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顧兮兮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墨錦城:

「怎麼樣?」

墨錦城優雅的將餃子咽下去,然後淡淡地吐出了兩個字:

「勉強。」

「勉強?」

相比於她之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狀態,她現在能夠做出這幾道菜式,已然是超常發揮了,怎麼可能還是勉強呢?

於是她不死心的又夾了一塊滷肉送到了墨錦城的嘴邊:

「我的秘制蘸醬搭配着七分瘦三分肥的滷肉片,一點都不膩,你試試。」

墨錦城吃完之後,依舊是惜字如金的說道:

「一般。」

「一般?」

這一次顧兮兮有點不高興了,她將旁邊的玫瑰小米粥又推到了墨錦城的面前:

「那你再試試這個玫瑰小米粥,你的口味比較清淡,肯定會喜歡這個。」

墨錦城嘗了一口:

「湊合。」

幾句話下來,顧兮兮的一張俏臉頓時黑成了一片。

她一個翻身,氣呼呼地背對着他也不再說話了。

看着他鬧小孩子脾氣的模樣,墨錦城的眼底眉梢全部都是笑意。

「真是的,我費了這麼大的功夫給你做了這麼一些吃的,你竟然給我的點評就是勉強、一般和湊合?你就是這樣對待我辛勤勞動成果嗎?」

顧兮兮一雙手用力地抱在胸口,滿臉怨婦的模樣不停的數落着:

「要知道,以前那我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為了你們父子幾個人,我辛辛苦苦的學習怎麼做飯,就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吃上一頓舒服的飯菜,可是你現在竟然這樣對我,到底還有沒有良心啊?別人說男人結婚了之後才會把女人當保姆,我們婚禮都還沒辦呢,你現在就已經是這副態度了,你都不知道那個蝦子我挑了多久,你不說一句謝謝,竟然還……」

顧兮兮絮絮叨叨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感覺到背後一暖。

下一秒,一雙大手就從後面將她給環抱住了。

墨錦城溫柔的聲音在她的耳邊的響起:

「謝謝!」

溫熱的呼吸噴在耳畔,低沉性感的聲線讓顧兮兮莫名的心跳不止,小臉一瞬間就紅了。

墨錦城的聲音非常好聽,就像是陳年佳釀一般的存在。

特別是當他靠在自己耳邊低語呢喃的時候,更是讓人像喝醉了酒似的。

顧兮兮暈乎乎的,腦袋裏面頓時一片空白,一時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了。

「這下滿意了?」

原本還沉浸在這溫情氣憤之中的顧兮兮,冷不丁聽到墨錦城這句話,立馬就回過神來。

她沒好氣地站了起來:

「喂,你是不是有點太敷衍了?」

「看樣子還不滿意,那我就只能……」

墨錦城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沒了聲音。

顧兮兮十分狐疑地扭頭看了過去:

「你怎麼,唔……」

她的話還沒來得及說,說完雙唇就被墨錦城給堵上了。

這一吻來得十分的熱烈,顧兮兮的仟腰被攬住。

她的一雙手趴在男人的胸前,想要推開,可是卻被吻得渾身無力。

墨錦城就這樣攻城掠池,彷彿要侵吞她唇齒之間所有香甜的氣息。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墨錦城彷彿演練出了技巧一般。

唇舌遊走之間,硬是將顧兮兮撩的雲里霧裏,徹底迷醉。

「呼!」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墨錦城終於心滿意足地鬆開了她。

顧兮兮就這樣渾身無力的癱倒在他的懷裏。

墨錦城低頭就看到她的紅唇微腫,一雙漂亮的眼睛裏面泛著水霧。

那紅撲撲的臉頰就好像正在等人採擷的蘋果。

此刻的顧兮兮在他的眼中就彷彿是天使和妖精的結合,美艷而不可方物。

「你又占我便宜!」

顧兮兮沒好氣的伸手就要去錘他。

墨錦城看着她: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佔你便宜,你還想被誰佔便宜?」

顧兮兮沒好氣地頂嘴:

「我什麼時候想要讓別人佔便宜了?」

「這樣就對了,既然你不想給別人佔便宜,那就只能給我佔便宜了。」

「油嘴滑舌!」

向來就伶牙俐齒的顧兮兮,還是第一次被墨錦城給懟得無話可說。

既然說不過他,她就氣的別開臉,也不看他。

墨錦城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也沒有再逗她。

他才剛剛鬆手,顧兮兮就飛快的起身,飛也似的逃到了書桌的對面,一臉防備地瞪着他。

「好吧,現在奶也喝了,東西也吃了,便宜也佔了,說說看,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墨錦城優雅的翹起了二郎腿,十分直接的拋出了主題。

他這番話讓顧兮兮反而愣了一下。

搞什麼呀,這個傢伙剛剛在這一頓操作,弄得她差點連正事都忘了。

於是她一改剛才怒火中燒的樣子,臉上露出了諂媚的笑容:

「阿城,你果然是慧眼識英雄,明察秋毫,其實呢,我的確是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了!」

「什麼要求?」

墨錦城看向她。

「就是明天我哥就要回米蘭了,我能不能……」

「你還想跟着去?」

墨錦城直接了當的將她的心底話說了出來。

此刻他那張英俊的臉上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幽深難測的眸子裏,讓顧兮兮看不出來喜怒。

其實顧兮兮她自己也清楚,現在墨錦城的公司事情很多,再加上他的母親也沒有被找到,此刻他是萬萬不能離開沛城的。

但是蘇蘇作為她未來的嫂子,她不過去看她一眼,實在是放心不下。

而且蘇蘇的情況聽說很糟糕,如果萬一哪天她不行了,自己沒有見到她最後一面,實在會是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於是顧兮兮便眼巴巴的看着墨錦城,她點點頭:

「我真的不放心蘇蘇,我想過去看看她。她太可憐了,而且現在還為了哥哥中了一槍,變成植物人,我不去看她良心過意不去。我會帶着小十一過去,至於小熙和小諾,我也會徵求他們的意見,如果他們願意跟我去的話,我就帶着他們,他們願意留下來也沒關係。」

文學網 伯倫教授用餘光撇了她一眼,甩袖快步離開。

該提醒的他都已經提醒了。

若是一個蠢的……那以後就等著為自己的愚蠢買單。

下午的實驗中。

貝婉星頻頻出錯。

「婉星,你拿錯試劑了。」

「啊,不好意思。」

「婉星,這已經是你今天實驗,第三次拿錯試劑了,是心情不好嗎?」

貝婉星捏著試管的手微微收緊。

她抬頭,對着同組的實驗員,露出一抹虛弱的微笑,「不好意思,我身體有些不舒服。」

「沒關係,理解,那你回去休息一會兒吧。」

貝婉星遲疑了兩秒,最終在勸慰聲中,這才滿臉歉意的同意了,「不好意思,因為我身體原因,影響了實驗進度。」

「你別這麼說,誰都有不舒服的時候。」

貝婉星離開以後,剛剛安靜的實驗室瞬間炸了鍋。

「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我怎麼了?」

「貝婉星哪裏是身體不舒服,一看就是因為,今天貝瑤贏了伯倫教授心裏面正不舒服呢。」

「怎麼可能,貝婉星臉色很難看啊。」

「怎麼不可能,帝都誰不知道,貝家這兩姐妹,水火不容,你被你仇敵壓了一頭,被她出盡風頭,你臉色能好看就奇了怪了。」

「不可能吧,貝婉星看着……挺大氣的,還那麼溫柔和善,怎麼看也不是小心眼的那種人。」

「這裏是男人,嘖嘖嘖,我倒是覺得,貝瑤比貝婉星強多了,起碼人家有什麼就說什麼,沒有某人裝模作樣,還用兩天時間就培養出來了天蠶草,能力也不知道比她強多少,以後肯定能取代她帝都第一女醫師的稱呼。」

「這兩個人,都不是好惹的,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我們還是安安分分的,省的被牽連。」

「貝瑤得罪了伯倫教授,伯倫教授真的會引薦她去聖德堡學院嗎?該不會只是做做表面功夫吧。」

「不可能,伯倫教授畢竟德高望重,沒必要因為這件事,自己打自己臉,只不過貝瑤就算是進聖德堡學院的話,恐怕日子也不好過。」

「就算是不好過,可那是聖德堡學院啊,進去再出來就相當於鍍層金,我也想進去。」

「呵呵,白日做夢。」

這些人,臉上或多或少都帶着幾分羨慕。

貝瑤家世天賦集一身,容貌還是頂尖的。

這樣的人,本身就是開掛一般的存在,也難怪別人會羨慕嫉妒。

而另一邊的貝瑤,一個下午都安安靜靜的在院子裏面培養自己的藥草,她聚精會神的看着眼前幾株生長緩慢的植物,這可是救命的葯。

她的手輕輕觸碰,眼前這株草藥的嫩芽,在手觸摸到的那一刻,那翠綠色的嫩芽,竟然像含羞草一般,卷了起來,貝瑤看到這一幕,雙眸也軟了下來。

「你們要快點長大。」

一陣風吹過,幾株還沒有長大的藥草,隨風搖擺,像是在回應貝瑤一樣。

貝瑤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可隨即想到貝婉星的動作,周身一冷。

她若是,只是對天蠶草感興趣,那便算了,若是對自己的寶貝感興趣,那她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貝瑤眸中浮出一抹戾氣。

燥熱的風,因為太陽的漸漸偏移慢慢變得涼爽,微風吹過,在葯園裏的貝瑤,活動了一下,因為坐久的腰身。

剛從葯園出來,迎面便看到,那個妖孽的少年,穿着一身白色的背帶西裝,倚靠在梧桐樹榦上,一隻手遮擋着眼,梧桐樹上飄下的枯葉,慢慢悠悠的落在他的短髮上,他像是睡著了一般。

貝瑤眉頭一挑,眸光從他的白色西裝上劃過,真是不怕臟啊……

她隨意的看了一眼,便徑直從他身邊走過,就在這個時候,這個前面突然放開手,抬眸直直的看向貝瑤。

他那雙碧色雙眸,清澈見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