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高高的閣樓上,程素琪單手支着精巧的下巴,倚欄而立,俏目遠眺黑暗的天際。

自從那日被程謙騙回炎宗之後,程素琪就知道了,程謙心意已決,非殺了凌逸不可,根本不是她一言兩語可以化解的,只是夾在父親與喜愛的男人之中,她該如何抉擇?

“爹爹不要我了,你也不在,明天你再不回來,我跟你沒完!”賭氣的一跺腳,程素琪嘟起小嘴,像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一般,指着遠方的一個地方,怒哼道。

高樓上的程素琪,自然不知道,樓下背手而立的程謙,正用一種複雜的眼光,擡頭看着她。

“你如此癡心,凌逸,就更加該死!”

…………

當清晨的一絲光亮,照亮了滄印城這片大地時,街道上,很快的就涌出了一道道人潮,人潮匯聚的中心,便是滄印城最大的一片空地,皇家廣場。

此時還尚且清涼,溫度極爲適中,但是行走在街道上的人羣,卻是格外的擁擠,每個人的身上,都是擠出了滿身汗水。

這些平常的民衆,又或者是趕着去參加大賽的選手們,都是一心熱切的拼命擠去,誰都想先到達皇家廣場。

“哎喲喂!急什麼急,直娘賊!”

“我操!擠你怎麼了?。老子愛擠誰擠誰,有本事你飛上天去啊!飛上去,老子氣都不敢出一聲!”

混亂中,一聲聲粗暴的話語總是傳蕩在街道里。

“呼呼呼!”就在這些擁擠的人羣爲爭奪先入場的機會而大吐口水的同時,十幾道黑影,卻是從他們頭上飛速的掠過,瞬間消失無蹤。

吵鬧的街道,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那是誰?”有人迷迷糊糊的問道。

“炎宗吧?”回答的聲音此起彼伏。

“呼呼呼!”又是十幾個黑影穿梭於他們頭上,轉眼間又消失不見。

“這會兒又是誰?”

“好像是葉家張傢什麼勢力的人。”

“該死的,趕緊走啊!”有人看着毫無阻礙就越過他們的一道道黑影,立馬反應過來,拼命的擠出重圍,一溜煙的跑向皇家廣場。

“衝!”

街道上,混亂不堪。

能一睹藥師資格大賽上藥師酣暢淋漓煉製丹藥的情景,這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所以每個人,都是拼盡全力,想要佔據更加近的距離,近望藥師大賽的進行。

說不定機遇之下,還能與什麼藥師勾搭上關係。

當然,這也只是一些投機倒把之人心裏的想法,大多數人,還都是因爲藥師資格大賽的名頭以及獨特的吸引力,奮身前往觀看。

這是滄印城的一大盛事,同樣,也是滄印帝國以及遠近帝國藥師們的盛世。

街道的某個角落裏,一男一女負手而立,望着擁擠不堪的人羣,兩人的臉上都是浮露出了一種譏諷之意。

“愚昧的凡人!”丟下一句**裸的鄙視,兩人轉身飄然離去。

……

“噹噹噹噹噹!”

皇家廣場。

臺上,一名個子不高不矮的,長着一張大衆臉的男人連續敲打了幾下桌子上的小掛金鐘之後,站起了身,望着臺下黑壓壓的人羣,笑道:“藥師資格大賽,就要開始,現在,有請選手們上場!”

“嘩嘩譁!”

黑壓壓的人羣,立馬爆發出了歡呼聲。

“呼呼呼!”一道道的黑影,從遠處飆射而來,或是在半空中做出個優美的姿勢,又或者是在落地時擺出個倨傲的表情,所有來者都是平穩落在了高臺上。

“好功夫好功夫!”那名明顯是主持的男人恭維的拍手叫好,目光恭敬的掃視而過,旋即收回,微微一笑,道:“離大賽開始,還剩一刻鐘時間,一刻鐘過後,第一輪的淘汰賽,正式開始!如果在一刻鐘過後還未上臺的選手,一律資格取消!”

臺下,鬧哄哄的人羣中,俏生生的站立着一個苗條纖細的身影。

冰冷的目光,在臺上所有人的臉上掃射而過,轉之,便是一聲嘆息,“他還沒來嗎?”

孤寂的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臺上又多了幾名匆忙趕來的選手,但是,依舊沒有出現想要看到的人。

“時間快到了,再不上臺的選手,資格取消!”主持人望了臺下以及遠處幾眼,大聲道。

“哎!”倩影孤零零的嘆了一聲,在許許多多道目光的注視下,緩緩的走上了臺階。

“趙青靈?”擁擠的人羣正前方,程謙冷眼微眯,望着走上臺階的趙青靈,先是心頭一驚,然後,便是有些幸災樂禍起來,“只你一人,想要拿的第一,哪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乾靈派的手腳,還伸不到滄印城裏!”

“程宗主,您的仇人,似乎並沒有出現?”程謙的身旁,一名老者恭敬的抱拳問道。

“哦,原來是張家老頭啊!”程謙好像是現在才發現站在身邊的張家家主,輕蔑之意不言而喻,“你說凌逸那小子?我看那,估計是死在了某個家族家族內亂裏了!哈哈哈!”

“呵呵!是的是的,恭喜程宗主,從此在滄印城中,一家獨大!”張老頭恭聲道。

“哈哈哈!和我作對的,只會落個慘死的下場,凌逸就是例證!”程謙大笑道,冷眼望着臺上怒目而視的趙青靈。

鬨鬧的人羣,也因爲忽然響徹而起的大笑聲頓時安靜了下來,臺上的藥師們,也是將目光對準了程謙。

“程謙,凌逸還沒死,你休得胡說八道!”趙青靈指着程謙,怒道。

“趙青靈,我告訴你,凌逸,已經死了!”

程謙蔑視的語氣,好似重錘擊打在趙青靈心頭,目光一眩,趙青靈頓時感覺頭暈腳輕,搖搖欲墜。

場中是如此的肅靜,然而程謙的大笑聲,卻是猶如魔鬼妖咒般束縛着趙青靈,一滴滴滾燙的淚水,就是在趙青靈的眼眶中打轉。

“不可能!他不可能死的!”

“我再說一遍,凌逸死了,凌逸死了,凌逸死了!哈哈哈!”程謙似乎很享受這種對趙青靈的打擊,臉上的笑容都變得猙獰起來,狂聲大笑的聲音,傳入雲霄,擴至遠處大地。

“誰說我死了啊?”高高的天空上,忽然有一聲沉重的質問,傳蕩下來。

猛地一擡頭,趙青靈的眼簾中,終於出現了那個日思夜想的身影。

“程宗主,你還沒死,我怎麼會死?”

淡淡的笑意,浮露在穩穩降落在高臺上的凌逸的嘴角上,冷冽的目光直視臺下,那剛纔還放聲狂笑的程謙,頓時間驚愕駭然。 淡淡的笑意,浮露在穩穩降落在高臺上的凌逸的嘴角上,冷冽的目光直視臺下,那剛纔還放聲狂笑的程謙,頓時間驚愕駭然。

驚愕了許久,程謙方纔將驚色收斂起來,凝望着落在臺上的含笑而立的凌逸,疑惑道:“原來你沒死!”

“是啊!讓程宗主失望了。”凌逸笑道,冷冷的再看了程謙一眼,信步走到趙青靈面前。

“一切都好吧?”嘴角上依舊挑起一抹笑意,不過這一次,卻是溫暖了許多。

“嗯!”趙青靈點了點頭,一把手擦去眼角里打轉的淚水,又羞得低下了頭去,不敢直視凌逸的雙眼,道:“蓉姐姐也在臺下,等比賽結束後,你找他好好敘敘吧!”

“哦?”凌逸偏轉頭往黑壓壓的人羣中看去,一個火紅色的影子,映入了他的眼中。

這道火紅色影子就是柳月蓉,此時的她欣喜若狂,拼命的向凌逸招搖着玉手。

含笑點頭,凌逸才將目光調轉回來,笑道:“我只不過離開十數天的時間,你就管月蓉叫蓉姐姐了,這是怎麼回事?”

“啊!”趙青靈又驚又羞,瞬間弄成了個大紅臉,搖頭道:“你想知道……等你拿到第一名我再告訴你!”

“哈哈哈!我來這裏,就是爲了拿到第一名的!”凌逸大笑了一聲,拉住趙青靈的手站到了選手之間。

趙青靈很是害羞,不過也是任由凌逸牽着她走,而凌逸,則是在這一段過程中發現,數十道目光,一下子就齊刷刷的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大多數人都是因爲凌逸“口出狂言”而感到憤怒,也有少部分很是鄙視,只有一男一女那捉摸不透的眼神,吸引了凌逸的絕大部分注意。

那一男一女站在最遠處,臉上毫無表情,但是凌逸卻是感受到了來自兩人目光中的深深敵意,以及那麼一點小小的重視,又或者說,是對凌逸這種自不量力的蔑視與譏笑。

稍微留意了一下,凌逸默默的站到了選手之中,等待着主持開口說話。

場中,因爲凌逸的出現,臺下的所有人都是稍微一滯,旋即,望向程謙的臉上便是精彩了起來。

在這滄印城中,誰不知道凌逸和程謙,幾乎達到了一種水火不容的境地,而凌逸出人意料的出現,又給了狂妄的程謙一記當頭悶棍,兩人還沒真正交戰,就已經**味十足,很多人都願意相信,這一屆的藥師大賽,絕對不會簡簡單單平平靜靜的過去。

“臭小子,遲早你會死在我的手裏!”拳頭握得爆響,程謙心中狠道。

程謙陰鬱的樣子,也讓身邊張家家主驚駭了一番,懼怕的不敢出聲,生怕程謙會因此動怒,高臺上的主持,卻是開始在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一大堆囉嗦的話語,凌逸很是厭煩,也沒有去留意,和趙青靈聊了一下近來的情況,這才聽主持講到了重點。

“這一屆藥師資格大賽本是滄印學院和帝都藥師聯合會共同舉辦的,接下來的每一輪都將是淘汰賽制,每一輪之中,評審們會給出同一品階的丹藥,讓選手們選擇煉製,誰煉製出來的丹藥最好,最受到評審的青睞,並通過一輪一輪的考驗,就能夠問鼎這屆大賽!”主持人快速的講完這些,接着笑道:“大賽連續舉辦五天,每一位參賽者,無論是淘汰了還是主動退出,都能夠從帝都藥師聯合會手裏得到一枚天烏紫金丹!”

此話一出,頓時間,場內便是沸騰了起來,即使是一些參賽的選手,都是不由得臉上泛起欣喜。

天烏紫金丹,那可是堪稱直逼地階丹藥的玄階五品丹藥啊!服用之後,藥師的精神力,飛奔猛漲!

就算是凌逸,也是臉部抽搐了一下,爲帝都藥師聯合會這種氣魄震驚了一番:“帝都藥師聯合會,還真的捨得花錢那!”

“還有,進入前十名的選手,獎賞會更加的豐厚!”主持大聲喊道。

這一次,許多選手的欣喜,開始逐漸轉化成了狂熱,光是參加比賽就能獲得天烏紫金丹,那麼如果進入前十呢?豈不是更加豐厚!

大部分選手的眼神,都變得火熱起來,磨刀霍霍,卻又提防的看向周圍左右的選手們,神情戒備,凝神細聽。

在這之中,也只有凌逸和趙青靈,以及凌逸注意上的一男一女神色不變。

“好!大家請安靜一下!”見臺上臺下都處於一陣混亂中的狂喜,主持人稍稍有些得意,主持這樣的大賽,他感覺自己面上特別有光,笑道:“各位安靜一下,時間已到,評審將會給出題目,所有選手一個個挑選,進入第一輪的比試當中!”

話音一落,十幾名衣着暴露的侍女甩臀扭腰的端着一個個金色盤子,從臺後一路走上前來,不時的向臺下拋出幾個媚眼,惹得臺下的男人陣陣歡呼。

凌逸注意到,在每一位侍女的盤子中,都盛滿了小小的碎紙條,在碎紙條上,都寫上了一副副丹藥的名字。

“這估計就是試題了。”凌逸笑道。

“嗯!估計就是了!”趙青靈也點點頭,看着凌逸微笑着的側臉,輕聲笑道:“不如選個比較好煉製的丹藥,簡單的晉級,也省得耗費精神力。”

“說的沒錯!”凌逸回答道。

“大家選試題吧!”當所有侍女來到臺上排成一個一字時,主持人立馬讓開了位置,大聲說道。

頓時間,選手們就是朝着那羣侍女衝了過去,就好似一頭野獸在尋找自己的獵物般,不消多久,便擠成了一團。

選手差不多有一百多人,擠在臺上,雖然高臺還算寬闊,但是當擠在一起搶奪試題時,就讓人覺得是那麼狹窄。

“那是我的,別和我搶!”

所有人都想要得到簡單的丹藥,以讓自己順順利利的晉級下一輪,只是越發這麼想,搶奪的對手就是越多。

“神靈仙丹是我的!別搶!”一人一把掄開擋在身前的一名選手,喝道。

“滾他媽的,你叫他一聲,看他答不答應你!”又有一人一腳踹了過去,將那人踹的老遠。

場面一片混亂,一個個爭得面紅耳赤,沒有任何風度,彼此間看着對手,恨不得立馬拔劍出手,砍倒和自己搶題的其他人。

凌逸站在最後面,眉頭微皺,無奈的笑了一聲,眼角的餘光,卻是注意到在遠處,那一男一女則是饒有興趣的望着自己。

一雙眼睛與四目相對,凌逸從那兩人眼中發現了一抹挑釁的意味,凝視良久,凌逸微微一笑,見前方擠成一團的選手已經散去一大半,只剩下星星點點的幾人再仔細的挑選試題,方纔和趙青靈一同過去。

十幾名侍女端着金色盤子,在剛纔的一番衝擊下,她們也是略顯狼狽,凌逸走到近前,放眼看去,每一名侍女的盤子中,都只剩下一兩張試題,顯然,那些低階的丹藥,或者說是相對而來煉製簡單的丹藥,已經被前面的那些選手瓜分一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