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風逸雙眼溢出兩滴眼淚。原本彎曲的雙腿慢慢的伸直。

他原本打算跟隨着師傅的願想,一致對外,斬殺異魔。

他不想將萬帝碑的兩次寶貴機會,浪費在無所謂的戰鬥上。

但看來現在是不可能了。

他侮辱無崖子,風逸來到這個世界的師傅。

風逸上一世是個孤兒,對師傅極其尊重,這種想法依然延續到現在,從無崖子離去時,風逸那重重的三個響頭就能看的出來。

“誰也不能侮辱我師傅!”風逸雙手青筋暴起,玄君威壓不斷蔓延開來。眼神極其冰冷的看着華天峯。

此時的風逸就算是月清寒也被嚇了一跳,在她眼裏,以風逸的實力根本承受不足華天峯的威壓。

而他此時竟然站了起來!

風逸臉上不斷滲出血絲,雙拳已經摳破肉心,他就這樣緊緊的盯着華天峯。

“恩?螻蟻還敢反抗!”華天峯眉毛一挑,直接運起玄功幻化出一隻巨手,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在風逸的背上。

“萬帝碑!”風逸心中大喝一聲,利用陰陽之力,將萬帝碑轉化到自己身上,替自己承受這一擊。

“碰!!!”

華天峯玄君巔峯修爲的一擊非同小可,直接將風逸雙腳所踩的大帝震裂。

風逸身上更是一陣脆響,骨骼破裂。

他吐出一口鮮血,雙腿卻挺得筆直!

“誰也不能侮辱我師傅!”

“我就算全身只剩下眼睛,我也要瞪死你!!!”風逸面色猙獰,宛如毒蛇一般的盯着華天峯。

這下華天峯真的怒了,以前他也就當風逸是螻蟻,玩玩就行,連殺他的心思都生不起來。

可現在這螻蟻竟然能承受他一般的功力,而不倒!

他才什麼境界?地玄!

這樣的人,一旦成長起來會是極爲棘手的人物。華天峯可不願冒這麼大的險。

“大日雷訣!”華天峯手中劍光一閃,準備對着風逸刺去!

月清寒俏臉一變對着他喝道:“華天峯,你瘋了麼!”

“與此同時一道拂塵掃過,無道子、無心子和一位武宗的長老,已經來到幾人身旁。

“天峯,此時不是內戰的時候,生死魔君快要衝出封印,我們需要你啊!”武宗那長老輕聲安慰華天峯道。

“而且,你以大欺小,難道不覺得臉上無光麼?”無心子可沒有這麼好的臉色,罵了一句。

華天峯輕輕一笑:“難道無心子長老,也想和天峯切磋切磋?”

“你——”無心子臉色一怒。

“說句不中聽的話,就算你和你那胖師弟一起上,我都不懼!我華天峯不懼任何人!”華天峯語氣狂妄至極。絲毫不將幾位長老放在眼裏。

這一次連無道子的臉都有些變了。

看着無心子臉色憤怒,風逸強撐起身體走向前道。

“我風逸的事情自己會處理,絕不牽扯宗派。”

“華天峯,就算你是玄君巔峯又如何?我風逸雖然僅是地玄,卻不懼你!”

“我風逸在此血誓,仙道盛會定會將你狠狠踩在腳下,百倍奉還你今日給過的屈辱!”

風逸語氣中帶着濃濃的自信,手中劍光一閃,手腕上邊滲出一道血光。

血誓!

龍炎大陸敵我雙方仇恨到極點時所發的誓言,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當然,如果你害怕了,可以選擇現在或者暗中殺了我。”風逸冷冷一笑。

華天峯看着今日無心子等人在場,殺不了風逸,若是強行擊殺只怕會適得其反。

倒不如真如風逸所說在仙道盛會光明正大的將其擊殺,提升自己的威名。

兩年時間,在他眼裏僅是一個剎那而已。

“好,我就等着仙道盛會將你殺死!”

兩年時間,你能成長到什麼境界?

華天峯傲然一笑道:“螻蟻就是螻蟻,你真是太天真了。兩年之後我已晉升萬壽!你拿什麼與我鬥!”華天峯說完便從幾人中消失,飛向那修冥王。

“大日雷訣!”

華天峯大喝一聲,手中長劍頓時化爲一陣紅光直接將修冥王的元力種子洞察。

他屹立虛空對着風逸輕蔑一笑,消失在了幾人眼中。

震懾!這是**裸的挑釁。

一擊將修冥王殺死,這在風逸看來的確是難如登天的事情,甚至無心子幾大長老都不一定做到。

華天峯竟然這般輕描淡寫的完成。

月清寒眼神平淡,對着風逸道:“看來,你還是沒有長大,太草率了,兩年…太短!”

對於月清寒的話,風逸只是輕輕一笑:“兩年時間對於我來說很長,你從來都不瞭解我,又怎麼會知道我沒有希望?”

“月清寒,今天我領你的情,也許我們真的有緣無分,滄月武會,你應該會回來吧,到那時我會解除婚約!”

“從此,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那最好不過。”月清寒神色不變,腳下白雲一動,消失在風逸的視線中。

而此時,那原本沉寂不動的太原古井,終於開始顯現出一道巨大的魔影!

彷彿君主一般,俯視蒼生!

(未完待續) 風逸正在運功恢復傷勢。無道子卻是臉色一變。

“不好,生死魔君突破封印了!師弟快走!”

他語氣剛落,只見太元古井中不斷有魔氣滲出,那正上方的虛空開始劇烈扭曲,竟然形成一方震懾天地的虛空王座!

一道聲音夾雜着悲涼,憤怒從太元古井中搖搖而出。

“十萬年!整整十萬年!我生死魔君終於重見天日了!!!”

黑色的魔氣不斷上升形成一道人形,生死魔君面目猙獰,頭上長了天只犄角,胸前的元力種子直接變成了紫色,身後更是長出了一對惡魔之翼!

手執魔戟,威風凌凌的坐在王座上。

“魔君威武!”那鬼戰王和赤血王直接跪倒在他身前,神情極度恭敬。

“只剩你們兩個了麼?”生死魔君冷笑一聲:“也罷,死了都是廢物。”

“無邪王、神田王,你們也出來吧!”生死魔君沉聲道。

“遵命——”兩道聲音在生死魔君體內響起,從他胸口開始生出兩個人頭,隨後兩名魔王直接從他體內走出。

“你們去吧,殺死這些可惡的人類,讓我徹底復活,我要通過這次大血祭成爲涅槃魔君!!!”

“桀桀,是!”

幾大魔王陰笑着衝向了人類修者。

無道子臉色鄭重,拉着無心子便趕往戰場前方。

風逸和水靈兒倒是留了下來,這種層次的戰鬥他們的確幫不上什麼忙。

不過讓風逸感到吃驚的是,那月清寒此時竟然在於赤血王對戰!

天玄巔峯戰玄君之境,遊刃有餘。看來自己的實力還真是差着她不止半點。

倒是那華天峯好像不放心她似的,對戰着鬼戰王,卻偏偏還留了手,分身去幫月清寒。

幾大長老已經前往太元古井和另外兩王對戰。生死魔君似乎也不着急,坐在虛空王座之上,饒有興趣的看着手下們與仙道弟子廝殺。

“那生死魔君…好可怕!”水靈兒目光中充滿着驚懼。

看着她害怕的樣子,倒真有些韻味,風逸不由得打趣了一句:“怎麼樣,考不考慮去誘惑他?沒準他還真吃你這一套呢!”

“哼!你這人大難臨頭了還笑得出來。”水靈兒給了發風逸一個白眼。

“怎麼,我不笑難道還要哭不成?就因爲戰鬥近在眼前,所以要大笑特笑!因爲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馬革裹屍…”風逸臉色一傷,似乎想到了無崖子。

“那誅魔神陣到底是什麼?”風逸喃喃道。

看着水靈兒有些複雜的看着自己,風逸大笑了一聲,隨即臉色中浮起一抹暖色,對着她道:“謝謝…”

“爲什麼?”水靈兒驚訝道。

“因爲剛纔你的挺身而出。”風逸臉色鄭重。

“我現在感覺你不是那麼無聊了。”

水靈兒輕輕一笑,臉上洋溢着開心:“那你把我當朋友了?”

“當然了,現在我看你順眼多了。”風逸笑道。

“如果我們都能活着回去,我就讓你誘惑一下好了。”風逸嘿嘿一笑。

“本小姐現在不願意了。”水靈兒看了那生死魔君一眼

“如果不能呢?”

“不能,那我就將那燒雞吃了!”風逸肯定道。

“可是燒雞我已經扔了。”水靈兒不解。

“你胸前不是還有兩隻麼,我相信味道會不錯的。”

“你去死!”水靈兒臉色一紅,一拳打在風逸身上,疼得風逸齜牙咧嘴。

“啊——對不起。”水靈兒與風逸談了會話,只覺得渾身舒暢,原本的恐懼,似乎都飄道九霄雲外。

“麻煩你,幫我護法,我先恢復肉身。”

風逸說完,便將那四千下品真丹中的五十顆全部捏碎,融入自己的經脈當中。與此同時他整個人都開始煥發紅光。

水靈兒神情凝重的守護在他周圍,幫他護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