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鬼剎饒有興緻的道:「小蠍子,你是不是很想成為我的魂環?」

「你!」冰帝一臉漲紅,若不是鱷爺爺在,肯定把你打得一年下不來床!

「哈哈哈,好了冰兒,別說爺爺不幫你,他的真正實力,那等存在也是尤為忌憚的哦。」巨鱷若有所指道。

聞言,冰帝一驚。就連雪帝都忍不住看向了鬼剎。

「爺爺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怎麼看他都像個弱雞一樣。」冰兒看着鬼剎,一臉鄙夷。

「我,忍!」鬼剎內心誹腹著。

「好啦好啦,時間緊任務重,冰兒就別調皮了,雪兒管管她。」巨鱷頭疼不已。

雪女點點頭,立即壓制住冰帝,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

委屈的冰帝把一切的怒火發泄到鬼剎身上,怒瞪着鬼剎!

鬼剎輕笑着,道:「小蠍子,終於安靜了?我感覺這整個世界都清凈了呢。」

無疑,這句話又是一根導火索,點燃冰帝的怒火!

「鳳…咳,大人就別打趣冰兒了,還是正事要緊啊。」巨鱷對着鬼剎微笑道。

鬼剎點點頭,道:「麻煩你了,你想要的,以後會有,這是我的承諾!」

聞言,冰天巨鱷畢恭畢敬的拱手,道:「多謝!」

鬼剎搖搖頭,隨後向水冰兒姐妹道:「你倆上前去,站在那兩尊雕像下即可。」

沒有多言,水冰兒拉着水月兒走上前。

冰天巨鱷虔誠道:「冰神大人、水神大人,那位大人所安排的人已到來,請指示!」

話落,兩尊雕像如同活過來一般,散發着藍色光芒,緊接着這兩道光芒分別進入水冰兒姐妹的體內。

水冰兒額頭上顯示著九道冰塊,水月兒額頭上顯示著九滴水珠,如同符文印刻一樣,但是她們卻沒有任何感覺的。

兩女盤膝而坐,大概三分鐘之後,兩女同時睜開雙眼,眼中皆是流露出喜色。

「嘻嘻,鱷爺爺,我們考核的時候,您可要好好指導指導我們啊。」水月兒俏皮的拉着巨鱷的手。

「哈哈,放心,神考者,只要努力,百分百可以通過!」巨鱷微笑道。

巨鱷對着鬼剎恭敬道:「如此,您可滿意?」

鬼剎點點頭,道:「冰兒、月兒,你倆就在此地安心完成神考,記住,每一考都至關重要,切莫大意,雖然冰水二神將神位傳給你們,但如果你們稍有懈怠,則與神位無緣。」

「您,為什麼要這麼幫助我們?」水冰兒疑惑不解。

鬼剎微微一笑,道:「等你們完成前六考之後,就知道了。」

巨鱷哭笑不得,隨後正色道:「水冰兒,你的冰神九考分別為——」

「第一考,登上五百二十層冰階!時限一年!」

「第二考,每天接受冰晶鍛魂三個小時!持續一年!」

「第三考,看見那個冰湖沒有,你需要在湖底七百米處修鍊三個小時!堅持一年!」

「第四考,與冰兒切磋,只要堅持一天不敗即可!時限一年!」

「第五考,與雪兒切磋,只要堅持半天不敗即可!時限一年!」

「第六考,與我切磋,只要堅持一個時辰不敗即可!時限一年!」

「至於剩下的三個考核,我也不清楚了,等你到了那一刻,自然知曉。」

而後又看向水月兒,道:「月丫頭,你的水神九考分別是——」

「第一考,登上四百二十層水階,當然,並不是真的水,同樣是台階。時限一年!」

「第二考,每天接受潮汐鍛體三個小時,持續一年!」

「第三考,同樣是那個湖泊,但你在六百米處修鍊,而且你比你姐姐少修鍊一個小時即可,堅持一年!」

「第四、第五、第六,堅持時間減少一半就是你的考核,當然時限一樣是一年!」

「如此,快去接受考核吧!每一考完成後都會有獎勵哦。」

說完,巨鱷微微一笑。

「是!鱷前輩/鱷爺爺!」水冰兒姐妹共同道。

旋即,兩道階梯浮現在眾人眼前,那階梯看不到盡頭,很高很高。

「菊老、鬼老,你們也去那雕像下面試試,來這裏可不是給你們悠閑的,九十九級可是近在眼前哦。」鬼剎微笑道。

聞言,兩人立即到雕像下面,光芒不強烈,但終歸還是有的,兩人皆是只有三個考核。

「第一考,一年內踏上九百階。」

「第二考,每天連續六個小時的鍛體,堅持一年。」

「第三考,每天在湖底九百米處修鍊六個小時,堅持一年。」

知道考核后的兩人皆是苦笑着,怎麼感覺好像很難的樣子啊!

當他們去考核后,雪女才放開了冰帝,得到釋放后的冰帝,立馬對着鬼剎殺去!

「混蛋,我殺了你!」冰帝一臉憤怒。

鬼剎淡然的撐起護盾。

轟!

冰帝則是被震退。一臉的驚恐。那是,神力!混蛋啊!

「怎麼樣?小蠍子,還來不來?」鬼剎淡笑道。

「哼!」冰帝此時也是冷靜過來,冷哼一聲就沒再理會鬼剎了,因為她知道,擁有着神力的人,是怎樣的可怕。

鬼剎也不再調侃她,看向水冰兒和水月兒,趁著還有一些時間,再幫一下她們。

想着,鬼剎先是去了水月兒那裏,如今的水月兒已經登上了七十多階了。

鬼剎健步如飛,不到片刻便是抵達她的身旁,淡笑道:「一昧的向前,忽略了風景,可是得不償失的哦。你懂我意思嗎?」

「???」水月兒一臉疑惑,此刻的她只想着快點完成考核,哪裏會考慮什麼風景?

鬼剎搖頭不再多言,一直走,走到九十階就停下來了。

水月兒雖然疑惑鬼剎為什麼不走了,但是也沒去多管,自顧自的走着。

不知何時,當水月兒踏足九十階時,水冰兒已經上百了,而且兩女也已經停了下來。

「到極限了吧?」鬼剎看着水月兒道。

水月兒默不作聲,不是她不想說話,而是根本開不了口,壓力太強了。

鬼剎淡然一笑,旋即拉着她的手,緩緩向下走着,直到八十階才停下來。

緊接着道:「這裏便是「風景」,修鍊魂力試試。」

說完,鬼剎轉身飛走,快速抵達水冰兒身前,沒有多說話,直接拉着她向後退了十階。

同樣道:「這裏的風景多好,修鍊魂力事半功倍。」

聞言,水冰兒立即眼前一亮,明白了!

「謝謝,教使。」

見狀,鬼剎苦笑着搖頭,害……

。 本來李玄霸準備帶着手下的騎兵就直接去洛陽了。但是李淵說這是大唐第一次出兵,必須要重視。所以第二天就在長安安上門那裏李淵為大軍餞行。

「朕今rì再次為大軍餞行。承諾與你們,凡是這次打仗死去的人我大唐將會記錄其名字。刻於石碑上。讓我大唐的子民永遠的記住你們。」李淵的話讓所有的士兵都眼睛通紅。大唐沒有拿自己當成一把土,一粒沙。而是一個英雄。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所有的武將和士兵都跪在地上。本來還有文官想要上前說這於理不合。但是看到武將和士兵們的表現就不敢說了。他們也怕被眼前這幫紅了眼的人殺了。

李淵在上面看着眾人的表現心裏在說「玄霸才是有大才的人啊,為什麼就不當皇帝呢?」這個主意當然是李玄霸「想出來」的。李淵越想越覺得李玄霸不當皇上是個損失啊。這樣的想法一冒頭就像是野草一樣,怎麼也消滅不了了。

李世民看着李玄霸也是想。「三弟要是想要這個天下,太容易了」

這件事別人不知道李世民確實早就知道了。因為早在滎陽的時候李玄霸就說過這句。但是李世民沒有想到的是這事這麼容易就成功了。

經過一系列的祭天,祈福。大軍終於可以出發了。當李玄霸轉身的時候,所有那些沒有去的士兵跪在地上大喊。「祝秦王早rì得勝歸來」

李玄霸聽到聲音沒有回頭。他怕自己一回頭看見那些人眼淚會止不住的留下來。

「大軍開拔。大唐萬勝」李玄霸大喊一聲。然後所有的人一起喊大唐萬勝。不只是軍人再喊,所有的老百姓也在喊。所有人都不想再經歷戰火了。所有人都希望秦王能夠得勝。除了李建成和李元吉。

大軍連稍作休息的時候都沒有。直奔洛陽。

「報,秦王殿下。」「說」李玄霸看着王旭。此次李玄霸把王旭等十八人都帶來了。而且現在所有騎兵被分為十九個隊伍。就是李玄霸和王旭他們十八個人。

原本也是有人不服,但是王旭等人直接上去以一打二十還沒有受到什麼重要的傷害的時候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看來在秦王身邊的人也都是變態啊。

「探子來報。反賊的餘孽知道秦王來了只有兩萬三千人。直接在前面五十里處紮下大營想要一決勝負。」王旭的話讓李玄霸一陣冷笑。

不用說也知道是誰告訴反賊自己的兵力的。沒想到啊,自己想要救他一命可是他自己卻不知道珍惜。

「王旭,你說本王要是只有一萬人會怎麼樣?」李玄霸沒有說什麼而是反問王旭說道。

「王爺會一往無前的衝上去。知道把所有人都宰了。」王旭是和李玄霸在突厥救出來的。當然見識過李玄霸自己一個人的恐怖。在王旭的心裏只是李玄霸自己就能夠慢慢的磨死這幫反賊。

「好。全軍安營紮寨。休息一rì。所有的探子給我放到三十裏外。我要今天所有人都安安穩穩的休息。」李玄霸說道。

「遵命」王旭來到外面把李玄霸的命令傳了下去。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除了巡營的人其餘的全部回到自己的營帳開始休息。沒有疑問,沒有遲疑。只有執行。

第二rì。所有的人都在戰馬上等著李玄霸的訓話。

「我們對面有五萬的叛賊。他們不想這天下太平。而且他們知道我們只有兩萬三千人,認為一定能夠勝了我們。活捉了本王好和大唐談條件。你們答應么?」李玄霸的話讓所有的士兵眼睛紅了。自己的主將被活捉是多大的恥辱所有人都不敢想。而且還是要活捉這個天下第一的秦王、李玄霸。

「不答應」李玄霸又問「那麼對待敵人,我們應該怎麼辦?」

「殺、殺、殺。」「你們昨天的肉都白吃了?還是沒有睡醒呢?娘們唧唧的。大點聲,我沒聽到。」李玄霸又在這本來就衝天的士氣上又澆了一桶油。

「殺、殺、殺。」這回李玄霸也是滿意了。

「聽我命令。今天。沒有什麼兵法、戰陣。我的要求就一個。跟隨我為你們挑選的軍官的身後。殺。」李玄霸說完之後就不在言語。

看着對面慢慢的出現了敵人的影子。李玄霸雙手舉起擂鼓瓮金錘。

「大唐、萬勝,隨本王,殺啊。」說完一馬當先沖了出去。「大唐萬勝」所有人大喊一聲後跟着李玄霸的馬後衝上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