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青城看到眼前的銀子,微皺眉頭抬頭,看清眼前人的時候,身子不由微微一愣,「小姐,原來是你!」

看清眼前的人,慕青青這才想起了上次來布莊的時候,她正好在布莊裡面定做裙子,而且碰巧也是參加選妃大典的裙子。

腦海不由回憶著今日殿上那些貴府小姐的表演,青城似乎對眼前的這位姑娘一點印象都沒有。

聽他這麼一說,霞浦這才認出青城,隨後有些尷尬的看了眼手裡的銀子,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銀子你收回去吧,只是不小心撞了一下,沒有什麼事情的,我又不是豆腐塊做的,沒有那麼脆弱。」青城用手推了一下霞浦的手,聳聳肩笑笑說道。

見此,霞浦也只是笑笑,沒有在多說什麼的,將銀子給收了起來。

可霞浦覺得有些奇怪,遲疑的朝身後看了幾眼,為什麼身後的注視感突然一下就消失了?

「大哥,我們為什麼走啊。」黑衣人有些不解的看著走在前面的人,「等下那個女人就快出城門了,那可是我們下手的好機會啊。」 「媽咪,若若寶貝要你洗白白,若若寶貝不想自己洗。」

首先第一個抱住溫栩栩大腿不肯放的,當然是比較粘人的小丫頭。

溫栩栩只能把她抱進了浴室。

但是這天晚上,待著浴缸里的小姑娘,卻發現媽咪有點搞不清楚怎麼幫她洗了。

「哎呀,媽咪,你要先幫若若洗頭啦,洗乾淨了若若的小腦袋,才可以洗白白喲。」

若若在浴缸里看到媽咪才剛把她抱進來后,就要拿沐浴露往自己身上抹,於是扭了扭小屁屁,提醒媽咪。

溫栩栩這才想起,隨後,把手中的沐浴露抹到了她的頭髮上。

小若若:「……」

都還沒來得及再提醒呢,這些沐浴露已經在她的小腦袋上被搓開了。

隨後,她整個小腦袋都是泡泡,都流到她的眼睛里來了。

「辣辣辣辣……媽咪,若若眼睛辣——」

若若頓時大哭大叫起來。

霍司爵這個時候也正在旁邊的卧室里,協助兩個兒子洗澡,忽然聽到女兒的尖叫和哭聲,他馬上從隔壁跑了過來。

「怎麼了?怎麼哭了?」

「……沒事,剛才洗頭的時候,不下心弄了一些泡沫在她的眼睛里。」

溫栩栩趕緊解釋,然後按下孩子的腦袋,讓她就這樣在浴缸里彎著,捧起一捧浴缸里的水就朝她的眼睛沖了過去。

「哇——」小丫頭哭的更加撕心裂肺了。

「你在幹什麼?孩子眼睛進泡沫了,能這樣清理嗎?你這媽到底是怎麼做的?」

霍司爵終於看不下去了,一個箭步衝過來,他將浴缸里的孩子從她手裡搶過去后,抱起來就抽下旁邊一條幹凈的毛巾撫上了她的小眼睛。

果然,毛巾下去后,孩子立馬不哭了。

溫栩栩:「……」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一刻,她訕訕的站在那,連手腳都不知道往哪裡放了。

「老公,我剛才……剛才不是不知道怎麼幫她清理,只是看到她疼成這樣,一時慌了,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若若,媽媽錯了。」

「……沒關係。」

已經在爹地懷裡緩了過來的若若,睜開紅紅的眼眶后,第一時間卻是跟媽咪說沒關係。

霍司爵見到,也只能把那些不快暫時壓在了心底。

「好了,你去隔壁陪兩個兒子講講故事吧,他們已經洗好澡了,正等著你呢,我去給女兒換衣服。」

「好的。」

溫栩栩頓如得到了大赦。

隨即,她馬上就跑去隔壁卧室陪兩個兒子了。

果然,到了這邊后,在爸爸的幫助下,早就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的兩個小寶貝,正在榻榻米上眼巴巴的等著她呢。

「媽咪,你來啦?」

「嗯,媽咪過來了,是在等媽咪給你們講故事嗎?」

溫栩栩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在兩個小傢伙早就讓出的位置上坐下。

霍胤不愛說話,默默的坐在她旁邊,就表示默認她的話了。

只有墨寶,看到她坐下來后,馬上興奮的點了點頭:「是呀,我們好久沒有聽你講故事了,王阿姨講的一點都不好聽。」

「是嗎?」

「是呀,她老是講什麼神啊怪啊,不存在的東西,媽咪,我們還是想聽你講,你這次,還給我們講那本《三體》吧。」

墨寶笑眯眯的提出了要求。

霍胤,也表示認同。

可他們的媽咪聽了后,神色變了變,忽然支支吾吾起來……

「《三體》啊,這本書,媽咪看過太久,有些記不太清了,不然,今天我們先講別的,然後等明天媽咪再去溫習溫習一下,再來跟寶貝們講好不好?」

「……好吧。」

兩人孩子聽到,眼睛里閃過一絲失望,只能答應了。

於是這天晚上,溫栩栩給他們講了一個狼外婆的故事,聽得兩個小傢伙都昏昏欲睡。

媽咪怎麼變成了王阿姨,也開始講起這些沒營養的故事來了?

好不容易把幾個孩子哄睡,溫栩栩終於回到了他們的卧室。

「老公?」

推門進來的時候,開著暖氣的卧室,迎面便是一陣溫暖包裹而來,讓人十分舒適。

溫栩栩心情更好了,她關上了房門,抬眸掃了一圈,發現房間里便沒有人,倒是浴室里聽到有嘩啦啦的水響。

難道,這個男人在洗澡?

她頓時一陣臉紅心跳。

想到接下來有可能要發生的事,她連手指都是微微顫著的。

幾分鐘后,隨著浴室門「咔擦」一聲響,果然,身上只裹了一條白色浴巾的男人從裡面出來了,帶著絲絲水霧來到了她面前。

「孩子已經睡了?」

「……嗯。」

溫栩栩眼睛都移不開了。 「兄弟!仗義!從此你就是我親哥。」

李泉內心很無語。錢才是你親哥吧!

一飲而盡后,黃強放下酒杯,『嘿嘿』一笑。

「哥,兄弟還有點事,今天就不陪你了。」

一瞧這模樣,對黃強有所了解的李泉哪能不明白他想幹什麼,當下也只能說道:「你不會又去賭……?」

「怎麼會?」沒等李泉說完,黃強已經一邊擺手,一邊匆匆趕了出去。

望著黃強離去的背影,李泉也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黃強賭博的事情,李泉從王四喜口中也是知道不少,這個做姐夫的也沒少頭疼。只是賭徒的下場雖然人人明白,但總有人覺得自己是倖存者。

哎,但願他能早日悔悟。

李泉微微嘆了口氣。黃強這個人雖然缺點一大串,但是通過相處,李泉也是知道這小子至少有些事情還是靠譜的。得想個辦法讓這小子懸崖勒馬。

「你好,我能坐在這裡嗎?」

就在李泉低著頭思考黃強的事情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在李泉耳邊響起。

聲音脆脆的,像銀鈴一般。

李泉抬起頭,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不到二十歲左右女孩的面孔。

說不上十分漂亮,但卻給人柔柔弱弱、小家碧玉的感覺。

臉上掛著的兩個小酒窩很甜、很吸引人。

手裡拿著自拍桿,兩隻大眼睛撲閃撲閃地正盯著李泉。

李泉瞟了一眼,女孩手機屏幕之後,也是立馬明白了,這是某平台的一位主播。

四喜燒烤店經過自己裝修之後,每日爆滿,人氣十分之高,自然也成為了所謂的『網紅打卡地』。這幾天李泉也是看到不少在這裡出入的主播們。

「不好意思啊,這裡生意實在太好了,所以……」女孩又是指了指四周。

話雖未說完,但李泉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轉身一望,不僅沒有空座,甚至有人在外排起了隊。

而一個人一桌更是這裡的獨一個。李泉知道,如果不是黃強早早打了招呼,恐怕就是自己這位老闆來了也沒座位坐。

李泉當下也是點了點頭。

「我叫服務員給你騰半塊地方吧。」

女孩露出笑容。

「謝謝。這裡的位置真的太難訂了。」

待服務員騰出位置后。

女孩也是很快進入了自己的直播狀態,對著鏡頭不斷介紹著這裡的環境。

當服務員把燒烤端上來之後,女孩更是露出本相,化身為吃貨。

「嗚嗚……這家燒烤店真的很贊!」女孩嘴裡塞著食物,含糊不清地說道。

「這絕對……是我吃過最好的燒烤了,我感覺我快哭了……」

狼吞虎咽,絕對是現在這個女孩最好的寫照。

看著女孩,腮幫鼓鼓、滿嘴流油的模樣,李泉也是忍俊不禁。

畢竟女孩誇讚的食物是自家的東西,最重要的是能夠給人帶來的快樂的人,更能讓人有好感。

「有這麼好吃嗎?」

李泉帶著笑意,不禁詢問道。

女孩鼓著腮幫,一臉認真地對著李泉小雞啄米般不斷點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