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額……”聽完爺爺講述的自己與王婧琪的事情後楊藝頓時感到很無語,沒想到在真實的世界裏自己居然是這麼一個無惡不作、劣跡斑斑的紈絝子弟,這和夢境中的自己真的有着天差地別的不同,甚至給楊藝感覺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一時間楊藝還真的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

“臭小子,現在你還想逃婚嗎?如果你還想逃婚的話我就親自把你丟到河裏,讓你再被淹一次”就在楊藝陷入沉思時他的爺爺開口厲聲的質問着他。

“不!不會的,我一定會對婧琪負起責任的!你們放心我不會再逃婚了,我同意取婧琪”逃婚?開玩笑,雖然自己一時間還接受不了大家口中的這個自己,但不管怎麼樣自己現在的確是深愛着王婧琪的,回到現實後仍然能和王婧琪在一起楊藝還求之不得呢,怎麼可能還逃婚?

“這還差不多,既然你不再逃婚的話那麼等過幾天你身體好些後我就帶你去王家,你好好的給人家王小姐認認錯陪個不是”這一次楊藝的態度終於讓楊藝的爺爺滿意了。

“嗯,爺爺你放心,我知道的,那爺爺你知道不知道一個叫黃鑫的男人呢?”王婧琪的事情知道後楊藝又想起了在夢境中那個對自己有很大幫助的黃鑫。

“你說他啊,他是我們傳媒集團下屬影視公司的一個很優秀的演員,一個很優秀的反串演員”楊藝的爺爺答到。

“原來是這樣,他的話倒是和我的夢境中的身份差不多,在我的夢境裏他仍然是一個反串演員,對了爺爺,那小雨和小帆呢?他們兩個在現實中又是什麼身份?”楊藝接着問到。

“他們兩個是貼身照顧你的兩個傭人”楊藝的爺爺指着牀邊穿着傭人服的蕭雨與林帆說到。

“啊?他們在現實中原來是我的傭人啊?這……”

“少爺,那在您的夢境中我和小帆又和您是什麼關係呢?”楊藝說完後一旁的蕭雨睜着一雙天真的眼睛問着楊藝。

“呵呵,在我的夢境裏你們兩個不再是我的傭人,而是和我相依爲命的結義兄妹,在夢境裏我們三個因爲都是孤兒的關係我們比親兄妹還親呢!”楊藝笑呵呵的回答着蕭雨“小雨、小帆,雖然現在我已經不記得你們口中的事情了,但我希望我們可以像我的夢境裏一樣仍然是好兄妹,可以嗎?我會像夢裏一樣的照顧你們的”。

然而聽到楊藝的話後蕭雨與林帆兩人卻是一臉的茫然,準確的說他們一時間還接受不了醒來的楊藝的改變,因爲在他們的印象中楊藝可不是現在這樣的。猶豫了一會後蕭雨與林帆仍然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不過就在這時楊藝的奶奶唐靜卻對着二人點了點頭,看到唐靜的表態後二人終於不再猶豫:“這……,只要少爺您不介意的話我們當然很願意,只是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經過這次的意外後少爺您居然改變了這麼多,因爲如果是以前的話您是不會和我們說這些話的”。

“額,瞧你們緊張的,看來以前的我人品的確不怎麼樣呢!不然你們怎麼會這麼怕我,不過我可以向你們還有大家保證,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

……

幾日後的下午,防城王家別墅區

醒來之後的楊藝又在楊家調理了幾天,並且在這幾天裏楊藝果然如醫生所說的一樣逐漸的想起了自己在現實中的點點滴滴,以前的自己的確如大家所說的一樣是個很差勁的人,雖然想起來了以前的事情,可是經過了這場夢境中的一切後楊藝更爲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爲感到深深的自責,更明白了親人的重要。夢境中那種與親人生離死別的痛他真的不想在現實中再次上演了。既然那一切都是一場夢而已那麼說明這是老天爺給予自己的一次改變的機會,所以楊藝下了一個決心,他要痛改前非好好的珍惜現在的一切,好好的珍惜自己的家人。

幾日後的今天,確認身體已經完全康復後楊藝的爺爺奶奶還有他的父母便帶着他來到了王婧琪的家裏向王家講述楊藝的決定,並且他們也想給楊藝與王婧琪一個獨處的機會,讓楊藝好好的哄哄王婧琪。

在簡單的拜會了王婧琪的父母后楊藝就來到了王家的後花園裏看望王婧琪。走在去花園的路上楊藝分外的緊張,因爲他不知道王婧琪是否能夠原諒自己曾經對她所做的一切,但楊藝知道不管王婧琪是否原諒自己,自己都必須對王婧琪負責,他更會好好的珍惜與王婧琪的感情。

看到站在花園裏賞花的王婧琪楊藝悄悄的走到了王婧琪的身邊牽住了王婧琪的手,而王婧琪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了一跳,當看清抓住自己手的人就是那個給自己帶來傷痛的混蛋時她頓時怒由心生,毫不猶豫的用沒有被楊藝抓住的右手對着楊藝的臉就是一記狠狠耳光:“你這禽獸少碰我,滾開!”。

“婧琪,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你相信我,我會好好的愛你給你幸福的!”雖然被王婧琪扇了一個耳光,但楊藝並沒有就此放開王婧琪的手,反而認真而真摯的向王婧琪表達着自己的決心。

“你……你變了,不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爲非作歹的楊藝了!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你真的會對我好?會彌補你的過錯嗎?”看到楊藝那真摯的雙眼時王婧琪忽然覺得現在的楊藝變得好陌生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但她卻也和大家一樣爲楊藝現在的改變感到高興,所以她決定給楊藝一次證明他自己的機會。

“嗯,我說到做到,因爲以前的楊藝已經死了”楊藝堅定的回答着王婧琪。

夢,是真是幻,是真是假,已不重要。只要楊藝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的話那麼哪個人生纔是真實的就不需要過多的去計較了……

(全書完)謹以此書警示那些不懂得珍惜眼前幸福與美好的人們,希望你們不要像楊藝一樣在經過了一場悲痛的“夢”後才懂得珍惜!如果你現在過得很好的話那麼就請珍惜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吧! 注:本番外篇純屬作者臨時興起隨便寫的,劇中的故事與涉及的四本小說的故事劇情全無關係,並且由於四本書的主角都會出場的關係所以番外篇將全部採用第三人稱來寫。好了,廢話不多說大家慢慢欣賞吧!

鏡頭一,時間公元2040年Z國

這是一個寒風呼嘯的夜晚,天空中沒有閃爍的繁星也沒有皎潔的明月,有的只是那刺骨的寒風與時不時傳來的海浪聲。沒錯,這裏正是Z國某城市的沿海海岸。而此刻在這麼一個夜晚卻有一男一女相隔數米麪對面的站着。不過他們可不是一對小情侶在這裏談情說愛,因爲此刻的他們都在怒視着對方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勢。

“吳菲,我們爲什麼要在這裏戰鬥?爲什麼我們非要拼個你死我活不可?”雙方對峙了一會後男子首先開口沉聲問着自己眼前的這個漂亮女孩,因爲他根本就不知道二人這場戰鬥到底是爲了什麼。

“哼!問那麼多廢話幹什麼!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馬林,做好面對死亡的準備吧!”對於男子的問題女子卻並不想回答,她冷哼一聲後就準備出手了。其實吳菲想說的是我自己都不知道哪,怎麼回答你?

雙方言語不和之下準備開打了,然而就在他們剛剛纔對陣了沒有兩招的時候驚變突然發生了。他們兩人所在位置的天空不知何時開始發生了扭曲,整個空間以順時針的方向開始旋轉並且速度越來越快,在到達一定速度後旋轉的中央出現了個類似於龍捲風中心風眼的東西,最終旋轉的中心位置就這麼生生的把空間撕裂開了。

緊接着令二人更吃驚的事情出現了,原來在扭曲中心的風眼達到一米寬時居然從裏面飛出了一個人,一個穿着紫色風衣的長髮男子,男子容貌甚是英偉只是這份英偉中卻透着一股股的邪氣。等到完全出來後男子就飛到了吳菲與馬林的上空,他冷眼掃視了二人一眼。

“你……你是什麼人?”面對着這種奇異的事情馬林不知應該如何面對,他謹慎的問着飛在自己上空的這名神祕男子。

“你這個奇怪的傢伙少給姑奶奶在那裏裝神弄鬼,再不說你是誰的話小心我要你魂飛魄散!”相對於馬林的茫然吳菲卻鎮定得多了。

“哈哈哈!雖然你們不知道我是誰,但我卻知道你們是誰,吳菲、馬林,你們想知道你們今天爲什麼而戰嗎?你們想知道等下你們將要面對着什麼嗎?”在吳菲與馬林的質問下這名男子終於大笑着開口了,只是他一開口說出來的聲音卻同樣充滿着詭異給人一種非常空靈的感覺,這種聲音完全就不是人類能有的聲音。

“什麼?!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爲什麼會知道我們的名字?還有你的目的是什麼?”在神祕男子說出自己的名字時吳菲就對這個傢伙充滿了警惕,其實吳菲對於他警惕主要還是這個男子那個鬼魅一般的聲音。

“何方神聖?這個你倒是說對了,我的名字裏的確有一個神,因爲我就是掌握着時間與空間之力的時空之神洛夫斯,而你們兩個會在這裏出現並且戰鬥也是我安排的,因爲我要你們是幫我完成一個艱鉅的使命”在吳菲的追問下這名男子便向吳菲與馬林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原來這個男子之所以顯現出這一切的詭異是因爲他的確不是人類而是神!

“神?穿的那麼時尚又那麼現代的傢伙居然自稱是神?神不是應該穿的像個出土文物一樣嗎?”吳菲看了這個自稱是神的男子的着裝一眼後露出了鄙視的眼神。

“汗……,誰告訴你神就一定要穿着土裏土氣的古裝?現在可是2040年,我們神也要順應時代的變化好伐”洛夫斯被吳菲的話說的很無語,他指了指自己那身帥氣的風衣說到。

“行行,不管你是神還是魔我都相信了,還是先說說你要我們幹什麼吧!”吳菲不耐煩的催促着洛夫斯。

“好的,不過在說之前先讓我來確認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們的實力,看看你們是否有實力能夠幫助我”洛夫斯應了吳菲一聲後就忽然臉色一變快速的衝下來,速度之快肉眼幾乎捕捉不到。

糟了,這是吳菲和馬林在洛夫斯出招時的第一個反應,猝不及防之下二人只好出於本能的躲避着洛夫斯攻擊。而首先反應過來的吳菲在躲開了洛夫斯的攻擊後就順勢以一記“風之刃”向洛夫斯斬去。馬林反應雖然比吳菲慢了一點點,但好歹他也是金牌特工出身,所以緊隨其後的對洛夫斯發動了攻擊。然而令二人意外的是他們兩人的攻擊對洛夫斯居然完全無效。不爲別的,由於洛夫斯是神的關係所以現在的他根本就沒有實體化的身體,現在吳菲和馬林所見到的這個洛夫斯的身軀也只是虛幻的而已。所以二人的攻擊在穿過洛夫斯的“身體”的時候就強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可惡。這個傢伙居然沒有實體,不過你別以爲我沒有辦法打敗你,既然你真的是神,那麼只要我用帶着邪惡氣息的氣攻擊的話照樣可以將你的這個虛幻的身體打的魂飛魄散”吳菲一邊說着一邊運氣,不過現在她運出來的氣與平常的氣是正好截然相反的氣息,因爲對象是神的關係吳菲已經將她的氣進行了一些改變。

“原來如此,是相生相剋的道理嗎?我也明白了,你這個自稱是神的傢伙還是早點投降吧!不然等被我們兩個凡人打敗的話那你時空之神的威名也就徹底掃地了”看到吳菲的一舉一動後馬林也明白了吳菲的用意,於是在說完後他也依葫蘆畫瓢的用出了和吳菲類似的招式準備對洛夫斯發起第二輪的攻擊。

“哈哈!你們兩個果然是經過了生化改造的強大傢伙居然連智慧也高人一等,沒想到你們這麼輕易就看出了我的弱點,這真是太好了”看到吳菲與馬林先後拿出了針對自己的殺招洛夫斯卻毫無懼怕反而很高興的樣子。

“可惡,都死到臨頭了居然還笑的出來,去死吧!”洛夫斯那滿不在乎的樣子令吳菲感到很生氣,她手一揮一股強大的氣向洛夫斯襲去。

不過洛夫斯既然是神的話他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被吳菲打敗,只見他雙手向左右一伸便分別將從左邊與右邊打來的吳菲與馬林的攻擊完全給抵消掉了。緊接着他的手一緊頓時他的雙手上立刻出現了兩個類似他剛剛出現時的那種空間扭曲現象,更奇異的是他手上這兩個扭曲的空間居然一點不剩的將吳菲與馬林後面接着打出來的氣全都吸收了進去。

“現在還給你們吧!”過了一會後洛夫斯左右手反過來右手對着吳菲左手對着馬林把剛剛吳菲的氣打向馬林而馬林的氣則打向了吳菲。

面對着洛夫斯突如其來的攻擊吳菲在氣即將打到的時候用出了“幻影術”及時躲開了,而馬林並不會類似的武功所以治好強自接了下來,好在馬林的身體也是經過和吳菲一樣的生化改造所以在受到這些傷害後瞬間就恢復了。

“嗯,你們兩個果然厲害,真是沒有想到你們人類的科學技術已經進步到這種地步了,這樣我也就可以放心的讓你們兩個去執行這個任務了”一番纏鬥之後洛夫斯收回了自己的氣結束了戰鬥。

“切,無聊,居然還考驗我們,這下可以說了吧!”見洛夫斯收起了氣吳菲也將自己的氣收了起來。

“那好,我就說了,這次我是要你們幫我去打敗一個人,哦,不對,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神,一個我們神界的叛徒,他就是黑暗之神阿普斯。阿普斯是個非常有野心並且非常強的傢伙,他自持力量強大就不甘人下一直企圖造反想一統三界,可是在衆神合力之下他的野心也就一次次的破滅了,最終無奈之下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穿越到過去,因爲過去的衆神們還沒有現在這麼強的實力,打敗過去的衆神相對來說容易一些,所以你們的任務就是回到過去幫我們殺了他,當然這也並不只是幫我們同時你們也是在拯救你們人類自己,因爲如果讓那個邪惡的傢伙一統三界的話你們人類離滅亡也不遠了”在吳菲的催促下洛夫斯就向吳菲與馬林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什麼?你讓我們回到過去去幫你殺那個黑暗之神?開什麼玩笑那傢伙可是黑暗之神啊!我們打的得過嗎?還有這是你們神之間的問題爲什麼你們自己不回到過去殺他?”吳菲氣氛的問道。

“首先我剛剛說了這不只是我們神界的問題也與你們人類息息相關,因爲他一旦一統三界的話那麼包括你們人界在內的三界都會生靈塗炭。二是我們神是無法直接穿越的,因爲我們沒有實體,在經過時光蟲洞的時候我們那虛幻的身體會被時光蟲洞扭曲時間時產生的力場完全化掉。三是你們太小看你們自己的力量了,你們兩個都是已經經過深度生化改造的超人,你們的能力早就已經突破了人類的界限,甚至你們有些能力是連我們這些神都無法做到的,比如你們兩個可以無限制的提升自己的力量的能力與快速癒合的能力。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那個傢伙雖然是黑暗之神可是就像我剛剛說的一樣他自己也沒有實體所以他也無法直接穿越,他要穿越的話就只能藉助於人類的身體,簡單的說就是他需要寄生在人類身上,不過寄生在人類身上的代價就是會大大的折損他的法力,剛剛回到過去的時候他的法力大概只剩下五分之一左右。不過他的法力會在七七四十九天後恢復,所以說你們必須趕在他法力恢復前找到他並且殺了他”相對於吳菲的擔心洛夫斯卻對吳菲與馬林很有信心。

“好吧,我知道了,我們去就是了”既然連這個所謂的神都對自己這麼有信心那吳菲當然沒有理由再拒絕了。

“好,我這就送你們回到過去,並且我會直接把你們送到那個傢伙所在的城市,但至於那個城市裏哪個人纔是他附身的人這個就得你們自己去尋找了,不過我相信以你們兩個的能力一定可以找出他並且打敗他的”洛夫斯言罷開始施展他的法術了,隨着他的手幾下開合吳菲與馬林身前立刻出現了一個黑色的黑洞,洛夫斯手一揮便將二人送入了黑洞中……

……

鏡頭二,時間當代夏天,Z國H市

當驕陽那刺眼的光芒輻照在大地的時候預示着炎熱夏日的到來,夏日的炎熱雖然令人煩躁但對剛剛經歷過期末考試的學生們來說卻沒有什麼影響,因爲與能夠放假帶來的好心情相比這點炎熱當然就可以忽略不計。

不過今天有個學生卻是例外,雖然在放假前她也很期待放假,因爲這樣她就可以有充足的時間去遊玩了,不過隨着她母親的突然到來她的好心情一下就蕩然無存。原來今年她已經大四畢業了,是個大姑娘了,她的母親覺得女兒大了人長得也是年輕漂亮,可是就是一直沒有男朋友,所以她母親很爲她的感情發愁,這不,今天她的母親就爲她安排了一次相親……

“媽~~~不就相個親而已嘛,至於穿的這麼惹眼?”小窩裏,李雪怡看着鏡子中這個美的連自己都想吃了自己的樣子就感到頭大,她可以想象這樣出去的話一定會引發很多的交通事故的。

“廢話,當然有必要啦,我聽介紹的人說對方可是大集團的總裁啊,不僅年輕有爲而且長得還很帥呢!所以說我們也不能丟了臉面,知道嗎?”薛梅理所當然的說到。(作:由於番外篇用的是第三人稱的關係,所以對於李雪怡的母親的稱呼不再是以李雪怡的視角用‘媽媽’來寫,而用她的真名)

“長得很帥?你見過?”李雪怡忽然問了這麼一句。

“額……我還真的沒有見過他”聽到女兒的詢問薛梅立刻陷入了尷尬中。

“暈!沒見過就說他長得帥?這樣都行?萬一介紹人誇大其詞呢?”聽到薛梅的回答李雪怡差點從椅子上滑下來,她頂着饅頭的汗珠說到。

“是不是很帥你去見了不就知道了?再說他可還是大集團的總裁,集團未來的接班人呢!”薛梅不置可否的回答着李雪怡。

“切,他帥不帥跟我有什麼關係?就像當初的林少文不是也很帥?而且同樣也是大集團的總裁,可是結果怎麼樣?事實證明他們這種大家族的子弟都只是一幫虛僞的小人而已,我看這個傢伙估計也好不到哪裏”說起對方的家事時李雪怡的臉色一下就變得很難看,她不屑的回到。

“那可不一定,對於這個男孩的一些情況我都向介紹人問了,他雖然和林少文一樣是大集團的總裁,可是他的成長經歷和林少文那種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完全不同。因爲他們家以前其實是非常貧窮的,在很多年前他的爺爺奶奶和大多數農村夫妻一樣都只是在家務農而已,後來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下他的奶奶北上下海經商去了,這一去就是很多年,而她不知道的是在這些年間他們家發生了很多變故……後來這個孩子在父母出車禍死後他就獨自一個人靠做着拾荒的工作艱難的活着,但最後他的奶奶終於時隔多年後回來了他才脫離了那艱難困苦的生活”薛梅坐到李雪怡的身邊向她講述着那個男孩的事情。

聽完薛梅的講述李雪怡也不經被這個男孩曾經那悽慘的過去給感動了,她沒有想到同樣是大集團的總裁,可是這個男孩卻有着林少文那種養尊處優的人永遠也體會不到的悲慘人生。這個男孩在父母死後居然靠拾荒而一個人堅強的活了下來,儘管這些年來他一直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可是一直沒有放棄活着的希望,並且心地善良的他還收留了兩個同樣無父無母的孤兒與他們相依爲命並且照顧他們。

“媽……,沒想到這個男孩身世這麼可憐,不過好在他的奶奶良心發現的回來了,他總算是苦盡甘來”李雪怡擦了擦眼淚感到的說到。

“是啊,所以說他這樣經歷過困苦與艱難的人會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同時他也不會像林少文一樣把那些虛僞的東西看得那麼重,而感情方面也是一樣,因爲他孤獨過所以他更懂得愛身邊的人”薛梅同樣深深的感嘆了一句,她接着說道:“由於當初你和林少文的事情也令我對那些紈絝子弟產生了厭惡,可是當聽到介紹人說起他的身世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男孩他不一樣”

“嗯,媽你說的對,經過你這麼一說我也很想見見這個有着這樣不平凡人生的男人了,對了他叫做什麼名字?”在母親講述完後李雪怡終於放下了她自林少文事件以來對世家的成見,並且對這個還沒有見過面的相親對象感到很感興趣,因爲他想知道有着這樣家庭背景卻又有着這麼艱難過去的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究竟有什麼與衆不同。

“他叫楊藝,現在是天塘傳媒集團的董事長兼執行總裁,人很年輕,他今年才24歲正好大你兩歲”聽到李雪怡的問題薛梅如實回答到。(注:這裏說的人就是《反串人生路》的主角楊藝,至於現在薛梅說的這個楊藝家的事情實在是太長,想具體瞭解的讀者可以去看下《反串人生路》的第一卷,那裏有詳細的解釋。還有一點相信如果《男生》與《反串》都看過的讀者就應該會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李雪怡和楊藝的年齡,李雪怡根據《男生》第一章的介紹她是1983年出生的,而楊藝則是1993年出生的,他們的年齡應該是相差十歲,但在這個番外篇中爲了劇情需要就將他們的年來改動了一下,改成楊藝大李雪怡兩歲)。

“哦?叫楊藝是嗎?挺不錯的名字呢,那麼媽媽,我們就一起去會會這個不同凡響的男人吧!”

……

與此同時李雪怡的那個相親對象楊藝他在做什麼呢?原來他也和剛剛李雪怡一樣對這次的相親感到很不情願,可是礙於自己的奶奶一再要求楊藝也不好一直拒絕,可是發發牢騷也是在所難免的。

“奶奶,我和你說過我現在還不想結婚,我現在主要的精力是在工作上面,我剛剛接手集團沒多久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呢”眼看着就到奶奶說的相親的日子了臨出門前楊藝仍然不死心的想再爭取下,希望他奶奶唐靜可以臨時改變主意。

“你這傻小子說什麼呢?我們都已經和對方約定好的了,你堂堂一個大集團的董事長臨時毀約這像什麼樣子?所以這次你不去也得去,再說了去看看又能怎麼樣?畢竟最後做決定的仍然是你們年輕人自己,我們這些老人家最多隻是給你們牽牽線而已,如果你們兩個都看不上對方的話那麼誰也不能強求你們的對吧?”唐靜白了楊藝一眼後耐心的勸着他。

“唉,既然您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麼樣?去就去吧!”雖然猜到奶奶不會同意自己不去,但楊藝還是很失望,不過他卻不否認他奶奶的話有道理,畢竟最終做決定的人還是作爲當事人的自己,哦,對了,對方也是一樣,萬一對方是個眼高於頂的女孩呢?她會不會看上自己都另當別論呢!雖然自己對自己的長相很有信心。

PS:番外篇第一章完,期待下一章吧!因爲下一章李雪怡就要和楊藝相親了,而就在他們尷尬的相親的時候從2040年穿越過來的吳菲與馬林正巧也闖進了他們相親所在的酒店……四個主角的相遇後會發生什麼離奇又好玩的事情呢?嘿嘿! Z國H市,某高檔酒店

李雪怡與楊藝二人儘管最初都很不情願參加這次由長輩們安排的相親,可是最終他們兩個還是在長輩們的陪同下來到了長輩們安排好的見面地點,也就是楊藝家族集團下屬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雖然他們二人開始的時候並不是很在意這次的相親,可是當他們二人相見的時候他們都對對方的印象很好。

首先說說楊藝給李雪怡的印象吧!本來在李雪怡的想象中既然媽媽說他很帥而且又是個大集團的總裁,那麼他身上或多或少會有那些高高在上感覺,儘管李雪怡聽說過他的身世,可是在沒有見面的時候李雪怡還是這麼認爲的,可是當他們見面後李雪怡就完全改變了她剛剛對這個叫做楊藝的男孩的看法,因爲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完全在這個男孩身上感覺不到有錢人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反而覺得這個主宰這無數人生計的大總裁非常的有親和力非常的平易近人,而事實也證明了這點,因爲他們在剛剛見面的時候居然是楊藝祖孫兩人先非常友好的向他們問好的,照理說如果是一般的有錢人而且又是在自己家的酒店的情況下別人應該或多或少會擺擺架子的,可是他們卻完全沒有,可見這祖孫二人人品方面非常的不錯。而至於他的長相方面的確也如自己媽媽說的一樣長得非常的帥氣,只是和林少文那種陽光型的男孩不同這個楊藝應該是屬於那種非常秀氣的男孩,也就是現在經常說的那種韓系帥哥。

那麼楊藝眼中的李雪怡呢?同樣在沒見面前楊藝也不是很在意這次的相親,因爲在他的印象中如果對方知道自己是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的話那麼對方會透過這些虛無的東西看到真正的自己嗎?對方首先一定會被自己優厚的家事與帥氣的外表所誤導吧!而如果對方是個很拜金的女孩的話那麼這樣的女孩在她們的字典裏會有愛這個字嗎?沒有!因爲她們腦海中就只有錢!這樣的女人楊藝已經見得太多了,因爲楊藝身邊的確不缺乏喜歡他的女人,可以說憑藉着帥氣的長相與優厚的家事追求楊藝的女生多得可以組建成一個加強連了,可是這些女孩卻無一都是衝着錢來的,或者是被自己的外表所誘惑,有的時候楊藝一直在感慨如果自己沒有這些東西的話那些女孩子還會喜歡自己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所以這纔是楊藝至今還單身的原因。可是今天與他相親的這個叫做李雪怡的女孩卻完全不一樣,因爲在他們剛剛相見的時候這個女孩並沒有像其他女孩第一次見到自己時那樣主動的向自己示好,反而表現得很不在乎的樣子,這讓楊藝很意外,不過這個女孩還是有一點和其他追求自己的女孩一樣的地方,那就是她的長相,這個女孩也非常的漂亮甚至比那些追求自己的美女們還美上幾分,所以他一下就對這個與衆不同的女孩產生了一絲興趣,好奇之下他才首先向女孩問好起來。

“呵呵,真是沒有想到你們家雪怡妹妹這麼漂亮,我這個老婆子真是越看越喜歡”待雙方在一個碩大的豪華包廂裏坐好後楊藝的奶奶唐靜首先開口誇讚着眼前這個叫做李雪怡的女孩,因爲這個女孩她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就非常的滿意,最主要的是她和楊藝一樣覺得這個女孩子與其他那些一直糾纏自己孫子的女孩很不一樣。

“哪裏哪裏,你們楊藝也很帥氣啊!而且又這麼的優秀”楊藝的長相與他現在的表現自然也博得了李雪怡母親薛梅的極度讚賞,她也毫不吝嗇的誇讚着楊藝。

“那麼既然這樣的話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年輕人了吧!”見雙方家長都很滿意對方的孩子,而已經是過來人的唐靜從李雪怡與楊藝現在的反應中自然也不難看出他們兩個對對方的這個第一印象是非常不錯的,既然如此的話那麼當然可以繼續發展下去看看了,於是她接着拍了拍楊藝的肩膀對楊藝說道:“小藝,你帶李雪怡妹妹去咱們酒店的花園逛逛吧!你們年輕人之間好好聊聊互相瞭解下”。

“哦,好的”聽到唐靜的話楊藝立刻應了一聲,他從椅子上起身走到李雪怡的位置旁邊伸出手彬彬有禮的邀請着李雪怡:“雪怡妹妹,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

“好啊,不過你還是別叫我‘雪怡妹妹’了,你可以直接叫我雪怡或者小雪,大家都是這麼叫我的,呵呵”看到眼前的楊藝如此彬彬有禮的向自己伸出手李雪怡便將自己的小手握住了楊藝的手算是答應楊藝的邀請了。

“那麼我就冒昧的喊你小雪了,你同樣可以叫我小藝”楊藝微笑着迴應着李雪怡,言罷他就與李雪怡手牽手一起走出了包廂。

“嗯,真是不錯,他們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看着楊藝與李雪怡離開的背影唐靜滿心歡喜的感嘆到。

“是啊,郎才女貌的搭配起來的確非常不錯,而且看得出來他們兩個孩子已經互相有好感了,呵呵,我們家小雪能遇上小藝這麼優秀又這麼好的男孩真是她的福氣!”對於唐靜的話薛梅非常的贊同,因爲她對這個楊藝非常的滿意。

……

話分兩頭,就在李雪怡與楊藝的相親進行得非常順利的時候那麼此刻的吳菲與馬林在做什麼呢?他們是否已經來到了李雪怡與楊藝所在的當代?其實……他們什麼都沒做,因爲此刻的他們還在時間蟲洞裏做着痛苦的穿越呢!

也不知道在蟲洞了穿梭了多久之後在吳菲與馬林面前終於出現了一個光點,並且這個光點越來越大直到他們飛到光點附近的時候他們二人才看清原來這個光點就是這個蟲洞的盡頭了,也就是說他們的這次時光穿梭即將結束,他們即將回到幾十年前的過去。在確認這個光點就是蟲洞的出口後吳菲與馬林都感到欣喜若狂,因爲他們終於可以離開這令人討厭的蟲洞了。

“太好了,終於結束了,讓我來看看我們會出現在哪裏?”眼看着離出口越來越近了吳菲也開始興奮起來,而這個光點也的確如她和馬林猜的一樣就是蟲洞的出口,因爲他們已經穿過了這個光點並且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只是當吳菲看清她和馬林出現的位置時她的臉一下就綠了起來,因爲……“啊……不會吧!這個該死的時空之神,居然讓我們出現在半空中,他想摔死我們啊……”。

“額,雖然說以我們兩個的身體的強大能力絕對摔不死並且會很快恢復,可是這樣摔下去還是會很痛的啊”這種出場方式馬林也感到很無語。

“等等,那到未必,你看下面,下面那裏好像是一個游泳池耶,掉到游泳池裏好過掉到地面上”就在馬林剛剛說完話時眼尖的吳菲已經遠遠的看到此刻在他們正下方的赫然是一個碩大的游泳池,看到游泳池吳菲剛剛的鬱悶心情纔好了一些。

“嘿嘿,太好了下面是游泳池,那麼我得擺個帥點的姿勢下去,就像跳水運動員那樣”馬林順着吳菲的指向看去發現下面的確是一個碩大的游泳池,看到這個游泳池後他忽然玩心大起。

“那馬林,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像跳水運動員那樣來比比吧!比誰入水的姿勢漂亮並且濺起的水花更小,怎麼樣?”這時吳菲想到了一個很有趣的主意。

“好,比就比,不過我可先聲明,我不會因爲你是女的就讓你哦”

與此同時吳菲與馬林即將下落的那個游泳池旁邊此時正有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在那裏手拉着手散步着呢,他們不知道一分鐘後他們將看到一副令他們非常難以置信的場景。當然如果他們現在擡頭望向天空的話他們會看到更加令他們吃驚的情景。

“小藝,聽說你以前靠自己獨自生活了好幾年是嗎?”兩人一邊散步着一邊閒聊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