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首先是水藍星的自己是女兒身,加上這裡好像沒有人知道魯迅的存在,顧涼內心的疑惑越來越盛了。 顧涼翻了翻自己抽屜,然後拿出了自己所有的課本,發現這些課本就像全新的一樣,都沒怎麼動過,顧涼搖搖頭,她前世都沒有這麼厲害好嗎?原身居然在小學的時候課都不聽的,驚了。

語文,數學,自然,思想品德,音樂,美術。

沒什麼變化啊,還是那一本課本,等等,顧涼好像遺漏了一些東西。

對了,英語,小學也應該要學英語的啊,怎麼英語課本不見了?雖然自己確實討厭英語不錯,但也不至於把英語課本給扔了吧。

不過原身到底做了些什麼?顧涼現在也不太清楚。

又要問何萌了,顧涼又一次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推了推何萌。

「何萌,我們有英語課嗎?」

「英語課?」何萌眨了眨眼睛,小臉上疑惑更重了一分,怎麼今天顧涼總是問一下奇怪的問題,先是問魯迅,她又不知道魯迅是什麼,現在又問英語。

何萌卻又不敢不回答顧涼,接著道:「英語我們不學啊。」

「你想去學英語嗎?我媽媽說這是小語種,不用學的。」

「那日語呢?」顧涼差點驚呼出聲,英語是小語種,太可怕了,是她顧涼拿不動刀了還是這個世界飄了。

「你是說霓虹語吧?那不是方言嗎?幹嘛要學」顧涼今天問的問題實在是有些怪,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方方……方言。」顧涼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英語是小語種,霓虹語也就是日語變成了方言,她到底重生到了什麼樣的世界?

可是課本只有這麼多,小學又不學了歷史地理什麼的,了解不了太多的東西了。

「我們現在是在中國嗎?」顧涼問出了她想問的最後一個問題。

「中國?我們不都是龍國人嗎?」何萌撇了撇嘴,道,她怎麼突然覺得顧涼有些傻乎乎的,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

看來是這個世界飄了,系統帶自己重生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顧涼倒是很想好好探究一下這個世界,但是想起只剩下三個月生命了,就又變成一條鹹魚,癱軟的趴在桌子上。

一整下午,顧涼都在發獃,雖然沒有小吉吉了,還只能活三個月,但也不能像鹹魚一樣去活著。

顧涼瞬間打起了精神,就算只剩下三個月,也要活的精彩。

藍天小學並不大,佔地面積也就三個足球場大小,顧涼與何萌一起很快便出了校門。

「拜拜!」顧涼突然對何萌道別,讓何萌睜大了小眼睛,不過片刻之後何萌也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朝顧涼擺手道別。

雖然何萌不知道顧涼為什麼只是這一天就變化這麼大,但是思想單純的何萌也沒有去多想,她發現現在的顧涼好像也還挺不錯的。

「小涼,在這裡!」耳旁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顧涼隨著聲音看了過去。

只是一瞬間,顧涼鼻頭一緊,熱淚盈眶,淚水打花了小臉。

不遠處站在馬路旁的不就是她奶奶?

顧奶奶穿著很是樸素,一身翠花格子衫,一頭短髮像罩上一層白霜,那飽經風霜的臉上皺紋縱橫交錯刻,但看見顧涼以後,顧奶奶滿臉紅光,笑容滿面。

前世,奶奶是在顧涼十六歲那年上高中的時候過世的。

高中時候的顧涼還是整天混著日子。

現在想來,對奶奶,她真的很愧疚。

顧涼一路小跑了過去,抱住了顧奶奶的腰,抽咽道:「奶奶,我想你了。」

「傻孩子,在學校有人欺負你了嗎?」顧奶奶伸出手,撫摸著顧涼的小腦袋。

一雙粗糙削瘦的手上爬滿了一條條蚯蚓似的血管,血管又青又紫,奶奶老了。

「沒有……」聽到奶奶的問題以後,顧涼涼使勁搖著小腦袋,就像撥浪鼓一般。

「那哭什麼?傻孩子,才一天不見奶奶怎麼就哭成這樣了?」顧奶奶笑了笑,蹲了下來,拿手指擦拭著顧涼臉頰上的淚珠。

顧涼看著自己奶奶的笑容,淚珠卻像不要錢一樣,一滴一滴從臉上滾落。

她可不會說不是一天沒見過奶奶,而是十年……還能再見到奶奶,真好。

「好了好了,別哭了,奶奶今天帶你去吃好吃的怎麼樣?」顧奶奶看著自己最喜歡的孫女兒哭,心疼的要命。

「嗯……」顧涼點點頭,自己擦了擦臉上的淚痕,破涕而笑,道:「奶奶就不要破費了,奶奶做的菜是最好吃的。」

顧涼知道自己家裡其實並不富裕,她就是想不通為什麼當初自己要叛逆,辜負奶奶的期望,拿著奶奶辛辛苦苦掙的一些錢去網吧通宵,去往遊戲了裡面充錢。

一想到這裡顧涼就很悔恨,悔恨自己前世,顧涼猜測自己在奶奶活著的時候沒有讓奶奶安心過好每一天吧。

不過現在重生了,還能再見到自己奶奶不是嗎?還有時間,就算是還剩下三個月生命,顧涼也要讓自己奶奶過得更好啊。

「行……」顧奶奶臉上笑容更盛,更開心了,孫女兒以前總是纏著自己要吃這個要吃那個,今天怎麼突然變了。

不過顧涼的變化倒是讓顧奶奶很開心。

「奶奶回家做好吃的給你吃。」顧奶奶站了起來,牽著顧涼的小手。

顧涼印象中,小學的時候確實是奶奶早晚接送自己上學,那個時候顧涼總是纏著奶奶要零花錢,去買著買那。

在到了初中以後,被人扯去網吧,接觸了遊戲,要的錢就更多了,奶奶掙的一點錢都被她拿去上網了。

顧涼父母雙雙失蹤以後,顧涼就一直都是由顧奶奶養大。

顧爺爺在顧涼四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在顧涼記憶里,爺爺對她也特別好。

自己父母到底去哪裡了,一直到顧奶奶去世,顧奶奶都沒有見過自己兒子兒媳回來,但顧奶奶一直堅信自己兒子沒死,一直都攔著公安局將自己兒子的狀態改成死亡。

就算到了顧涼重生以前,顧涼的父母也沒有出現,顧涼並沒有自己父母的記憶,打記事以來,就只有顧奶奶還有爺爺在照顧她。

顧涼此時倒也有些想感謝系統了,就算只有三個月好活,但是能再見到奶奶,能有三個月陪著自己奶奶也是幸福的啊。 顧涼的家裡學校不遠,也就一路車幾站路就到了。

在公交車上的時候,顧涼還緊緊抱住顧奶奶身子不放手,讓顧奶奶一陣苦笑,不知道自己這邊寶貝兒孫女兒到底怎麼了。

幾站路也就十幾分鐘的事,車很快就到站了,顧奶奶小心翼翼的牽著顧涼從後門走了下來。

顧涼還是緊緊抓著顧奶奶的手臂不放開,不過這也不妨礙顧奶奶,所以顧奶奶也只是笑了笑,帶著顧涼往小區裡面走著。

顧涼居住在一個都快要拆遷的小區里,房子也都有十幾年的歷史了。

顧涼並不是凌海市人,如果算老家的話,應該是北省人,只不過很小的時候因為一些變故,才來到凌海市的。

但是在凌海市也土生土長了十幾年,顧涼也算成了凌海市人了。

只不過上一世奶奶一直和她說有時間的話去一下北省老家,見一見顧爺爺與顧奶奶的家鄉,還有那些父老鄉親們。

但是卻一直都沒有機會去,顧奶奶一直到去世,都沒有再回去過。

顧涼更不用說了,對什麼老家父老鄉親更沒有什麼感情,等顧奶奶去世以後,更別說什麼回老家了。

「咦?顧嬸子,又接小涼回家啊?」

「是啊。」顧奶奶點點頭,在他們前面剛好就是快要下樓的楚潔。

這個小區的人也大多數都是互相認識的,而且小區里的人也好很純樸,也經常串門兒。

逢年過節,也在一起聚著熱鬧,楚潔就是的,經常幫助顧涼一家。

一有困難也基本上就過來了,楚潔身上穿的也很樸素。

顧涼抬頭打量了楚潔,笑眯眯的說道:「楚嬸,你好啊。」

「咦,小涼怎麼今天願意給楚嬸打招呼呀?」楚潔臉上也有些驚訝,以前顧涼看見他們這些人,基本上不帶打招呼的。

「沒什麼沒什麼,楚嬸,謝謝你一直照顧我們。」顧涼現在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不懂事的顧涼了。

「嘿……」楚潔笑了起來,伸出手在荷包裡面撥弄了幾下,然後將手抵了過來。

「小涼,給你糖。」

顧涼伸手從楚潔手上拿下了幾顆糖,甜甜的笑道:「謝謝楚嬸。」

「好了好了,顧嬸子,我有事就先走了。」楚潔說完就招招手,與他們道別,離開了。

顧奶奶覺得自家寶貝兒孫女真的變了不少,不過這是好事,整個人都很開心。

顧涼也感受到了顧奶奶的開心,只要奶奶能開心下去,顧涼也一樣很開心。

爬上樓,再次回到了自己以前的家裡,顧涼有些呆了。

家裡與上一世的擺布是一樣的,進門就可以看到一張木製的茶几,不遠處一個小彩電。

這與上一世差不了多少,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

顧奶奶一進門就對顧涼說道:「小涼,奶奶去做飯了,你就先玩一會兒,如果有作業就先做作業。」

「嗯。」顧涼點點頭,打算在家裡面逛一逛,看看家裡的布局到底與上一世有沒有區別。

如果能找到一些書,那麼更好,可以看看這個世界到底與上一世的世界有什麼不同。

魯迅都沒有了,英語還成了小語種,最關鍵的是霓虹語還成了方言,那麼到底是有什麼不同了呢?

顧涼帶著一股好奇,先去了自己房間,畢竟自己房間自己是最熟悉的,可以看看變化。

顧涼與顧奶奶是分房睡的,所以顧涼是有自己的小房間的。

來到自己的房間,顧涼一眼就看見了一張小床。

還是那樣,沒有變化,這裡摸一下,那裡摸一下。

傢具也是前世那樣的傢具,衣櫃,書桌,都沒有什麼變化。

等等,怎麼書桌上有一台電腦?她不記得她前世顧奶奶給她買了電腦啊?

而且電腦還是嶄新的,基本上沒有用過。

顧涼摸了上去,表面連一點灰塵都沒有,一看就是剛買的。

咦,penovo是什麼?顧涼一眼就看見了電腦屏幕下的標籤。

不應該是Lenovo嗎?不會是山寨吧。

顧涼接著摸索了一下,發現這台電腦確實是penovo的牌子。

也許這個世界的聯想變成了penovo也說不定。

顧涼涼再接著打量自己的房間,接著終於發現了一張與前世不一樣的傢具。

梳妝台,前世擺放梳妝台的地方就是一張床頭櫃。

顧涼涼向著梳妝台走了過去,入眼就看見了一張照片。

她爸媽的結婚照,這個她知道,前世的自己小時候看見那些有父母,被父母寵著的小孩,也是羨慕的不行。

小學的時候顧涼一直都把自己父母結婚照放在床頭桌上,隔幾天就拿起來看一下,這個她印象倒是很深。

顧涼拿起了這張照片,顧爸穿著西服,顧爸年輕的時候也很帥啊,目若朗星,峨冠博帶。

再把眼光放到一旁的自己老媽身上,顧涼嘴角揚起了淡淡的微笑。

顧媽也很美,膚如凝脂,面若春風,巧笑嫣然,使人如沐春風,就算是穿著潔白的婚紗,也給人一種古典美。

這也是她這麼漂亮的原因啊!不,應該是這麼帥的原因。

顧涼放下了照片,才發現這梳妝台上有著一堆化妝品,隨便拿起了一個化妝品,扭開蓋子,顧涼就聞到了一股難以入鼻的刺激性氣味兒。

這麼多劣質化妝品,難怪,她真的搞不懂原身把自己塗成鬼樣是出何目的。

隨便從一旁的柜子上拿起了一個紙盒子,將梳妝台上的化妝品全部裝進了盒子里。

顧涼要扔掉這些劣質化妝品,她不化妝都這麼可愛,天生麗質,要什麼化妝品?

抬頭再次看見自己這張精緻的俏臉,顧涼都有一種舔屏的衝動了,想了想這是自己,就打消了這樣的衝動。

前世的顧涼可是一個蘿莉控,如果不是這樣也不會在看奶爸文的時候去許下擁有一個蘿莉女兒的願望。

也不會窩在床上去看二次元的那些蘿莉文,蘿莉番。

不止這樣,顧涼上一世還關注了很多蘿莉up主,大學畢業以後,就蜷縮在家裡天天看這些東西。

天天吃著泡麵,不出門,僅靠碼字賺點外塊,堪堪養活自己。 「唉,為什麼自己變成蘿莉了呢?」

顧涼不覺得一個蘿莉控的願望是自己變成蘿莉。

不應該是擁有一個蘿莉女兒擁有一個蘿莉妹妹嗎?

顧涼收拾好這些劣質化妝品以後,將其扔進了垃圾桶。

顧涼打算去爺爺書房翻翻看了。

顧爺爺是老兵不錯,年輕的時候也沒有讀過書,祖輩幾代都是沒有讀過書的俗人。

所以顧爺爺在有了顧爸以後,就,就在家裡弄了個大書房,想要把顧家變成書香門第。

即便是顧爺爺不識字,也買了很多書擺在書架上。

顧爺爺覺得這樣才有點書味兒。

來到書房以後,書房的布局也與前世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顧涼來到書架下。

還好書架比較矮,不然顧涼就要搭凳子才能翻書了。

「龍國通史。」顧涼念叨著抽下了這本書,放在了書桌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