傢伙身上的火焰?聖帝為什麼會視而不見呢?

其實蕭炎並不知道,他也錯怪了聖帝,他認為聖帝一定隱藏著某種,不為人知的目的。其實他並不知道,聖帝當年就是看他們人數眾多。自己又是雙拳難敵四手,所以直接將他們全部的封印。至於他們是誰?有什麼十分詭異的神通?一點來說,聖帝根本沒有關注,所以兄弟也就不存在任何秘密。而且當年封印也是十分快的事情,他們有些人還沒有展現出自己的天賦,就被強行的鎮壓了。

「聖帝。」這個渾身著著黑色火焰的巨人,看著聖帝是火冒三丈。他們當年無意之間發現了這個地方,並大舉的入侵。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卻仍然是,他們,有些人連,招式都沒有顯露,便被直接的封印了,而他就是其中的一員。

「叫我何事?你是誰?當年似乎你沒有正面跟我交過手,就被封印了,所以你叫什麼名字並不重要,你只知道現在你獲得了自由,不過你馬上又要變成俘虜。」聖帝說道。當年他可是,進行了十分巨大的封印,所以有些人的名字他也沒有聽說過,因為他根本來不及聽他們自曝姓名,並且這些人的樣貌他也十分的模糊,除了當年和自己動手的幾個天魔王。他還有點兒印象,知道他們的名字,至於其他的人,他連名字都忘記了。不,應該來說,他根本不知道這些人的姓名。這些人只是倒霉蛋而已,自己因為嫌麻煩,所以將他們直接的全部封印,可是最後也造成了自己的隕落。不過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為了神武大陸的安全,所以必須有人做出犧牲,而當年實力最強的他又是人皇。不過他當年還有聖帝的名號。所以作為神武大陸的最強者。他將這些九幽魔族的人,全部的封印。 現在由於封印解除了,所以被封印的九幽魔族的強者全部的出現了。

這個渾身著著火焰的巨漢,就是地府蕭炎的對立面。

然後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黃泉,大聖也發現了它的對立面,擺渡人也發現了他的對立面,所有地獄三界的巨頭們,都發現了他們的對立面,這種事情對於他們來說,是讓人很興奮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的對立面也就是另一個自己。擁有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實力,所以正好拿他們來做一些事情。那就是拿他們來練手。但是這些魔族,九幽魔族的人,不僅有這些人,還有上代的火魔,通天天魔王等人。

這些人的實力是十分強勁的,而且這些人也不是弱者。從他人身上所流露的氣息來判斷,他們應該比這一代九幽魔族的元始天魔王,火魔等人要強。

而且光從身上的氣勢來判斷,強的不是一點點。

「狗日的,老子終於脫困了。」上代的通天天魔王說道,他終於脫困了,只不過他看著面前這些人。卻十分的驚訝,他沒有想到地獄三界的人會在這裡,不是說他們不會插手,他們怎麼在這裡,而且這是神武大陸並不是盤古大千世界,他們在這裡,究竟所謂什麼事情?

對於這件事情來說。讓他們的心中都披上了一層陰影,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地獄三界的人到底有多強,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插手過,魔族和盤古大千世界種族之間的戰爭。

所以對於他們這些人究竟有多強的實力,也根本沒有人了解,更本一點點了解都沒有。

「小的們可以盡情出手,但是別打死他們。」虛空中出現破裂的聲音,一個黑影走了出來,他渾身黑色的勁裝。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兩個眼睛。

地獄三界的人聽到這個人的命令之後,紛紛的出手。他們很清楚這個黑衣人的身份。地獄三界中冥獄第一強者。有著冥王之稱,又有著黑暗之神之稱的女人。是所有巨頭中最厲害的一位強者。對於這個事,是地獄三界所有人公認的。

因為從來沒有人見過他出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出手的話,可以毀滅地獄三界。剩下的所有巨頭,剩下的所有一把手,就算拼盡自己的全力,也無法摧毀地獄三界。所以黑暗之神是地獄三界當中公認的第一。實力第一,而且也是地獄三界公認的第一美女。

所以他的命令那就是聖旨。這些地獄三界大大小小的強者們。都一股腦的沖向了面前這些九幽魔族。

只不過劉俊之發現這些九幽魔族當中,有一個人,竟然沒有參加戰鬥,而是直接的向外逃去。

果然,如劉俊之所料一般。魔祖這個傢伙並沒有死去。雖然灰飛煙滅,被認為是死得不能再死。

而現在這個逃跑的人則證明了魔祖沒有死去。因為在他的身上。劉俊之聞到了魔祖的氣息,雖然很少很少,少的不能再少了。

可是證明了一件事情,這個逃跑的中年男子。就是魔祖無疑,不過他這種偷梁換柱的方法。就連聖帝都無法發現。不過他最終可能還是會隕落在這裡,因為劉俊之天生有聆聽萬物的能力。就是因為這樣,他可以,聽到所有人的心聲。他本來也最開始沒注意這個逃跑的中年男子。但是他內心的獨白無意間透露了出來。讓劉俊之從中發現了他真實的身份。

「我真是沒有想到這個雜魚還沒有死。」這時候,黑暗之神十分輕蔑的說道,對,就是十分輕蔑。因為對於他來說,魔祖根本不算什麼對手。因為如果按照年齡來說她的年齡,應該等同於盤古大千世界的壽命。他在這個大千世界誕生之時,便一直守護在這裡,而且他當年親自見證過。盤古斬殺先天神魔,開天闢地的傳說。所以來說,她是盤古大千世界最強的存在。實力強大的令人髮指,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對於魔祖這個招式不屑一顧。

「聖帝,你這個傢伙,好像沒有完全完成任務。」劉俊之說道。

對於這一句話,聖帝十分快的就理解了。所以他知道他沒有完成的任務,恐怕就是沒有殺死魔祖,但是自己反覆的確認過,魔祖應該已經死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又讓他心中生出了疑惑。如果魔祖沒有死的話。就更能說明一個問題。自己又一次被魔祖所欺騙了,這傢伙,已經騙了自己兩回了,自己竟然兩回都上當了。所以如果這種情況是真實的,他不打算先殺死聖帝,一定要先玩弄他一番。自己出了口氣之後,他才會讓魔祖再一次的死去。這一次一定會讓他煙消雲散。

不過聖帝知道魔族我沒有死的話,那他現在應該在哪裡?他的眼神快速掃過在場的所有九幽魔族,結果他發現了有一個九幽魔族的人竟然逃跑了,那就說明他心中有鬼,這個人和魔祖可能有關係。於是他迅速的動起手來,他的速度十分的快,他已經知道他自己已經失手了兩次,所以這一次絕對不會再失手。而且這傢伙竟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裝死兩次。簡直是對自己的侮辱。聖帝是一個十分自戀的人。也是一位十分追求完美的人。所以他覺得他被魔祖耍了兩次。這樣的傢伙死不足惜,自己一定要在他死之前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所以聖帝是火力全開。正是因為他火力全開,所以他的速度十分的迅速。這種速度,就連黑暗之神都,自愧不如。他從沒想到會有一個人在速度上超越自己。

不過現在這個人出現了,不過不是他一直以為的獄主,這是一個和他站在一起的傢伙。最可氣的是這個傢伙還是個靈魂。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也十分的強大,那麼他的生前的實力究竟有多強。這種實力早已經能和盤古齊名。可是他為什麼沒有聽說過這樣強者。 正是這個人十分的強大。所以黑暗之神不免多看了兩眼這個人。

「不錯,能夠摸到時間法則的力量,你很不錯,假以時日,你對它的掌控一定會超過我的,有沒有興趣做我的徒弟?」聖帝看了黑暗之神兩眼之後說了這句話,因為他知道面前這個少女,太適合做他的衣缽傳人了。

面對著聖帝的詢問,黑暗之神擺了擺手,因為對於他來說,他是不會做任何人的徒弟的。因為他是冥獄所有人的主人。是地獄三界的掌控者之一。所以他不會輕易成為別人的徒弟。

面前這位前輩,雖然實力十分的厲害。

可是對於他來說。卻不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他是黑暗之神。

劉俊之也向聖帝擺了擺手,因為他知道。對於黑暗之神這個人來說,他不會做任何人的徒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當年,他們的那場決鬥沒有任何的結果。哦,是有一點結果,就是他們之間關係變得更加神秘了。

聖帝也不再說些什麼,他只是笑了笑,這麼好的苗子真的可惜了。

除此之外,他也並沒有別的想法。他收徒,一切都講究隨緣。既然沒緣的話,那就算了。

到了他這種層次,沒有那麼太多的苛求了。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不會苛求。

聖帝手中的魔祖。在他談話的時候,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到了這種地步你還想跑?」聖帝只是輕輕的一打響指,魔祖又再度出現在他手中。

「你從我手中逃了兩回,讓我十分的沒有面子,所以現在的話,我要讓你感受一下我的怒火。」聖帝笑了笑,然後魔祖便消失了。

那個身著火焰的巨人。終於是和蕭炎動起了手。不過他的火焰雖然十分強大,也十分的美麗,不過對於蕭炎來說,它的威力並不是很大,總是因為它的威力不是很大,所以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火焰巨人身上的火焰都已經熄滅了。是完完全全的熄滅,只不過這個巨人並沒有死去。但是他卻處於十分虛弱的狀態。

「真是有些無聊。」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蕭炎沒有想到,這個火焰巨人如此的不堪一擊。自己還沒有用出全部的實力。他就已經倒下起不來了。

「火魔,你就這點本事嗎?」黃泉大聖看了面前的火魔,他發現這個火魔的實力太弱,並且,已經弱到了極點。自己只進行了幾下攻擊,他就倒在地上。

這樣的實力也太弱了吧。

「欺負一個弱智。你這個人真的讓我很失望,我本來想看看我的對立面,是多麼強大的人,現在我恐怕知道了。你只是一個只會欺負弱者的人。」一個女性的九幽魔族說道。他沒有想到他的對立面竟然是這樣一個欺軟怕硬的人。明明和自己的實力相差無幾。但是卻最強大的自己視而不見。挑了一個弱小的火魔動手。而且他們的那一代的火魔是個神經病。智力方面還有一些問題,所以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黃泉大聖是個欺軟怕硬的主。是一個十分欺軟怕硬的人。

「你說他是個神經病,還是個弱智。」黃泉大聖問道,他從來都是以實力最弱的人入手。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實力最弱的人,竟然是一個腦子有問題的人。正是因為這樣。他的心中倒是有些歉意。

不過歉意歸歉意。對於敵人,他是從來不會心慈手軟的。只不過。他只是給這個昏睡的紅魔加了個安眠咒而已。

「現在,你就是我的對手,但是我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我的對立面竟然是一個九幽魔族的女性。這一點倒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不過既然你是我的對立面的話,那麼我就要認真對待。而且我隱隱約約的能夠感覺到,你的實力是很強的。應該要比那些天魔王要強。不過我就很奇怪,你們竟然擁有這麼強的實力,那麼當年為什麼不直接和盤古大千世界的種族開戰,反而所有人都被封印在這裡。這裡現在是個中千世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曾經的這裡。應該只是一個小千世間罷了,那麼這樣的地方,怎麼會讓你們動心呢。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們來到這片大陸,要尋找什麼東西?」黃泉大聖分析道。對於他來說。他早已經知道所有事情的前因後果。但是他很奇怪,九幽魔族如果不是為了尋找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對這片小千世界十分的上心呢?

「黃泉,我想這個問題我應該能夠解答。」黑暗之神開口說道。

他現在已經知道了所有的答案。原來這片大陸上竟然有那種東西。能夠制約盤古大千世界武者的東西。這種東西對於地獄三界的人來說沒有什麼用處。

這對於神武大陸的人也沒有什麼用處。

可是這種金屬卻對盤古大千世界的人有的巨大的傷害性。除了那些頂級的強者以外,恐怕所有的錢人,都會中招。

黃泉大聖聽道黑暗之神所給的答案。他的心中也十分的好奇,竟然會有這種金屬。

對於他們來說是普通的石頭。可是對於盤古大千世界的人來說,卻是致命的毒藥。這真是太有意思了,自己要好好研究一番。

「更正一下,這種金屬叫做細金,是構成我們這方大陸的主要東西。當年我就發現了九幽魔族的入侵者,對於它們是十分的鐘愛,所以我才會你自身為封印。將他們全部封印在這裡。」聖帝在敘述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

他當年發現了他們九幽魔族的人。竟然會對細金感興趣。

「不過我想那些傢伙不知道這個東西對他們也是致命的,只不過發作的較慢而已。」劉俊之說道。恐怕九幽魔族的人也不會知道。這種金屬對於他們來說。也是十分致命的存在。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來說,這種東西對於他們也一樣。一樣是毒藥,只不過他們沒有發現罷了。正是他們沒有發現,所以來說,他們也不知道後果。這種金屬遍布在神武大陸大大小小的石頭當中。而且分佈極為的廣闊。更何況它們是很難提取的。這一點,劉俊之曾經做過調查。所以這件事情他也知道。只不過他當時不會說罷了。因為九幽魔祖和盤古大千世界,畢竟是敵對的兩方。雖然他們都同樣出生於盤古大千世界。可是是屬於那種,刻骨銘心的仇恨。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大大小小打了,不下數百場戰爭。直到那一次,他們被封印在寒冰界當中。但是沒有想到他們還是,通過代代相傳的東西。來到了神武大陸。

這期間不知道他們付出了多少代價。不過他們認為這些代價是值得的,所以他們佔領徐州的時候。恐怕九幽魔族的內部是十分興奮的,可是現在。他們恐怕興奮不起來了,因為他們至高無上的存在,已經被捉拿。而且最後魔祖的結局也是註定的。他是註定會死亡。

所以現在來說,九幽魔族他們已經處於最虛弱的狀態。

這也是吞併他們最好的時機。因為沒有了,他們想要戰勝域外邪魔是很困難的事情。通過了四個紀元。他們才弄清楚這些邪魔的祖廟。為此犧牲了無數人。可是就算知道了他們祖廟的位置,如果沒有應對他們的方法的話,那也是無法消滅他們的。

所以九幽魔族是十分重要的。

現在的話,已經進入到最後的時刻,劉俊之已經把他們的地獄三界拖下了水。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九幽魔族這些傢伙惹到了自己,自己的身份又是十分特殊的存在。所以,他們的結局已經註定了。

只不過被封印的這些九幽魔族中。確實是有一些強力的存在。他們的實力遠遠超過了天魔王。甚至和天王海王冥王不相上下。所以這場戰鬥的話。有些頭目打得是十分困難。

不過困難對於他們來說,是根本不夠看的。

所以這些困難最終都會被克服的。

黃泉大聖陷入了苦戰當中。但是沒有任何人去幫助他人。因為他們所有人都知道。那個女子就是他的對立面。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知道,如果黃泉大聖不跨過這道坎兒的話。那麼對於他以後的修為是不利的,而且這個坎一定要讓他自己踏不過。因為只有他自己踏破這個坎兒。他才能夠進一步的提高自己的修為實力,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處處被壓制,明顯處於下風,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們根本不能出手相救。一旦破壞了這種戰爭的格局。對於黃泉大聖這傢伙的影響是十分巨大的。

但是所有人都為他捏一把汗,因為他對面的那個九幽魔族的女子,太強大了。

而且並沒有顯露他九幽魔族的真身。就已經強大得十分過分。

「看來黃泉的運氣真的不好。他的對立面竟然是這麼強大的一個女人。」黑暗之神說道,他沒有想到,黃泉大聖的對立面竟然如此的強大。 「這算哪門子強大唉,如果是我的話。直接使用出渾身解數,只要將這個女子壓在身下,然後上下其手,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哪像黃泉大聖這麼麻煩。」一個少年人的模樣說道。

「這是你的方法,因為你是色。子王,一切都以你的那個字為稱號。所以你的手段也只有你能用而已,黃泉大聖要用了你的手段,現在的你恐怕早已經沒有了這個位置。」巫妖王插了一嘴。

地獄三界擁有著各種各樣的強者。其中色。子王。他最強大的就是一個色。字。因為也只有他。才十分的配合這個字,所以他是十分的強大,但是他的那種方法,黃泉大聖不適合用,黃泉大聖擁有自己的方法也有自己對付敵人的方法是。正是因為這一點原因,所以黃泉大聖他有著自己獨特的方式。現在他正用自己的獨特方式來解決著這場戰爭。只不過結果差強人意罷了,但是雖然差強人意。他也沒有放棄,而是一直在努力著,正是因為他的這種努力所以現在他有了翻盤的希望,因為勝利的天平漸漸地傾斜那個九幽魔族的女子似乎有些後續乏力。他的實力根本就跟不上去,這一點,讓黃泉大聖抓住了機會,現在黃泉大聖進行了自己的反擊,但是他的反擊力度,似乎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好。也那麼的厲害,這個女子十分的厲害,而且他阻擋了黃泉大聖大多數的攻擊,並且讓黃泉大聖有些攻擊無力化。這一點,讓黃泉大聖十分的苦惱,作為九幽魔族的人。不得不說,這個女子繼承了很多九幽魔族的特點,就用魔族的女子都十分的漂亮,所以這個女子,也是十分的漂亮,而且黃泉大聖看著他,是十分的興奮。這種興奮之情已經溢於言表。但是黃泉大聖的攻擊也十分的凌厲,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不拿下這個女子的話是根本沒有追求她的權利,而且這個女子是自己的對立面,如果起了他的話對自己也有十分大的好處,黃泉大聖的算盤打的是叮噹亂響。所有的事情她都已經規劃的很好,現在唯一所要做的就是要穩紮穩打,爭取打敗這個女子,因為只有打敗這個女子自己才有追求她的權利,九幽魔族是個十分特殊的種族。而且他們崇尚的是強者,如果一個女性的九幽魔族被一個男性的九幽魔族打敗。同樣,這個男性的九幽魔族就獲得了追求這個女子的權利,現在黃泉大聖所做的正是這樣的事情,但是他發現他自己的很多攻擊還是被阻擋下來,雖然現在這種情況,對於自己來說是十分的有利,但是自己也有些地方琢磨不定,因為這個女子的實力太過於強大。而且她憑藉著自身的身體素質就可以阻擋自己的攻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