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雲梓墨一路疑惑,走回自己房間。

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發現文尹帶領著一些弟子正在搜查自己的房間。

焱烈就站在一旁。

文尹見到雲梓墨,不好意思的走過來,歉意的說道,「梓墨,我……我這也是……」

見文尹一臉歉意的樣子,雲梓墨也沒有怪罪之意,「我知道文尹,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儘管查吧」

見雲梓墨理解,文尹算是放心下來。

雲梓墨看了一眼焱烈,便知道一定是他故意帶著文尹先來搜查她的房間。

這個焱烈,真是無時無刻的針對自己。

她瞥了焱烈一眼,胳膊抱在胸前,一副不怕的模樣。

見雲梓墨這副不屑的樣子,焱烈心中燃起一團怒氣,沖著搜查的弟子怒吼,「給我搜仔細一點!」

雲梓墨狠狠瞥了一眼焱烈。

若不是不想讓文尹為難的話,她現在就把這群人給趕出去了,還容得著焱烈在她眼前囂張。

沒有任何證據,誰敢搜查她的房間。

「焱烈長老,我在房間內找到了這本書」,一個弟子手裡拿著兩本書匆匆趕來。

焱烈眸光一亮,匆忙接過書。

那樣子像是多想要治雲梓墨的罪一樣。

文尹聽到,臉上布上不相信的神色,急忙走過去查看。

「這兩本是梓墨在書閣內借的,在書閣的登記冊上都有記錄,不是丟的那本書」

聽到這話,焱烈失望下來,隨手便將手扔給了文尹。

「焱烈長老,弟子也找到了一本書」,另一弟子手裡拿著一本書匆匆走來。

雲梓墨盯著那弟子手裡拿著的那本書,心中大嘆糟糕。

那本書不會是鈴桓長老給她的那本吧?當時她正在房間內研究那本書,因為被鈴桓匆匆叫去他的房間,所以還沒來得及收起來。

那本書不是書閣內的,可是也不知來歷,陌冷容曾叮囑過她不要將這本書給任何人看,現在……雖不知道是什麼後果,可是雲梓墨也擔心。

焱烈接過那本書,翻閱查看,越看,眉頭越是皺的更緊。

「文尹,你看看是不是這本書?」,焱烈將書給了文尹。

「嗯?」,雲梓墨心中疑惑焱烈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文尹接過那本書,翻閱起來,越來,臉色越加凝重,「這……」,抬頭望向焱烈的眸子帶著驚訝還有不相信,隨後這種視線又落在雲梓墨身上。

雲梓墨疑惑,文尹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我問你到底是不是!」,見文尹驚得許久都沒說話,焱烈著急了。

「這這……」,文尹突然變得口齒,「的確……是這本書」

焱烈臉上露出一抹佞笑,轉眼望向雲梓墨,本以為這次終於抓住了她的把柄,她該害怕了,可是卻看到一個淡定站在那裡,輕皺眉頭,一副思慮樣子的她。 第三十二節萬劍門的託付求收藏求點就求推薦

洛小天御刀在樹林上空飛行,心情大好,一時片刻之間有點不想回去,於是便御刀來到山澗,想去洗洗身上的血垢。

密林深處有一個溪譚,看似水很清澈,洛小天收起亮銀刀,一個孟子扎進了水裏,仰着頭靜靜地飄在水面上。小天發現這裏環境不錯,林子裏鳥語花香,此刻的小天是格外的寧靜安詳。

靈小紫忽的從戒指裏鑽了出來,跑出水面,興高采烈的想跟小天講話,剛想開口卻突然臉色一變,嘟嘟都說道:“你這壞小子,洗澡也不說一聲就算了,還光着屁股洗澡!人家可還是個小姑娘!”

洛小天聽她說完就愣着,張着大嘴半晌說不出話來,小天心想,這靈小紫是個小姑娘,那我的亮銀刀是。。?片刻之後小天搖了搖頭,暗罵自己腦子裏想的都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靈小紫,你都說你是小姑娘了,現在我這個大男人在這裏洗澡,你怎麼還盯着我看啊?”洛小天笑着說道。

靈小紫微微一笑對着小天說道:“反正都被我看光了,你也就那樣,也沒什麼奇怪的,不過畢竟男女有別,你下次光屁股之前最好事先說一聲!”

洛小天聽完差點被她氣暈,想了一想隨即說道:“靈小紫,你什麼時候才能變成人形啊?我很想看看你長的是什麼樣呢!”

靈小紫聽完似乎有點害羞,吞着聲說道:“我們鴻蒙紫氣都是女媧的後代,當年媽媽將我們的真身都煉化成了補天石,後來她也將她自己煉化成了天晶劍,不過我們的元神都還在!只是想要恢復真身。。我就要靠你了!”

洛小天被靈小紫說的有點糊塗,接着問道:“我怎麼才能幫你恢復真身?”

“首先我要召喚出我的紫色天雷獸,然後我要破開虛空,去鴻蒙宇宙三千世界之外,找一個叫池陀的道長,再用他的斷光劍讓時空逆轉,讓我回到混沌初開之前,我好跟我媽媽去要回我的真身!”靈小紫兇巴巴地說道,後來想了想又接着說道:“或者你能夠幫我找到混沌種子,那樣的話,我也能涅槃重生!然後你就可以見到我了!"

洛小天聽着頭大,於是對着靈小紫笑着說:“我看你現在這樣也挺好的,你看你要是沒什麼事,你就先去睡一會兒,聽話啊!”

靈小紫聽完就把洛小天整個捲起拋到空中。洛小天重重落下後正想對着靈小紫發火,卻看到靈小紫把那翻天印丟了出來,對着自己說道:“我就知道你是個壞小子,我現在不跟你計較,不過你以後也別來求我!這個翻天印裏面的禁制太多,我只能解開一半,你就將就着用用!”靈小紫說完就鑽進了小天的識海消失不見。

洛小天心想自己真是倒黴,葉小雨就已經夠悍了,這靈小紫比起小雨來那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此刻,洛小天想起了沐黑的黃色蓮心,就隨即把它取了出來,發現蓮心上面的黑氣已經消散,剩下的只是陣陣金茫。

把黃色的蓮心抓在了手間,洛小天感覺到有一股勃勃的生機從蓮心裏面透出,同時還散發了一片強烈的衝擊波,將水潭的空氣向四面急速排擠,發出了陣陣的爆空巨響。

此刻,小天的神識突然發現,林子裏有無數的劍氣正急速向着自己刺來,他來不及多想,一個縱越就跳出了水面,並快速穿好了衣服。

無數的劍氣穿入水潭,濺起了萬道水花,同時一個踏劍老者就突然出現在了這水潭上空。“沐黑死了?”那老者說起。

洛小天嚇了一跳,隨即有點火大:“你沒看見小爺在洗澡啊?打壞了小爺,你賠得起嗎?”

那老者一愣,片刻之後說道:“老夫以爲你是沐黑,所以就。。。你是不是拿了沐黑的金色心蓮?”

“什麼拿的?那是我的戰利品!”小天牛叉地說道。

老者又是一愣,隨即微笑着說道:“後生可畏!老夫是來自千葉小世界的臨道一,敢問小英雄是。。?

洛小天心想這個老傢伙既然想殺沐黑,那說明這個老頭人還不錯,隨即說道:“我是洛刀門的洛小五,,在下武功平平,修爲一般!”

“呵呵,你不用以爲我老了就好糊弄,你雖然年輕,但你卻是已經轉化了真元的地仙,既然你能殺的了沐黑,那你的修爲也絕對不在老夫之下,老夫現在想與你做個交易,你幫我殺了天道門的柯木坦,我就將我的藍色心蓮送給你!”臨到一說完就取出了一顆海藍色的心蓮,那藍色心蓮渾身閃着深藍色的光茫,和小天手中的金黃色蓮心同時發生共鳴,似乎想要合體。

正當小天看的入神,那臨道一開口說道:“心蓮一共有五顆,分別是紅玉,藍玉,金玉,青玉,黃玉,只要齊集五顆就可以煉化小世界,當日老夫追殺柯木坦,路過這深林發現沐黑身上竟然有黃玉心蓮,於是便和他打了起來,後來我被他的四面魔魂鍾所傷,不過他也好不到哪裏去!這心蓮可是無價之寶,你如果割下柯木坦的人頭給我,我便將這藍玉心蓮送你,你看怎樣?”

洛小天聽唐一鳴說起過,這柯木坦可是天道門的人,修爲已經是地仙之首,自己不一定打得過他,況且這心蓮雖說是無價之寶,但自己似乎不太需要,於是對着老頭說道:“我對你的東西不感興趣,再說我也沒那個閒工夫去幫你殺人。”說完轉身便走。

老頭呵呵一笑說道:“年輕人,混沌種子就在我們千葉世界,你不想去找嗎?"

洛小天嚇了一跳,他知道剛纔自己和靈小紫講的話這個老頭全都聽到了,於是說道:“我是想去找那混沌鍾子,不過我怎麼知道你沒有騙我?”

那臨道一聽完,從手中取出了一面透明的青光鏡,用手在鏡面一揮,鏡面上出現了一青色仙葉瓶,瓶裏似乎有水,水裏正有一顆綠油油的種子,小天正想上前看仔細,那老者就突然收回了青光鏡。

“這混沌種子就在千葉世界的冥海中,你幫我殺了柯木坦,我就帶你去千葉世界,幫你一起去找!”臨道一說道。

此刻,洛小天的心裏一直在想,那顆混沌種子會不會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這千葉世界的寶貝肯定有不少,說不定還能找到靈石!於是說道:“你爲什麼要殺柯木坦?”

臨道一笑着說道:“告訴你也無妨,當年我萬劍門和華夏一號長有過約定,只要天道門的人敢擅自出入小世界,那我萬劍門,就要將那膽敢擅自出入小世界的人除去,不管他是柯木坦,還是公孫流雲!”

洛小天知道國安局的人也正在盯着天道門,既然是爲國家出力,那自己何樂而不爲!

“你說吧,怎樣才能殺了柯木坦,我估計我還不是他的對手!”小天說道。

臨道一微微一笑,取出了一顆黑色的短劍交給了洛小天說道:“你只要將他打成重傷,再放出這黑蜂刺,就能射殺他的元神!”

臨道一說完又取出了一張符篆,交給洛小天。說事成之後讓小天拿着它去武夷山的穿石洞,用這張符篆破空後就能見到他。說完後那臨道一就御劍飛走消失不見。

洛小天接過了符篆,心裏總是感覺怪怪的,不過他也不成多想,很快就御刀而去。。。

今日二更下集【九江口救美】敬請關注!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 縹緲的銀河,印在夜空中,展現出一幅星空圖。一少年立於稻田裏,此時已入秋,帶着微微涼風,吹拂在少年身上,揚起少年蓬亂的秀髮,拂起他略顯寬大的衣裳。

風漸漸的大了,吹起田埂中的雜草,從少年身旁掠過,空氣中夾雜着田埂中特有泥巴,氣味,少年面無表情,仰天望着被雲層遮擋的那輪彎月,

“望,望,望,又有什麼用呢?”少年喃喃自語,臉上夾着一絲苦笑的意味。

隨後仰天往後一倒,倒在了田埂裏,目光依舊凝聚在夜空中那輪彎月上,至少此時此刻他能感覺到安靜,感覺到一絲淒涼,縱使他不在乎別人怎麼說,不在乎師傅怎麼看。想到這,少年默默的留下淚,不是因爲困苦,不是因爲難受,難道只是因景生情?他只是個孩子,孩子就該天真無邪,快樂的成長,至少他沒有感受到那麼一絲。

少年站起身,拍拍身子,拔起田埂上的木劍,向着一處深山揚長而去。

“應該就是這裏吧。”少年望着洞口。

正欲探入洞內,一聲浩瀚的哄聲響起,洞內傳出強烈的震風,然後奔出一頭巨大的,灰棕熊,與少年面對面對峙着。

“你就是傳說中的灰棕熊吧,聽師兄說,把你幹掉,我就能夠證明自己,提升實力,而且爲民除害,準備好受死了麼?”

少年大喜道。

雖然這麼說着,但他雙腿還是有點顫抖着。

一聲震天怒嘯響起,少年立即後悔了,或許不該這麼囂吧,惹毛了這乖乖,心裏莫名的打起了退堂鼓,

“熊爸爸,我錯了,我這就走,這就走。”

少年謅媚道。

灰棕熊猩紅的雙目中滲透着寒芒,猛的向少年撲來,少年躲閃不及,只得架起木劍防身,

“咔嚓”木劍斷了。

“我的木劍,你竟然弄斷了我的木劍,我要替他報仇,吃我一招,木劍之怒之拳,哈!”

少年憤怒的揮出一拳,

“咔嚓”骨折了。

少年滿臉笑意,臉頰上淌着兩行熱淚,所謂欲笑有淚,疼痛從手臂傳來,灰宗熊揮動熊掌,把少年拍出18米遠,然後猛地衝向18米遠處的少年,在接上一連突擊,少年從山洞被灰宗熊2連擊出山腰,向着山腳墜落而去,

“呵,真是窩囊!”少年在空中緩緩的閉上了雙目,沒有做多餘的反抗掙扎,任憑自由落體,這一世,就這樣吧,努力有什麼用,總是說努力就能超越,總是說每個人的才能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我明明已經很努力了啊,明明已經竭盡全力了啊,不甘和絕望縈繞在少年心頭,令他幾欲窒息,這感覺還真有些愜意,他也曾幻想過,有那麼一束光也好,有那麼一個人也好,多看他一眼,也好啊。

一聲震天長嘯再次傳來,灰宗熊騰空而來,熊掌迎空擊來,少年

猛的睜開雙目,眼瞳中盡是血絲,

“安靜點會死是麼!”

少年左手抓住熊臂,骨折的右手猛的伸出扣住熊脖子,腰部使勁全力翻身,倚在熊身上,從空中把熊往地上扣,灰宗熊揮動四肢,拼命掙脫那股令他畏懼的死亡之力,然而,無論如何都掙脫不開,它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起恐懼,來至它的靈性。

“碰”,隨着一聲悶響,少年與熊落地,隨後少年揮起左手,圇圓了拳頭,猛地對灰棕熊頭部猛砸,一拳,兩圈,三圈……

“你欠我的!”隨着少年一聲爆呵,猛的一拳落在了灰宗熊的頭上,獻血飛濺,灰宗熊眼瞳中失去了還有的光澤,漸漸地趨於暗淡。

少年看着靈性消散的熊,放鬆般從熊身上滾落,怦然倒地,身上衣裳早已零零散散,似乎隨便一扯便會七零八落,右手的行動因骨折加上拼命的程度,差不多已經廢了,左手已經血肉模糊,見得到拳頭上的森森白骨,儘管如此,它勝利了,然而這幾乎用性命換來的勝利,令他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經過剛纔的一場大戰,他累了,意識漸漸的模糊,最終完全失去了意識。

一間簡陋的竹屋之內,少年緩緩睜開雙目,想起身一探究竟,奈何全身痠痛,如何都起不了身,只得作罷,遂聞道一股蘭花氣味,然後見一女子從門而入,入眼便覺清秀輕鬆。

“醒了?”女子來到牀邊開口道。

“這裏是哪裏?”少年問道。

“我房間。”女子回答道。

“你房間在哪裏?”少年問道。

“我房間在……”女子支吾了半響。

“你是誰?”女子轉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