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魔源看到源塵離他這麼遠,不由得笑了。

“保持一段安全距離,對你我都好。”

源塵不爲所動,被騙過之後的源塵已經不敢看清任何一人,即便是一段記憶都能反噬他,更遑論是面前這個看不出深淺的魔。

“他給你帶來了不少困擾,我感到很抱歉,他每一次闖禍,都是我爲他善後。”

“他現在死了?”

源塵不確定的回答,因爲他無法確定眼前之人究竟是不是魔源。

“他沒死,至少現在沒有!”

“因爲你的存在?”

“是的,我在他就在,我死他就無法再復活。”

“你都這麼說了,我不殺你好像都不行了,我只問一個問題?爲什麼?你爲什麼會出現在我的面前?”

隱藏起來不好嗎?隱藏起來等待他的復活,然後再來找我麻煩。

“我不是很喜歡他,他一次次的闖禍,我反而成爲了背鍋俠,他們不敢罵他,所有隻能罵我!”

“從那一刻,我就決定變強,強不是在實力上,而是在智力上!”

源塵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是的,你口中的魔崽子,原本確實是一個沒有腦子的魔,但是當我智力提升到一定地步後,他也間接的竊取了我一絲智力結晶!”

“所以,我要殺你,易如反掌,即便是父親大人出手,也無法幫你。”

“感覺到了嗎?從之前開始,父親大人的聲音就消失了。”

“別亂動,我知道你的底牌是什麼?那東西確實可以讓你狂躁,但是卻無法提升你的實力,你用了它反而會失去先手,得不償失!”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源塵終於明白,爲什麼那五位魔靈在看向自己身後時,會露出驚恐之色,原來是因爲眼前之人的威勢。

這一刻,源塵也感受到了那種可怕的威勢,那是智力上的絕對碾壓! 在他面前,源塵似乎根本沒有祕密可言。

彷彿仙主的心理窺視被他完美繼承!

“你放心好了,我出現並不是爲了殺你。”

“身在局中的你,將面臨着前所未有的恐怖,我若報復你,對你來說反而是一種解脫,讓你活着,或許纔是折磨。”

“什麼意思?”

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源塵卻發現後面的話他已經聽不懂。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魔源停下了腳步,面向兩米外的源塵,輕聲道:“知道的越多,就越會感覺到恐懼,從那一刻凱斯,我發現第太過聰明也是一種原罪,自此之後,我便失去了存在下去的意義,我嘗試過無數次,但是每一次推演出來的未來都令我絕望……”

“算了,不跟你說這些了,源塵,不知道真相或許是一種幸運,我沒了存在的意義,但是你還有!這次我沒有隱藏直接出現,是要……”

別墅中,源塵睜開雙眼,大口喘息,好似剛剛從水中衝出,渾身都溼透了。

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源塵感覺到生疼,他好像是扯到嘴了,難不成是之前啃過什麼東西擱着了。

別墅此時已經恢復平凡,大陣重新沉寂下去。

源塵倒了一杯水,端起杯子咕咚咕咚灌了幾大口。

水還沒喝完,別墅外便傳來了敲門聲,源塵踢了踢腳邊的帝幽冥,帝幽冥滾了兩圈又滾了回來,睜開了兩個可愛的大眼睛,盯着源塵看。

源塵指了指門口道:“有人在外面敲門,你去看一下吧。”

現在的源塵體力消耗巨大,幾乎虛脫了,目前他只想躺在沙發上好好休息,這種開門的體力活還是交給帝幽冥這個呆傻妖寵吧。

說他呆傻還真沒說錯,原本已是大宇境強者,可是卻爲了替源塵擋住攻擊,散掉了全數修爲。

或許在源塵甚至是大多數人眼裏,帝幽冥確實很傻!

但是對於他自己來說,卻是一種進步。

主上不再忌憚他,不再反感他,甚至現在已經開始任用他,這就是一種進步,一種昇華。

修爲全廢又如何?

破而後立更強大!

抱上了主上的大腿,一切都值得!

帝幽冥滾到門口,正打算拍打着翅膀去握門把手,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很大的音響聲。

“裏面的人聽着,現在你們只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投降,另一個選擇則是被我們用高能熱武器遠距離狙殺!”

“狙殺我?”

源塵微微一愣,感覺有些好笑,他又沒殺人放火得罪人,爲啥要狙殺他。

剛剛閉上的眼睛微微睜開,看向門外,這時候帝幽冥已經打開了別墅門。

門外站着一個老式機器人,那種頭上插着螺絲釘,渾身都是機械布丁。

國潮1980 而且現在那老式機器人真是慘不忍睹,可能是腦袋不知道撞到哪棵樹上,脖子都是歪的,眼珠子連帶着彈簧都突了出來。

源塵看到這種機器人,眼神有些古怪,這種機器人現在還沒被淘汰嗎?

突然,源塵眼前一亮,他坐了起來。

他想起來了,在三大組織之外,還有一些小組織,這些組織中有一個組織叫做古科技剋制靈異組。

源塵還記得古科技剋制靈異組裏有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天才,曾經汪小魚和那小天才有過一段時間的交流,結果把那個小天才打擊的不行。

最後那個小天才都被汪小魚氣哭了,直言老天爺有眼無珠,既生科嵐何生汪小魚啊?

當時就把汪小魚逗樂了,然後連續一個月,汪小魚都去跟他探討古科技文明。

那段時間,對於汪小魚來說,算是很充實的一個月。

現在那個小天才也應該長大了吧,畢竟有七八年沒見了。

晃了晃腦袋,源塵有些無語,自從汪小魚的記憶融合後,他就莫名其妙多了很多感慨。

“靈,你還在嗎?”

源塵突然想到了三界系統,自從進入記憶深處,源塵就沒有再收到過靈的消息。

“主人,我在。”靈那慵懶的聲音響起,就像是剛剛睡醒。

“想辦法干擾這東西,別讓他成爲座標擋在門口。”這東西放在這裏,就是一個明晃晃的座標,若是真的有什麼大型殺傷性武器,絕對會精準的投放到源塵面前。

即便源塵不怕,那也夠噁心人的。

“主人,我具體需要怎麼做?”

源塵嘴角流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你可以這樣……”

6月21日白天,山下。

此時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這些人都穿着不同的服飾,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編號,甚至有些上面還標有代號,有代號的都是非常厲害的存在,要麼能力特殊備受組織重視,要麼實力強大打出了名氣。

只是這些人清一色的年輕一輩。

當然還是有一些年紀很大的長輩。

至於組織中年輕力壯的中年人,此刻卻都不在這裏。

他們並不是實力不濟,也不是畏首畏尾,而是都有着自己的任務,那些任務無疑都比這裏危險。

原本S級的詭異笑聲,後來被重新評定爲SSS級,只是除了隔離以外,他們也沒有太多好辦法。

至於探查裏面的情況,暫時還不行。

不過可喜的是,那個詭異笑聲,已經好幾個時辰沒有再出現。

太陽從東方一直漂移到大西方,然後纔不甘心的沉了下去。

夜幕再次來臨,黑暗卻並未籠罩這裏。

無數聚光燈襲來,將這座山照的通明。

依山而建的龍峯大學已經進入了休息狀態。

但是每一位大學生都在埋頭苦讀,在面對期末測評時,他們總是激動不已。

隨着時間的推移,後山的雲霧散了不少。

只不過由於有了先前的情況,山下各組織人員也只能從長計議,而不敢貿然闖入。否則的話,可能會和小七、小王一樣被徹底操縱心神。

目前小王還處在失蹤狀態!

小七和冉軍雖然都逃了出來,但是汪小殤也只救出了冉軍,而小七聽到的笑聲太清晰,汪小殤只能通過天賦他心瞳穩定小七的傷勢,卻無法徹底治癒。

即便是冉軍自己,也不能說完全從那種恐懼中走出來。

那笑聲太過魔性,沒看剛進去兩三分鐘的果銘,都被魔音侵蝕了嗎?

不過有老和尚的壓制,再加上汪小殤的幫助,果銘也醒了過來,他感謝了老和尚和汪小殤。

然後將自己的遭遇敘述了一遍,當然他把源塵的事情隱藏了,直說是完成了任務,才離開了寂滅遊戲。

作爲唯一一位從寂滅遊戲中走出來的活着的組織內人員,果銘直接被帶走了,他需要被隔離觀察,甚至很可能要進行特殊拷問。

汪小殤默默鬆了口氣,他現在算是洗脫了嫌疑,不用再去錄口供。

他其實是這些人裏面最想要進入迷霧看一看的人。

光是在迷霧中看到的那一幕畫面,就讓他百爪撓心。

哥哥真的死了嗎?

如果哥哥真的犧牲了,那爲什麼投影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只是掉落山崖而已,沒可能直接死去!”

況且,哥哥還給自己留下了兩個錦囊。

第一個錦囊是在確定他死後消息打開。

他找了個理由,離開了自己的位置,他找尋了一處相對隱祕的地方,緩緩打開了黃色錦囊。

對於哥哥的話,汪小殤從來都不會違背,因爲他清楚,哥哥比自己聰明,比自己有主意。

他只有按照哥哥的方法行事,纔是對自己對家族最好的。

但是這一次,他想要違背一下,因爲他真的等不及了,哥哥的生死對他影響太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