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騎手吹了聲口哨。他聽到黑色騸馬的叫聲,叫道:「嘿,半山腰上有人!」

「不好!」瑟琳娜抽出匕首,「我去引開他們。」

「等等!」斯派克抬了抬下巴。

山坡下又上來二十多個人,為首的格外引人矚目,因為他全身穿著鍍金的板甲。

「你們是誰?」老騎手拉過馬頭,放低長槍,「這裡是迪特里希家族的地盤,我沒見過你們。」

「我們是倫德施泰特伯爵的人。」黃金騎士的聲音低沉,他身後的人穿著普通的鎖甲,拿精鋼長劍。

「倫德施泰特伯爵?黃金家族之一,我們的好朋友。」老騎手收起長槍,驅馬上前,他的四名騎手也收起了武器。

黃金騎士一踢馬刺,拔出劍,砍飛了老騎手的頭顱。一時間,剛才還虐殺旭日帝國遺民的騎手全部身首異處。

黃金騎士甩掉劍上的鮮血,眾人收起武器,向東邊絕塵而去。

「我的天,簡直難以置信。」斯派克站起身來,他拉過一匹孤零零的馬,「黃金家族居然反目了?」

「看來這裡離迪特里希家族的礦區很近,黃金礦哦。」瑟琳娜翻找著騎手的屍體,搜刮些食物和錢,「接下去我們怎麼走?」

「我要去礦區看看。」孫光龍咬牙切齒道。

斯派克搖搖頭,語重心長地說道:「我斷了手臂之後,才明白,在自己強大以前,不要與比自己強大的人硬拼。我們先回玉華城。」

孫光龍騎上另一匹馬,看著地上的同胞屍體,捏了捏拳頭。他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要讓所有的旭日帝國的遺民抬起頭來做人。 一大清早,白鴉在籠子里哇哇地叫。它們扇動翅膀,跳來跳去。

山姆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穿上亞麻短衫,掙扎著起床。他抓起一把玉米,扔進籠子里,白鴉們爭奪食物,發出刺耳的叫聲。

「多利,嘿,多利,來。」山姆伸出手掌,對個頭較大的白鴉說道。那隻白鴉蹦跳著,小眼睛看著山姆,尖銳地叫了一聲:「玉米。」

「乖,玉米在這裡呢。」山姆用右手指了指左手掌上的玉米粒,笑道。多利啄了他的手,將玉米粒吞下。

山姆喂完白鴉,再次翻開桌上的書。這本破了封面的羊皮書上,寫了關於巨人族和長城的誕生,只可惜書的大部分內容都用上古語寫作,他沒法讀懂。

「樹,沃土。」山姆用食指按著書本,他儘力去翻譯,但大段大段的陌生單詞和古老的修飾手法,讓他心煩意亂。

「玉米。」多利在籠子邊緣擦了擦喙,尖叫一聲。

山姆抓了抓頭髮,長出一口氣。自從哈特曼當上隊長后,他派人將白鴉送進了山姆的居室。山姆無法想象奧爾丁頓隊長是如何在烏鴉的吵鬧聲中辦公的。

飢餓與煩躁讓他不得不放棄翻譯那本上古語編寫的書。他栓上門,去往長廳用餐。

長廳里有10多人,大多數人的面孔都顯得陰沉。他們都是些新手遊騎兵,一個個在練習場上掛了彩。他們的眼神獃滯,臉色都不太好。

自從接到威廉的信,哈特曼加緊對遊騎兵的訓練。馬龍的脾氣本來就火爆,稍有不滿就向被訓練者甩上一鞭。近一個月來,訓練時受傷的人不斷增加。

山姆要了一碗甜豆、一個烤洋蔥卷、一盤水果沙拉、兩片麵包、一塊培根,再配了一碗土豆湯。今周是艾斯本負責燒飯,他的廚藝日益見長,山姆考慮是否該讓艾斯本專職當廚師。

「山姆,天殺的,你的臉色蒼白。」朗格坐到了山姆的旁邊,他要了兩大塊黑麥麵包、一塊培根,外加豌豆湯。

「沒什麼,比起那些人來,我幸運得多。」山姆抬了抬下巴,指著那些垂頭喪氣的新手們。

朗格抓起黑麥麵包,撕下一片,塞進嘴裡,說道:「黑皮去行省各地招募新人,看看他招來的,一批不如一批。上一批有不少是農夫,最勇猛的人是拿著叉子趕走過野豬的,而這一批乾脆是小偷和強姦犯,一群人渣。」

山姆看著角落裡的一群人,他們有的面露凶光,有的眼睛賊溜溜的。都不是善類。黑皮也許去了監獄招的人。

「能招到人算不錯了。一旦他們發誓成為遊騎兵,既往不咎。黑皮肯定這樣承諾過,這些人不想被砍去手指、砍掉腦袋,被騙了進來。」山姆用勺子盛起一塊土豆片,輕聲說道。

朗格嘿嘿一笑:「說得好,被騙了進來。哈特曼恨不得一周內把他們訓練成老練的遊騎兵,馬龍拿著鞭子,像訓馬戲團野獸一樣訓練他們。結果大多數掛了彩,逃走的被抓回來砍腦袋。」

山姆吃掉手裡的水果沙拉,抹了抹嘴,說道:「我聽說了,馬龍昨天又處決了一個逃兵。我真擔心他把人都殺光了。」

「奧爾丁頓隊長在的時候,絕不會這麼對待新人。格蘭特也很嚴厲,但訓練時還把新手當人看。」朗格低聲說道,他把黑麥麵包吃了乾淨,又拿過豌豆湯。

「時間緊迫。我們的先遣隊幾乎都是老手,結果呢?全軍覆沒。」山姆苦澀地說道,「我們缺人手,朗格,一旦巨人族攻進長城,我們都得死,帝國全完蛋了。哈特曼清楚這一點。」

「你真是偉大,帝國的長城。」朗格嘲笑著,將培根切開,「你現在站在哈特曼一邊了?」

山姆痛苦地搖了搖頭,回答道:「我們別無選擇。巨像塔里有遊騎兵,也有修建長城、修理兵器的工匠,負責耕地、縫補衣服、照料馬匹的事務官。奧爾丁頓出發時,帶走了四分之一的遊騎兵,很多都是老手。現在能領導作戰的,恐怕只有哈特曼他們幾個了。」

「你寄出去的信有回復嗎?」朗格將最後一點湯喝完,抹了抹嘴。

山姆嘆了口氣,回答道:「我給首相、軍部司令、魔法學院都寫了信,沒有人回復我。」

朗格哼了一聲,說道:「你的那些白鴉,全都白養了。說不定飛出去就溜走了。」

山姆吃完烤洋蔥卷,打了個嗝,回答道:「不,白鴉都很強壯,也很聰明。它們肯定把信帶到了。」

「大人物們只關心權力和女人。」朗格踢了踢山姆的腳,抓起叉子,站了起來,「我們還是要靠自救。」

山姆抬起頭,看到面前走來三個男人,都是生面孔。

一個刀疤臉的男人一聲不吭,向朗格刺去,手裡的物體閃著寒光。朗格側身躲過,左手捏住對方的手腕,右手的叉子插進對方的眼睛。

另一個男人從懷裡拔出匕首,跳上桌子,借著桌子的高度,從上往下刺向朗格的腦門。朗格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臂,對方一記猛踢,踢中朗格的下巴,高大的鐵匠仰面倒地,將對方拽回地面。

「逃!逃出去!」朗格高喊著,「他們暴動了!」

一時間,長廳里的人混戰在一起山姆躲在桌子底下,向門口爬去。他看到一個遊騎兵被殺,倒在離他一隻手不到的距離。椅子被推倒、餐盤摔地上,碎片飛濺起來,劃破了他的手。他手腳並用,不斷向前爬,一頭撞在桌沿上。

「下面還有一個。」 突然之間,區少辰不由大膽猜測…… 一個絡腮鬍男人,散發著酸臭味,大笑著看著山姆,他手裡拿著匕首,說道,「出來吧,乖乖的。」

山姆爬出桌底,站起來時,雙手被綁在身後。他看到長廳里一片狼藉,鐵匠倒在血泊中。

「為什麼?你們為什麼那麼做?」山姆尖叫著,聲音顫抖。

絡腮鬍男人用匕首的尖端拍拍山姆的臉,惡狠狠地說道:「你們的人騙我們來,說當遊騎兵,好吃好喝,有地方住,以前的罪,可以一筆勾銷。結果呢,把我們當畜生一樣訓練。」

「湯米,那個男孩,才16歲,受不了虐待,跑了,被抓回來,當眾砍頭。」另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拉了拉山姆的衣領,「我們可不是小孩子,我們要離開這鬼地方。至於你,就是我們的人質。」

那些人,足足有10多個,二話不說,將幾個遊騎兵、山姆、廚師艾斯本當作人質,拖出長廳。

哈特曼與馬龍聞訊,帶著一群遊騎兵趕來,他們各個拿著短劍,背著十字弓。

「別過來!」絡腮鬍男人大吼著,「我們只想出去。打開門,別想耍花招,否則他們都得死。」

哈特曼舉起左手,遊騎兵們拿起了十字弓。

「等一等,哈特曼,他們手裡有遊騎兵,還有幾個事務官。」馬龍阻止道。

「不,他們都得死。」哈特曼咆哮道,「他們敢綁架遊騎兵!每一個都得死!」

尖嘴男人用匕首抵住山姆的下巴,尖叫道:「我們可以談談,我們手裡有你們的5個人,打開大門,給我們一人一匹馬、足夠的補給。」

十字弓發出颼颼聲,射倒了三個新手。

絡腮鬍用匕首劃開一個遊騎兵的脖子,那個可憐的遊騎兵抽搐著,倒在地上,血滲進地面。

「來啊,你們想以命抵命?」絡腮鬍揮舞雙手,叫喊著,「我們這些殺人犯、小偷、強姦犯、農夫,都是低賤的命。換幾個遊騎兵的命,你們換得起嗎?」

馬龍阻止遊騎兵們的第二次十字弓射擊,他喊道:「可以,你們得說話算話。馬與補給,一樣不少。打開門。」

這些都是遊騎兵的馬,寶貴得很。山姆對馬龍有了新看法,他原以為馬龍脾氣暴躁,會選擇以命換命。

那些黑皮招來的新手拉過馬匹,騎了上去。

「抱歉,我們得確保安全離開。」絡腮鬍一把拉住山姆的腰帶,「到了山下,我們就把人質放掉。」

絡腮鬍將山姆放在馬背上,策馬跑向大門口。其他新手跟著爭先恐後逃向大門。

大門緩緩打開。

這時,大門口出現一小隊人。其中一人的馬匹馱著一個巨大的手掌,那手掌足有騸馬的臉那麼長。

「七神啊!」絡腮鬍驚嘆一聲,拉住馬匹。新手們都是錯愕的表情。

「奧爾丁頓隊長回來啦!」山姆聽到胖威廉的尖叫聲。 巨像堡的練習場上,聚集著50多個遊騎兵,20多個事務官、20多個工匠、10多個新手,他們圍成一圈。

「奧爾丁頓沒有資格當隊長,他的決策失誤,損失了18名遊騎兵!」哈特曼扯著大嗓門,指著巨像堡的隊長房間,「他不配再住在隊長卧室,也不配再使用隊長辦公室。」

「那由不得你說。你上次說,隊長身負重傷,也許回不來。」朗格強調道,「但現在,隊長回來了。」

「哦,朗格,你一個鐵匠,想造反嗎?」哈特曼高傲地抬起下巴,他的雙下巴有著淡黃色的鬍子。

「哈特曼是大家選出來的新隊長。」馬龍雙手抱胸,「有誰不服?」

「我不服。」朗格硬氣地說道,「你們欺騙了大家,你們欺負別人不識字。」

哈特曼向地上吐了口唾沫,惡狠狠地瞪著朗格:「我們都是遊騎兵的漢子。有本事我們打一架,打到你服氣為止。」

哈特曼話音剛落,就拔出拳頭,猛擊鐵匠的下顎,鐵匠晃了晃腦袋,一個勾拳打向哈特曼,哈特曼用左手擋住攻擊,右拳打向鐵匠的腹部。

鐵匠抓住了哈特曼的右手,將他的右手扭轉到背後,哈特曼慘叫一聲。

「就這點本事,還當隊長?」鐵匠冷笑道,「你算什麼?就因為資格老?」

哈曼特用後腦猛擊鐵匠的鼻子,鐵匠鬆開手,鼻子流出鮮血。哈曼特大吼一聲:「來啊!」

鐵匠沖了上去,抱住哈特曼的腰,將他整個人撞倒在地。

「快阻止他們!」山姆尖叫道,「馬龍,阻止他們,別讓他們受傷。」

「去你的,事務官,這事關尊嚴。」馬龍叉著腰,回敬道。

喬納森按住山姆的肩膀,搖了搖頭。

情深難婚 哈特曼用雙手護住臉,抬起膝蓋,猛踢鐵匠的背部。鐵匠晃了晃身子,露出破綻,哈特曼猛擊鐵匠的腹部,從鐵匠身子底下翻滾出來,拔出了隨身的小刀。

「住手!」喬納森一個箭步衝過去,抓住了哈特曼的手腕。

「你想殺我!」鐵匠徹底怒了,他發怒時像頭公牛,他隨手拿起長凳,砸向哈特曼。

「快攔住他們兩個!」艾德喝了一聲,遊騎兵們一擁而上,將兩人分開。

絡腮鬍名叫歐文,他摸了摸鬍子,笑道:「有意思。」

「你覺得很有趣?!」山姆瞪了歐文一眼,「我們真正的敵人是巨人族!」

歐文攤開雙手:「嘿,事務官,你覺得為什麼我帶人留下來了?就是因為那巨大的手掌。」

歐文走到朗格與哈特曼之間,說道:「這才叫男人,拳拳到肉,富有激情。」

「前幾天你還哭著要逃。」山姆拉了拉腰帶。

「不一樣了。我從沒說過我是懦夫。我只是以為我們上當了。」歐文回答道,「黑皮說遊騎兵有吃有睡,但他沒說遊騎兵對付的是巨人族。我理解了馬龍,還有這位……受鐵匠挑戰的隊長。」

「他算個屁的隊長!」朗格抹了摸嘴角的血,「真正的隊長在威廉那裡躺著,身負重傷。」

「鐵匠,我有我的立場。我們就不該主動出擊,更別提主動去巨人沉睡之地。」哈特曼喘著氣,解釋道,「有人把馬龍的主張當成龜縮在長城,但奧爾丁頓帶來什麼?」

「鮮血、死亡。」馬龍接下話茬,「我們沒有800名遊騎兵,我們能依靠的只有長城。我比奧爾丁頓看得更現實一點。他原本是個騎士,總想著衝鋒獲得榮譽,但這裡是長城。」

「很好,你教會了我,什麼叫現實。」胖威廉從塔里走出來,「奧爾丁頓隊長這麼說的。他躺在床上,沒法下地,讓我轉告:遊騎兵比以往更需要團結。他願意讓出隊長的位置。新隊長的人選——」

「當然是我,大家都選了我。」哈特曼叉著腰,說道。

胖威廉拿出一張紙,上面蓋著奧爾丁頓的手印,以及隊長的印章:「根據《遊騎兵大典》,現任隊長可將職務通過任免方式,轉給下一任人選。或隊長未作出任免決定時,通過投票產生。皇帝直接任命的情形除外。」

「別賣關子。」艾德似乎早就知道些什麼,「說大聲一點。」

「新隊長是山姆·亨利克。」胖威廉看著山姆。

所有人都看著山姆。

「這是遊騎兵的法律,人人都要遵守。」艾德提高嗓門,讓練習場上的人都聽到,「新隊長是山姆·亨利克。」

哈特曼與馬龍氣憤地拂袖離開。

幾天後,遊騎兵們恢復了日常的工作。

瘸腿的艾德坐在椅子上,指導遊騎兵們上馬,練習如何刺殺巨人。喬納森負責指導新手做基礎的格鬥、劍術練習。朗格體格強壯,傷口已基本不礙事,他指揮工匠們修理武器和防具。

山姆站在長城的牆垛上,極目遠眺。遠處的迷霧森林鬱鬱蔥蔥。

「山姆,我就猜你在這裡。」威廉抬頭看了看太陽,說道,「6月底了,天氣越來越熱。你小心曬暈。」

「威廉,來得正好。」山姆招了招手,「我在想好多事情。你說,卡修真的殺了格蘭特?」

威廉遲疑了一下,嘆了口氣:「隊長和喬納森堅持這麼說。」

山姆搖了搖頭,神情黯然,說道:「我不信卡修會叛變。他與遊騎兵無冤無仇。在這裡,長城的牆垛上,我和卡修談過。他是個風趣、樂觀的人。而且,他在一年戰爭存活下來,得到『白色惡魔』的稱號,他肯定深得手下的信賴。」

「一切已隨風飄散。」威廉長嘆一口氣,「我更擔心的是,當巨人族來襲,我們能不能守得住。」

山姆走到另一邊城牆上,這裡可以看到訓練場。幾個遊騎兵一踢馬刺,舉劍沖向巨大的稻草人。艾德咒罵著,拿著樹枝指指點點。

威廉把薄荷葉遞給山姆,說道:「你在看艾德?艾德的腿……時間拖得太久,我沒法讓他像以往那樣活蹦亂跳了。一旦發生戰鬥,他沒法在前線指揮。」

「喬納森也許可以。」山姆苦澀地說道。

威廉搖了搖頭:「不,喬納森只適合當遊騎兵,不適合做指揮官。哈特曼與馬龍,自從你當了隊長后,他們很受傷,沒人搭理他們。天知道打起來,有多少願意聽他們指揮。」

山姆捶了下牆垛,他在腦海里不斷過濾可以參戰的指揮官人選,浮現的都是逝去的先遣隊成員。

「我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山姆嘆了口氣,對威廉說道,「當務之急,讓朗格帶著工匠,三班倒,夜以繼日加固長城,特別是那些城門。 總裁的冷酷小寶寶 黑皮又去招募人手了,這一次我讓他帶上我的信,沿途交給那些領主老爺們,如果足夠幸運,也許會有哪個領主發慈悲,給我們帶些兵來。」

威廉伸了個懶腰,笑道:「嘿嘿,遵命,山姆。」

山姆看著微笑的威廉,將薄荷葉放進嘴裡,清涼的香味溢滿口腔,沁入心脾。我該想一想,新隊長山姆。他幾乎快被這稱號壓彎了腰。

午餐時候,大多數人都聚在長廳。前幾天的新手暴亂似乎已經過去,一切變得平靜。

「威廉,你們帶回來的巨人的手掌,你想做什麼?」朗格的食量驚人,午餐時要了兩份牛排、一份蘑菇濃湯、一份長麵包。

「我想做研究,看看巨人的身體結構。」威廉皺了皺眉,「可是已經開始腐爛了。至少從現狀看,身體結構和我們人類沒什麼大的區別。」

山姆想了想,說道:「我原以為這些巨人智力低下,但按喬納森說的,他們有巨人之王,有宏偉的宮殿,說話像吼。換句話說,除了裝備、智力不如我們,他們也有完善的領導組織,也有語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