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馬弼從戰車上跳了下來,伸手在蔣傑身後亂摸:「給根煙,憋死我了!」

蔣傑有些哭笑不得,堂堂中將旅長,怎麼就是這麼一個德行?

趕緊摸出煙扔給馬弼,馬弼點著美美的吸了一口:「這些法國人,現在倒打的挺歡實,剛才一個個就和孫子似的。哎,我說你們怎麼來的那麼快?」

「我早你們半天出。」蔣傑接過煙也點上了一根:「本來是支援帕薩松的,誰想到到了半路。忽然命令我們向戰區進。

哎,馬弼,你說這法國人是怎麼指揮的。忽爾東忽爾西的,沒一準。弟兄們已經很疲勞了。」

馬弼也變得認真起來:

「我們的燃料和彈藥也已經所剩無幾,再經不起下一次戰鬥了,那些該死的法國人,需要支援的時候就會想起我們,可現在我們的補給在哪?全給那些步兵了嗎?」

做為一種新型戰爭武器,坦克的作用依舊還沒有被英法所重視。在他們看來,這更多的是用以對步兵的輔助。

這完全不象中**隊,高度重視裝甲戰車使用,並且在其上傾注了大量心血一

蔣傑扔去了手裡的煙蒂,又點著了一根:「咱們率先進入歐洲的2o和2師,傷亡非常大,有的連已經只剩下了幾個人,現在奉命後撤。即將回國。馬弼。他們是回去了。可咱們還得在這和德國人耗著。」

「你現在煙癮見長啊?」馬弼看了蔣傑一眼:

「也奇怪了,大總統繼續往歐州增派了四個師后,就不見動靜了,我估計著…」

正在那說著,忽然見到艾熱爾春風滿面的走了過來:「謝謝你們,我勇敢的中國朋友!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上帝,我不知道會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馬弼和蔣傑禮貌的敬了個禮。

「好吧。勇敢的軍人們。請允許我向你們轉達一個消息。」艾熱爾正了一下軍政:「你們的軍隊將暫時休整兩個月,次后的戰鬥將由法國和英**隊接手,先生們,我們的總統雷蒙普恩加萊先生,將邀請你們前往巴黎,並在那裡接受法國榮譽勳章!」

蔣傑和馬弼互相看了一眼,巴黎?自己去那做什麼?自己要去見什麼法國總統?授什麼勳章?

艾熱爾可不會管這些,拿出了一封信件。交給了馬弼:

「親愛的將軍,如果您到達巴黎。請把這封信件交給我的妻子,當她看完這封信件,她會明白我有多麼的愛她。」

接過,馬弼實在有些奇怪,怎麼法國人在戰爭時期考慮的不是戰鬥而是自己的老婆嗎! 早在地球上尚未存在「法蘭西」這個國家,也未曾有今天我們稱為「法蘭西人」的兩千多年前,便有了古代巴黎。不過,那時的巴黎還只是塞納河中間西岱島上的一個小漁村。島上的主人是古代高盧部族的「巴黎西人」

歐戰爆發之後,德國人幾乎就打到了巴黎,一旦德國人進入巴黎,天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這點,是最值得法國人慶幸的。

而今天的巴黎,卻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

《馬賽曲》開始奏鳴,道路兩側巴黎人的情緒一下被調動起來。

幾輛轎車緩緩駛入巴黎,瞬間,整個巴黎沸騰了!

道路兩側的巴黎人拚命揮動著手裡的法國國旗和中國國旗,用令人難以置信的狂熱呼喚著。

「法蘭西共和國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中華民國萬歲!!法蘭西共和國萬歲!!」

「國防軍萬歲!!警衛隊萬歲!!」

在轎車上面,是才從前線撤退下來休整的中華民國國防軍和警衛隊的將軍們:

蔡愕、蔣百里一

當轎車從法國市民的面前駛過,轎車上的將軍們揮手致意的時候。法國市民的熱情到達了一個頂點!

無數的鮮花、手絹,紛紛朝著轎車上的中國將軍據去!

「萬歲」的呼聲響徹巴黎,似乎協約國在今天已經取得了勝利!

「法國萬歲!!中國萬歲!!打到鴉片!!歸還租界!!」

忽然,這樣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瞬時,無數應和的聲音響了起來:

「打倒鴉片!!歸還租界!!」

那些站在道路的另一邊,準備歡迎的法國政府官員表現得相當尷尬。

法國已經禁止想中國出口鴉片,關於歸還部分租界的談判也正在進行著,但如此多的法國人自發的喊出這樣的口號,還是讓人覺得有些意外。

法國總統代表全體法國人民。代表協約國向英勇奮戰在前線,並且屢創輝煌的中國將軍表達了法國和協約國的謝意,爾後,向這些勇敢的將軍們授予了勳章。

而這,也將巴黎人的熱情再次推到了一個新的頂點」

「奇怪,怎麼前線打的亂七八糟,後方居然舉辦舞會?」

看著那些翩翩起舞的法國人,馬弼歪著腦袋奇怪的說道。

這話正好被邊上的蔣百里聽到,蔣百里笑了一下:

「法國人十個有九個是伊壁鳩魯的信徒,享樂實惠、美酒佳肴、紅巾翠袖、良辰美景、風花雪月。這裡面無論哪一樁法國人都是津津樂道、夢寐以求、趨之若鶩的,「我愛豪華甚至逸樂,聲色大馬琴棋投射。錦衣美食金銀珠寶,體面人都有這般愛好」伏爾泰的這句話是對法國人最好的形容了。」

「伏爾泰?法國將軍?」馬弼好奇地問了一句。

「虧你還是從新式學堂出來的。伏爾泰都不知道。」蔣傑白了他一眼:「這是法國啟蒙思想家、文學家、哲學家。」

馬弼有些尷尬:「我在新式學堂里又沒有學過這個人的東西,不過別說,當時我們的教官是法國人,法語我倒學了不少。」

「你會法語?」這一來蔣傑倒有些好奇了。

馬弼頓時顯得得意洋洋:「可不?正經法國教官教的法語,當年張香帥在的時候,除了聘請德國教官,還請了不少法國教官」

正在那說話,一個穿著華麗的法國女人走了過來:「請問哪位是我丈夫艾熱爾將軍的朋友?」

這個法國女人大約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美麗、風騷,不過穿著的衣服未免有些不成體統,居然有半個胸脯露了出來。

馬弼乾咳了一聲:「夫人。你好,我是。」

看著面前著穿著筆挺黑色軍裝,皮靴一層不染。黑的發亮的中**官,法國女人的眼睛亮了一下:

「您好,我是凱諾蓮,艾熱爾將軍的妻子,感謝您為我帶來我丈夫在前線的消息。」

馬弼從口袋裡摸出艾熱爾的信,交給了凱諾蓮,凱諾蓮草草看了幾眼。抬起頭:「為了表達我的謝意。我能請您跳舞嗎?」

這一來馬弼有些尷尬了:「這個,不會…」

凱諾蓮聳了聳肩:「真是遺憾。那麼明天下午點,我能邀請您共進午餐嗎?」

馬弼遲疑了好大一會,這才點了點頭。

等凱諾蓮一走,楊天雲就好奇了:「嘿,這法國娘們別是看上你了吧?」

「英俊,英俊。」馬弼「謙遜」的說了兩句,接著目光求助似的轉向蔣百里:「總參謀長,這法國人的午餐怎麼吃?」

蔣百里笑了起來:「記得,甩懵的時候要一直妾著,把嘴裡的東西全部咽下去再放進和舊一,吃每一口餐的間隙把叉子放下。法國人喜歡用柔和的音樂來佐餐,所以你別像戰場上一樣急吼吼的」。

馬弼一臉的愁眉苦臉,就聽蔡愕板著臉說道:

「別丟了我的臉,不然送你上軍事法庭!」

「總司令,萬一那法國娘們真看上我了怎麼辦?」

「怎麼辦?」蔡愕冷冷笑了一下:「敵人你都不怕,你怕一個法國女人?只要不是你主動勾引她。其他的事情我可不卑!」

馬弼興沖沖的哎了一聲,邊上蔣百里低聲說道:「松坡,法國人都浪漫得很,聽說有的時候自己妻子和別人上了床,丈夫還得意洋洋,認為是自己妻子有魅力。怎麼,是不是有些妒嫉了?。

蔡錯哼了一聲,把頭轉了過去

這個艾熱爾一定是個貪官!

,王琺比北

當馬弼走進艾熱爾將軍屋子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既大,並且豪華,裡面的裝飾品極盡奢華。

凱諾蓮熱情的把中**官迎了進來,讓女僕上菜,接著抱怨一般地說道:「應該詛咒的戰爭,讓我們什麼都沒有了。麵包,肉類親愛的先生,我不得不用這簡陋的食物來招待您了。」

對於吃,馬弼向來沒有什麼太大興趣,何況法國人的那些食物自己也算領教過了,哪比得上我中華飲食博大精深?

一頓午餐足足吃了一個。半小時,弄的馬弼苦不堪言。吃又吃不飽。還得聽面前的這個法國女人不停的抱怨戰爭把自己的生活弄的一團糟。

好容易等飯吃完。凱諾蓮讓女僕上了咖啡,然後揮手讓女僕離開。

「我的丈夫是個。伯爵,當然,不是共和國時代所承認的,而是從他的祖父那裡繼承過來的。」凱諾蓮似乎對著比較自豪:

「中國有伯爵嗎?」

「過去有,現在也沒有了」坐在沙發上,馬弼總覺得有些不自在。

凱諾蓮的興趣一下轉到了馬弼身上:「將軍閣下,戰爭一定很刺激吧?」

「刺激」馬弼覺得這個問題傻到了極點:「戰爭是最可怕的事情。子彈隨時都會打穿你的身體。我記得在我國青島之戰的時候,一塊彈片就炸傷了我的脖子,現在傷口還在。」

「上帝!」凱諾蓮驚呼了一聲,然後站起身走到馬弼身邊:「能讓我看看您那英雄行徑的紀念嗎?」

馬弼遲疑了下,解開了領口:「這裡。

凱諾琳的身子湊到了馬弼的腦袋前,像是在那仔細觀看。

馬弼這個時候痛苦到了極點。一陣陣特殊的香氣直往自己的鼻子里撲。要命的是,白花花的半也在自己面前閃動不停

馬弼是個男人,一個再正常不過的男人。

當一個正常的男人,遇到這樣的挑逗又會有什麼樣的選擇

當馬弼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渾身**的凱諾蓮早就醒了,正在那裡目不轉睛了盯著自己**的胸膛。

法國女人不怕羞,馬弼倒被她看的害羞起來。

見鬼了,究竟是法國女石滿足了自己,還是自己滿足了法國女人?

「我的英雄。」凱諾蓮**的身子又湊了上來:「多麼完美的身材,多麼健壯的身子。

過去我對中國有很多誤解,但是從你的身上,我才知道原來中國男人也可以如此迷人

馬弼差點噴了出來,

迷人?男人?

看了下時間。趕緊起身,凱諾蓮有些戀戀不捨:「我的愛人,你什麼時候再來?」

馬弼渾身雞皮膚全都豎了起來。匆匆忙忙穿好軍服:「不知道,我們很快會離開巴黎,到指定地點進行休整,也許會繼續上前線戰鬥。也許就會回國了。」

「天那。凱諾蓮發出一聲驚呼:「那這麼說我們再也無法相見了?不,愛人,等到戰爭結束,我一定會弈中國看你!」

馬弼差點被嚇了個半死,去中國看我?

我有老婆有孩子的人,萬一你真來了算是怎麼一回事?

根據不完全的統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隨著中國遠征軍的參戰。大約有一萬到一萬五千名法國女人和中**官士兵有了不同尋常的「友誼

至於這些法國女人的歸宿,隨著戰爭的結束也很難再弄清了。也許嫁人了,也許去了中國,誰知道?

當然,參加歐戰除了流血犧牲之外,也給遠征的中國將士們帶了一段美好的回憶! 二今天最少更新八章。弟兄們。月票動起來了。別讓別吸肥舊們菊花暴了!!

7年7月8日,美國總統威爾遜聲明政府對糧食、燃料和軍需品的出品實行尹格控制。

他的這項在當周內將生效的聲明在某種程度上使人感到很驚訝,甚至使那些曾經催促他推行這項措施的人都感到驚訝。

在布這項命令時威爾遜說。只要戰爭存在一天,就不能給德國提供任何物品,這一點是美國的責任。

這一點當然沒有錯,但是,威爾遜總統的限制令還有別的:

威爾遜還說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要保證美國有充足的日用必需品。限制出品的產品主要有肉類、麵粉和食品、蝶、焦炭、燃料油、鋼鐵、肥料、軍火和炸藥。

命令規定除非有特殊執照,上述任何物品都不準運出美國。

這一出品禁令包括敵對國、美國同盟國

在這個命令的詳細說明中規定,違反出品禁令都被罰款一萬美元或在獄中服刑兩年,可同時受到上述兩種處罰,而且美國將對任何有關非出口貿易法的船隻和貨場予以沒收處理。

威爾遜瘋了,或者說對戰爭帶來的後果實在太敏感了!

而在此之前的一周,即7年,月,日。中華民國政府大總統蕭天,剛剛頒布進一步開放物資出口的命令!

這兩份截然相反的聲明,出現了截然相反的場面。

戰爭已經進行了三年,大量人員的傷亡。以及物資的嚴重短缺。早讓協約國國家苦不堪言。

在英國,麵包已經成了希罕物;在法國,大部分的法國人都在為尋找一塊肉類產品而瘋狂

在前線,彈藥嚴重短缺,士兵們不得不想方設法提高自己的射擊技巧來節約子彈

什麼都缺,肉類、麵粉和食品、蝶、焦炭、燃料油、鋼鐵、肥料、軍火和炸藥!

威爾遜瘋了,英國和法國也瘋了!

7月口日,就在威爾遜總統宣布禁止出口令的當天。英國公使和法國公使同時約見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

在這次緊急會見中,兩國共同提出了一份價值六億美元的購買清單。

清單上什麼都有,麵包、肉類、軍火甚至,還包括香煙和牙刷!

蕭天沒有任何遲疑,在清單上籤署下了自己的名字,並要求政府「戰時物資緊急處理委員會」立即辦理!

英國和法國長長鬆了一口氣,美國限制出口了,起碼還有中國!

7月2o日,英法再度提出一份軍火採購清單,其中包括之前曾經提供過的「安陽三式步槍」和「中華一型輕機槍」在內。

而英法兩國為此付出的代價是,向中國轉讓先進戰艦之核心資料。並與中國方面共同進行戰艦之生產開,以及為中國培海軍人才等等在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