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難道,他是諸葛荀?

血婆婆十分不解。

諸葛荀可是一位大乘期中期境界的強者,林天成既然已經被趕出中都學院,那他就不是中都學院的弟子了。

那諸葛荀為何還要救林天成?

難道又是林天成這小子在作怪?

「撤,快撤」如果真的是諸葛荀的話,那血婆婆根本沒有勝算。

死拼到底,說不定還會死在這個神秘人的手裏。

見血婆婆帶着十名血族弟子走遠之後,林天成這才朝着神秘人拱手道,「多謝院長出手相救!」

諸葛荀的神情微微一愣,無奈的解下了頭套,「看樣子你早就知道我是誰了,這麼說你小子已經算到我會來救你了?」

林天成當然不希望諸葛荀知道自己是在設計利用他逼退血族人。

連忙搖了搖頭道,「能夠打敗血婆婆的人,在整個中都東城區也是屈指可數!」

院長的心頭微微的一緊,看了一眼攥在手心的黑色頭套,「聽你這麼一說,那這東西豈不是多餘的了!」

諸葛荀其實並不想讓血婆婆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不然,那就是擺明了要和血族作對。

可聽林天成這麼一分析,句句在理,血婆婆很有可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是自己疏忽了。

那他帶上這黑色頭套,簡直就是在掩耳盜鈴。

「算了,先不說這些了。天成,我此次前來是想讓你回我們中都學院的。」

林天成搖了搖頭,面露感激之情的沖着院長再次拱了拱手,「多謝院長的好意,不過天成做了錯事,已被逐出中都學院了,實在不好再回去。」

院長知道林天成這是在故意說氣話,「你放心,只要你肯回到中都學院,那件事情我自然會幫你擺平。」

「不不不,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趕了,看樣子中都學院確實不適合我。」林天成有些失望的看着院長。

見林天成這失望的表情,院長的心裏有一絲不安。

林天成這小子擁有極為玄妙的祖傳功法,能夠幫助修真弟子在短時間內改變體質,並且提升實力。

這樣的人才若是不能夠把他留在中都學院,那將會是整個中都學院的損失。

「天成,你要相信我,這一切都是李執教善做主張,只要你願意跟我回去,我馬上就卸了他的職務,讓他給你賠禮道歉。」

林天成不傻,李執教不過是一個執教,肯定是院長默許了,不然他怎麼敢獨斷專行。

「院長你也知道,我得罪了寧仇天,今天要不是你出面,我很有可能已經死在了血婆婆的手裏。能夠留在中都學院對我來說自然是最好的,不過,你也知道,以我的能力即便是拜在黃金級勢力的門下,他們也會收的。」

林天成說出了實話,他不想被中都學院趕來趕去。

同時,他想讓中都學院與自己一同面對血族。

他可以提升自己的實力來對付寧仇天,但是要對抗整個血族的話,以他一個人的實力根本辦不到。

如果能夠拉上中都學院,林天成將會有很大的勝算。

院長當然也知道林天成所說不假。

而且,方子茹已經說了,如果中都學院保不住林天成的話,那她火神教來保。

火神教可是如假包換的傳奇級勢力,那可比林天成說的黃金級實力強大的不是一星半點。

所以說,林天成真要想活下來,並不一定要依靠他中都學院。

可林天成對於中都學院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

中都學院本身就是一個培養修真弟子的地方,若是林天成願意將他的祖傳功法教給大家,到那個時候,中都學院可就相當不得了了。

當然,他也不奢求林天成會教出這種玄妙的祖傳功法,林天成能夠幫他培養一些修真弟子,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我明白你的處境,但是,我中都學院畢竟是中立勢力,若是站邊的話,恐怕……」院長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院長知道,林天成幫助五大聯盟對付血族根本沒有任何過錯。

不然,當初他也不會出手幫林天成和張秋月當着寧仇天的面殺掉冷麵。

…… 徐氏家族每年都會為孩子開放一次劍冢,年紀到了十歲的孩子,都可以去劍冢選劍,選到的劍,一般會用一輩子,不過,徐氏劍冢之中都是神器,無需擔心劍不夠強大,簡直是童叟無欺。

徐錦今年剛好十歲,但是他非常不願意去選劍,因為選了劍就意味著以後就必須天天練劍,那就沒有什麼時間玩了,他才不要,他徐錦還是一個孩子,還要快樂的玩耍呢。

「徐錦,你下來,族長讓我帶你去選劍!」

「略略略!才不要!」

徐錦沖著樹下的孩子,徐石,坐著鬼臉,徐石的年齡和他一樣,正好也是選劍的年齡,族長讓他來叫徐錦是有原因的,首先,徐石是徐錦很好的玩伴。

其次,徐石年紀雖小,但是十分冷靜,是家族中少有的天才,自然實力比徐錦強。

被徐錦做了鬼臉,徐石自然不開心,對著前面的大樹就是一拳。

「哇哇!你幹什麼!很危險的!」

徐錦在亂晃的樹上大叫,腳下一個不穩,掉了下去,在下面的徐石伸出手,直接拽住了他的腳,辛虧徐石比徐錦稍微高了一點點,沒有讓他摔倒地上。

「老實的跟我去,就不危險了。」

「去劍冢很無聊的。」

徐錦從徐石的手中掙脫,不過他沒有再跑了,都被抓住了,還跑做什麼啊。

徐錦吹著口哨,手扶著後腦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劍冢前已經聚集了很多家族中的孩子,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十歲,還有一些稍大的,那些都不是第一次進入劍冢了,他們幾乎每年都會進入劍冢,不過,每年都沒有被任何劍看上。

家族中沒有硬性的要求,哪怕你八十年都沒有被劍選上,你第八十一年依舊可以來,這叫人性化。

「呲呲,別睡了,到劍冢了。」

「哈~你現在著急了,之前不是不願意來?」

徐錦的旁邊出現一個打哈欠的青年,不過,這個青年只有徐錦可以看到,其他人都看不到,那就是劍神的劍靈,藏鋒。

「你在那裡自言自語什麼,又想跑嗎?」

徐石十分不滿,都到門口了,徐錦要是還跑,他就真的要打這傢伙一頓了。

「不跑不跑,小石頭你怎麼不信我啊。」

「你!」

徐石漲紅著臉,抓著徐錦的衣領,高舉拳頭就要打徐錦,小石頭是他的小名,也是徐石最不喜歡被叫的名字。要不是徐錦是他好友,他這高舉的拳頭還真打下去了。

逃過一劫的徐錦送了一口氣,真刺激,下次還叫。

「你這小傢伙真是沒救了。」

藏鋒看著壞笑的徐錦,不由得感嘆,但,他不正是因為徐錦這個孩子有意思,才跟著徐錦的嗎?

「既然所有人都到了,那麼就打開劍冢吧!」

隨著族長的一聲令下,兩個健壯的青年將劍冢的大門打開,頓時一股股陰風從劍冢之中吹出來,在場的少年們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說到底劍冢也就是墳地,有點陰風很正常。

選劍的少年開始走進劍冢,裡面十分巨大,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一樣,一眼望去全都是劍和小土丘。有的少年剛進入劍冢就有劍感應到他,認他做主。

這算是家族中的天才,眾人看著得到劍后出去的子嗣,都羨慕不已,那些多次不得劍的更是羨慕。

「小石也來啦,快去快去,相信你一定可以拔出劍神的劍。」

「多謝族長爺爺。」

徐石十分有禮貌的作了個揖,族長高興的捋了捋鬍子,徐石是家族中新一代天才之一,小小年紀就已經力大無窮,學習劍術更是有如神速。

「小錦啊……隨便拿把劍吧。」

徐錦就不一樣了,他成天無所事事,也沒有什麼出眾的表現,搗亂倒是挺行的,族長就不太看重徐錦。

「好的老頭子。」

徐錦一點也不給族長面子,一句老頭子氣的族長吹鬍子瞪眼,他倒是一溜煙跑了。

「唉,這孩子,真不像話。」

族長無奈的搖搖頭,明明徐石和徐錦是好友,兩人怎麼差這麼多呢,要是徐錦有徐石一半天才就好了。

「等等我!等等我!你跑那麼快乾什麼!」

徐錦追上徐石,在那裡喘著氣,徐石跑的真是太快了,一眨眼功夫就跑到了劍冢的中心,若不是藏鋒幫徐錦,他還真找不到徐石。

「前面的劍,都別人占著,不往後走,就沒有機會拔劍了。」

「哎呀,劍是你的就是你的,別人也搶不走,不是你的你想拿也拿不動啊。」

徐錦擺擺手,跟在徐石的後方,你拔一下,我拔一下,拔了半天,兩人都拔不出任何劍。

周圍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時間也快到了,如果再拔不出劍,恐怕今年就沒有機會了,早拔出劍,就能更早的獲得家族長老的青睞,跟著長老學習,以後會變得更強,得到更大的成就。

「藏鋒,沒時間了,這些劍好像不敢被我拔出來。」

「那是,你可是我選中的人,誰敢被拔出來,就在前方,那顆大樹下方就是我的本體。」

根據藏鋒的指示,徐石到了巨大的樹下,那把散發著淡紫色光芒的劍,被很多人拔過,但是沒有人能夠拔出來,畢竟是劍神的劍,哪有這麼容易被拔出來。

「用力啊!你這傢伙,我都同意你拔了,這把劍現在只是卡在石頭裡,你這都拔不出來,你是要氣死我嗎!」

藏鋒在旁邊氣的飄來飄去,他是沒想到,徐錦竟然弱雞到連卡在石頭裡面的劍都拔不出來。

「最後一刻鐘!所有人都出來吧,再不出來,就要被拉出來了啊!」

族長站在門口喊道,洪亮的聲音傳遍整個劍冢,徐錦倒是稍微慌了一下,這一慌,竟然讓他把藏鋒拔了出來。

「小傢伙,好樣的,好樣的。」

提著劍往回跑的時候,藏鋒不斷的誇獎著徐錦,劍神的劍將要重歸世間了,他自然很是興奮。

門口已經有很多弟子了,說實話,拿到劍的人不多,畢竟劍冢的劍都是很有名的劍,選人方面可是相當嚴格的。

徐錦幾乎是最後出來的,他手中紫色的藏鋒十分吸引人,哪怕沒有什麼經驗的人看到這把劍也覺得它很強大。

「那……那是!劍神的劍!」

族長坐不住了,他直接衝到了徐錦的面前,一把抓過藏鋒,仔細觀摩,和史書上記載的一摸一樣,通體紫色的劍,散發著強大無比的氣息,哪怕是不會任何劍法的人,擁有這把劍,輕輕揮擊一下,就可以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力量。

還有,這把劍,一旦認主,此生不變。

族長手中的藏鋒一陣震動后,回到了徐錦的手中,本來不看好的徐錦,竟然成了劍神神劍的繼承人,這無疑可以讓徐氏家族再放光彩。

面對手握藏鋒的徐錦,有的人是嫉妒,有的人是羨慕,他們圍住了徐錦,看著他手中的劍。

徐石緩慢的從劍冢之中走了出來,他的手中也握了一把劍,那把劍卻沒有任何光彩,甚至銹跡斑斑,他走路的時候劍上的鐵鏽都在往下掉。

徐石撿了一路,滿是繭子的手死死的攥住了鐵鏽,這是唯一一把認同他的劍,他不知道為什麼,只有這麼一把劍認同自己。

所有人都被徐錦吸引了,沒有人注意到徐石,唯獨族長看到了徐石,實際上一開始他就在留意徐石,他希望徐石也可以拿出來很強大的劍。

「小石……沒有關係,族長爺爺明年再讓你進來一次好不好。」

看著徐石手中沒有任何作用的銹劍,族長動了惻隱之心,畢竟他的天賦真的很高,如果因為一把銹劍而荒廢了,那豈不是太不值得了。理論上選到劍了不管是什麼樣的都不允許再次進入劍冢了,但是為了不荒廢徐石的天賦,族長決定讓他明年再進一次。

「不……我不會再來了,不會了……」

徐石有些失神,悄悄的離開了,看著徐石小小的卻十分陰沉的背影,族長很是擔憂,他知道徐石這小子自尊心挺強的,選劍這次應該會給他不小的打擊。

族長能給徐石的就是下一次選劍的機會,再多的就給不了了,就算徐石天賦再高,他也不能把家族的資源傾向徐石,畢竟家族中的子嗣還是很多的。

「你的好朋友好像出問題了。」

藏鋒在徐錦的耳邊提醒,享受別人追捧的徐錦猛然回過神,推開人堆,發現徐石已經不再這裡,但是他知道要去那裡找徐石。

「徐石……劍……我拔出了劍神的劍!你看!」

徐錦看著坐在樹上握著銹劍的徐石,腦子一抽把藏鋒舉了出來。

「看到了,我看到了。」

徐石十分不悅,直接從樹上跳了下去,他現在很煩徐錦,一點也不想見到徐錦。

「那個……」

「閉嘴!」

徐石一拳大在徐錦面前的大樹上,樹皮直接崩開,他的手也因為樹皮的堅硬而刮傷,鮮血從樹木的紋路流下。

徐錦是被嚇到了,他知道徐石是真的動怒了,看著離開的徐石,他終究是沒有膽量去追上去,藏鋒看著兩人,也不好說什麼,也許這就是小孩子的成長吧。

殊不知,這一次分開,兩人走上了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和他還是朋友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