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順著山路跑出好長一段距離,小寶發現圍繞著村口的霧氣已經散盡,眼前的道路終於清晰可見。

小寶見狀大喜,他知道自己終於可以回家了。

當小寶興沖沖的跑進了村莊時,猛然發現地面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好些村民。

只見這些人的膚色暗淡、發黑,且雙眼圓瞪的伸手朝前做爬行狀。

最恐怖的莫過於他們那皮包骨頭的乾癟模樣,像是一下子被什麼東西壓榨成了人乾兒。

平時小寶自認為膽子夠大,但看到眼前這般異樣的情況還是把他嚇得半死,一屁股跌坐在泥坑裡哭哭啼啼的大聲呼喊著爸爸媽媽。

就在小寶六神無主的時候,忽聽遠處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小寶緊張的抬頭望去,只見爸爸媽媽正站在村前小路上不斷沖他招手。

在這種恐怖的氛圍下能夠見到爸爸媽媽,對於小寶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安慰,他從水坑裡迅速站起,跌跌撞撞的往爸爸媽媽的方向跑去。

大概跑了有好幾分鐘的樣子,小寶發現無論自己跑得有多快,可就是跑不到爸爸媽媽的身前。

最後小寶體力不支,一個跟頭便狠狠摔倒在地面上。

直到這時,爸爸媽媽才來到了他的身邊。 見到爸爸媽媽終於來到了自己身前,小寶不爭氣的鼻子一酸,趴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董大春老兩口相視鬼魅一笑,一人一邊拉起小寶的手掌,將他從地面上扯了起來,然後三人一同朝前方緩緩走去。

當小寶觸碰到爸爸媽媽手掌的時候,發現他們的手掌似乎異常冰冷。

「爸爸媽媽,你們的手咋這麼涼啊?還有,你們這是要帶我到哪兒去呀?」

小寶歪著腦袋好奇的看了看爸爸,然後又扭頭瞧了瞧媽媽。

可誰知道爸爸媽媽一路閉口不言,根本沒有要回答的他的意思。

嗯?他們為啥不和我說話呢?

小寶覺得爸爸媽媽今天看起來怪怪的,所以試探著問他們,說是村裡人為啥都死了。

不出所料的,爸爸媽媽依舊沒有回答他的問話。

這下小寶終於有些害怕了,他想要掙脫爸爸媽媽手掌的束縛,但奈何力氣太小,所以始終無法脫身。

見小寶開始胡亂掙扎,董大春扭頭望向他,目光冰冷的張嘴沖他噴出一股陰寒之氣。

只一瞬間,小寶忽然感覺周身如墜冰窟,整個人恍恍惚惚全然忘記了之前的困惑和恐懼。

他就這樣任由爸爸媽媽牽引,身形木訥的跟著他們朝前行走。

就在氣氛詭異到了極點的時候,忽然一道略顯消瘦的身影悄然而至。

這人突兀的攔在董大春一家三口面前,雙手各執一張靈符,快准狠的一一貼在董大春和張紅玉額頭之上,接著口中暴喝一聲:「鎮!!!」

這道聲音極其洪亮,並且威勢十足,使得身前兩人瞬間灰飛煙滅。

小寶也被震得渾身一抖,他腦子頓時變得清明起來。

當他睜眼的一瞬間,才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條小河的正中間。

那河水已經蔓延到了他的嘴邊,恐怕再往前多走一步,他就會被河水淹死。

可能是心裡過於恐慌,所以小寶眼前一黑,竟然直接昏死過去……

當小寶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破舊的木板床上。

這是哪兒啊?

他睜眼打量了一下四周,才看清這裡是一個小房間。

屋內陳設很簡單,只有一張方桌,兩把椅子和一張木板床。

觀察完陌生的環境,小寶方才意識到自己眼前竟還站著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太婆。

就在他掙扎著想要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老太婆開口說話了:「你現在身子很虛弱,還是不要亂動的好。」

倔強的小寶沒有理會這些,他還是翻身從木板床上下來了。

當腳掌踩在地面上,他才發覺自己的腿腳有些發軟,要不是伸手扶著木床,他險些跌倒在地上。

不過一想到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些死狀詭異的村民,再加上心裡擔憂爸爸媽媽的安危,小寶幾乎是淚流滿面的說出一句話:「老婆婆,你看到我的爸爸媽媽了嗎?」

小寶現在是關心則亂,才會問出這樣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因為誰也不知道,這老太婆究竟認不認識小寶的父母,又或許她可能連西泥村在哪兒都不知道。

所幸老太婆開口說話了,只是她的話對於小寶來說簡直猶如晴天霹靂,「你們村子里的人全都死光了,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也許此刻你也變成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

雖然心裡早有預料,可小寶十分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他抽泣著大吼:「你騙人!!我的爸爸媽媽沒有死!他們沒有死!我剛剛還見過他們呢!你為啥要騙我!」

看著小寶哭的分外傷心,老太婆面有難色,任由他亂喊亂叫,卻始終沒再開口說話。

小寶因為陰氣入體尚未痊癒,再加上傷心過度,所以哭鬧了一會兒,便再次昏迷過去。

小寶躺在木床上,額頭直冒冷汗,他身體時不時抖動一下,瞧這樣子似乎睡得不是很踏實。

其實他並沒有睡著,只是做了一個略顯古怪的夢。

在夢裡,小寶見到了自己死去沒多久的爸爸董大春。

董大春褶皺的老臉上滿是悔恨的眼淚,他站在距離小寶不遠的地方,不停的哭訴:孩子,都是爸爸連累了你啊!要不是我以前做了太多喪盡天良的事情,也不至於害得你孤苦伶仃。

小寶見爸爸哭得傷心,也跟著流淚,即便這樣還不忘安慰爸爸,要他不要傷心。

董大春抹了一把眼淚,最後只交代了兩件事。

第一件,說是在他有兩樣遺物留給小寶,但是這兩樣遺物千萬不能讓別人看到,更不能把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否則就會有性命之憂。

第二件,要小寶長大以後,讓他為自己報仇,說仇人就在阿爾山,名叫張德志。

還說這次全村人的慘死,都是被這個仇人所害。

小寶聽爸爸說完這兩件事,只覺得心驚肉跳:張德志是誰?他到底和西泥村有什麼瓜葛?又為什麼屠盡全村人的性命?

還有爸爸所說的那兩樣遺物究竟是什麼呢?

小寶覺得這個夢做的異常真實,半夢半醒間忽然猛醒過來。

他坐起來隨手擦了擦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忍不住直喘粗氣:剛才爸爸在夢裡所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

正兀自狐疑之時,小寶猛然發現在自己身旁竟然放著一個銹跡斑斑的鐵盒子。

這個發現讓他瞪大了眼睛:「這?! 血薇 這不是爸爸生前總愛把玩的東西嗎?它怎麼會到了我身邊?難道剛剛那個夢竟然是真的!」

心中滿是疑惑的伸手將盒子打開,小寶發現裡面放著兩本薄薄的小冊子。

小冊子上面寫滿了字,可惜以小寶的年紀卻看不懂上面究竟寫了什麼。

小寶將小冊子放回鐵盒子,心裡一陣驚嘆:難道剛剛是爸爸顯靈,親自將這個鐵盒子送到我的身旁?

這兩本讓人看不懂的小冊子,難道就是爸爸口中所說的兩樣遺物?

雖然看不懂上面的內容,可小寶腦子還算活絡,稍加分析,覺得全村人的死可能都與這兩本小冊子有關。

莫非這兩本小冊子上記錄了什麼驚天秘密?才會導致全村人都跟著遇難?

小寶正在暗自琢磨這件事,門外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想起爸爸剛才在夢中交代給他的話,頓時讓他神經緊繃,趕忙慌裡慌張的將鐵盒子塞在了枕頭下面。 與此同時,剛剛那個老太婆再次出現。

只見她手裡端著碗筷來到小寶床前,然後面無表情的說:「孩子,你也不要太過傷心了,趕緊起來吃點兒飯吧!」

由於剛剛失去雙親,所以小寶心裡難過極了。

他默不作聲的低著腦袋顯得很失落,根本沒有要回應老太婆的意思。

對於小寶這種消極的態度,老太婆似乎早有預料。

她撇了眼小寶,淡淡的開口說:「你要是餓死了,那誰來為你父母報仇。」

她的聲音似乎有些沙啞,卻也不帶一點兒感情。

可就是這句略顯平淡的話,使得小寶瞪大了雙眼,他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怎麼知道我爸爸媽媽是被別人害死的?」

老太婆將碗筷放在他的面前,輕微的咳嗽了幾聲,然後遞給他一個鑲金邊兒的黑色紐扣和一道綠色符咒。

之後她才訴說起事情的緣由:「九年前我曾路過你們村子,發現你們那裡的亂葬崗煞氣衝天,明顯有妖物被封印在此。

那時候你父親正領著一眾村民在那裡胡亂挖掘財寶,我擔心他們會不小心將那妖物放出來,所以勸他們不要挖掘財寶。

可他們那時候已經紅了眼睛,哪裡肯聽我的話。

如今看來,西泥村今日之禍,卻是在九年前早就埋下了伏筆。

一開始我只是單純的認為僅僅是妖物作祟而已,誰知無意中卻發現了這兩樣東西。」

她伸手指了指小寶手中的黑色紐扣和那道綠色靈符,又接著說:「這鑲金邊的黑色紐扣不是尋常人家能用到的東西,而那綠色符咒則是驅使邪祟用的符紙。

這樣看來,整件事情背後一定是有人蓄意操縱了這一切慘案的發生。」

小寶低頭看了看紐扣和符咒,抬頭問道:「難道這個兇手精通妖術?而這個紐扣間接說明他還是一個有身份、地位的人?」

「不錯!就是這樣。」

老太婆回應一句,又開始不停地咳嗽,而且有越發嚴重的趨勢。

小寶在一旁看的心驚不已,忙問她有沒有事。

「無妨無妨,老.毛病了。」

老太婆的精神狀態似乎不是很好,她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才總算喘勻了這口氣。

小寶心中的想法得到證實,恨得牙根直痒痒。

他因為憤怒而導致渾身顫抖個不停,「我要親手宰了這個畜生,為我爸爸媽媽和全村人報仇!」

說完,他顫顫巍巍的走到老太婆面前,直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然後淚如雨下的央求道:「求婆婆收我為徒!讓我為父母報仇雪恨!」

在小寶看來,既然眼前這個衣衫襤褸的老太婆,能在九年前發現西泥村的煞氣,那就足以說明這個老太太很不簡單。

如今小寶想要急切的為父母報仇,所以只能選擇拜老太太為師。

不得不說,這個做法有些冒險,也可以說是病急亂投醫。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寶,老太婆動了惻隱之心。

加上自己年事已高,也的確需要將手中技藝傳承下去,所以她最終還是決定收小寶為徒。

直到拜了師之後,小寶才知道孫婆婆老太婆讓他這麼稱呼修習的是茅山秘術。

小寶萬沒料到穿著破爛的孫婆婆,竟然還是茅山傳承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