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面案提着擀麪杖壯勢聲威地喊了一嗓子,卻發現沒有一個人向前衝。

張楚想起那天捱揍的事就氣不打一處來,刷地一聲將甩棍甩了出來,擋在身前:“操你媽的,我看誰敢動!原來你叫張洪亮,他媽的,我一直以爲你叫黑心老闆,真他媽的枉費你爸你媽一片苦心,給你取了個寬洪大亮的名字,你看看你現在這逼樣,你像你媽了個逼!”

“這不是欺負上門了麼?張洪亮,咱們報警!”老闆娘看到那條銀光閃閃的棍子嚇了一跳,聲音登時小了許多。

“報你媽了個逼,不用報了,我他媽沒時間跟你們玩!”張楚由裏至外,將一排桌子全部踹翻,上面還沒吃完的幾碗餛飩、鹹菜、醋瓶子、辣椒油等亂七八糟的東西登時跌落在水泥地面上,摔得粉碎。

小小的餛飩店裏變得一片狼藉,店中各人均嚇得目瞪口呆,這種場面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平生第一次看到。

“我告訴你們,一萬塊錢我遲早讓你們吐出來!”張楚留下一口濃痰,哈哈大着笑揚長而去。

老闆娘發瘋地向前衝,卻被張洪亮死死拉住:“讓他走!”

“你……!”老闆娘一個趔趄坐在了地上,哇哇地哭了起來:“好哇,你個張洪亮,我跟你結婚十多年,不但沒有孩子,賺來的那點臭錢一分沒存下,現在又被人欺負到了頭頂上,你還是不是男人,你說,你說呀!”

“夠了!”張洪亮一聲怒喝打斷了她:“婦人之見!”

“什麼,我婦人之見!”老闆娘的淚水登時止住,坐在地上揚頭扯嗓子喊:“張洪亮啊張洪亮,這麼多年,沒有我你不還是個窮光蛋麼?好哇,現在你說我是婦人之見,你安的什麼心?你說!”

張洪亮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快點起來,別在這丟人!我讓老五收拾他!”

老闆娘的眼睛一亮,立即破涕而笑:“嘿嘿,對呀,對呀,你快給老五打電話!”

十分鐘後,張楚怒氣衝衝地來到了名人檯球俱樂部。

說是俱樂部,實際上只不過是個檯球室而已,相比定陽、東海的那些大俱樂部,這裏只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店。

頭頂的太陽正亮,但卻沒有絲毫暖意,推開玻璃門,頓時聞到了裏面濃濃的煙味。零星的幾桌客人正在一較高低,最裏面的一沙發上坐着幾個年輕的小混混,卻不見老五的身影。

“老五!老五!你出來!”張楚拉開嗓子就喊。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找誰?”一個老闆模樣的女人走了過來,三十多歲,相貌平平,身材略胖,只是胸前那對傢伙看起來比較兇悍,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和氣。

“我找老五,有急事。”張楚沉下了聲音。

“五哥啊,你稍等一會兒,他剛纔打過電話,馬上就到。”女人上下打量着他,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好感,笑呵呵地問:“什麼事啊小兄弟,火急火燎的?”

“小事。”

幾桌客人繼續打起了檯球,女人想了想,問:“不會吧,小事幹嘛那麼大火氣呀?”

“呵呵,他什麼時候到?”張楚焦急地問。

“這個我可說不準,一大早就說來,你看看現在都中午了,也沒見他身影,最裏面那個球桌一直給他留着呢。”女人顯得有些無奈,卻又似乎不敢多說些什麼。

“哦,這裏是你的地方?”張楚似乎聽明白了點什麼,看來老五是這裏的地頭蛇,許多人都敬他三分。

“嗯,這個檯球室是我開的,到裏面坐坐吧,或許他很快就來了。”

“好。”反正在哪兒都是呆着,在門口傻站着也不是那麼回事,張楚跟着她走到裏面,在一隻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又過了幾分鐘,還是沒見到老五的影子,張楚有些着急,一邊點上煙一邊問:“大姐,你把他手機號給我,我打個電話。”

“哦,好,13XX……”

電話撥出,很快對方接了起來,聲音很不客氣:“誰呀?”

“是我,你不會就這麼把我忘了吧?老五,把合同還給我。”張楚儘量使用友好的語氣說。

“你在哪兒呢?”

“名人檯球。”

“哦,你等我吧,一會兒就到。”老五說完徑自掛斷了電話。

“操你媽的!”張楚對着電話罵了出來。

立即對面沙發上幾個人騰地站了起來:“小子,你罵誰呢?”

“你管不着!”張楚沒好氣地說,一隻手已經悄悄攥住了那條甩棍。

不識好歹的幾個染着五顏六色的年輕人大咧咧地走了過來:“我問你罵誰呢?”

張楚靠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眼皮擡起了一半,腦袋轉到了一邊。

“呵呵,兄弟你很不識擡舉啊,你當你是誰?兄弟們,給我打!”中間染着黃毛的小混混說着便要往上衝,卻被身後一個人死死拉住了,回頭一看,原來是這裏的女老闆,他連連向前使勁,卻怎麼也逃不出她的懷抱,嘴上罵着:“小子,操你媽,我整死你!黃姐,你別管,你沒的事兒!”

“別在我這裏動手,我還要做生意呢!”被稱爲黃姐的檯球室老闆硬是把黃毛拉到了身後,自己站在了雙方中間。

“呵呵,想不到這個地方不大,狗卻不少!”張楚不無好氣地說。

“操你媽,你罵誰?”黃毛急了,作勢前衝,旁邊的幾個小混混也是摩拳擦掌,就等老大動手。

張楚嘿嘿一笑:“別張口媽閉口媽的,你媽那麼賤麼?我罵狗呢,你是狗啊?”

“行了,兄弟,別給我惹事好不好?我求你了。”黃姐張開雙臂擋住了黃毛,向張楚央求着說,身後的黃毛卻不依不饒:“你他媽再罵一句!”

“我就罵了你,怎麼的?狗崽子!”張楚的嘴裏絲毫不讓,只爲快點把老五引出來。

旁邊一個小瘦子爬在黃毛耳邊輕聲說:“哥,這人咱們好像惹不起,等五哥來了再說吧!”

ωωω★ тт kдn★ CΟ

黃毛恨恨地瞪了瘦子一眼,又聽黃姐說:“算啦,算啦,多大點事兒,去坐會兒,消消氣,黃姐請你們喝飲料。”

黃毛借坡下驢,悻悻地被幾個小混混拉了回去,那意思似乎是如果沒有人拉他,張楚就要捱揍一般,邊走邊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號碼,然後大咧咧地對着電話說:“五哥,你快點來吧,這人罵咱們呢!”

幾個小混混劍拔弩張地看着張楚,偶爾張楚一個眼光過來,他們又都嚇得假裝看起了別的東西。

直到半個小時以後,老五纔開着那輛白色捷達車來到了名人檯球俱樂部門前,腋下夾着一隻棕色皮包,不知道里面裝的是報紙還是鈔票。

一幫小混混立即迎了上去,黃毛像野狗遇見了主人一樣:“五哥,就是他!”

瘦子在旁邊添油加醋:“沒錯,他罵咱們是狗!”

“罵咱們?”老五有些不高興,沉着臉:“是罵你們了吧?”

“哎,呵呵,對,是罵我們。”

“你們就這麼讓人家白罵了?”老五邊走邊叨上一支菸,旁邊立即有人幫忙點火。

“你找我?”老五站在沙發前,看着張楚,嘴裏不經意地吐出了一圈煙霧。

張楚站了起來,向前邁了兩步,雙方距離不到一米:“老五,你拿了我的錢,東西總應該把原件還給我吧?”

“你是在跟我叫號麼?”老五側着頭,根本不用正眼看他。

“我只是想拿回我自己的東西。”張楚忍着怒火沉聲說道。

老五呵呵一笑:“你的東西?我是生意人,沒有利潤的生意我從來不做……你報個價吧。”

還要錢?這不是沒完沒了麼?張楚恨不得撲上去讓他腦袋開花,但又一想,現在東西在人家手裏,人家說什麼是什麼……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一隻手在自己的下巴上搓了搓,終於吐出一句話:“老五,你說你想要多少錢?”

“你這份合同我看了,看樣子你也做不了主,把於志寬的電話給我。”老五說出了一句讓張楚震驚的話。

“我不認識他。”張楚快速反應過來,矢口否認。

“不認識?那好,我自己找他,我在網上查過,於志寬是定陽市春雷集團的大老闆,手下產業幾十億。”老五頓了頓,伸出一個手指,說:“或者你給我這個數。”

“多少?”

“一千萬。”老五臉上露出了笑容。

獅子大開口誰都見過,可是瘋狗大開口卻是很少出現,張楚差點把胃裏的早飯噴出來: “做夢!”

“這份合同,不止值一千萬,我想,一個億它也值!”老五臉上依舊是笑呵呵的表情。

“你一分也別想拿到!”

“沒關係,合同在我手裏,沒有人知道我藏把它在哪兒,我馬上就去省城,然後搭飛機去定陽,跟於志寬面談。”老五不急不慢地說,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張楚倒退了一步,抽出一支菸輕輕點上,心裏琢磨着這件事應該如何處理。

一旦老五去了定陽,於志寬無論花多少錢都會把合同買回來,這即便宜了老五,又放了於志寬一條生路……

這一點張楚心裏非常清楚,轉念之下忽然計上心頭:“這樣,老五,不就是一千萬麼,我想辦法,不過你得讓我看看合同還在不在。”

“呵呵,我看不出你哪兒能拿出一千萬。”老五根本不買他的帳。

“我一個電話,於志寬的一千萬立即到賬。”張楚信誓旦旦地說。

“哦?”老五的眼睛一亮,他曾經也想過,自己去定陽和於志寬面談此事帶有極大風險,人家好歹也是個超大型企業的老闆,說不定一見面自己的小命就沒了。如果眼前這個人能把一千萬搞到手,不妨和他談談,這樣既安全,又避免舟車勞頓……想到這裏,老五呵呵一笑,用了個以退爲進的方法:“我不跟年輕人談這麼大的生意。”

“呵呵,那你就去定陽,然後讓你家人去給你收屍!”張楚的眼睛裏差點噴出火來,狠狠地扔下這句話便擡腿走人,他知道,像老五這種沒見過大世面的人一定會叫住他。

直到他即將推開玻璃門,耳中果然聽見老五在裏面大喊了一聲:“你等一下!”

雙方都是以退爲進,結果這一局老五輸了。

張楚停了下來,回過身“哼”了一聲:“有事麼?”

老五領着幾個小弟走上前來,呵呵一笑:“這樣,東西你想看的話我可以讓你看,不過,一千萬,見到錢給你合同,少一分也不行!”

如果於志寬願意拿一千萬交換這份合同的話,他絕對不願意通過任何中間人,何況這個人是張楚,對於志寬來說,他得罪了張楚,這一千萬支付出去了,換回來的只有對方的報復。

這一點張楚心裏想得很明白,但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一旦合同真的落到於志寬手裏,那麼一切努力都前功盡棄了,他用力地吸了兩口煙,然後把菸頭按進了窗臺上的菸灰缸裏:“好。”

“兄弟怎麼稱呼?”老五問。

“張楚。”

“把你電話告訴我,兩個小時後我會找你。”









本書首發、簽約均爲17K.COM,希望您支持正版,最新章節請到17K閱讀。 119-四爺

不知道他這個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張楚現在只能言聽計從,依言將電話號碼告訴給了這個叫做老五的人:“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其實他根本不想知道老五的名字,看到這個人已經感覺到了十足的噁心。

“我叫陳良武,排行也是老五,大家都叫我老五。”

張楚不耐煩地點點頭:“我知道你叫老五,老五,我現在就想看到東西。”

“兄弟未免太過心急了吧?”老五呵呵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一千萬的生意是急不得的。”

“好,我等你電話。”張楚瞟視了他一眼,無奈地轉身出門。

此時已是下午兩點,太陽早早地斜掛在半空中,陣陣冷風吹來,身上的熱氣眨眼消失得無影無蹤,他草草地吃了點飯,然後向租住的小區走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