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青年來到賣身葬母的那位女子身旁,伸出雙手在女子的臉上摸了一下。女子閃身想要避開,但是在有着金仙實力的青年手中又怎麼能避的了呢?

“這個傢伙怎麼這麼可惡?怎麼可以隨便摸人家姑娘的臉了?”歐陽飛氣鼓鼓的說道。

旁邊的人聽到歐陽飛這麼說,趕緊扯了扯歐陽飛的衣袖說道:“唉,這位姑娘,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剛來我們光明城吧?”

“是啊!怎麼呢?”歐陽飛疑惑的回答道。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剛剛拽歐陽飛衣袖的老者說道:“這個青年是光明城城主的兒子,叫何日,他的爸爸,也就是光明城的城主叫何歡。從小這個何日就是光明城中的一霸,仗着他爸爸何歡的庇護,那是爲所欲爲啊!城裏的人見到他就繞道走,誰也不敢得罪他呀!你們是新來的不知道,還是不要得罪他的好,否則可有你們好受的。”

說完這個老者便不再說話了。韓雨在聽完這個老者所講之後,對這個何日可謂是痛恨到了極點。歐陽飛也是氣憤不已,揮舞着粉拳憤憤不平。

щщщ⊙ttκǎ n⊙C ○

這個時候,何日走到女子的身旁,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中,大手更是在女子頗爲俊俏的小臉上上下摸索,模樣那是**至極。

女子想要掙脫何日的手,但是她一個弱女子又如何能成功了,只有不斷的向何日求饒。

“這位公子,不要,你放了我吧!不要這樣。公子,請你自重啊!”對於何日的輕薄,女子也是非常的氣憤,顯然她是知道何日不好惹,只好向他求饒。

何日看着在自己懷中掙扎的女子笑道:“自重?本公子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自重。哈哈哈哈哈,看你這小妞長的挺俊,這樣吧!你就和我會城主府,晚上讓本少爺好好玩玩。哈哈哈哈哈哈。”

“公子不要這樣,夢雅只是想替母親安葬了,還望公子放過我吧!”

“夢雅?這是你的名字嗎?嗯!很好聽。”何日淫笑道:“不就是賣身葬母嗎?這個簡單,大力,把這位夢雅小姐的母親給我葬了。”

“是,公子。”

跟着何日一起的五位大漢中的一個站出來應道。馬上走到中年婦女哪裏,將她的屍體擡了起來。

“你要幹什麼?”

看着大漢將自己的母親擡了起來,叫夢雅的小姑娘驚叫道。

“幹什麼?”

何日笑道:“還能幹什麼?你不是要賣身葬母嗎?今天我何日就成全你,這不我讓我的手下大力去安葬你的母親嗎?”

“公子不必了,夢雅要親自安葬我的母親。”

“親自安葬?你有錢嗎?”何日冷笑道:“你還是跟我會城主府吧!你的母親大力會好好安葬的,這個你就放心吧!哈哈哈哈哈,至於你嗎?還是乖乖的跟我回去,今天晚上好好的伺候我纔是真的。哈哈哈哈哈,走吧!”

說着就欲拉夢雅走。夢雅想要掙脫何日的手,但是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夢雅哭泣着說道:“公子,你就讓夢雅我親自安葬我母親吧!讓我盡一下孝道好不好?夢雅保證,等我安葬好母親過後一定給你爲奴爲爲婢的。”

“哼!”

何日冷哼一聲道:“你老孃都死了你還盡個屁孝道啊!我說過讓大力去安葬你母親就讓大力去。你現在就跟我走,少爺我現在**大盛,正好那你這個漂亮貨色發泄發泄。”

“你真是太無恥了,趕快給我放了她。”

身在人羣中的歐陽飛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跳出來指着何日罵道。

何日大怒,在整個光明城敢罵他的基本上沒有,除了他的老爸老媽外,在光明城中還有誰敢罵他?那等於是找死。

但是當何日看到歐陽飛的美貌時,他張口要罵人的姿勢卻變成了一臉猥瑣的笑容。他看着歐陽飛笑道:“喲,好漂亮的一個小美女啊?你叫什麼名字啊?到我家做做好不好啊?”

“呸!你這個大色狼,大淫棍。人家妹妹只是想要爲她的母親親自安葬,這樣一個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應,你真是個壞蛋。”

“美女還挺辣的呀!不過我喜歡。”何日嘿嘿淫笑道,“今天我何日運氣還真不錯,一下子發現兩個小沒妞。二力,你去將這個美麗的小姐給我抓起來,晚上本少爺我要好好享用一番。哈哈哈哈哈哈。”

說道得意出何日又哈哈大笑起來。五個大漢中又一個大漢走了出來,這個大漢就是何日嘴中的二力。

二力來到歐陽飛的身邊,雙手一拿就要將歐陽飛抓起。還沒等二力的手落下,一隻大手就將二力的手攔下。不知何時,韓雨已經來到歐陽飛的身前,將二力的大手攔下。

“不準碰她。”

韓雨冷冷的說道,接着海洋訣一運,大手一推,直接將二力推得跌倒出去。

二力的級別只是洞仙,戰力指數二十八萬多一點,和韓雨自然有一些差距。

看着二力的突然跌倒,何日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當他目光看向韓雨的時候,他發現這個韓雨的實力和自己差不多的時候,臉上顯出了怒容。他惡狠狠的說道:“你是什麼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城主的兒子,你居然敢對我的人動手,你不想活了嗎?”

對於何日的質問,韓雨根本就不鳥他。他眼神冷冷的看着何日說道:“我不管你是誰的兒子,只要你敢打我妹妹的注意,我都不會饒你。”

“你妹妹?”

“我就是他的妹妹。”歐陽飛沒要韓雨回答,直接站出來說道。

“原來這位美女是你的妹妹啊!今天本公子看上你的妹妹了,怎麼樣?你出個價吧!多少錢你把你的妹妹賣給我?”

“你說什麼?”

韓雨怒道,全身的戰力瞬間充斥着全場。戰力之氣瞬間鎖定何日。韓雨最討厭的就是像何日這種把人當物品一樣的人。這樣的人已經不算是人了,他就是畜牲。韓雨很少發怒,但是現在韓雨實在是怒的沒話說。

“我妹妹豈是用錢可以衡量的,今天我韓雨就要你爲了你說出的話而付出代價。”

說罷!戰力之氣沖天而起,韓雨整個人也開始漂浮在空中,看着何日的目光充滿了挑釁。 看着爆發的韓雨,何日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他看着韓雨說道:“小子,你不想混了嗎?這裏是光明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你給我閉嘴。”

韓雨冷冽的說道,全身的戰力氣息已經開始壓迫何日的身體。何日大驚,明明自己的戰力點比對方要高出一點點,怎麼還會被對方壓迫了?

他哪裏知道,戰力指數相差不到一萬基本上沒什麼差別。當然,這是到了金仙以後的差別。況且韓雨修煉的是水神的無上法訣海洋訣,他現在的金仙前期實力足可以媲美金仙中後期的對手了。

韓雨躍於高空,手上的戰力不斷聚集,看樣子是要發動攻擊了。何日看着韓雨,眼神中殺機一起。他對着手下的幾個大漢說道:“大力,二力,三力,四力,五力,你們給我上,幹掉這個小子。”

被何日叫道的無名大漢同一時刻飛上空中,手上戰力狂聚,朝着韓雨轟去。

看着轟過來的五道光速,韓雨眼中寒芒一閃,下一刻直接出閃身來到大力身旁。大力也是一個洞仙后期的高手,戰力指數更是達到了二十九萬五千點,在給他一段時間那是很容易就達到金仙的級別。

看着大力,韓雨冷哼道:“受死吧!虛影。”

韓雨左手一揮,一道虛影朝着大力直射而去。大力躲閃不及,立刻被韓雨的虛影擊中。

“嗯!”

大力悶哼一聲,直接倒飛幾十米。這個時候其他四大漢再次的將自己的攻擊送到了韓雨身上。韓雨臨危不懼,身上的藍色戰力砰然勃發。

“海洋訣第二重——水陣壁。”

藍色光芒大甚,韓雨周身籠罩起一層水幕。二力三力四力五力的攻擊均被水陣壁擋下。

擋下四位大漢的攻擊後,韓雨馬上撤去水陣壁,全身的氣勢不斷的向上攀升。不消片刻,韓雨的氣勢已經充斥着整個天空。

“去死吧!霸象天下。”

韓雨大吼一聲,整個人在空中擺出一個怪異的姿勢。一頭巨大的虛幻之象出現半空之中。雖說是虛幻之象,但是它所散發出來的壓力實在是強悍的不得了。

以韓雨如今的實力,施展霸象天下,可以讓霸象天下的攻擊力發揮出更高一層的境界。韓雨現在是金仙初期的修爲,現在的霸象天下攻擊力絕對抵的上金仙中期的攻擊力。

看着狂暴的霸象天下橫掃而下,本來圍在四周看熱鬧的衆人立刻朝着後方退去,他們可不想被攻擊的餘波打到。萬一到時候受了什麼傷,那可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霸象天下的強勢襲下,本來圍攻韓雨的四名洞仙后期的高手均被韓雨這一招掃飛。不僅是掃飛,他們每個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發出霸象天下這一招之後,韓雨整個人的氣勢更是達到了頂點。韓雨傲然的立在半空,眼神冷冷的看着下方的何日,“下一個就是你。”

感受着韓雨那強烈的殺意,何日心裏突然變得害怕起來。何日心中大驚,思忖:“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對方的戰力點數沒我高,怎麼我會有害怕的情緒?不應該啊?看樣子我是被這小子的氣勢所嚇,不能這樣下去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我會不戰而敗的。”

“呀……”

何日大吼一聲,全身的戰力點數轟然爆發,堪堪抵擋住韓雨衝擊而來的狂暴戰力。

此時,在人羣中,一箇中年男子嘿嘿笑道:“不錯!明明是金仙前期的實力,竟然能發揮出金仙中後期的實力,此子不簡單啊!”說着,眼中還閃出一道精光。可惜現在沒有人注意到這個中年男子。

“小子,你真的不想混了是吧?你知不知道光明城的城主是誰?他可是我的老爸?你要是敢傷我的話,你就死定了。”何日看着韓雨怒吼道。

“是嗎?”韓雨冷笑道:“今天我韓雨就要看看,我是怎麼死的。即使是死,我也要先將你殺死。去死吧!影翼斬。”

一道火紅色虛幻大鳥從韓雨的背後直衝天際,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何日直衝而下。

火紅色巨鳥劃破長空的聲音,讓四周觀看的人再次的退後幾十米。

“可惡!你這個臭小子。”

何日暴喝一聲,全身的戰力化作一股戰力之牆,抵擋着韓雨的進攻。

轟!

一聲巨響,何日腳步向後倒退幾步,還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韓雨傲立於空中,眼睛冷冷的看着下方的何日。接着韓雨從空中快速的落下,瞬間來到夢雅的身邊。

看着這個現在緊張的不得了的女子,韓雨面色一緩,儘量擠出一絲笑容說道:“你叫夢雅是吧?我帶你去將你的母親安葬了吧!如何?”

“嗯!”

看着散發無窮魅力的韓雨,夢雅乖巧的點了點頭。

歐陽飛歡快的蹦到韓雨的身邊,高興的拍手道:“哥哥你好棒哦!”

“呵呵,小菜一碟。”

韓雨向歐陽飛展顏一笑。此時何日怒氣衝衝的瞪着韓雨,眼神欲噴出火來。他看着韓雨冷冷的說道:“小子,你給本少爺我等着,有種你就別跑,看我到時候怎麼教訓你。”

說着唰的就閃人了。剛剛被韓雨擊退的五位大漢連忙也一起閃人了。看着狼狽而逃的何日,韓雨心中怒氣稍消。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老婆婆走到韓雨身旁道:“小夥子,你趕快走吧!你剛剛得罪的是城主的兒子,他現在肯定是去找他爸爸去了。你再不走的話就遲了。”

“哼!只要他還敢來,我今天就徹底的滅了他。”韓雨霸氣的說道,此刻身上散發出無窮的氣勢。

“小夥子有膽是好,但是也不要一昧的逞英雄,到時候吃虧的還是你自己啊!”

一箇中年男子站出來說道。這個中年男子正是剛剛在人羣中說話的那位男子。只見他緩慢的走到韓雨身邊,韓雨身上所散發的驚天氣勢對這個中年男子來說根本沒有一絲作用。

韓雨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戰力讀取已經對這個中年男子發動。

可是得到的結果卻是三個問號。好像中年人身上有什麼東西阻擋似的,韓雨的精神力一探過去就消失無無形了。

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韓雨心中大驚,他知道這個人實力肯定在自己之上。既然戰力讀取都探不出他的戰力,可見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你是誰?”

韓雨警惕的問道。

“小夥子不要緊張,我反正不是壞人就是了。你可以叫我丹藥仙君。呵呵,你剛纔對我用的是什麼功法?蠻有趣的。呵呵……”這句話是中年男子傳音給韓雨的。

“丹藥仙君?”韓雨疑惑道:“剛剛我用的什麼功法不管你的事。”

“啊?丹藥仙君?你是仙君?”

韓雨開始還沒想起來,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充滿了震驚的神色。

“不要那麼吃驚,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仙君嗎?沒什麼大不了的。”中年男子無所謂的說道,當然,這句話還是傳音說的。

對於中年男子的無所謂態度,韓雨直接有一種要暈倒的衝動。仙君耶!整個仙界仙君也就十個左右,加上一些隱世的也就十幾個,絕對是不超過二十的。

整個至尊仙界又是多大?比地球幾千幾萬個大還不止。這麼大的一個仙界,仙君數量如此稀少,就在這麼稀少的情況下,韓雨居然還能見到一個,不能不說走了狗屎運。

震驚過後韓雨傳音問道:“你說你是仙君我就相信啦?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仙君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