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風聲呼嘯,他們的人,就已經來到了沼澤的邊緣。

他們第一眼就看到了那飛行的蕭焱,不過,表情都是一驚,顯然是沒有想到。蕭焱竟然還有這麼手段!

卧槽,竟然這麼給飛了起來。 卧槽,竟然能這麼給飛起來?

當他們來到此地,看到那急速朝著沼澤裡面飛掠而去的少年時,表情都是說不出的震撼,畢竟,唯有到了斗靈之境,方才可以擁有飛行的能力。

此刻,蕭焱竟然這般飛了過去?

「媽的!給我一起扔!把自己掌中的刀,統統往蕭焱的背後射擊而去!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他落在綠洲下面!」突聽他們的老大喋喋笑道,望著那在半空中。搖搖欲墜的少年,表情變得格外的陰沉,他也顧不得驚詫於此地的莫名其妙,直接命令身後之人,一起扔寶刀!

唰唰唰……

破空聲,便是從這裡呼嘯而過,黑衣少年,此刻冷哼一聲,然後內心冷冷道,「蕭焱,既然你想要這麼快點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望著眼前如此好的機會他焉能錯過。

所以,他也是突然把掌中的寶刀,唰的一聲,朝著蕭焱的背後斬去,那你哦里速度,雖然他是后發的但是,卻比任何人的速度都要快!

他的長刀,直接化為一道流暢,朝著蕭焱的背後射擊而去。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發出掌中的刀時,蒙面人,月神殺此刻也是取出了自己小紅紅的刀,然後,他奮力一擲,可他所甩的地方,卻並不是蕭焱的背後,而是所有的刀!

砰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在蕭焱身後,驟然是響起了驚天的撞擊聲,其中,火花四濺,直接飛起,就算是蕭焱,都能hint感覺的出來,那種撞擊的牆壁程度,不過,他卻比你沒9畝太大的擔憂,他突然詭異的一笑,之前他可是擔心自己的劍勢不足以三個自己過去,不過,此刻就沒有這重擔憂了!

只見得,蕭焱反手一擲,便是緊緊地握著那飛來的奇快無比,且速度又是相當強大的一刀。

他牢牢的抓住刀柄,直接被這一刀的力度,給生生拉走了很遠的一段距離,之後,他看也不看,紫屆標貼朝著綠洲下面跳躍而去。

「卧槽!剛剛是誰發的一刀?眼睛長到屁股上面去了?」那黑衣少年,此刻氣的呲牙咧嘴,畢竟,這樣的場景,可是他相鬥沒有聽想過的,他怎麼也沒有「難,想到,襟懷灑落看似可以擊殺蕭焱,就算擊殺不成,也可以重創蕭焱的一擊,竟然陳誠了有助於蕭焱落下的飛船了!

這個憤怒,足以讓他動下殺手!

不過,他話音剛落,便是直接感覺但自己屏幕竟然有一股強大的劍氣朝著自己的後背急射而來,他光芒之下,已是飛速躲開了這一道凌厲的劍氣!

他此刻異常憤怒。

「媽的,竟然是你!」黑衣少年此刻表情勃然大怒,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朝著自己出劍的人,襟懷灑落就是之前被自己摑了一巴掌的那少年。

可是,他此刻問這少年,這少年也是不會說話,他此刻只知道殺戮!

他的任務就是殺了藥品這人!

殺了他。這是月神殺對他嚇得死命令。

他掌中握著的,赫然就是月神殺的劍。

不過,他們的老大,顯然沒有看出來。

「找死的東西,竟然敢背叛我!好啊!老子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是背叛我的異常,那種滋味,我想,很不好受!」黑衣少年此刻手掌一拍,止住了周圍那些想要上前的人,然後他從戒指裡面,取出了一把流星錘!

這流星錘,看起來就是那種力量型的兵器,他的鎚子剛才擊出,便是直接弄得天地間風聲呼呼,然後碩大的雙流星錘,便是朝著這少年砸去。

威力,竟然也是非同小可。

月神殺一直就在身旁望著,心中卻是微微一凜,著實明由想過,這少年竟然隱藏了這麼多的手段,不但有那麼厲害的盾牌,並且還有這麼厲害的靈器。

那流星錘一經發出,便是帶著翠綠色的黃康,朝著那少年的頭顱擊中,顯然是想要一擊絕殺。

不過,這少年雖說是被月神殺控制住了,但是,他的修為尚還在,突然餓3火辣的流星錘,也只不過是飛到他的頭顱上面,便是再也不能落下。

這少年,已經舉起了他小紅紅掌中的寶劍。

月神殺的劍!

「嗨!我看你究竟能支持到多久?」望著那少年竟然用自己的劍來格擋自己的流星錘,黑衣少年的表情,卻是變得越發的詭異,別人不知道他這兵器的詭異,他自己不會不知道的。

流星錘,乃是他的最強大靈器之一,比起那大地之盾,已是強大了許多,在同等修為下,幾乎很少有人可以抗的過去,畢竟,這窮年的力量,可是強大的很。

「給我變大!」黑衣少年冷冷的瞥了一眼這少年,對於有背叛自己之心的人,他通常都是不會手軟,周圍的人,也都是知道他們老大手段冷酷,是以,也絕對不會去幫助。

他們就站在一旁看熱鬧,不過,此刻的月神殺可是沒有閑著,他把那黑衣少年的出手都牢牢的記載心中,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是最起碼的,真的沒有脹飽,這少年隱藏了一分多的靈器。

「算了,你既然都已經快要死了,那我也就不用控制你了,免得到時候,你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月神殺話音剛落,那原本黑乎乎的眼睛,在此刻卻是變的非常的清徹,顯然他是退出了控制那少年的狀態。

當月神殺從控制的狀態下退出來的時候,能量被控制少年,也是修鍊的恢復過來,不過,就在他恢復過來的同時,表情卻是驚恐到了極致,如同見到了惡鬼一般,失聲道,「大哥,剛剛不是……」

他的話音沒有說完,永遠也說不出來了,他已經被那突然變大的流星錘給狠狠的砸在地上,變大的流星錘,足足有他的人那麼的大,這樣的靈器,並且還壓在一個人的身上,若非這個人有絕對的力量可以擊退這樣的靈器,就只有被壓扁。

甚至,壓的粉身碎骨。

此刻,這少年卻並沒有粉身碎骨,看來,這人的身體素質還是不錯。

唯有很少一部分的骨骼,已經被震碎!

「咦,這是什麼情況,竟然還有如此好的靈器?」黑衣少年此刻突然驚奇道。

要知道,他的流星錘,那可是一等一的寶器,鮮有靈器可以與之抗衡,當然,他也絕對不會相信,自己的手下,竟然會有寶器!

這點,唯有他自己知道。

「哼!這就是背叛我的下場!」那黑衣少年,來到面前,然後,正準備彎腰撿起地上的寶劍時,突然間,月神殺動了!

他不動則已,一動,便是如同大鵬展翅!

只見得月神殺急速掠到了那黑衣少年面前,原本落在地面傷的寶劍,也0彷彿是具有靈性一般,竟然詭異的朝著那黑衣少年刺去。

這並不是這把劍的詭異,而是,人家月神殺的速度,已經快到了如同幻影一般。

他雖然後發,卻已先至!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劍?

那黑衣少年,猝然之間,一滴血已經從他的肩膀滑輪下來,鮮血,已經滴在了他的流星錘之上!

「靠!你找死!」那黑衣少年此刻陰沉著臉,目光冷淡0餓3望著月神殺,內心卻是有點后怕,之前的那一劍,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少年的劍,竟然快到了如此地步!

月神殺無視這少年的目光,他當先一步跨出,然後,劍鋒朝下,對準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刺去!

噗嗤——

一劍刺下,但聽鮮血淋漓的聲音便是響徹起來,原來,這躺在地面的少年,還並沒有死!

「大哥,剛剛稍有冒犯。」月神殺直接一劍好劃破那地上的那人的頭顱,然後略表愜意的道。

「是嘛!剛剛我可是感覺0餓3出來,你那種差點就滅了我的衝動!」那黑衣少年,此刻依舊冷冰冰的道。

「不過,看在你幫我除了一個叛徒的份上,我就0不計較此事,希望你好自為之!」那黑衣少年,望了望月神殺,頓時語氣冷哼道。

剛剛,月神殺那一劍,讓他感覺非常的不爽。

不過,他當時可以使用出最強大的殺招,來滅了月神殺。

月神殺使用出那麼強大的一劍,可惜的是,他自身的防禦卻是為零。

如果他真的是要殺自己,也絕對不會把自己置於危險當中!

更何況,之前那躺在地上的少年,他掌中還握著一把刀!

那刀,正是要便朝著自己刺來的。

他知識青年,已經完全把自己放在戲謔當中,也根本0就沒有注意躺在地上的少年。

若非月神殺及時趕到,說不定,他早就著了當。

剛剛那場景,實在是太驚魂了!

就這樣,那被月神殺控制的少年,死的這麼利索,甚至,直到死的時候,那黑衣少年還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冤枉的。

因為他就根本沒有給少年一絲機會。

月神殺的心情,特別的高興,他終於又殺了一個人?

世上絕對沒有比這件事情,更加讓月神殺高興的。

他此刻依舊冷冷的站在那裡,頓了頓又道,「大哥,不如這靈器歸我如何?」

這話雖然是月神殺說出來的,可是,他卻一點兒也不覺得不妥,畢竟,自己的劍卻是在黑衣少年掌中,而自己才更加的有把握殺了他!

誰料,那黑衣少年沉思了片刻,然後突然道,「還是你就這把!我只希望你到時候,給我用這把利器,殺了蕭焱!」

他已經看的出來,眼前這少年,速度有一絕,出手更是狠辣無情,絕對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

這樣的人,如果再配上利器,那殺起來人就是如虎添翼!

「多謝大哥!」月神殺失望的點了點頭,但點頭任何人都絕對看不出來,他是不是0失望。

然後他退到了最後,等待他們「大哥」的命令!

「接下來,我們也過去!」那黑衣少年望了一眼眼前的綠洲,旋即,沉呵道,他感覺的出來,少年這綠洲,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怎麼會熟悉呢?

他也說不上來。

話罷,只見得那黑衣少年當先一步跨出,朝著沼澤望了望,然後,他用力一甩,掌中的流星錘便是如同炮彈一般,朝著綠洲的地方而過,不過,此刻他的流星錘卻是變得比較小,可縱使如此,那流星錘在周圍一甩,便是帶起衝天的衝擊力,朝著前方掠去,速度,相當的快。

唰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那流星錘直接朝著前方掠去,而在掠去的同時,一股股風聲如同惡鬼一般的朝著綠洲的地方呼嘯而去,顯然,那流星錘上面所攜帶的威力,卻是相當的大。

而就在他們老大這一連串動作昨晚的時候,他們老大的人影也是跟著流星錘,朝著綠洲的地方掠去。

而見到他們老大同樣是這樣過去,站在沼澤旁邊的幾人,也是如法炮製,朝著綠洲的地方,甩手而起,一個個靈器,便是帶起衝天的衝擊力,朝著前方飆射而去。

月神殺並沒有行動,他只是了你科技到了秘密是這要殺的幾人,不過,這當中,他還是略微0有著一些的詫異,竟然有人還有用傘來試圖過去的。

看到這裡,月神殺內心的殺意,就算是騰騰直升!

他的目的,就是把眼前這三人全部殲滅!

絕對不讓眼前這三人過去!

是以,月神殺看到有人竟然用傘過去,內心,便是怒火衝天。

這樣的靈器,想要闖過這樣的沼澤,那是非常的容易。

絕對不能夠讓他們過去!

唰的一聲!

月神殺在此刻也終於動了!

他掌中的劍,朝著前方一甩,如同一道劍氣匹練,朝著前方掠去,而伴隨著劍氣的掠去,他的人影,也彷彿與劍氣完全的融為一體,他雖然最後一個出手,但是,他的瑞福卻是最快的一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