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雲權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怎樣才能讓它發揮作用,讓我感受到靈媗姐的具體位置。

他用了很多的方法,在心裡一直默念的靈媗姐的名字,心裡一直想著靈媗姐的樣子。

難道是自己的愛還不夠嗎?雲權感到詫異,越耽擱心中就越擔心靈媗姐會遭遇不測。

雲權接著將自己的鮮血滴在了那顆玉石上,「靈犀玉啊!如果你們感受得到我對靈媗姐的那片赤誠之心,請給我點指示吧!求求你了,我心中真的很擔心靈媗姐。」

(本章完) 片刻的空白之後,蘇藝煙只拿著自己的衣物遮住身子,卻是指著呂路,「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只蘇雲初在廂房這邊,在聽到了蘇藝煙的尖叫的聲音時候,已經站了起來,「懷清你先回去,這事兒,真是府門不幸,我還得去看看,唉……」

蘇雲初語氣裡邊多的是怒其不爭哀其不幸。

慕容淵失笑,「阿初去吧。」末了,又頓住了,「阿初不許去!」

蘇雲初詫異,不明白這廝一瞬間的變化是怎麼回事,她疑惑地看向慕容淵。

慕容淵卻是一把將她扯了回來,黑著一張臉,「呂家那個廢物還在,阿初不許看他。」

蘇雲初一手拍掉他的手,「看不到,我還不想看呢。」

說罷,卻是不再理會慕容淵,徑自走了出去。

而此時,呂路的廂房外邊也是圍了一些好事者,便是不來圍觀的人,也是坐在樓下,紛紛看著上邊。

雲客居的掌柜在蘇藝煙第二聲尖叫的時候,也出來,朝著樓上走了過來。

蘇雲初急匆匆地走出了另一邊的廂房,看著被人圍觀的著門的半開廂房,也看著已經走到了這邊的雲客居掌柜,開口問道,「掌柜的,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原先的時候,我好像聽到了我二姐的聲音。」

掌柜的自是知曉了裡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著蘇雲初一個尚未出閣的女子,他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口。只是有些欲言又止,「三小姐……這……」

蘇雲初不再與他多做理會,只是走向那房門,對著裡邊呼喚道,「二姐,是否你在裡邊?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裡邊的蘇藝煙聽到外邊蘇雲初的聲音,驚慌之餘,她眼中的恨意幾乎能夠噴出火來,一想起原本今天這齣戲是為蘇雲初安排的,她就恨不得起身出去撕碎了蘇雲初。

而反應過來的蘇藝煙,卻是拿起身上的衣物,窸窸窣窣在穿著,語氣裡邊也有一些慌張,「不許進來,蘇雲初你不許進來。」

蘇雲初的腳步稍微頓住,嘴角一勾,卻是不再進去了,即便是她不進去,也知道裡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邊小聲議論著的人也知道了裡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我不進去。」

說罷,卻是轉身對著圍觀的眾人道,「麻煩大家先散開吧,裡邊,是我二姐,恐怕是受了一些驚嚇,並無大礙,麻煩大家先讓開。」

眾人聽著蘇雲初這麼說,雖然心中都是明白的,也知道,裡邊的蘇藝煙必定是已經和呂路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只是這是別人家的事情,還是他們之中大多數人都惹不起的別人家,所以,即便是心中明白,也是不敢再出言。

有自命清高者,紛紛搖頭,直道兩人不知廉恥,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雲客居白日宣淫,也有本就心存齷齪者,卻是等著看笑話。

外邊議論紛紛的聲音雖然是小的,但是,裡邊的人卻還是聽到了,蘇藝煙雖聽得不真切,但是,就是因為這份不真切才讓她覺得害怕和慌張,因此,穿衣服的動作竟顯得有些慌亂,渾身發抖之中也帶了幾聲啜泣之聲。

蘇雲初自是隱隱之中聽見了,蘇雲初雖說是以最殘忍的方式懲罰了蘇藝煙,但是,心中卻是明白,在這個苛刻的世界,女子的清白與尊嚴,該是有多麼重要,說實在的,若非蘇藝煙做得太過分,她也不止於此,所以,看著還有幾人唯恐天下不亂一般看熱鬧,她面色之上也有些不好看了,「諸位,熱鬧也看夠了,請先離開吧。」先複製一章擋一下,後期會補過來的……

他不會傷害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雲權開口道:「北顧,收回威壓吧!」

「是,少主!」北顧恭敬的按照雲權所說的收回了自己的威壓。

雲權也定不責怪他們,畢竟這裡是凌雲宗的外門,這裡聚集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勢力,不認識雲權也很正常。

剛才的喧嘩聲引來了一隊人馬,裡面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有自己的岳父,還有九大州有頭有臉的人族,同時雲權也看到了青龍觀的青志雲等人。

當楚……

掌珠 《歸虛武帝》第一百九十一章神王帝宮 先複製一章擋一下,後期會補過來的……

他不會傷害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雲權開口道:「北顧,收回威壓吧!」

「是,少主!」北顧恭敬的按照雲權所說的收回了自己的威壓。

雲權也定不責怪他們,畢竟這裡是凌雲宗的外門,這裡聚集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勢力,不認識雲權也很正常。

剛才的喧嘩聲引來了一隊人馬,裡面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有自己的岳父,還有九大州有頭有臉的人族,同時雲權也看到了青龍觀的青志雲等人。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當楚浩天見到雲權以後一臉欣喜道:「小子,怎麼是你

雲權來到楚浩天面前開口道:「岳父大人好久不看見!」

楚浩天對著再場的各位開口道:「各位,這少年便是帶領我宗榮登九州霸主的那名天才少年。」

「什麼……是他?」

下面的人得知他就是雲權以後頓時炸開了鍋。

「什麼,他就是那個絕世天才!」

「我們剛才還冒犯了他!」

「他就是雲權!」

有的人欣喜,欣喜他們能見到被傳頌已久的天才中的妖孽。

有的人害怕,怕剛才對他的言語是那麼的不敬,會不會惹得他不高興。

不過顯然,雲權並非是小肚雞腸之人,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們,就連那原本升空的看著也是滿腦子虛汗的杵在那裡。

然後急忙道歉道:「小友剛才多有得罪,希望莫要怪罪!」

他的樣子很是謙卑,彷彿在雲權面前他才是小輩一樣。

雲權對他笑了笑,沒事!

隨後便與楚宗主一同到了宴請貴賓的地方,這裡的絕大部分人都認識雲權,他們見到雲權回來以後,也是激動不已。

有三岳們的三兄弟,滅星門的等看到雲權以後都恭敬的上前與他打招呼。

雲權也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有穎兒,敏兒,但卻並沒有見到靈媗姐與靈兒。【~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沒有見到靈兒也好說,可能還在蛙祖那裡,不過為何沒有見到靈媗姐。

按說半年的期限已滿,她也應該從哪裡出來啦。

於是雲權詢問自己的岳父為何沒有見到靈媗姐。

岳父大人回答道:「那丫頭,原來已經回來了一趟,聽說你離開

了這裡,她便又再次回到那秘境之中修鍊。」

她說想要變的更強,然後守候在你得身邊。

雲權聽后眼中也多了幾分柔情。

雲權與他們簡單多了聊了幾句以後,便與穎兒他們告別。

可是穎兒突然從後面抱住了雲權,說什麼也不願意放手。

「公子,穎兒想要跟隨公子左右,侍奉公子,可不可以也帶上穎兒一起離開。」

其實在場的幾名女子,也都對雲權生有好感,可是他們並沒有穎兒的那種勇氣。

於是她們只能在遠處觀望著,將對雲權的那份愛埋藏在心中。

雲權勸阻道:「穎兒,我還有很危險的事情要去做,你跟著我真的不安全,給我半年的期限嗎?半年以後,我就會回來帶著你們去看看我那美麗的家鄉。」

「如今我的家鄉賊寇盛行,能為了惡人們逍遙法外之地。」

「所以我必須去處理,我這次回來也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辦,然後才順道來看你們的,等我見到靈兒她們以後,我便會再次回去。」

經過幾番勸阻以後,穎兒才終於放開了手。

看著雲權漸行漸遠的背影,眼睛有些微微泛紅,他的父親落櫻山莊的打莊主來到,她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人吧,總有些事必須去做,孩子相信他未來不會辜負你的。」

靈兒點了點頭,「謝謝爹爹!」

雲權與北顧就這樣離開了凌雲宗。

「北顧,你去青龍觀一趟,一周以後我們神都大陸見面。」

雲權在北顧的耳旁小聲的說些什麼,然後北顧會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雲權便獨自一人來到了,靈兒他們所在的遺迹,因為雲權有邀請令所以很輕鬆的便進去了其中。

當雲權見到蛙祖以後,向他詢問靈兒與靈媗姐最近的狀況,不過他從蛙祖的口中得知,靈媗姐早些時日便離開了這裡,從此就再也沒有回來。

雲權聽后擔心道:「那你可知道她去了什麼地方?」

蛙祖疑問道:「她不是回家了嗎?」

他看了看自己腰間的靈犀雙生玉,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不會去尋找自己了吧,雲權的心中突然冒出了這樣一種可能。

雲權開始慌了,外面的世界太,危險,如果她遭遇什麼不測怎麼辦?

想到這裡雲權不由的加快了腳步,來到靈兒的面前以後,將靈媗姐的情況告訴她以後,靈兒也有些擔憂,想要他一起去找,她也十分的擔心靈媗姐。

不過卻被蛙祖一口拒絕,也想讓她留在這裡,「靈兒,你放心靈媗姐一定會沒事的,你還是安心在這裡修鍊

吧!」

靈兒本想祈求蛙祖讓自己離開這裡,可是還沒等開口,雲權便已經離開了這裡。

雖然雲權對靈兒說靈媗姐一定不會有事,不過他自己卻非常的擔心,生怕靈媗姐會出什麼意外。

在這些武者的世界里,只要有實力就會無限放大武者的慾望。

而且現在神都大陸惡人盛行,如果靈媗姐真去了神都大陸,以靈媗姐的長相,是非常危險的。

雲權將靈犀雙生玉,放在自己的掌心感知著靈媗姐的具體方位。

不過那塊靈犀玉卻並沒有給雲權提供任何線索。

此刻雲權心急如焚,心神不定的向著邊界之門敢去,如果靈媗姐在九州大陸還好,但,如果在神都大陸的花,那將是四面楚歌。

經過極樂的全速前進,很快雲權便回到了神都大陸,又試著感知了一下。

可還是沒有任何回應,這讓雲權有些慌了。

雲權沒有急著尋找,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手中的那塊吊墜上面。

畢竟神都那麼大,要漫無目的的尋找一個人那可絕非一件易事。

於是他手中的靈犀雙生玉,便成了找尋靈媗姐的關鍵,雲權開始有些懷疑當初靈媗姐黑自己講述的那個關於靈犀雙生的故事是否是真的。

接著他便運用雲海洞悉術,觀察了一下,裡面的構造看看是否有什麼奇特之處。

這一觀察,雲權真就還在其中,發現了端倪,這可潤白色玉石的中心竟然有些一顆微粒狀的東西。

他的質地已經樣貌雲權都認不出它是什麼東西,不過雲權卻隱隱的在它的上面感受到了靈力的波動,這顆粒如果是雜物的話怎麼會有靈力波動呢?

這塊玉墜真有可能與靈媗姐說得那樣,能讓相隔千里里愛人,找到彼此。

難打想要這石頭回應還需要特順的條件嗎?

雲權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怎樣才能讓它發揮作用,讓我感受到靈媗姐的具體位置。

他用了很多的方法,在心裡一直默念的靈媗姐的名字,心裡一直想著靈媗姐的樣子。

難道是自己的愛還不夠嗎?雲權感到詫異,越耽擱心中就越擔心靈媗姐會遭遇不測。

雲權接著將自己的鮮血滴在了那顆玉石上,「靈犀玉啊!如果你們感受得到我對靈媗姐的那片赤誠之心,請給我點指示吧!求求你了,我心中真的很擔心靈媗姐。」

(本章完) 蘇雲初突然的厲聲,讓一眾人才覺得原先這看似溫柔女子的女子,其實也是有著一面狠厲之色的。

只得訕訕退開。

只是口中卻還是咕噥道,「哼,做出這種事情,還害怕被別人說嗎?」

蘇雲初只淡淡看了一眼還在開口的人,不再多說,卻是轉身向那雲客居的掌柜道,「掌柜的,麻煩你差遣酒樓中的夥計去給我準備一輛馬車。」

那掌柜的聽了,看著蘇雲初沉重的面色只應了一聲,「唉,唉,好。」

說著,只往那半開的房間裡邊看了一眼,便不再多說,自是離開了。

外邊已經沒有了圍觀的人,蘇雲初這才走進去。

裡邊的蘇藝煙只顧著坐在那軟榻之上哭著,退下的衣衫也沒有完全穿好,卻是顯得有些凌亂,

而呂路已經穿好衣裳,只是春潮未退的臉色,再看進來的蘇雲初的時候,只恨得咬牙切齒,「蘇雲初!你!」

蘇雲初瞥了他一眼,「我什麼我,呂公子做出這種事情,還是好好想著,回去,呂府該如何給致遠侯府一個交代吧!」

蘇藝煙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完好的蘇雲初,也會吼著嗓子對她大吼,「蘇雲初,都怪你!你給我出去,滾出去。」

蘇雲初卻是腳步不頓,反而是淡淡開口,「二姐還是不要如此大聲的好,免得外邊剛剛被遣散的人,又回來了。」

蘇藝煙一聽這話,卻是慌了,也不見了對蘇雲初的大吼。

呂路冷冷看著一邊的兩人,依舊是靠坐了一旁的椅子之上,渾身的虛弱感還是沒有消失,冷哼了一聲,「能需要什麼交代,她不就是你們侯府一個小小的庶女,連給爺我做妾都不配。何況,先前,我看她可是享受得很,嫻熟得很,猛烈得很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