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雲輓歌幾乎冷笑出聲。

這瑞王府,簡直下作得令人髮指!

讓蕭景之jian污自己,再大搖大擺地往雲府下聘?

是要讓全天戮朝的人都知道,血牡丹與瑞王府的小王爺,未婚先苟,下jian不要臉。

好死死地把她把控在瑞王府手裡么?

好惡毒的算計!

怒火攻心,雲輓歌一掌便拍在了桌上。

「哐!」

聲音一響,驚得旁邊盯著雲輓歌的蕭景之下意識一動。

似是回神般。

原本詭亮的眼睛,慢慢柔和下來,然而,再一看清面前的雲輓歌時,整個人的氣勢又陡然如火燒一般,炙熱起來! 王碩之自己也有感覺,感覺渾身都是輕飄飄的,有種如釋重負,耳清目明的感覺,似乎整個天地都清新了起來,在他的眼中,一切都像是被雨水洗刷了一遍。

酒店的大落地窗外,太陽光照射進來,閃爍著朝氣的光暈,雖然這時候是下午,但,王碩之有種回到了清晨的感覺,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有點分不清時間了,不知道這是早上,還是中午,還是晚上,有一種歲月可以回頭的感覺。

這一茬,王碩之感覺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時光逆流了似乎,他坐在椅子上面,看著落地窗外的風景,臉色紅潤,呼吸勻稱不含雜音,原本白色的頭髮,從鬢角髮根位置,露出了顯眼的黑色,像是芝麻的顏色,黑的耀眼。

「……這……」

深吸一口氣,王碩之站了起來,走到了鏡子面前,看著鏡子裡面,那個原本有些佝僂的身形已經大變樣,腰板已經可以挺直,像是幾十年前那樣子,眼眉間的凌厲更勝一份,透著一股洒脫快意,因為擺脫了那暗傷折磨的困擾,才會流露出如此神情,臉部紅潤,氣血充盈,沒有那種死守著一點點氣血的樣子,深呼吸,運勁力!

暗勁瓶頸居然隱隱有所鬆動,之前倒退的水準似乎在慢慢回來,身體機能一波一波的傳遞出生命的能量。

像是早春的嫩芽兒,王碩之感覺,他獲得了新生,生命重新開始了。他像是嫩芽兒再次生長。枯木逢春!

……

「天哪!」

王碩之激動了。情不自禁的原地擺開拳架,慢慢的打起了拳,渾身勁力騰涌,舉手投足,都在提升,暗勁!原本退步的暗勁已經開始朝著暗勁巔峰開始恢復,只需要幾天,幾天就能重新回到那個地步。王碩之有種感覺,他很確定!

這身體,太棒了,感覺體力悠長,打拳,如魚得水!真是大造化,大造化!

「周先生,受我一拜!」邊上的王凱之眼眶微微泛紅,看到父親的樣子,他別提多高興了。為人子女,怎麼能不高興。此刻,沒等周飛反應,就噗通跪了下來,然後說著「受我一拜」!

周飛看向他的時候,王碩之已經砰的一下磕了一個頭,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唰!」

周飛滑步上前,有如龍蛇起舞,腳踏波浪,倏忽及至,出現在了王凱之的面前,伸出雙手一扣,搭在了王凱之的雙肩上面,「王老哥不必如此,萍水相逢,又看得順眼,自是有緣,於我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好了,你已經感謝過我了,老跪著幹嘛,我們吃飯去,好好慶祝一下,對了,我幫你也看看,我看你身上暗傷也不少,不過是年輕不顯而已,哈哈哈。」

男兒膝下有黃金,這話不錯,不過古今不同,不管是男兒還是女兒,尊嚴是平等的,但,用跪與跪衡量一個人的尊嚴,太過絕對。

像是王凱之這般,能夠為了自己在乎的人跪下的人,才是真正有尊嚴的人,若是為了面子,強撐著不跪的人,寧願自己親人死掉也不願意求人的人,這樣子的人,即使不跪,那也是不配稱之為男兒。

男人,可以跪!跪也是一種尊嚴!

周飛自然不會因為王凱之跪下有什麼看不起的,反而有些佩服,能夠為了自己重要的人跪下,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有人能夠為了兄弟跪,有人能夠為了摯愛跪,有人為了父母跪,有人為了自己跪等等,不管是出於何種,無關面子,身跪心不跪,有的出於真誠的感謝,也是一種謝意,跪,有時候就像是謝謝一樣,沒必要戴上奴/性的標籤和帽子,之所以有這種想法,大抵還是封/建思想殘餘害人不淺,古時候的奴才都是跪,跪被認為之一種奴才的表現。

王凱之自然不可能是周飛的對手,周飛的手扣在他的雙肩的時候,他就感覺到自己變成了木偶一樣,被周飛一拉,周飛就像是操控他的人,他的身上,似乎有著線條,直接被周飛給拉了起來,輕飄飄的,很自然,完全沒辦法反抗。

「謝謝……周老……弟!」

王凱之鄭重的看著周飛一眼,認真說著,又恢復了之前的老闆形象。

「小周,真是謝謝你了!」

王碩之先前是激動難耐,沒有來得及和周飛感謝,因為之前的他整個人都是在全新的體驗之中,忍不住感受一番。

他握著周飛的雙手,連連搖晃著感謝。

「王老不必客氣,都是朋友了。」周飛甩了甩手,也沒有什麼不耐煩的,畢竟正常人遭遇了這種治療之後基本上都是這個表現,本來衰弱的身體忽然就變得這麼ok,像是得到了新生一樣,任何一個人都會這麼高興的,能夠保持這麼淡定,王碩之已經不錯了。

接著,周飛乾脆幫王凱之也治療了一下,反正也花費不了多少時間。

王凱之也是從小練習武術的,練的正是王碩之恩師傳承下來的武術,不過,因為是王碩之指導,再加上本來那個武術就有些問題,還有練武過程中的操之過急等等原因,都讓王凱之身上有著不少的暗傷,不少都是交手的時候留下來的。

這些暗傷,在年輕的時候,只會覺得隱隱有些不舒服而已,一旦到了年齡,這些東西,就會瘋狂的爆發出來,像是野草一樣將你纏繞住,一點點吞噬著你,折磨著你。

治療不過是舉手之勞,很快,王凱之也治療了一下,王凱之的感覺自然沒有王碩之這麼明顯,不然他的呼吸順暢了許多,渾身也感覺輕便的很,有種年輕了七八歲的感覺。似乎在暗勁上面。也有些進步。

「哈哈哈哈。神奇啊。」王凱之大笑。

治療好了之後,周飛這邊就沒有什麼事情了,這次過來,主要就是搞古董的,當然了,最重要的就是來看貝絲的。

和王碩之父親兩個一起吃了晚餐,那裡筆洗,王碩之直接送給周飛了。周飛也沒有拒絕,沒有什麼好拒絕的,拒絕就矯情了。

大衛回來了一趟,主要是彙報一下古董的收購工作,他這次來主要是負責幫助周飛收購一些物件,當然了,周飛也要看看的,畢竟大衛的門道沒有他那麼厲害,周飛是宗師級的古董鑒定,自然不是大衛可以比較的。

有了卡特家族泰勒的支持。接下來的幾天,周飛就開始跟著大衛到處拜訪一些收藏家。爭取從他們的手中收購一些華夏的老物件、老器物。

因為之前的歷史原因,華國的老器物有不少都是流落海外了,當然了,周飛也不是盲目收購,太貴的,他都不買的,他只規劃了一部分泰勒的資金來購買這些東西。

周飛的學識在這裡充分展示了作用,和他交談的那些收藏家,都被他的學識震驚了一番,有的甚至拉著周飛不肯放了,學習到了很多東西,立刻就有友情價,有些豪爽的收藏家,幾乎是半賣辦送了周飛一籮筐的華夏老物件,雖然有些東西就是一般價值,但,這些東西,都是歷史上面的,可以填充博物館的展品數量,都是非常不錯的東西,雖然他們可能並不是非常的昂貴。

因為這些華國老物件,對於這些收藏家來說,有的並不是太過重要,有的多件的,贈送一點周飛也沒有什麼,另外就是,有的完全是相見恨晚,甚至有幾個老毛子,都是恨不得早點認識周飛,直接贈送了周飛一些非常珍貴的華國物件,這些,在燕京博物館裡面,都是鎮場子的東西,周飛自然是很開心的,這些東西,都是絕殺啊,絕對是鎮館之寶一列。

還有不少外國物件,對於外國物件,周飛並沒有刻意去收集,也沒有收集特別昂貴的東西,有些東西,不一樣要實物放在博物館裡面,可以用影像、照片還有文字資料來展示,那也是非常不錯的,因為不可能你每一件東西都有,目前周飛還達不到這個水準,不能太過看高,眼前能夠做到哪一步,那就加緊去做,當然,本身也要有一個很高的目標的,但,不能因為說目前不夠就留到以後做,那樣子就沒完沒了了。

不光是國外的一些藏品,這些古董,國內的,不管是哪個朝代的,哪怕只是收集一些小巧常見的物件,都收集一些都是好的,但,不一定要全部收集,其他的,可以用影像等等甚至是模型來代替都可以的,每個朝代弄個一些文物擺在那裡,寓教於樂,主要就是豐富一下知識,歷史長河之中,博物館最好能夠起到一個啟蒙,休閑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門檻要低,周飛甚至打算是免費開放的,每天分為三個時段,每個時段限制多少人進入,因為人太多也不好,可能會引起一些騷/亂不好的事情發生,後續在慢慢處理。

當然了,收費一元門票,這就更加好玩了,門票設定為一元錢。

當然了,也可以有一個友情捐款項目,來的遊客,要是願意給博物館的建設捐款的話,可以再博物館內設置一些捐款箱,pos機之類的,然後捐款就可以了,隨便捐多少,隨便你捐不捐。

周飛相信,只要他這個博物館做的可以,一元門票,遊客們享受到了,自然,有不少人願意捐款的,不管你是有錢的還是沒錢的,有錢的,可能大手一揮,捐個幾萬塊,沒錢的,一塊錢也是心意。

周飛不靠這個賺錢,當然了,如果有人願意捐款,還是能夠節省一部分開支的,畢竟整個博物館運營起來也要不少花費的,不管是日常的打掃衛生,維護,或者是邀請一些嘉賓還有和一些其他的博物館合作,互相開闢展館,互相換一下藏品展覽,員工們的工資等等,這些都是要開支的,有人捐款,自然是好的。

周飛收集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尤其是外國的文物,裡面很多都是非常的新奇的。在國內。這些東西都是比較少的。國內主要都是華夏的文物,對於這些稀奇古怪的外國文物,周飛覺得挺有意思,一定有許多願意來看的。

這些東西,都是歷史的印記,他們或者是很久之前人們吃飯的碗筷,或者是很久之前人們房/中/術使用的東西,或者是一些零散的碎石塊上面有著古老的文字和圖畫。 重生之養豬大佬 或者是一些粗糙的鐵器還有石器,或者是一些獸骨器物等等,並非,只有華夏一國有著悠久的歷史,有些國家,雖然歷史短暫,但,並不代表他的歷史就不精彩,要看你從哪方面去看,不要盲目的認為自己國家天上地下。無敵,世界是多姿多彩的。帶著有色眼鏡看世界,不免可惜。

當然了,東西當中,比較多的,就是當初華夏流傳過來的海外瓷器,這些在國內也是大家引以為豪的,那個時候,都說是老外非常喜歡這個瓷器,一個是絲綢,一個是瓷器,東方特產。

許多許多的東西,周飛也沒有花費多少錢,就弄了一大堆,然後,這些東西,已經陸陸續續的開始打包飛往國內,周飛則是停留了幾天才走,因為要商談一些事情的,後面還有還有好多披的東西要運,為了這個,周飛聯繫了沈忠堂、利寶天,讓他們聯繫一些朋友,另外還有就是張大山那邊,周飛也打了一個很長的電話,商量了一下,博物館的建設,還是很重要的,張大山聽到這些自然也是很開心的,怎麼說這個博物館也是建在他們省的範圍裡面的,再說聽說有不少好東西,自然,張大山開心的,那是人家周飛的錢,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唄,反正博物館也不收門票,是實惠大眾了,花著自己的錢,實惠大眾。

和周飛通過電話之後,張大山也樂了,說了一句「這小子真能折騰的」!

不像是有些地方,拿著納/稅人的錢修造公園,動輒就是幾十個億,還有人看不起病,卻是慘不忍睹,簡直可怕。

周飛這個博物館,完全是自己的錢造的,然後建造好了也是免費開放的,只收一元錢門票費用,雖然,有些地方建造了公園也是說給大家玩樂放鬆的,也是免費,不過么,主要不還是提升一個城市的面貌,吸引外來者嘛,說是實惠大家,其實,在一些基礎還沒有辦理好的時候,這樣子做……當然了,他們會說,大局為重,也是為了城市的發展,弄的越好,來投資的人就越多嘛,這是發展策略,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不過人們心裡究竟想的是什麼,這個真是猜不準,有好處,也有壞處,有的時候,有些人不會在乎有些人的想法和死活。

……

呼——

飛機劃破長空,周飛回來倒是沒有專機的,就是坐的一般的飛機,頭等艙。

在飛機上面的時候,周飛就隨手拿著報紙在那裡看,全是英文,當然也有中文的,不過周飛就是隨便一看,還是蠻有意思的,大師級語言精通,這些自然是無壓力的,都看得懂。

「您好,先生,請問需要喝點什麼嗎?」

流利標準的英文,禮貌動聽的聲音,讓周飛耳朵一閃,下意識抬頭看去,一張麗質的臉蛋出現在眼前,黑髮梳攏在鬧後面盤起,空姐制/服,身材凹凸有致,卻又肥瘦適宜,看上去非常的舒適,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哦,可以,給我來一杯橙汁,加冰!」周飛抖動了一下手裡的報紙,用中文微笑說著。

「好的,請您稍等。」空姐用中文微笑回答。

……

這次波士頓之行,周飛也是收穫頗豐,收集到了一大/波的古董玩意,其中有華國的,有外國各地,可謂是頗豐了,這些東西,有一部分比較珍貴的,周飛都塞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其餘的,則是用空運或者是海運送往大陸,這些都有泰勒還有楊.希爾他們負責,自然不用周飛操心,到了大陸,由張大山那邊的人負責接應,一切都是非常的ok的,不會有什麼問題。

另外呢,丘齊那個傢伙,醫生給他治療好了之後。嚷嚷著要殺掉周飛。直接就被泰勒給廢掉了。嗝屁了。

「先生,您的橙汁,加冰了。」空姐已經回來了,將橙汁遞給周飛,周飛說了聲謝謝。

……

王碩之和王凱之還有不少藏品,王碩之甚至藏了一些好東西,因為有些東西,你是機緣得到。你不外露,別人也不知曉,所以,很可能一個收破爛的墊桌子的書籍都是傳世的寶貝也說不定。

這些東西,周飛自然是沒有功夫去看的,不過王碩之說了,這些東西,他要把他這些年收集的所有東西都送給周飛,給他的博物館展覽去,周飛想了一下也沒有拒絕。於是,王碩之就安排人開始準備將他收藏的東西都運到大陸去。周飛那邊自然派了人負責接收的。

之所以沒有拒絕,倒不是周飛貪心什麼的,而是,第一,王碩之顯然是鐵了心要送給他了,拒絕沒意思,畢竟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的可以說是,治療好了他的暗傷不是嗎?自然,這方面沒有什麼好矯情的,送了就是送了,收了就是收了,第二,就是,周飛已經將王碩之當成了老朋友,忘年交,送了我就拿了,還是不矯情,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一個願意送,一個願意收,就是這麼簡單,這些器物在兩個人的情誼上面,不算是什麼。

第三就是,周飛確實需要很多的藏品,雖然已經弄到了不少了,在加上國內等會運作起來,和一些博物館合作,互相換東西展覽,還有聯繫一些收藏家、民間的收藏家門將東西放進來展覽,都是可以的,這樣子就很多了。

還有大部分地方都是放圖文影音等東西,還有一些模型,這方面,也是要下大工夫的,不能太敷衍,從某種程度上面來說,這個東西,甚至比收集文物還要重要,畢竟你文物放在那裡看也是看,模型也是看,當然,也要一些文物鎮場子的,不過一般不會展覽太多,大多還是模型放出來,介紹一下,定期換花樣,今天展覽這個,明天展覽這個,一三五展覽哪個朝代,二四六展覽哪個國家的,博物館內,不同的區域展覽不同的文物,不同的朝代,不同的國家等等,這樣子,才有新鮮勁。

另外就是和一些其他的博物館合作,這方面,國內的博物館還是很多的,還有許多的民間收藏人士,玩收藏,不一定要有錢,有些人就沒有錢他也能玩收藏,比如說撿到的,撿漏的,或者是祖傳的,他們手裡也有器物,也不賣,就是自己收藏,這也能算得上是民間收藏家了,我們不能說這個人一定要收藏多少多少牛逼的東西才能算是收藏家,收藏就是一個樂趣,你有收藏的樂趣,你就是收藏家!

這些東西,都給安排人溝通一下,定期來我們博物館展覽,當然了,你可以收益到一定的好處,肯定保證你的東西不會損壞,損壞了賠償多少錢,當然,展覽的時候,會將這些器物的現任收藏者的名字寫出來,還可以配上一些收藏者的小故事,這樣子,也是很長面子的,相信不少家裡有這個物件的,都樂意這麼做的。

因為,一,可以賺錢,何樂而不為,而且巨額的賠償金根本不用擔心損壞了怎麼辦,二就是這麼一個好東西放在家裡,平時一般收藏家門都是很得意的,我們家有個什麼東西,這個東西我們家有,我們家的這個是寶貝,和鄰居說炫耀,聊天開始就炫耀這個,我帶你回家看看,別人炫目別提多高興了,他們就是想要更多人知道的,他們內心就是渴望這個的,想要更多人知道他們家有這個,利用了這個心理,自然,很多人都樂意將家裡面的這個東西拿出來放在展覽,上面還有現任收藏者的名字,一些小故事,嘖,這面子,沒的說。

至於其餘的博物館合作,這個就更加簡單了,因為是博物館合作,沒有民間範圍這麼廣,要做的就是直接聯繫那些博物館就ok了,大家可以在自己的博物館裡面,開闢一些展廳,在什麼什麼日子,有什麼什麼展品,他們是來自哪個博物館的,下面就是這些器物還有介紹,什麼的,當然了,要配備專門的工作人員講解,不過現在電子科技發達了,也可是自己觀看介紹,用顯示屏就ok了,不過人工講解還是要配備一些的,因為有的時候,人工講解也有人工的優勢,兩者各有優點。

想到博物館未來的樣子,周飛還有點小激動,這個施工一樣要搞好了,周飛這樣想,現在這個施工優點不放心,有些細節實在是處理的爛,畢竟工人心不齊,有的人心情不好有些地方就弄的亂七八糟的,這也是常態,另外,想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這個太難了,就跟衣服一樣,線頭啊,卧槽。

咕嘟……

周飛灌了一口加冰的橙汁,杯子口邊上還插了一片檸檬,這個空姐還真是有心了,服務真是不錯的,看得出來他很熱愛這個工作,享受工作的樂趣。

忽然,一道嬌呼聲傳來,周飛耳朵一閃,這個是之前那個空姐的聲音。

微微皺眉,周飛朝著那邊看去,只見,之前那個身材姣好,容貌麗質的美貌空姐,有些慌亂的後退了幾步,在她的邊上,那個座位那裡,一個染著煙灰色長發的二十五六歲的男人,另一邊,是一個穿金戴銀的中年貴婦一樣的老女人,濃妝艷抹,老遠就能聞到一股化妝品的問道,有點噁心,香腸嘴偏偏塗著大口紅。

此刻,那個煙灰色頭髮的男人忽然聲色俱厲的朝著這個空姐道:「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我的褲子給你弄髒,你給我過來,擦乾淨了!!」

這個人指了指自己的大腿位置,臉上閃過一抹淫/邪的笑容。

周飛的眼中快速掠過一抹厭惡之色,哎,一個國家的,出門在外,真是丟人啊,雖然說這個航班是去華國的,但,畢竟是波士頓飛回家,其實頭等艙裡面還是有不少外國人的,看到這一幕,確實挺丟人的。

而且呢,周飛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這個煙灰色頭髮男人的邪惡笑容,自然,對於這個人,周飛沒有什麼好的看法。

陳嘉琦眼中閃過一絲憤怒,明明是這個男人先摸她的屁股,然後她手裡的咖啡才翻掉的,居然叫她去擦褲子,不過,為了工作,也只能忍忍了。

「快點過來道歉!你是怎麼工作的!我要投訴你!」那個邊上的濃妝艷抹的中年女人扯著嗓子,尖細的說了一句,還做了一個優雅的動作,當然,這個優雅的動作在她的表達下面就有點噁心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陳嘉琦委屈說著,拿著紙巾要給那個煙灰色頭髮的人去擦拭,咖啡是翻在那個人的大腿上面的,陳嘉琦拿著紙巾擦大腿的時候,煙灰男,也就是鄭達,嘿嘿一笑,伸手就要去抓陳嘉琦的小嫩手,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陳嘉琦的領口位置。

忽然!

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一個戲謔的聲音響起,「你吵到我了,白痴!」

感謝訂閱支持!(未完待續。。) 「輓歌……」

雲輓歌被他喚得一陣雞皮,蹙眉轉臉。

蕭景之看到那張以前無比生厭作嘔的臉,此時卻覺得,這半面醜陋讓人憎惡的臉,卻不是那麼刺眼了。

他甚至還覺得高興。

往前靠近一步,低笑道,「你居然願意用牡丹血救我,我實在歡喜了。」

雲輓歌一臉被噁心到了地往後連退幾步,冷聲道,「小王爺,你休要誤會。牡丹血,乃是瑞王爺用八郎劍想換。」

蕭景之卻不為所動,依舊用那張蒼白陰柔的臉,脈脈含情地朝雲輓歌微笑,「無妨,你若是喜歡,整個瑞王府給你又如何。」

這倒把雲輓歌給驚了下,這蕭景之是瘋了吧?

一直退到身後花格上,再無退路,眼看蕭景之逼到近前。

雲輓歌又冷笑,「小王爺的意思輓歌不太明白,護國將軍府,可還等著瑞王府去下聘呢,您在這裡糾纏輓歌,又是何意。」

蕭景之靠近,就聞到雲輓歌身上一股奇異的似果香又似靡惑的誘人味道,引得他越發心神激蕩。

「我心悅你,輓歌。」

蕭景之盯著雲輓歌的臉,往下,一直落到那少女獨有的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之上,眼神驟緊。

往前,一把抓住雲輓歌的手腕,低聲喘著氣,一邊往她臉上湊,一邊語速微快地說道,「那個jian人自己勾搭於我,我何曾把她放在心上,我只心悅你,輓歌,今日,今日你我便成全了這好事……我會好好待你的。」

一想到他的體內,現在流淌著雲輓歌的武靈之血,就好像兩個人早已融為一體。

蕭景之那某處已經堅硬如鐵,根本把控不住,恨不能撕開雲輓歌的衣服,兇殘暴虐極盡所能地將這未開放過的小花兒,蹂躡成那霜打雨淋過的,嬌憐模樣!

「輓歌……唔!」

「嘭!」

雲輓歌指凝靈氣,一拳塞到蕭景之的肚子上。

他悶哼一聲,當即捂肚連連後退,跪到在地。

雲輓歌抽回手,一臉嫌棄地拿手巾擦拭剛剛被蕭景之抓過的手腕。

然後又走過去,一腳踹上蕭景之的胸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