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高也被他委屈巴巴的模樣逗到仰頭大笑,正準備出聲安慰兩句,門外忽然傳來小二不滿的呼嚎謾罵之聲……

。 無論生活怎樣艱難,日子還是要一天天過下去。

面對波爾德羅高昂的糧食價格,已經漸漸有一些底層的民眾支撐不下去了。

同時,猶豫糧食價格的上漲,其他物品與服務價格也開始飛速上漲,民眾手中的銅幣購買力在不斷下降。

終於,第一個走上街頭鬧事的人出現了。

……

波爾德羅市政廳。

今天的市政廳前格外的「熱鬧」,幾十個或身穿棉布衣服,或身穿粗麻衣服的普通民眾站在市政廳前怒吼著。

他們的身後則是許多過來圍觀的人群,數不清的人已經將市政廳圍了個水泄不通。

「讓總督滾出來!」

「對!讓他滾出來!」

「恢復糧食價格!還我血汗錢!」

「……」

民眾們吶喊引起的騷亂很快吸引了守衛的注意,市政廳的守衛們用手中鋒利的長劍試圖將平民們驅逐。

「你們這群豬玀胡鬧什麼?!」

「快滾回去!」

衛士長一邊怒罵一邊驅趕著上前的平民。

守衛粗暴的態度徹底激怒了鬧事的民眾,身後無數圍觀的人群好像給了這幾十名鬧事者勇氣,一名鬧事者竟然不顧守衛們的劍鋒,徑直朝著市政廳沖了過去。

一名守衛見狀雙眼瞬間被變得充血,頓時惡向膽邊生,揮舞起了手中的長劍。

「掣!」

銀亮的長劍瞬間刺穿了試圖上前的平民身體,鮮血從傷口處四濺,血液潑灑在市政廳門前的地面上。

「咚。」

一具身體倒在了地面之上。

不倫是周圍圍觀的民眾,還是鬧事的這些平民,眼神中都有些獃滯。

即使是在人民並不值錢的艾卡奧斯世界,這樣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消逝在所有人眼前時,帶來的震撼還是難以言喻的。

驚訝、恐懼、憤怒、難以置信……

這些情緒充斥在所有人的內心中,衛士長見狀大感不妙,本來並不算嚴重的事情在出現一條人命後事態立即升級。

但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一切都已經晚了。

「混賬!」

「你知道你幹了些什麼?!」

衛士長一腳踹向之前殺人的衛士,眼神中睚眥欲裂。

「沖啊!和他們拼了!」

鬧事的民眾們回過神來,心神中已經被憤怒的情緒所侵佔,紛紛奮不顧身的衝上前來,就連圍觀的民眾中也在有人不斷加入鬧事者的隊伍。

見已經出了人命,守衛們哪還敢再用劍,紛紛用身軀抵禦著鬧事者的衝擊,但是只有幾十人的守衛在潮水般的民眾面前實在是難以抵擋。

眼見守衛們組成的「防線」就要被攻破。

「噠,噠,噠……」

清晰的馬蹄聲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一隊騎兵順著城市的道路正在快速襲來,這是來自波爾德羅城衛軍團的守軍。

大股士兵的到來讓圍觀的民眾們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紛紛四散而逃,唯有一開始鬧事的那幾十人已經紅了眼,不斷的試圖突破守衛們的防線。

一位騎在馬背上身披銀甲的將軍第一個趕到,看到暴動的民眾,他直接拔出腰間的長劍。

「噌。」

雪亮的劍光劃過,一顆碩大的人頭落地。

比起被一劍梟首帶來的震撼,長劍刺中鮮血淋漓的死去反而顯得微不足道。

就連紅了眼要鬧事的民眾一時間都被這名將軍的氣勢所震撼到了。

「都給我抓起來!」

將軍的語氣低沉而又包含殺意,讓聽到的人無不感到皮膚一寒。

隨著圍觀民眾已經四散而逃,剩下的平民被士兵們紛紛抓了起來。

「向您致意,卡威瑟將軍。」

市政廳的守衛長連忙上前,對著馬上的銀甲將軍恭敬的說到。

「哼!」

「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卡威瑟面色上閃過不悅的神色,對於衛士長極其不滿。

「這……」

衛士長面色難看,對於今天的事情他難辭其咎。

「不知您是怎麼知道這裡發生暴動的?」

衛士長有些不解,他並沒有派人去請城衛軍團解圍。

「這你就不用管了!」

卡威瑟高傲的昂起頭,似乎不屑於對一名衛士長去解釋。

衛士長見狀眼中壓抑的怒火一閃而逝,但是面對城衛軍團的軍團長,他顯然也只有忍耐,況且眼前這人的桀驁不馴在軍隊中是出了名的。

不過卡威瑟的到來也並不是沒有好處,天塌下來有高個子的頂著,既然他來了,這件棘手的事情就交給他去處置。

「現在您看怎麼處理?」

忍著心中的怒火,衛士長向著卡威瑟詢問到。

「廢物!」

「這麼點小事還來問我!」

「膽敢聚眾鬧事!自然是全殺了。」

城衛軍團軍團長卡威瑟語氣中帶著深寒的殺意。

聞言,所有人面帶猶豫之色。

顯然,他們都知道這場暴動的緣由,這樣的處置結果顯然不是很合理。

「這……」

「是不是要請示一下多倫伯爵或者……」

「碰!」

衛士長咬著牙接著問到,但沒等他問完,卡威瑟已經一腳踢在了他的胸前。

「咚」

衛士長的身軀直接倒飛出去,然後重重落在了地面之上,來自四環戰士的一腳差點要了衛士長的小命。

「咳咳……」

市政廳的衛士連忙扶起衛士長,衛士長的嘴角儼然已經留下了鮮血,正在不斷的咳嗽著。

見狀,所有人都默不作聲。顯然面對如此殘暴的卡威瑟,所有人都不想再做出頭鳥。

「廢物就是廢物!」

卡威瑟收回了腳,眼中閃過不屑的神色。

「看什麼?!」

「還不動手!」

卡威瑟大吼,士兵們猶豫了一下,然後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被制服的民眾們此刻憤怒的情緒早已經消失殆盡,紅了的雙眼也漸漸恢復清明,現在只剩下了無盡的恐懼。

「掣!」

鮮血撒滿了地面,波爾德羅市政廳門前已經被被鮮血染成了深沉的紅色。

見狀,卡威瑟露出了猙獰的滿意笑容,然後調轉馬頭揚長而去。只留下了血泊中的幾十具屍體和倒在地上的衛士長。

「咳咳!」

「完了….出大事了。」

衛士長的面色一臉灰敗,眼中閃過絕望的神色。或許那隻血肉怪物能反彈來自外部的攻擊,但內部的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就算這些奇形怪狀的傢伙能力再詭異,最終還是逃不開靈魂意志的攻擊。

閑羽蘊含的意志其實不多,更多的只是起到一種引導作用。

血肉開始膨脹,鼓動,那隻怪物也很快反應過來,只是這種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原神之劍主》第二百九十九:明宵空的最後手段 袁家世代經商,頗有家資。袁可情是袁家長房之女,蕙質蘭心,不僅樂善好施,還幫忙處理家族事務。

其父曾感嘆:「要是男兒身,定讓其女做家主!」

可惜,女子總要嫁人的,袁可情年近二十,一直催婚不斷。

要不是脾氣倔強、抵死不從,其早就成為人婦了。

帶着丫鬟偷偷從走廊一角,觀察涼亭中靜止不動的葛福。

『這位仙師好好裝扮一番,倒真是氣度不凡!』心裏這般想着,她壯著膽氣走近前,見禮。

葛福從感悟中脫離,看着她,一直看到她不好意思。

「我…不太…會…你們的…語言,叫人…多…陪我…說話。」在袁小姐與丫鬟驚目下,葛福一詞一頓道。

袁可情會意,自告奮勇道:「我願陪仙師說話!」

結合對方表情,葛福明白意思,點點頭。

此時,小丫頭跑了過來,手裏拿着兩根雞腿,沒徵得同意,就往葛福嘴裏塞。

葛福哪會當眾吃這東西,手一拍,將小丫頭的手打了回去。

小丫頭一陣委屈,呃呃叫着。

無奈,葛福撫摸她的小腦袋,示意她自己吃。

小丫頭很快將注意力轉至雞腿上,一咬一大口,嘴唇流油。

被人伺候着沐浴一番、穿上碎花裙,別說,這小丫頭還有那麼一丁點可愛。

如此,過去半月,葛福的身體也被調養了回來。他一直待在池邊涼亭中感悟,以期儘快恢復實力。

袁可情每日過來兩次,與葛福交流,多數時候是照著書籍文章朗讀,少數時候說些女兒家的心事。她以為後者沒這麼快理解。

在院裏養了一對陌生父女,袁家主事者還是得到了消息。長房家主,也就是袁可情的父親召來女兒詢問。

袁可情本打算依仙師之意相瞞,卻架不住父親的連番追問,只能道出了實情。

這也怨不得她的父親,畢竟自家女兒尚未出嫁,哪能如此禮待一名陌生男子?

「什麼?仙師?你確定?」逼問出女兒的真話,作為一家之主的袁川震驚道。

「確定!」袁可情回了一句,身旁的丫鬟也連點頭。

還是相信自家女兒的,在大事上絕不含糊,袁川來回踱步,一急一喜,思索著對策。

「爹,仙師不願人打擾!」知父莫若女,袁可情提醒道。

「知道,知道,仙師嘛,一定有特殊喜好,我暫時不打擾就是。」顯然,袁川未將這話聽進去,還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盤。

商人之家就是如此,有利就要圖,何況這仙師是送上門來的,若不用,豈非空守寶山?

沒幾日,袁川就主動接近涼亭,一見面,便向閉目聽書的葛福躬拜道:「袁川拜見仙長!」

「爹,不是叫您不要過來的嘛?」袁可情趕緊說道。這同樣是在向葛福解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