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高策走在她身後,看著她的背影,只沉默不語,一揮手,帶著身後的人馬朝著翊坤宮浩浩蕩蕩而去。

|

這個時候的翊坤宮中,薛運已經為南煙診脈完畢。

她說道:「娘娘似乎,心事甚重。」

南煙抬頭看著她。

半晌,微笑著道:「薛太醫這是在為本宮請平安脈,還是在看本宮的心思?」

「……」

「本宮心事甚重你也看出來了?」

「……」

薛運微微蹙眉。

她能感覺到,今天晚上的貴妃和平時有些不同,或者說,最近這些日子,貴妃看她的眼神都跟平時不同。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顯得神情複雜。

而今晚,她明明沒什麼動靜,卻大動干戈的讓念秋來太醫院請自己,說她腹緊,將要臨盆。

現在,又這樣說……

薛運沉默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微臣不敢窺探娘娘的心思,只是,母親與胎兒血脈相連,母親的心事若是沉重,胎兒也會有反應的。」

「……」

「娘娘這幾日,是否真的感覺,時常腹緊。」

她加重了「真的」二字。

南煙看了她一眼,正要說什麼,突然眉心又是一蹙。

腹部,倒真是又緊了一下。

她輕咳了一聲,說道:「嗯。」

薛運道:「這——」

她的話還沒說完,念秋就從外面跑了進來,氣喘吁吁的道:「娘娘。」

南煙抬頭看向她,見她神情有異,問道:「怎麼了?」

念秋說道:「娘娘,剛剛有人看到,惠妃娘娘帶著一群人,往隆福門那邊去了。」

一聽這話,南煙的臉色微微一沉。

冉小玉看向南煙,輕聲說道:「惠妃去隆福門?她——她想要做什麼?」

薛運在一旁聽著,還有些莫名,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這樣的緊張,而南煙皺著眉頭想了一下,突然抬起頭來。

「小玉,讓人趕緊關閉翊坤宮的大門!」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沈蕭也注意到了宋子持那邊的情況,他已暗自派人過去查看,只是卻都被慕容景給『擋』了回來。

「家主…」沈家子弟本是輕視慕容景,認為一個瞎子也無多大能耐,可結果顯示,他們卻都不是慕容景的對手,遂就只得無功而返。

「…原地不動。」沈家子弟前仆後繼地下了地道,直到已經有好幾人都死於這地道內,才約莫懷疑那地道里的東西或許是十年前仙魔大戰所留下的蠱毒,加上如今看這些瑤華宮弟子又許久沒有動作,所以沈蕭以為還是先讓所有沈家子弟暫留在這洞外再說。

「鴻師兄…」慕容景雖然眼睛看不見,但耳朵卻靈敏,他知道宋鴻此時正向他走來。

宋鴻拍了拍慕容景的肩膀,讓其盯住沈家人。而此時宋子持已是掙脫了洪荒的定身術,所以宋鴻只得以人身抱之,而他還不忘督促年華,「阿娣,你的血…」

年華立即以劍割向手臂,而後就往宋子持的嘴裡湊。後者雖是緊閉雙眼,但憑著血的氣息,他也能準確無誤地抱住年華的手臂,再盡情地吮吸著她的血。年華看著宋子持,便想著他這蠱毒已經有段時日是未發作了,而此時的發作卻是毫無先兆的,也就不知這其中是否與這地道里的東西有關。

年華見宋子持在喝完她的血后,倒是恢復了些神志,而洪荒便適時在旁說道,「子持師弟,你立即凝神打坐。」

洪荒也席地而坐,他以法術在宋子持的背後助他一臂之力,而瑤華宮的其他弟子看宋子持這般樣子,也就想著這地道若是真有蠱毒,那麼一旦他們下去,只怕即使不死,也是會變成宋子持的樣子吧。

吳喜兒遞了張手帕給年華,讓其止住傷口,可年華並沒有接過來,只胡亂地以自己的袖口捂住傷口。「鴻師兄,如今那些沈家人都說這地道下有蠱毒,而現在師兄他也蠱毒發作了,那我們還需要下地道么?」這裡本是洪荒作主,只是年華看洪荒的樣子正是聚精會神地幫宋子持壓制蠱毒,所以她也只得轉而去問宋鴻。

宋鴻剛剛已是看到這從洞口內抬出了好幾具沈家子弟的屍體,所以他也覺得此時不宜下地道,「這地道內的東西不知是否就是蠱毒,若那真是十年前仙魔大戰所遺留下的蠱毒,那麼我們瑤華宮弟子定不能下去,定要先稟告掌門再做定奪。」

宋鴻剛一話落,年華便發現從天邊飛來一靈獸,而靈獸上的人赫然就是那凌虛子。

「凌峰主。」「師傅。」一眾瑤華宮弟子向凌虛子見禮。

「子持怎麼了?」凌虛子看洪荒正施展法術,似在給宋子持壓制著什麼,遂他一從靈獸身上下來便問道。

而洪荒不可分心說話,只由宋鴻答他,「子持的蠱毒發作了,現在洪荒師兄正為他壓制。」

凌虛子皺眉,接著問,「那阿娣的血呢?」

「已經讓子持喝了,只是此次他蠱毒發作的甚是蹊蹺。」宋鴻低聲與凌虛子說道,「沈家人在地道里發現了一種東西,說那是蠱毒…而我看子持又是現在這個樣子,所以凌峰主,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這裡竟會有蠱毒?莫不是那十年前的…」凌虛子猜測道,可宋鴻只搖頭表示並不清楚。

「只是若此時就回去,那會否錯過了什麼?其實這地道是老鼠精所挖,也就與魔教有關,之前以為這地道只出現在九丘山之下,而如今看來連著這皇宮裡也有地道,所以我想不通這魔教此舉為的是什麼?」雖說之前這魔教確實是因地道而掠得『十器』之一的聚芳鼎,可如今這地道竟挖到皇宮,所以顯然這魔教魔君的目的定不是這個,而若是這裡的地道里出現了蠱毒,那麼也就總算有了些線索。

「凌峰主的意思是…這地道我們要下去?」宋鴻雖在問凌虛子,但凌虛子的意思已是明顯。

凌虛子突然看著一旁的年華,那眼神含著不容置喙,「阿娣的血是解蠱毒的藥引,也就是說,她本身並不懼怕那蠱毒,所以我覺得,就讓阿娣下去這地道,把這東西帶回去我們靈藥峰,讓梅師兄看看,我們不就知道這東西究竟是不是蠱毒了。」

「這…」凌虛子說的也在理,可即使年華身上的血是藥引子,但也並非就完全安全,但既然已來到這兒,若是不下去看,那些東西會否就會因錯失了時機而再也尋不到,況且沈家還在一旁,若這東西落到他們的手上,而他們又似那九丘山下的地道又開始明知而不報呢?

吳喜兒才不會像其餘的瑤華弟子這般『乖乖』地只防著那些沈家人,她剛悄悄地湊到宋鴻身旁,卻聽到了其師傅凌虛子的話中竟是要年華下地道,於是她也顧不得並插嘴道,「師傅,你不能讓阿娣一人下去啊,那地道里有蠱毒,你看那沈家已經死了幾人了…」

「你懂什麼,還不退下!」吳喜兒被凌虛子這麼喝斥了一聲后,她便有些懵了,因為她從來沒見過凌虛子會這樣和她說話。

「凌峰主,我以為,不如還是等等洪荒師兄和子持,若他們也覺得此舉可行,我們便讓阿娣下去也不遲。」

凌虛子只得點頭。他知道魔君要挖地道,但連著竹鼠精也不知他的目的為何,也就更不用說他也定不知曉。但是若地道里真有蠱毒存在,那麼興許這就是那魔君的目的,畢竟十年前仙魔大戰雖以仙門勝利而告終,但魔教卻因這蠱毒而為日後留有一絲死灰復燃的餘地,所以由此看來,魔君傾城是想尋回這蠱毒,而蠱毒很可能便在這地下。

年華雖暫時不用下地道,但已是換來吳喜兒擔心的眼神,「阿娣,你一定不要去,那地道里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蠱毒,而且若真是蠱毒,你就…」

年華有些不安,她剛剛其實也聽到了,但若最後真是讓她下去,她也不得逃避,因為若如凌虛子所說,她身上的血既然是解這蠱毒的藥引子,那麼那些蠱毒便傷害不了她,所以她下去地道也不一定會死,而且興許還能從這蠱毒中找出宋子持徹底根治的方法。

「喜兒,我不怕…」年華拉了拉吳喜兒的手,反倒是她安慰了她。

而年華身上具有能解蠱毒的血,這點上,沈家也已是知道了,所以沈蕭示意沈紫玉,後者知道她爹的意思,可是這地道的蠱毒若真是十年前仙魔大戰所遺留下來的,那即使有年華在旁,也並不得保她安全,但是這也興許是他沈家的一個機會。

所以沈紫玉走到凌虛子身旁,「師傅,若是要何師妹下地道,紫玉也請求一同前往。」

「師傅,喜兒也去…」(未完待續。) 第2116章給我把門頂住!

薛運在一旁聽著,還有些莫名,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這樣的緊張,而南煙皺著眉頭想了一下,突然抬起頭來。

「小玉,讓人趕緊關閉翊坤宮的大門!」

「啊?」

聽到這話,倒是薛運愣了一下。

她說道:「娘娘,還是讓微臣先離開吧。」

畢竟,她的身份還是一個臣子,深夜來翊坤宮為貴妃娘娘保重孕體還算說得過去,但如果宮門關起來,她還留在這裡面——

這話傳出去,就說不清楚了。

她自己倒無妨,畢竟祝烽知道她是女人,至少不會懷疑她和貴妃之間有什麼問題;但別的人不知道,只怕會懷疑貴妃的名節。

可南煙看了她一眼,卻說道:「你先不要出去。」

「娘娘……」

「聽本宮的。」

南煙當機立斷,說道:「趕緊出去,把宮門關上!」

「是!」

冉小玉也敏銳的感覺到了危機,立刻轉身跑了出去,只見翊坤宮的大門還敞開著,聽福和兩個守門的小太監正站在門口不遠處,閑聊著什麼。

冉小玉不等跑近,大聲道:「聽福,關門!」

聽福他們愣了一下。

突然見冉小玉這樣跑出來,大聲的喊他們關門,幾個人都有些茫然,而就在這時,宮門外的大路上,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隱隱能看到,前方火光閃耀,腳步沉重。

好像,有很多人朝著這邊過來了!

聽福他們皺著眉頭,下意識的要探頭去看,而冉小玉也看到了高牆外閃耀的火光,更聽到了那雜亂的腳步聲。

她立刻大聲道:「快!關門!」

這一下,聽福突然明白過來什麼,急忙伸手招呼那兩個小太監:「關門!關門!」

而他們的聲音,外面的人也聽到了。

吳菀一聽到冉小玉高喊「關門」,立刻對著身後的人一揮手:「趕緊過去,不準翊坤宮關上大門!」

身後的幾個士兵立刻朝前沖了過去。

聽福他們推著沉重的大門,眼看就要合攏,但那幾個士兵一下子沖了過來,急忙伸手將大門從外面抵住:「開門!」

大門一下子被頂住了。

這個時候,就算聽福他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突然衝過來這麼多人要他們開門,顯然是有問題了。

他們拚命的將大門往外推,可這邊畢竟只有三個瘦弱的小太監,而外面卻是好幾個人高馬大的士兵,這樣一推,眼看著大門就要被他們推開。

而吳菀他們已經朝這邊跑了過來。

就在這時,冉小玉眼疾手快,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操起旁邊的門栓,對著門縫外的人一陣亂打:「放開手!」

那門栓足足有人一條大腿那麼粗,打在頭上立刻就是頭破血流。

「哎唷!」

幾個士兵吃痛,慘叫著退開。

趁著這個時候,冉小玉急忙道:「快關門!」

聽福他們咬著牙,拚命的將大門往中間用力一推,就在大門合攏的一瞬間,冉小玉站在門內,看著一臉猙獰的吳菀沖了上來。

她大喊道:「給我把門頂住!」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洪荒從宋子持的背後放下手來,只留後者繼續凝神打坐。「洪荒師兄,你怎麼了?」見洪荒一放開手后,便身子往後倒,宋鴻見狀,便立即扶住他。

洪荒只擺了擺手表示自己無事,因他急於向宋子持壓制其身上的蠱毒,所以這一時使用過多的法術,已是導致他身體虛軟,也就暫不能開口說話。

宋鴻瞥了眼凌虛子,暗道他都看到洪荒如此,莫不是還堅持下地道吧。可凌虛子的眼中雖有對洪荒的擔憂,但卻並無說什麼,宋鴻見他這個樣子,只越是疑惑,這凌虛子為何非要在此時下地道。

「下雨了…」一沈家子弟於此時喊道。而此時天空突然變暗,這大雨說來就來,沈家人雖不敢躲到洞內,但即使是躲在大樹下也於事無補,照樣被淋得似落湯雞。

宋鴻本想讓一眾瑤華宮弟子施展法術避雨,可卻被凌虛子阻止,「現在不可消耗過多體力,這等下若要下地道,那麼到時定要施用法術。」

宋鴻聽后,便暗忖這凌虛子要下地道的心思還真是毫不動搖,可此時這越下越大的雨也是事實,而這裡除了那山洞,也就沒有其他遮擋物了,難不成還真的要躲到那裡去?

宋鴻都沒來得及猶豫,凌虛子此時便轉身與年華等人說道,「大家聽著,全部人躲到那山洞內。」

既是凌虛子的話,一眾瑤華宮弟子也只得聽從。宋鴻扶著宋子持,見年華要伸手過來幫扶著,便道,「阿娣你快去躲雨吧,這裡有我…」

年華只得點頭,而另一邊慕容景則扶著洪荒走向洞口,其餘弟子則全都先跑了過去。

山洞內的空間大的足以同時容納瑤華宮以及沈家兩隊人馬。因這大雨一下,洞內的溫度便猛然下降了許多,年華連續打了幾個噴嚏,也就不由地向柴火堆靠了靠。

「何師妹把這顆藥丸吃下去吧。」若不是臨蕖突然出聲,年華根本沒注意到她,而她在這瑤華宮弟子中,也因為一直沒有說話,而讓人很容易忽略她。

年華沒有拒絕,只接過臨蕖手中的藥丸,她知道這定是驅趕風寒的葯,因為白舒就給過她許多這樣的藥丸,只是因這些藥丸被她吃完了,所以此時身上已經沒有了。「多謝師姐。」她向臨蕖道謝。

年華把藥丸吞了下去后,便順道望了眼宋子持那兒,見他還沒醒來,心裡的石頭也就不能落地。不過除了宋鴻在一旁照顧他外,還有就是一直拿著手帕卻實際沒有接觸到宋子持,而只是把手帕遞給宋鴻便就算完事的秦殊也算是在照顧著他。

年華突而因秦殊而想到她要轉峰門的事情,雖然此時想這個好似不合事宜,但秦殊若真的要換到天鑄峰來,那掌門玉虛真人會讓她換么?莫虛真人又會答應么?年華當然是不想秦殊『得逞』的,但實際上年華明確了自己對宋子持的感情,可卻不知道宋子持對她,除了因為是需要她的血外,是否還真心喜歡過她,但是若說那雙修是假的,可她看這斯又好似不那麼排斥,或者還是因為他相信只有雙修才可以根除他的蠱毒?

年華嘆了口氣,之後她的肚子突然叫了起來。果然離了那辟穀的藥丸,她還是不行啊。雖煉成了辟穀術,但年華能持續不吃飯的時間也不長,平常她都是要隔個幾天再吃顆辟穀的藥丸,可此時她的身上那是什麼藥丸都沒有了,更何況那辟穀的藥丸全都悉數給了那凡人皇帝,只是此時又不得去宋子持那身上找。

「姑娘,你餓了么?阿宛這裡有吃的。」年華沒把混斗布收好,只又被這狐妖阿宛伸出頭來,她不知這小狐妖怎麼又主動跑回來找她。只是此時卻不是去尋找這答案的時候,因為這在場的所有人都發現了這狐妖阿宛,這其中,也就當然包括那些沈家子弟了,而他們一看到這狐妖阿宛,便立即紛紛起身拔劍。

狐妖以前一直盤踞在九丘山,所以這些沈家子弟自然是沒少與它們『打交道』。「這裡竟有狐妖!」

年華見這沈家子弟們竟這麼大陣勢,便就立即解釋道,「各位道友,這狐妖是我在路上所救的,她已傷至原形,並不懼威脅,大家不必過於緊張。」年華的潛台詞是想讓這些沈家子弟們都放下劍來。

「狐妖就是狐妖,還分什麼原形人形…」

「既是抓到狐妖,理應立即滅之,也免得她禍害人間。」說罷,這名沈家子弟就要執劍劈向狐妖阿宛,但狐妖阿宛也不傻,她見情況危險,便又鑽入混斗布內。

年華看著這麼多人圍著她,她便只得苦笑,而一旁的吳喜兒見這些沈家子弟的劍全都指向年華,便道,「只是狐妖而已,你們用得著如此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