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雲天自然第一時間來到地下停車場,將那臺價值千萬的勞斯萊斯開到了大堂門口。

帶着兩個祕書的她,直接鑽入車子。

雲天也按照那女祕書安排的要求,駛向了目的地。

一路之上,後面發生了什麼雲天當然不會知道了。

按照要求,來到了一個政府大院,那女總裁立刻帶着祕書進入到了大樓之中。

而云天自然要去停車場等待,雖然餓着肚子,但起碼不用坐在那辦公室裏,也算是非常好的事情。

將車子停好之後,雲天鎖上車,此時除了他之外,還有幾臺豪車停在那裏。

“你的勝天集團的新司機?”

這幾臺豪車的司機明顯都認識。

看着車牌,他們一眼就認出了車子歸屬的公司。

“是啊,今天剛來上班!”

雲天點了點頭,同時四處望了望,看看有沒有小賣店之類的。

“兄弟,沒吃午飯吧?”

一個司機走了過來,一臉惋惜的遞過根菸卷。

“你怎麼知道?”

接過香菸的雲天,疑惑的看着圍過來的幾個司機。

“當然知道了,算上這次,我都遇到七個新司機了,都是一樣!”

說話的司機苦笑着嘆了口氣,七個人都和雲天一樣,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從這些職業司機的口中雲天才得知,這女總裁的變態之處。

她最大的愛好就是折磨身邊人,尤其是司機,更是更換率非常快的人了。

據傳說,她非常的看不起男人,還有人說她的一個同性戀。

反正不管怎麼說,這職位到現在位置,就沒有人乾的過半個月的。

各種刁蠻任性以及變態的折磨,就連她身邊的祕書們也都學會了。

所以背後這些司機們都管那裏叫盤絲洞。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聽完了這些人的講述,雲天不由的嘆了口氣。

他就說不遠千里把自己送到這裏做司機,就沒有那麼簡單吧。

原來是有這麼一個變態等着他呢,這紀勇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不是存心整他嘛,用不用這麼狠啊。

“拿着吃吧,趕緊換個工作吧!”

一個司機從車裏拿出一盒餅乾遞給雲天。

現在這職場難熬,可誰都不願意去勝天集團應聘司機。

https://ptt9.com/4652/ 但畢竟這是百萬人居住的大城市,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個陷阱的。

所以走馬燈一般的輪換下,這職位依舊是很多人羨慕的。

“謝謝了!”

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雲天也只能無奈的嘆氣。

怪不得第一天就這樣的對待自己。

看樣子紀勇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忍耐力有多好。

雲天咬了咬牙,他纔不會輕易的就被折磨呢。

不就一個月嘛,咬咬牙就過去了。

他就不信這世界上還有他無法完成的任務。

政府的會議一直持續到很晚,所以開完之後,直接去往酒店晚宴。

十多桌的宴會廳裏,那勝天女總裁蔣勝男依舊是落落大方。

身邊的六個女祕書也是各展所長,往來穿梭下,也是好不得體。

倒是雲天只能蹲在廚房外吃着盒飯,沒辦法,他只是司機,根本沒有身份參加這樣的宴會。

好在,雲天也不在乎這些,最起碼能吃東西了。

這第一天到公司的驚喜還真夠特殊,看樣子,平日裏的打工族們,生活也很艱辛。

宴會結束,雲天把車子又一次開到了大堂外,將蔣勝男一行人拉上。

現在他還沒有下班,直接開車向着市內最有名的大富豪駛去。

“把車停好,一起上去吧!”

沒想到,當來到那座仿歐式建築風格的夜總會前時,下了車子的蔣勝男對着雲天說道。

“要不我就在樓下等好了!”

雲天一愣,有了今天下午的忠告,雲天可是十分小心。

本能的搖了搖頭,想要拒絕。

“你是不是給臉不要臉,蔣總讓你來是給你臉,不想幹直說!”

不等蔣勝男說話,一旁的女祕書已經開口了。

口氣冰冷的她,狠狠的瞪了雲天一眼。

“我不是這個意思,那我停好車就去!”

開除雲天並不怕,反正在這就沒有人把他當人。

可是現在是任務,雲天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立刻啓動車子,向着停車場駛去。

停下車子,雲天皺了皺眉,硬着頭皮向着那五光十色的大富豪走去。

此時夜幕降臨,大富豪燈火輝煌。

往來的都是一些豪車,而門口更是有兩排身穿旗袍的禮儀小姐迎接。

當雲天從停車場走回來的時候,蔣勝男她們已經走進了大堂之中。

等在那裏的錢總叼着雪茄,一臉微笑的攀談着。

“磨磨蹭蹭的,就不知道快點嗎?”

看着雲天走進來,一個女祕書狠狠的瞪了她。

現在雲天只能不去理會這狗仗人勢的女祕書們。

“大小姐,一切都準備好了,裏面請吧!”

錢總當然不會理會這所謂的司機,一臉壞笑的對着蔣勝男說道。

宴會上喝了點酒,蔣勝男現在小臉紅撲撲的。

那一臉微笑的她,頗有一點千嬌百媚的模樣。

身穿連衣裙的她頭髮就這樣散落着,不怎麼說話的神態盡顯溫柔。

雲天就有些鬧不明白了,爲什麼蔣勝男要來這夜總會呢。

這裏不是男人消費取樂的場合嗎,難道說這蔣勝男真的如外面所說,是一個喜歡女人的蕾絲嗎。 當那包廂的門打開之後,裏面的一切讓雲天頓時愣住了。

除了奢華的裝修以及熒幕之外,最讓雲天震撼的就是,在裏面竟然有七八個男人。

這些男人,一個個身材健碩,隔着衣服都可以看得出肌肉。

而且面容也都不錯,年齡也都二十多歲,一見到包廂門打開,他們紛紛站起身來。

“蔣總好!”

十多個男人站成一排,畢恭畢敬的對着走進來的蔣勝男她們喊道。

“蔣總,那你就慢慢玩了,如果有事情,隨時叫我!”

一臉壞笑的錢總站在滿口,對着她們笑了笑。

同時又打量了一下站在那裏有些發矇的雲天。

包廂的門緩緩關上,雲天看着那些男人紛紛走向那幾個女祕書和蔣勝男。

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世界怎麼變化的這麼快。

包廂之中,那昏暗的燈光下配合着煩躁的隱約。

依偎在那些女人懷中的男人們,一個個做出的表情真是讓雲天無法相信。

老老實實坐在角落中的雲天,恨不得現在就離開這裏。

一再忍耐之下的他,反覆提醒自己,爲了任務。

“喂,跳舞啊!”

坐在那裏的蔣勝男,此時好似換了一個人一樣。

對着圍在她身邊的男子呼來喝去,簡直就是女王一般。

“好的,蔣總!”

那被呵斥的男人,也不氣惱,反倒是站起身來一臉嬌媚的說道。

同時走上那包廂角落的舞臺,抓着鋼管不管的扭動着身體。

“脫衣服啊!給我脫啊!”

看着那陣陣作嘔的表情,雲天真是快要吐了。

可蔣勝男反倒敲着二郎腿,從隨身的包裏抓出一沓人民幣。

紅紅的鈔票被她隨意的揮灑,這些錢在她手中如同紙一樣。

幾個男人立刻站起身來,加入了那羣魔亂舞的行列之中。

“喂,傻看着幹什麼?你也跳舞啊!”

歌舞聲中,那些男人一個個的開始脫衣服。

露出性感線條肌肉的他們還不忘擠眉弄眼一下。

就在這時,蔣勝男轉過臉來,看着坐在角落中的雲天。

“不用了!”

雲天一直低着頭,不想說話的他,不明白蔣勝男爲什麼要讓他來這裏。

沒想到,自己的拒絕,並沒有讓蔣勝男放棄。

拎着一個啤酒瓶子的她,直接走到了雲天的面前。

“怎麼?看不起他們嗎?”

拎着酒瓶的蔣勝男一臉冷笑的坐在了雲天對面的桌子上。

ωwш⊕тт kǎn⊕¢O

“沒有!”

雲天依舊搖頭,但是很明顯,他確實看不起這些男人。

有手有腳的他們爲什麼要這樣,身爲一個鐵錚錚的漢子,他懶得理會他們。

“沒有就對了,他們拿着我的錢逗我樂,你不也是拿着我的錢嗎?”

蔣勝男放聲大笑,而她的話猶如一根針一般,刺入了雲天的心中。

“蔣總,我是司機,憑本事吃飯,和他們恐怕不一樣吧!”

這番羞辱,讓雲天如何再忍下去呢。

豪門佳妻 擡起頭來的他,迎着蔣勝男的目光。

這女人很明顯就是藉機會羞辱自己的。

“有什麼不一樣,都是拿着我的錢,來,脫一件衣服,我賞你一萬塊!”

蔣勝男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拿着錢,對着雲天晃了晃。

“蔣總,我來是給你開車的,不是來跳舞的!”

看着那錢在雲天的面前晃悠,雲天是那麼的厭惡。

看着蔣勝男,心中的怒火越發的濃烈。

相對於潘瑤,蔣勝男的勝天公司恐怕真是九牛一毛。

在這個二線城市呼風喚雨,如果在一流城市的話,她什麼都不算。

即便是這樣,潘瑤連一口硬話都沒有和雲天說過,這種心理反差,讓雲天如鯁在喉。

“裝什麼裝?你一個月的工資都比不上他們脫一件衣服!”

蔣勝男看着雲天,一臉冷笑的說道。

同時一揮手,那一萬塊錢就砸在了雲天的臉上。

“蔣總,即便是這樣,我寧可穿着衣服!”

被錢砸臉,這絕對是雲天第一次遇到。

當初五千萬的酬勞,他連眼睛都沒有眨過就拒絕了。

區區一萬塊錢,又怎麼可能讓他放得下面子。

“好啊,一萬不夠是不是,小玲,把錢給我拿來!”

看着雲天那憤怒的模樣,蔣勝男越發的覺得過癮了。

對着一旁的女祕書開口,很快那叫做小玲的祕書就拿過了一個包。

“兩萬,脫!”

又是一沓錢甩在雲天的臉上,蔣勝男一臉冷笑的看着雲天。

“蔣總,請自重!”

錢打在臉上,雲天的心卻生疼。

緊握着拳頭的他,第一次被人如此羞辱。

“不夠是吧?來,三萬!脫!”

又是一沓錢打在雲天的臉上,燈光下的蔣勝男笑的是那麼的開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