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飛雪真人也站了出來,漠然道:「黃耀認輸,可能是他的靈力突發異變,暫時不適合打鬥。」

「認輸就認輸,哪有那麼多理由。」費奎反駁道:「若是首席主動認輸都有理由的話,那以後誰還參與首席爭奪,遇見打不過的弟子,直接說靈力出了問題,這樣就能避免丟掉首席之位,敢問諸位長老,這樣的話,還有什麼規則可言?」

「黃耀本身實力出眾,如若沒有特殊理由,怎會認輸。」

高台上,廣元真人,李子衡再加上飛雪真人極力反對古清風晉陞十二院首席,儘管費奎反駁,奈何無用,因為反對的不止飛雪三人,其他諸位長老似乎也有些反對。

「此事的確有些反常。」木德長老疑惑道:「若是讓他直接晉陞的話,怕是不能服眾。」

「這……」

仁德長老也陷入猶豫之中。

費奎本欲還想說什麼,卻被古清風攔了下來,他瞧著高台上的飛雪真人、廣元真人、李子衡等人,嘴角劃過一抹不屑的笑意,說道:「什麼反常,不合情理,還靈力突變?無非是看我不順眼,故意挑毛病罷了,扯這些蛋做什麼。」

「放肆!」

廣元真人起身厲喝。

「小小弟子,膽敢對我等不敬!」

飛雪真人也出言厲喝。

「古清風,我們雲霞派向來公平公正,只是這件事……」

仁德長老欲說什麼,古清風卻沒興趣聽下去:「得了,甭扯這些沒用的,我就問一句,對方認輸,我能不能晉陞?」

「老朽……」

「我就問你能還是不能。」

「老朽……」

仁德再開口,卻再次被古清風打斷:「正面回答,能還是不能!」

「放肆!你這是什麼態度!」

見古清風如此強橫的跟仁德長老說話,其他人都紛紛出言怒斥。

「我的態度已經算是客氣了。」

古清風嗤笑一聲,若非火德臨走時千叮嚀萬囑咐讓他按規矩辦事,他才懶得跟這些唧唧歪歪。

仁德長老的臉色也不是太好,回應道:「黃耀認輸的原因,老朽暫時無法得知,若是讓你晉級,怕是無法服眾,待此事調查清楚之後,再做定奪。」

古清風沉聲說道:「何須調查,我來告訴你,黃耀之所以認輸,是因為我與他之前交過手,他自知不是我的對手,自然會認輸。」

「你說黃耀不是你的對手?真是笑話!」飛雪真人質疑道:「黃耀築基六重……」

飛雪真人正說著,古清風將其打斷,轉身望著台下,厲喝道:「黃耀,我說的可是事實?」

台下的黃耀心頭一怔,神色更加恐慌。

古清風並不是什麼好脾氣,參加這勞什子的首席爭奪本來已經夠操蛋了,沒想到還遇見幾個更加操蛋的人,如今他的耐心已經漸漸快要消磨完了。

見台下的黃耀沉默不語,古清風猛然厲喝一聲:「說!」

一字之威,當場嚇的黃耀癱瘓在地上,顫顫巍巍的回應道:「是……是……他說的是事實,我……我不是他的對手……我認輸……」

見此一幕,台上的仁德長老、木德長老,廣元、飛雪、李子衡等人都無比驚訝。

「如何?都聽清楚了沒有?」

此間的古清風似若與剛出現時已是大不一樣。

剛來時,他神色平靜,甚至嘴角還掛著如春風般的笑意。

而此間,他的神色依舊很平靜,只是嘴角早已沒了春風般的笑意,有的只是不耐煩。

「李子衡,他認輸可有詭異?」

「廣元真人,他認輸可有什麼反常?」

「飛雪真人,他認輸可是什麼靈力異變?」

「仁德長老,原因你可聽清楚了?」

古清風橫掃一眼,逐一質問,問的所有人都啞口無言,不知如何應對。

飛雪真人冷哼一聲,不屑道:「之前黃耀輸給你,也只是之前而已,又豈能算數?」

「好!之前不算數,那今兒我就讓你瞧個算數的。」

古清風一眼掃過去,指著李千動與慕子白,沉聲喝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二人也是首席吧,上台來!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

慕子白和李千動二人臉色頓時大變,神情亦是無比驚慌。

李千動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冷峻。

而慕子白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風度翩翩。

有的只是驚慌,有的只是害怕。

這一幕有些詭異,詭異至極。

之前黃耀害怕也就算了,怎麼李千動也一副害怕的樣子,還有慕子白。

他可是十二院首席之首啊!

築基九重,彩色根基,六種劍法皆修鍊到七九完美之境。

他怎麼會害怕!

「滾上來!」

古清風一聲怒喝,砰的一聲,李千動和慕子白雙雙嚇的癱瘓在地上。

「我……我認輸……」

「我……我也認輸……」

嘩!

一石激起千層浪,高台之上,仁德、木德、飛雪、廣元等所有長老全部站起身,不敢相信的望著這一幕。 靜。

靜寂。

一片沉寂。

此間,試煉場沒有人說話,所有人要麼瞪著眼睛,要麼張著嘴,要麼凝著眉頭,要麼不可思議的傻愣著,要麼震驚駭然的的張望。

一個黃耀認輸已是讓人驚訝。

現在連李千動和慕子白竟然也都認輸了……

如果黃耀之前輸給了古清風,難道李千動甚至慕子白也輸給了古清風?

可能嗎?

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可能!

畢竟三人的實力大家都有目共睹,而那古清風除了肉身強悍點還有什麼?

就算他的肉身強悍到能打敗李千動和黃耀,可要說能打敗慕子白,沒有人會相信。

所有人都知道慕子白擁有彩色靈根,這等靈根擁有彩靈守護,普通修行之人,哪怕是立過真身的真人想要傷他也極其困難,更何況慕子白的修為和仙藝都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他怎麼可能會打敗。

望著跪在地上的黃耀、李千動、慕子白三人。

三人是雲霞派的首席。

此刻卻跪在地上,是被嚇得,嚇的滿臉煞白,嚇的身體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這一幕著實令場內眾人感到詭異。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三人被打敗,也不至於害怕成這樣吧?被那古清風一聲怒喝竟然嚇的癱瘓跪在地上,這簡直……

「如何?」

古清風佇立在試煉台上,負手而站,神色依舊是那般平靜,只是靜的有些沉怒,聲音也不再像先前那般溫和,變得凌厲霸道強勢起來,盯著飛雪真人,喝道。

「黃耀不算數,他們二人可算數?」

飛雪真人那張冷傲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臉色有些難看,而在她的旁邊,歐陽夜似若雕像般愣在那裡,小嘴微微張著,像似不敢相信。

「你們……」古清風那雙冷厲的眼眸劃過台上的眾位長老,質問道:「誰還有什麼異議?」

誰有異議?

誰也沒有異議。

三位首席乃至首席之首慕子白都被他嚇的癱瘓在那裡主動認輸,誰還能有異議?

「古……古清風。」許是被眼前這一幕震驚的不輕,仁德長老的聲音都有些異樣,說道:「既然慕子白三人都已經主動認輸……按理來說你晉陞為首席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此事太過蹊蹺,你們何時交的手,交手之時又是什麼情況,有沒有外力介入,這些我們都不知道……」

仁德長老這邊一開口,飛雪真人立即質疑道:「我們都知道築基失敗導致的異變之體,固然強悍,但也只是比普通人強一點而已,要說他能打敗慕子白,我第一個不相信。」

廣元真人冷哼道:「我也不相信,他一定是藉助了什麼厲害的法寶,要麼是用什麼陣法陷阱陷害慕子白。」

李子衡凝聲道:「如果沒有外力介入的話,憑他也妄想打敗慕子白?此事定然有蹊蹺!!」

仁德長老等人的言下之意再也明顯不過,是在暗指古清風一定是藉助外力,可能是法寶,可能是陣法陷阱等等,不然不可能打敗慕子白。

「古清風,並非我等對你有異議,實則是此事有太多蹊蹺的地方,若是老朽今日讓你晉陞為首席弟子,怕是有失公平,也無法服眾。」

話音落下,站在試煉台上的古清風突然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藉助外力?哈哈哈!」

「厲害法寶?哈哈哈!」

「陣法陷阱?哈哈哈!」

「有失公平?哈哈哈!」

「無法服眾?哈哈哈!」

古清風的笑聲甚是奔放。

甚是張狂,甚是不羈,甚是不屑。

笑聲而止,他那雙原本眯縫的眼睛也漸漸睜開,嘴角劃過一抹笑意,橫掃著台上的眾人,他沒有說話,而是看向台下剩餘的九位首席,伸手一指,道:「你是首席吧,上來!」

「你也是首席吧,上來!」

「你!你!還有你!剩下的九位首席,全部上來。」

他要做什麼?

他要單挑剩餘的九位首席嗎?

「怎麼著?都不敢?」古清風神情淡漠,一邊解著衣領的衣扣,目光落在李家三兄弟李錚的身上,道:「我記得你,你是李家的人是吧,你先前對黃耀說讓他對我下手輕點,說與我有私人恩怨沒有解決,來,現在我給你這個機會。」

「你!」

李錚站起身,神情亦有些驚慌。

是的。

驚慌。

他不怕古清風,但不怕歸不怕,慕子白、黃耀、李千動三人被古清風一聲怒喝嚇的當場跪在那裡,讓他心裡不得不忌憚。

將衣領的口子解開后,又將袖子卷了上去,瞧著李錚,道:「怎麼?不敢啊?」

「你以為我會怕你?」

李錚深吸一口氣,故作鎮定,內心卻在掙扎。

應戰還是不應戰?

慕子白跪在那裡,讓他不敢應戰。

只是若不應戰的話,自己的臉面往哪擱?

而且李錚也不太相信眼前這人能夠憑真本事打敗慕子白。

他思量前後,一咬牙,大喝一聲:「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

話音落下,李錚縱身躍起,知道古清風詭異,他不敢輕敵,躍起之時,第一時間便祭出了自己的彩靈守護,周身彩色光華瘋狂閃爍,運轉體內靈力,雙臂猛然揮舞,諸般光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甚是兇猛。

此乃武功驚濤怒,而李錚打出的驚濤怒是乃七九完美之境,足足蘊含六十三道驚濤之力。

這是他全力一擊。

古清風不等他襲來,大踏一步,一腳踹過去,砰的一聲!

李錚的七九完美之境的驚濤怒當場潰散,與其一同潰散的還有他的彩靈守護,李錚連哼都沒哼一聲,就這麼被他一腳踹的橫飛出去,落在地上,已是七竅出血,如同死狗般不省人事。

一腳。

很純粹的一腳,沒有任何靈力,只是純粹的腿功。

李錚全力施展的驚濤怒潰散,彩靈守護潰散,七竅出血,徹底被擊潰,昏厥過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