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魏風這才到圓孔處觀看,精心打造的珠胚,正在升騰的火焰氣浪中緩緩的旋轉,明顯能看出來,轉速正在變慢中。 「這就是它在鎂國本土受歡迎的原因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我想不明白,為什麼鎂國當局不同意引進中醫。」許若夢搖搖頭道:「這明明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據說醫聖已經攻克了很多國際問題……」

「我看鎂國政府和世界醫學協會,本身對中醫是並不排斥的。」葉皓軒倒了一杯水道。

「不排斥,可為什麼上一次醫聖訪鎂,還沒有動身,就沒有了下文?」許若夢有些不解的問道。

「問題不在鎂國政府,而是在那些葯企上面。」葉皓軒道。

「不了解,中醫和鎂國本土的葯企有什麼衝突嗎?」許若夢還是有些疑惑的說道。

「本質上是沒有衝突的,因為不管是中藥還是西藥,都是治病救人的,但是鎂國的西藥,一向是世界上很先進的,它的效果相當的好,這是因為那些葯企每年都會投入大量的科研經費。」

「所以這才出現了鎂國的西藥一葯難求的現像,現在在鎂國市場流通的一些比較好的葯,你感覺成本有幾成?」葉皓軒道。

「醫藥是暴利行業,如果單從成本來說,只有不到三成。」許若夢道:「而且這還是我粗略的估計,如果有權威機構來算的話,恐怕這個數字還要更低一些。」

「對,醫藥是暴利行業,現在鎂國的葯企,只會做西藥,他們根本不懂中藥,哪怕就算是把中藥的配方拿到他們的跟前,他們多半也做不出來。因為中藥的藥丸藥劑,與西藥的製造理論完全是不同的。」葉皓軒道。

「我還是不明白。」許若夢道。

「現在中藥的技術,大多數都掌握在華夏人的手裡,如果中醫興起,鎂國這裡將是一個很大的中藥市場,這樣的話那些本土葯企的利潤就會被壓縮到一個很小的空間,甚至讓他們破產都有可能。」葉皓軒道:「所以國內現在最大的反對聲音,應該就是這些葯企。」

「而且鎂國政府沒有你想的那麼偉大,這些葯企,也是鎂國經濟的支拄,如果中藥對鎂國的醫藥行當造成了衝突,你覺得在治病與經濟之間,鎂國當局會選擇哪個?」

「會選擇後者,經濟……」許若夢恍然大悟,她微微的點點頭道:「經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是有點懂了……」

「所以這才出現了鎂國在中藥的態度上,一直是一些不溫不火的狀態,他們現在或許在想一個兩全齊美的方法既不讓本土的葯企受到損失,又能引進中藥。」葉皓軒道。

「恐怕難。」許若夢道:「華夏的中藥製劑技術,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交倒了鎂國人的手裡,所以這就出現了醫聖訪華行程取消的情況來。」

「對,就是這個原因。」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所以短期內,想讓中醫徹底的引進鎂國的市場,這有些不現實,也有些不科學。」

「懂了。」許若夢點點頭,她嘆了一口道:「說白了,這都是利益之間的糾紛罷了。」

「對,這就是利益的驅使。」葉皓軒點點頭道。

「好了,不想這些燒腦的了,當初我爺爺來到鎂國,也是報著一番雄心壯志的,他想讓中醫在鎂國遍地開花,他想把一診堂做到全鎂最大的診堂,擁有學徒萬千,讓中醫在鎂國開枝散葉。」

許若夢說著嘆了一口氣道:「他的想法雖然好,可是到頭來終究還是沒有實現,原來這條路,是真的很難走的。」

「是的,一條真正的路,是需要幾代人慢慢的磨,才能讓這條路顯得更加光滑。」葉皓軒微微的一笑道。

「好了,吃飯吧,今天我點的幾個菜是滋補型的,考慮到你重傷剛好,身體的底子虛,所以用這些葯膳是最好的。」許若夢微微的一笑,她拿起了手中的筷子。

「喂,那服務員,你過來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一張桌子上一個大漢向服務員招了招手。

「這位先生,請問有什麼問題嗎?」服務員走過去禮貌的問道。

「那個菜明明是我們點的,你為什麼端到別人的桌子上?」大漢盯著服務員,有些臉色不善的問上,他的一隻眼睛向上翻著,裡面瞳孔全無,應該是受到過外傷,所以他的眼睛毀了,看起來有些恐怖。

「不好意思先生,你們兩位點的菜是一樣的,但是很明顯,對方來的要比你們早一些。」服務員看了看酒水單,帶著有些職業的微笑道。

「先來的怎麼樣,晚來的又怎麼樣?」獨眼龍身邊的一個小弟不樂意了,他站起來臉色不善的說:「現在,把那道菜拿到我們桌子上,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

「真的不好意思,這樣的話不符合規定,而且……」服務員看了葉皓軒兩人一眼道:「他們現在已經動過筷子了……」

「沒關係,我不嫌棄,我就是一粗人。」獨眼龍獰笑了一聲,他臉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看起來有些嚇人。

「真的……不好意思,這不符合規定的,幾位請稍等一下,我現在就去廚房幫你們催催。」服務員深深的一低頭,然後轉微離開。

「我特媽的讓你走了嗎?」一個傢伙大怒,他吼道:「我讓你走了?」

「對不起,幾位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服務員有些害怕,因為唐人街這裡的華人,並不一定全是好人,尤其是眼前的這幾個傢伙,貌似是管著這幾條街的小混混,沒有人敢得罪……

「對不起就有用了?你聽到沒有,按照我的話去做。」一個小混混盯著服務員道。

「拿走吧,不用為難。」葉皓軒笑了笑,他對服務員道。

「謝謝,真的謝謝。」服務員算是鬆了一口氣,她看出來了,葉皓軒就是為她解圍的,她連忙端起那道菜,放到了這幾個人的桌子上,然後匆忙轉身離開。

「喲,小子,挺識相啊。」獨眼龍翻了翻那道菜,然後啪的一聲,把手中的筷子拍到了桌子上,他站起來道:「可是這菜被你們吃過了。」

「是,我們是吃過的,可是剛剛你們明明說不介意的,在說了,這本來就是我們的菜啊。」葉皓軒也放下了筷子。

「我不管,我只知道這菜被你們吃過了,所以我現在的心情特別不爽,你說怎麼辦吧?」獨眼龍冷笑了一聲道。

「涼拌吧,天氣熱,適合吃點涼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雖然對方人多,雖然對方看起來很兇,但是他卻一點緊張的意思了沒有。

「呵呵,小子,你知道你在對誰說話嗎?」一個小馬仔一隻腿踩在了凳子上,他盯著葉皓軒惡狠狠的說道。

「不知道。」葉皓軒看了一眼獨眼龍道:「這位大哥怎麼稱呼?」

「這是龍哥,龍哥你聽說過沒有?」小馬仔大刺刺的說:「附近幾條街的老大,可以說,整個唐人街都是龍哥的地盤。」

「哦,知道了。」葉皓軒淡淡的回應了一聲。

「小子,既然知道了,那你說說該怎麼辦吧,你剛才吃了我的菜。」龍哥道:「你要賠……」

「你們這些人講不講道理啊。」許若夢吃不下去了,她的性格是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的,這些人明顯的是來欺負人的嘛。

「賠,必須賠。」葉皓軒一把將許若夢按倒在椅子上,他笑吟吟的說:「原價賠償,怎麼樣?」

幾個小混混被葉皓軒給弄的面面相覷,他們覺得葉皓軒這個人未免也太好說話了吧,他們幾個明顯的就是找麻煩的,難道他一點也看不出來嗎?

「這道菜的原價上,在加十倍。」龍哥想了想道:「而且你要向我磕頭道歉,因為你影響到了我的心情了。」

「好,沒問題,還有什麼要求,你們一併提出來。」葉皓軒一點頭道。

「葉皓軒,你瘋了吧……他們明顯就是找碴的啊,報警……」許若構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沒事我有分寸。」葉皓軒微微一笑,示意許若夢淡定一點。

許若夢不知道葉皓軒葫蘆裡面賣的是什麼葯,但是她也覺得葉皓軒不是那種任人揉捏的人啊,當下她只得氣呼呼的坐下,她要看看葉皓軒到底想幹什麼。

「這你都能忍,服氣。」獨眼龍的一個小弟目瞪口呆的說:「哥們兒,你沒有看到,我們是來找麻煩的嗎?」

「我看到了,我當然看到了。」葉皓軒一本正經的說。

「那你還能忍?」龍哥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他們就是遵從上面老大的命令前來找點葉皓軒的麻煩,可是這小子太那個了,他們提什麼不合理的條件他都能接受,這傢伙是不是一個熊包?

「不然呢,我一個外來人,初來乍道的,什麼都不懂,不知道什麼時候衝撞了各位……現在破財消災。」葉皓軒笑道:「我想你們肯定不止這點條件吧,還有什麼要求一併提出來吧。」

「還有一個條件,把你身邊的那個妞給留下,讓我們兄弟幾個樂呵樂呵,然後就沒有你什麼事情了。」龍哥身邊的一個小弟說:「能作到這一點,我馬上就放你們走。」 終於,珠胚停了下來,魏風覺得無趣,剛要邁步離開,突然,一片紅光從珠胚上散發而出,刺得眼睛幾乎都睜不開。

與此同時,爐鼎微微顫抖起來,魏風一個健步飛出去很遠,他可不想跟師父一樣,炸成個黑人。

看到爐鼎的異象,周法通卻掠身沖了過來,伸手朝裡面一抓,直接將珠子抓了出來。

「師父,你不怕炸了?」魏風問。

哈哈!周法通發出一陣開心的大笑,將手裡的珠子視若珍寶一般,反覆查看,興奮道:「成功了,我周法通終於煉成了一件法器。」

成了?魏風湊過來看,只見光滑的紅色珠子上,隱約可見火焰的圖案。

「這就是火球珠?」魏風問。

「正是,哈哈,真是開心,誰說我是周不能,分明是小瞧本人。」周法通大笑不止。

「師父,誰這麼大膽,給你取這麼難聽的綽號?」魏風疑惑的問。

周法通老臉一紅,太興奮了,不經意說漏了嘴,咳嗽一聲,轉身坐下,問道:「小風,是不是之前的符文有問題啊?」

「符文沒錯,師父真氣運用也適當,是甲殼粉和罡沙都有雜質,被我挑出來了。」

「雜質,對啊,這是個關鍵問題。只是,我怎麼沒發現?」周法通愕然問。

「我年輕,眼睛比較好使。」魏風含糊道。

煉製一件成功的法器,火候只是其中的一環,製作胚子分量更重,可以說,這枚成功的火球珠,功勞有魏風的一大半。

「好徒弟,我去弄點酒菜回來,今晚咱們師徒要好好慶祝一番。」周法通拿著火球珠,離開法器宮,應該去跟掌門喬冉報喜。

周法通說過,火球珠是諸多法器中最簡單的法器,攻擊力也最差,但煉製法器的大致原理和流程,幾乎都差不多。

魏風揣測,煉製火球珠的火候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材料的分量組合,上次周法通煉製失敗,就是因為其中存在著雜質,也就不會煉製出法器,哪怕是殘次品。

同理推測,其他法器煉製失敗,也可能是這個原因更多一些。

直到天色黑了,皎月升空,周法通才拎著酒菜回來,卻沒有之前的興奮之色,臉上反而帶著一絲的憂慮。

「師父,又有突發情況了?」魏風問。

「烈風宗的巡察特使來了,說是要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周法通放下酒菜,搖頭輕嘆。

「掌門的日子不好過了。」魏風道。

「是啊,慕容燕陰魂不散,這就是他父親故意找茬,想要治喬冉一個管理不善的罪名。」周法通倒上一杯酒,悶悶的喝了。

周法通跟喬冉的關係,當然不用說,對此,魏風不好太多評價,說來,這一連串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本人。

「小風,師父要向你坦誠一件事兒。」周法通給魏風到了一杯。

「咱們師徒,親如父子,師父不用這麼說話。」魏風道。

「其實,我不是什麼法器師,就是個一事無成的瘋子。」

看出來了,魏風暗自偷笑,卻認真說:「這並不重要,在我眼裡,師父很偉大,是你留下了我,也成全了我。」

「不,是你成全了我才對。」周法通擺手,喝了杯中酒,這才將過往一一道來。

不用周法通說,魏風早就猜測的差不多,周法通無論是畫符還是煉製法器,都是半瓶醋,根本上不了檯面。

周法通講述,喬冉的父親跟他是發小,也是結義兄弟,成就卻遠在他之上,三十齣頭,就以三級高階武者的修為,成為了烈風宗的一名執事。

是他惦記著結義之情,通過關係,讓周法通進入烈風宗的法器宮,成了一名跟班弟子。

因為老出錯,師父也不願意教,周法通學了整整十年,也沒有實質的收穫,懷著不能白來一趟的心思,偷著抄錄了一份符書和一些煉製法器的方法。

喬冉的父親在一次獵殺妖獸的行動中,不幸隕落,等於照顧他,烈風宗讓其兒子成為了青雲門的掌門。

後來,失去依靠的周法通,主動離開烈風宗,來到青雲門,建立了這個所謂的法器宮。

儘管勤奮,卻一張符也沒畫成,周法通意識到,抄錄的這部符書是有問題的,為了表示自己有能力,只能把之前積攢的風符和火球符,當成自己繪製的交上去。

「小風,說來,我不配當你的師父,整天借著你的本事,給自己招攬名聲,真心的慚愧啊!」周法通道。

「師父,您千萬別這麼說,如果不是遇到你,我連符是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可能還在門內掃街呢!」魏風連連擺手,這也是實情,沒有周法通的庇護,他在青雲門根本活不下去。

「唉,你是個好孩子。」周法通欣慰的點頭,「我啊,年輕的時候喜歡過一名女子,人家嫌我丑,死活不答應,後來,錯服了葯,竟然沒了這方面的想法。」

「師父,你把我跟小月安排住在一起,還真是個錯誤,我喜歡她,卻失去了她。」魏風道。

「錯了也難以挽回,好好努力吧!修士之路,你大概走不通了,成為一名武者也不錯,等你翅膀硬了,離開這裡,法器宮也就撤了,我也不想幹了。」周法通道。

周法通推心置腹的說了這麼多,甚至連年輕時的秘密都不隱瞞,魏風不是鐵石心腸,頗有些感動。

人與人之間,需要一份真誠,彼此隱瞞,其實都很累。

「師父,其實有件事兒,我也一直瞞著您沒說,誰讓你跟喬掌門的關係那麼鐵呢!」魏風端起酒杯。

「有時候,想起故友,我把喬冉當兒子一樣看待,不過,你也像是我的孩子,說什麼我都會替你保密的。」周法通碰了杯,一飲而盡。

「其實,我早就是培元期五層,還想著怎麼套你的話,掌握突破六層的方法。」魏風道。

噹啷,周法通手裡的杯子,掉在了桌子上,好在是銅的,並沒有摔碎,他不可思議的問:「小風,你不是喝醉了吧?」

「沒喝醉,師父你探查一下。」魏風說著,將真氣釋放,手臂伸了過來。

「臭小子!」周法通搭上手腕一探,立刻興奮的照著魏風腦門一巴掌。

「哎呦,師父,疼!」這巴掌力道不小,打得魏風眼冒金星,早知道就該把師父的鋼板拿過來擋住。

「沒錯,就是五層,你這個臭小子,這麼大的事情,居然瞞著我。」周法通大吵大嚷。 周法通的一隻手,還搭在魏風的手腕上,一陣酸麻,魏風苦著臉道:「師父,您輕點,我手脖子都要斷了。」

周法通收回手,發出一陣大笑,「我懂了,難怪你可以畫符,原來是修為早就夠了。」

「是啊,我現在也能把氣息調整的細如髮絲,而且,每次畫符完成,都覺得神清氣爽,真氣更加充盈。」魏風驕傲道。

「哈哈,專註也是練功的一種,有時候我也能做到這點。」周法通開心的手舞足蹈,不忘給自己臉上貼金,倒有幾分可愛。

忽然,他還是問起了關鍵問題,「小風,你是如何隱藏修為的?」

隱氣決的秘密,絕對不能說,魏風牽強的解釋,「說來也奇怪,自從上次被歐陽復嚇了一回,我就發現自己多了個本事,可以壓縮真氣。意念控制著收斂氣息,真氣就歸於種子里,放鬆下來,還能把真氣釋放出來。」

這話當然是胡謅八扯,不著邊際,周法通還真就信了。

並非老頭傻,確有隱藏氣息的功法,比如上次抓到的姦細,就是一名三級武者,隱藏成了普通人,幾乎瞞過了宗門所有師父和弟子。

那人修為深厚,做到這一點不足為奇,但魏風只有可憐的培元期五層,是不可能修鍊這種奇門秘術的。

周法通哪裡知道,魏風有著一雙無以倫比的靈眼,能做到的事情很多。

「師父,我不想暴露修為,就是打算一直跟您混,將法器宮發揚光大,讓師父重振雄風。功勞還是師父的,這也是師父對我的保護,我發自內心的感謝。」魏風滿臉真誠。

魏風這張小嘴,像是抹了蜜,周法通無比開心又非常感動,敬了徒弟一杯,「你放心,這件事兒我不會告訴任何人,今天煉成火球珠,咱們師徒一心,還能搞出更厲害的法器,賣出更多的靈石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