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顧選接過紙筆,刷刷刷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現在,你可以滾開了麼?”

顧選凝視着張遠,語氣漠然。

“你!”

見他這樣說,張遠那叫一個氣憤,不過礙於尹戰在這,並不敢發作,只好將這口氣重新吞回肚子裏。

走到病牀邊上。

顧選開始號脈。

毫不誇張地說,

經過了上次野山參的吸收改造,顧選如今的醫術,堪稱世界之最。

但凡只要還有一口氣,

那麼,他都可以把人從鬼門關給拉回來。

這不是吹牛。

而是事實。

如今的顧選,

身負數千種醫術,上至那種古老的、近乎失傳的古老奇方,他的腦子裏面都有。

這些藥方,隨隨便便拿出去,那價值都是幾千萬上下。

時間,

緩緩流逝着。

約莫過了幾分鐘。

顧選這纔將手拿開。

“怎麼樣?”

看到這裏,尹戰走了過來,“我父親的病,還有得治麼?”

聞言,

顧選灑然一笑:“語甜,把我的銀針拿過來。”

“好!”

林語甜連忙答應,隨後將顧選拿來的銀針,遞給了他。

接過銀針之後,

顧選簡單消毒。

“你會用銀針?”

一旁的張遠皺起了眉頭,凝視着顧選,語氣之中帶着深深的疑惑。

這個問題,

直接就把顧選給逗笑了。

“怎麼?銀針只有你能用?”

顧選直接反問一句,絲毫不給張遠一點面子。

吃了一記閉門羹,張遠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雙拳緊緊握着,鬢角處青筋乍現。

“免責聲明都已經給你簽了,你就老老實實待在一旁看着就行了,如果不願意看的話,就給我滾出去,別在這裏打擾我。”

顧選直接反客爲主,對着張遠吼了起來。

“我……”

聽到這番話,

張遠愕然。

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張遠,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要不閉嘴,要不滾,二選一,你自己決定吧。”

尹戰也是跟顧選站在同一條戰線上,語氣很是堅決。

“是是是,尹先生,不好意思,都是我多嘴,抱歉,實在抱歉。”

張遠點頭哈腰,連連稱是。

銀針入手。

顧選直接將尹修的衣服掀開。

隨後開始落針。

第一針,檀中穴。

第二針,天匯穴。

第三針,臨海穴。

第四針,涌泉穴。

第五針,子歸穴。

……

顧選一口氣,直接在尹修的身上,落下了八根銀針!!

每一根,都是快準狠。

“這個針法,有點眼熟啊。”

“顧選的針法,屬實是奇怪,我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

“我也有這種感覺!!”

看到這裏,那些醫護人員,一個個都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而就在此時。

監護室的門,被人推開了。

攏共有十多個人。

其中爲首一人,約莫五十歲出頭,戴着一副金框眼鏡,看上去給人一種精神矍鑠的感覺。

此人,

可不就是擁有華國再世華佗之稱的張忠賢麼!!

“張神醫,裏面請,尹老爺子就在這裏。”

“張神醫,您慢點。”

“這一次尹老爺子的命,算是可以保得住了!!”

聽到門口的騷動。

尹戰等人均是將目光朝着這邊看來。

當他們看到張忠賢之後,

一個個均是震驚不已。

“張神醫,您怎麼過來了?!快請進!!”

張遠臉色一喜,連忙迎了出來。

而就在此時。

跟着張忠賢過來的一個老者醫生看到正在病牀邊上給尹修扎針的顧選之後,眉頭直接緊緊地皺了起來。

“張遠,那個人是誰?!他在做什麼?”

老者厲聲質問。

他是川京市第一醫院中醫科院長!!

名叫歐陽海。

算得上是川京市醫學界的扛把子!!

他跟張忠賢兩人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他叫顧選,是一個沒有行醫資格證的垃圾!!”

張遠連忙解釋。

“什麼!!沒有行醫資格證也敢動手?!小子,趕緊滾下來!!這要是影響了尹老爺子的病情,你擔得起這個責任麼!!”

歐陽海大步走到顧選身邊,伸手就準備拉住顧選。

然而,

下一秒。

當張忠賢看到顧選再次落針,立馬開口:“別動!!讓他繼續施針!”

“啊?”

此話一出,

歐陽海直接蒙了,“張神醫,此話怎講?這小子連行醫資格證都沒有,這不是瞎胡鬧麼?”

“我的話,你也不聽了?”

見他這樣說,張忠賢語氣冰冷,沒有夾雜一絲情感。

“不好意思,張神醫。”

歐陽海嚇得連忙往後退。

時間,

緩緩流逝着。

尹修身上的銀針數量,越來越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