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雷克頓搖搖頭,答道:「不知道。」

忽然,雷克頓眼前一亮,明白了通天教主的意思。他趕緊單膝跪地,朝著通天教主離開的方向拱手大喊:「多謝通天前輩教誨!」

雷克頓的臉上露出一陣喜悅,看得趙公明一陣疑惑。

「酒不喝了!」雷克頓說道,「趙老哥,我要離開一趟!對了,你幫我告訴瓊霄一聲,就說我得離開一段時間。」

話音一落,雷克頓就直接化作狂風離去,只留下趙公明無奈地聳聳肩。

雷克頓去的方向是北方。

北方,極北的海外,在那裡,是三界之中最混亂最神秘的地方,充滿了各種未知的東西,也居住著許多的隱士強者。

「極北海外,妙岩宮?」雷克頓的腦海中回想起當初九靈元聖告訴他的話,讓他去妙岩宮一趟。

北海之北,是更加廣闊的海域,濁浪滔天,風雲肆虐。

雷克頓施展開神念掃動,將方圓數千里內的情況一一摸清楚了。他伸出一隻手,朝著動蕩的大海之中一抓,一條數千米長的巨大蛟龍怒吼著被他抓了出來!

「我問你一個問題,答上來了,我就可以放了你。」雷克頓語氣嚴肅地朝著這條巨大的蛟龍說道。

這條蛟龍怒吼了兩聲,它也是修鍊了數萬年的大妖,早已經到達了天境的頂峰,在極北海外這幾千里之內幾乎無敵。眼前這個小不點一樣的傢伙怎麼敢這麼惹自己?

可是當它看到雷克頓那雙眸子的時候,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的畏懼開始涌動。

「你……你是什麼人?」蛟龍驚恐地問道。

「是我問你,不是你問我!」雷克頓的語氣不容否認,「告訴我,妙岩宮在哪裡?」 蛟龍很想反抗,但是卻感覺到無形的威嚴讓自己渾身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來,眼前的這個黑髮銀眉之人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妙……妙岩宮在東北海域內的東極島……」蛟龍顫顫巍巍地回答。

雷克頓大手一揮,數千米長的蛟龍如同一條長蟲般被扔了出去。整個海域所有生靈都驚恐地看著這一幕,它們不知道這個神秘的傢伙到底是從何而來的。

雷克頓朝著東北方向飛去,來到了一片遼闊無垠的海域。他神念一掃,就發現了東極島,因為整個海域之中只有一個島嶼存在。

他當即朝著這個島嶼飛去,不多時就來到了島嶼的上空。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島,荒林叢生,鳥鳴獸吼,濁浪拍岸。

「這就是東極島?」雷克頓眉頭一皺,因為他絲毫感覺不到這個島嶼上有強者的氣息,更別說什麼宮殿了。

忽然,一股極度危險的預感湧現!

雷克頓近乎本能地化作狂風飛閃,在他原來停留的位置,陡然出現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凌厲的刀芒一閃而過。

「誰?」雷克頓眉頭緊皺,就憑剛才的這一刀,他已經感覺到對手的不凡了,這絕對是一個準聖級別的強者。

來人是一個黑衣人,渾身都籠罩在黑色之中,手持著一柄細長的赤紅色斬刀,刀柄上是九個獅子頭的雕紋。

「要進妙岩宮,先過了我這一關。」這黑衣人的喉嚨中發出嘶啞的聲音,原本波瀾不驚的海面頓時起了風浪。

雷克頓笑了。

是的,多少年了,自從當年靈山一戰之後,他已經太久沒有出手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三界之中,除了聖人,已經沒有幾個人敢對他出手了。而雷克頓從來都是一個渴望戰鬥的人,他的身上流淌著和北斗、蕭遙、玉鼎一樣的戰士血液。

黑色的妖刀,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粗糙的手掌之中,這柄斷刀在輕輕地顫抖著,彷彿感覺到了自己主人的熱血。

瞬間!

戰鬥在一瞬間就爆發了,沒有華麗的開場,沒有驚天的能量,只有純粹的刀法!

黑色的妖刀和赤紅色的斬刀同時撞擊在一起,所有的空間都在瞬間化作了粉碎,數千里內的海域都翻滾起來,無數的海中生靈化作血水。

「好刀,好刀法!」雷克頓驚嘆一聲,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在刀法之上與他拼了一個不相上下,雖然只是一招,但也足夠排得上三界的一手之數了。

黑衣人一言不發,輕輕地揮動起手中的赤紅色斬刀,恐怖的血色頓時鋪滿了天地,充滿殺機的刀芒湧向雷克頓!

雷克頓雙手緊握著霸鋼刃,只是收攏心神,用力地朝著前方硬劈出去。

「破!」

以點破面,毫無花巧,雷克頓這簡單到極點的一劈,是他在刀道之上浸淫多年的成就。招式,簡單到了極致,也就無法可破,更可以破萬法。

刀芒過處,天地破碎,萬物沉寂,血紅色的天幕頓時粉碎。

黑衣人飛速地後退,絲毫不敢正面應對這絕世的一刀。雷克頓原本可以使用很多方法擊敗對手,但他並沒有施展,因為他知道對手只是想和自己比試一下刀法。

「我輸了。」黑衣人相當洒脫地說了一句,「你贏了。」

雷克頓收起霸鋼刃,微微一笑:「承讓了。」

「他可沒有讓你,雷克頓!」一個笑呵呵的聲音忽然響起,只見一道流光從海島之上飛出,原來是一個白髮蒼蒼的白衣老者,這老者長著兩條長約一尺的白色眉毛,膚若嬰孩,唇紅齒白,「正所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九靈,看來你這個徒弟早已經超越了你了。」

「老了啊。」黑衣人搖搖頭,聲音也變了,「天尊,只怕現在你都不是我這個徒弟的對手了。」

這個聲音雷克頓當然不會陌生!

「弟子拜見師尊!」雷克頓單膝跪倒,「弟子不知是師尊,還望師尊恕罪。」

黑衣人拉下頭上的面罩,這不是九靈元聖還是誰?「小子,不用這麼多禮了,看到你現在這麼強,我九靈也算沒有白活一場,哈哈哈!」九靈元聖將雷克頓扶起,「走吧,我想我已經猜到你來找我的原因了。」

一旁的白眉老人笑道:「雷克頓,到我的妙岩宮去坐坐如何?」

「多謝前輩相邀。」

這東極島雖然看似普通,但那不過是外表的幻想。雷克頓一踏上東極島,只覺得周圍景色一變,竟然已經來到了一片宮殿之中。

仙雲裊裊,鶴鳴溪聲,一座仙宮佇立在山崖之間。白眉老人和九靈元聖帶著雷克頓進入仙宮之中,裡面居然沒有半個人影。

「呵呵,我這妙岩宮尋常無人到此,只有你師父他一個人知道而已。」白眉老人隨手一揮,眼前浮現出一座亭子,酒水早已經備好。這等揮手之間造物的本事,也是讓雷克頓暗嘆不已,三界之中高人無數,自己可不能自視太高。

「小子,這位前輩便是太乙救苦天尊。」九靈元聖說道,「他可是從洪荒之前就存在的古人了,你知道的太乙真人那傢伙,也是偷學了他一些道法才混出來的。」

洪荒之前?雷克頓微微有些驚詫,沒想到眼前的白眉老人居然年歲如此之大。

太乙救苦天尊笑道:「活得太久,也未必是什麼好事。不過這些年來,從盤古開闢洪荒,到鴻鈞道人執掌天道,以及洪荒破碎,我都經歷過。」

九靈元聖看向雷克頓:「小子,你這次來找我,應該是為了元始天尊的事情吧?」

雷克頓點點頭:「是,師尊。」

太乙救苦天尊看了一眼九靈元聖:「九靈,這是你種下的因,就由你來說吧。」

九靈元聖點點頭,問雷克頓道:「你可知道當初洪荒破碎,妖族覆滅,我作為妖族的高層,為何能逃過一劫,還修鍊到准聖嗎?」

雷克頓搖搖頭,關於這個問題,他也一直很疑惑。當年妖國覆滅,妖皇帝俊和天帝東皇太一身亡,妖族的大妖幾乎全部被滅,九靈元聖卻活了下來,還修鍊到了准聖。

「因為我與救苦天尊前輩有過一些緣分。」九靈元聖說道,「當年我逃難到東極島,懇求救苦天尊收留。我便與救苦天尊定下協議,他保我不死,還能幫我提升實力,但代價是要我在完成復興妖國的理想之後,留在東極島當護島之人。」

「你一定以為,救苦天尊能對抗有聖人支持的昊天上帝吧?」九靈元聖笑了笑,「其實不然,當時的昊天上帝已經是聖人之下第一人了,幾乎無敵。救苦天尊前輩雖然無法對抗昊天上帝,但他有一個特殊的能力。」

「什麼能力?」

「他在洪荒之前的世界中,就是遊歷天下的遊俠,他有一門特別的法術,可以隨意傳送到洪荒之前世界中的任何一個地方。而整個無盡虛空當中的所有宇宙,都是那個原始世界崩塌之後分裂而成的,當時他就是利用這個法術,將我傳送到了其他的宇宙空間,我在其他宇宙空間有了奇遇,法力大進,這才回到了三界宇宙。」

雷克頓聽得一愣一愣的,洪荒之前的世界?無盡虛空的其他宇宙?這些東西雖然他已經有所耳聞,但真正了解到還是有些詫異。

「那這和我對抗元始天尊有什麼關係呢?」雷克頓問道。

救苦天尊輕撫白須,緩緩解釋道:「你可知道什麼是聖人?」

「聖人?混元萬劫不滅大羅金仙,天道庇佑的存在,永不墮入劫難之中。」雷克頓答道。

「沒錯,聖人是不死不滅的,但這有一個前提。」救苦天尊輕聲道出了三界的大秘密,「那就是聖人只是在三界宇宙之中是不死不滅的,三界宇宙的天道和力量是無法對抗聖人的!」

「我在很多年前就發現了這一點,聖人們受到鴻鈞天道的庇佑,而這個世界所有力量的來源都是天道。只要是這個宇宙的力量,就無法對抗聖人。」

「也就是說……」雷克頓猛然醒悟,「我要想對抗聖人,擊敗聖人,就必須要放棄這個宇宙的力量,去尋找另一個宇宙的力量?」

「不!」救苦天尊又搖頭,「我曾經遍游各大宇宙空間,發現任何一個空間都沒法和三界宇宙相比。這個三界宇宙的力量太過強大,鴻鈞道人創建天道的時候,幾乎是把洪荒之前那個世界的力量灌注進來了,其他宇宙根本不存在能擊敗聖人的力量,他們的最強者也不過是准聖的極限而已。」

「那到底應該怎麼辦?」雷克頓更加疑惑了。

「要想擊敗聖人,只有尋求洪荒之前那個三千大世界的力量。」救苦天尊解釋道,「那個世界,無比神奇,擁有許多的大神通之人,他們的力量,甚至於遠超聖人!」

遠超聖人!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那我,要怎麼去尋找這樣的力量?」雷克頓趕緊問道。

九靈元聖和救苦天尊對視一眼,笑道:「其實這個力量,你身上早已經擁有,只是你一直不明白而已。」 東海,三仙島。

「也不知道大姐現在怎麼樣了。」瓊霄緩緩地說著,「大姐成聖之後,一步也沒有離開過紫霄宮。」

「大姐忘情成聖,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碧霄冷冷地回答,「我們沒有必要去干涉。」

瓊霄搖搖頭,看向遠方,那是波瀾起伏的大海。

「玉鼎,劍聖玉鼎啊!」 重生之混吃等死 瓊霄長嘆一聲,「真是一份孽緣。」

碧霄說道:「倒是你,你和雷克頓如何打算?」

「打算什麼?」

「元始天尊。」碧霄直接說道,「鴻鈞道人給了他一千年禁閉,到時候元始天尊出關,沒有人能保得住你們。」

瓊霄沉默了一陣。其實她也一直擔心這一點,她活了太久太久,對於三霄來說,一千年也不過是晃眼之間,到時候該如何是好?

「我相信我的夫君。」瓊霄看著碧霄,「他是我的夫君,無論如何,我都會堅定不移地站在他那邊,都會用自己的一切力量支持他!」

「是嗎?」碧霄淡淡地說了一句,她永遠也無法理解瓊霄內心的情感。她是冰雪女神,沒有情感,沒有親人,所以她不懂。

極北海外,東極島,妙岩宮。

九靈元聖和太乙救苦天尊的話說得雷克頓有些茫然。

「什麼意思?」雷克頓問道,「什麼叫做我身上早已經擁有?」

救苦天尊給雷克頓倒了一杯清酒,慢慢地解釋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久遠得甚至於沒有多少人記得了,天地間有五位強大無比的存在,他們掌控著整個世界的一切力量。」

「那個世界,比現在的三界宇宙大了數百倍,無數的種族生存在同一片藍天下,而那五位存在控制著整個世界的力量平衡。」

「很可惜,再偉大的平衡都有被打破的那一天。」

「有一個年輕人,天縱奇材,卻走上了歧途,創造了禁忌的力量。他的強大,威脅到了整個世界的平衡,終於五位至高的存在決定將他抹殺。但這個天才的力量超過了他們的想象,居然以一己之力毀滅了那個世界。」

「最終那五位存在還是擊敗了這個天才,只是那個世界已經徹底崩塌,無法挽回。五位存在當中的三位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保持了無盡虛空不被毀滅,剩下的兩位中,一位只剩下半條命,便以肉身開闢了新的世界,另一位則重新建立了天道。」

「這個新的世界,就是現在的三界宇宙。」救苦天尊輕輕地喝了一杯酒,「我因為擁有一件寶物,逃過了那個世界毀滅的劫難。我想你也已經猜到了,那剩下的兩位至高存在,一個是盤古,一個是鴻鈞道人。」

雷克頓安靜地聽著,這些秘聞,整個三界之中,只怕沒有幾個人能知道。那些封印在歷史長河盡頭的故事,一定充滿了驚心動魄的戰鬥和狂熱。

「你身上的九字傳承……」救苦天尊接下來的話讓雷克頓吃了一驚,「就是當初五位至高存在之一的倉,所留下的傳承!」

雷克頓驚詫地看著救苦天尊,關於九字的事情,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而見到過九字的人,如來佛祖也都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下。救苦天尊到底從何知曉?

「你應該很驚訝,我為什麼知道。」救苦天尊卻不慌不忙地解釋,「我手上有一件法寶,可以知曉一切人的過往,也可以自由地輪迴時空。即使是雲霄娘娘的混元金斗,只怕也比不上我這件法寶。」

一旁的九靈元聖說道:「小子,你的關鍵,就在這件法寶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