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難怪法院的事說解決就解決了……

一件事情的解決,背後必定會有代價付出。

葉佳期沒想到是喬氏。

喬氏是喬斯年的心血啊,她看著他從接管喬氏開始,一步步將喬氏從低谷帶入輝煌。

她也見過他為喬氏徹夜不眠,不停地應酬、在各個城市、國家之間來回飛。

她見他為了喬氏付出過,惱過、怒過、興奮過,他待喬氏如生命。

怎麼就賣了……

但葉佳期想,他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他成熟、理智、聰明,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他不是混賬,更不是敗家子。

「阿傾,你看看喬天佑的兒子,跟他那個爹是一個貨色!」秦時恩眼睛里都是憤怒,他看著秦傾的照片,「根本就是個白眼狼!」

「唔……」葉佳期動了動身子,可是說不出話來。

易先生,你認錯人了! 喬斯年那些年為了喬氏的付出她都知道,他不是白眼狼。

「阿傾,你辛辛苦苦扶持的喬氏,被你所謂的兒子就這麼敗光了,賣了。心寒嗎?爸爸知道你在地下肯定很難受,爸爸今天會替你教訓所有該教訓的人。」

秦時恩的聲音里透著極大的憤怒,眼睛都被恨意燒紅了。

他抬起手,猛地又往葉佳期的雙腿打去。

葉佳期疼得快沒知覺了,膝蓋冰冰涼,跪到麻木。

可能秦時恩要把她打死……

大概是要血債血償,用她的命來償秦傾的命。

在清明節這一天,再合適不過。

「外公,喬爺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方藍還在替喬斯年說話。

「你別替他說話,他和這個小妖女是一路貨,把喬氏敗光,兩人躲到國外去逍遙自在,簡直不是人干出來的事!」秦時恩是憤怒到極點。

他一向都不待見喬斯年,如今,更是憤怒和惱火。 天空依然明亮,透著寒意,雪花從空中飄落下來,覆蓋周圍的事物,看起來白茫茫一片,將世界妝點成素色。

雲明被傳送到蘭家當中,站在偌大的傳送陣台上。

他站在上面,顯得很渺小,宛如浩海里的扁舟,隨時都可能被打翻。

雲明看著周圍的事物,不由得有些感嘆,心中掀起波瀾,覺得很震撼。

縱然只是看到蘭家的一角,但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蘭家的規模必然非常大,佔地遼闊。

一眼望去,雲明根本不能看到什麼建築,只有恢弘的山嶽,矗立在前方的天地間,其中靈氣升騰,瑞霞閃爍,伴隨祥瑞出現。

這些山嶽里散發出強盛的生機,還有恐怖的威壓,明顯是非常強大的存在,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輕鬆滅殺雲明,讓他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而且,雲明所感受到的東西,只是很小一部分而已,還有更加恐怖的存在是他所不能感應到的。

他現在終於深刻意識到,像蘭家這種龐然大物,底蘊是多麼雄厚,遠超他能夠想象到的。

蘭家族人生活的地方還沒有呈現在他面前,如果想要前去的話,必然需要穿過這些山嶺,才能夠到達那裡。

只是一個蘭家,佔地就如此遼闊,儼然就是一座小城。

可想而知,其它家族的佔地必然不小,使得白帝城的疆域非常遼闊。

來到蘭家這裡,算是給雲明打開一扇門,讓他更多的了解這個世界,知道很多事情都超出想象。

「你是何人,能夠通過傳送陣前來我蘭家。」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好似風雷轟鳴。

顯然,對付的修為對於雲明來說,那是已經很強,可以輕易將他鎮壓。

一個身穿寬鬆紫袍,只有一米七出頭,身材有點肥胖,擁有一頭微卷的短髮,油光滿面,大概三十歲出頭的修士,從不遠處的一間簡陋房間里走出來。

他走路的速度並不快,就像常人走路一般,但是速度卻是很快,只是向前踏出一步,就來到傳送陣上,出現在雲明身前。

他行走過來的時候,散發出強盛的氣勢,彷彿風雷跟著涌動,身後的空間跟著微微扭曲起來,但是來到雲明身前之際,所有涌動的氣勢平息下來,好像狂風暴雨跟著瞬間平息,徹底風平浪靜,沒有什麼波瀾。

看到對方對於力量的掌控,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雲明心中微微凜然起來,有著一點壓力,隨即深呼吸一下,然後放鬆下來。

在這種地方里,蘭家的人要是想要斬殺他,就像碾死一隻螞蟻那麼輕鬆,不費任何力氣,所以他就算緊張也沒有用,還不如放鬆下來,坦然接受這一切。

「我叫雲明,是蘭諾的朋友。」雲明對著身前的紫袍修士,微微頷首,行了一禮,平靜說道。

聽到雲明說是蘭諾的朋友,紫袍修士蘭騰山倒是有點詫異,隨即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座蘭家獨有的傳送陣,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開啟,傳送到這裡,只有擁有家族的某些特權,才可以開啟,從這裡傳送離開,或者傳送回來。

蘭諾身為蘭家的天之驕女,自然有這樣的特權。

「蘭諾現在在哪裡?」蘭騰山開口問道。

蘭家上下對於蘭諾很關心,詢問她在哪裡,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現在在閉關,一切安好。」雲明平靜回應。

他儘管說出蘭諾的情況,但絕對不會將她具體的位置說出來,那樣對於蘭諾來說,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畢竟,蘭家乃是龐然大物,擁有諸多族人,自然回分成不同的派系,對於蘭諾的態度也不盡相同,有人想要為蘭諾好,有人則不希望她好,甚至希望她隕落,永遠不能回來。

一個龐大的家族,就像一個皇族,總會爭權奪利,並不是那個天賦最好的人,一定會走到最後,坐上最高的王座,可能會出現各種因素,導致不同的結果出現。

雲明想要蘭諾安心閉關,不出現任何意外的話,那就最好不要把她所在的位置說出來,否則可能只會害了她。

「你和他去了什麼地方?」蘭騰山看著雲明,開口問道,神情並沒有什麼變化。

「蘭諾說不能說,所以您就不要問了,她現在很安全,沒有生命危險。」雲明微微搖頭,歉意說道。

「我現在讓你說,你敢不說嗎?」蘭騰山冷斥起來,眸中冷光變得凌厲起來。

在他說話的時候,身後有紫芒沉浮,紫色靈力涌動起來,好像諸多章魚的觸手,不斷揮舞起來,看起來很詭異。

與此同時,一股強盛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好像一隻這天大手,從雲明的頭頂壓落下去,落在他的身上,想要將他鎮壓到地面上。

感應到強大的氣勢襲來,雲明頓時心驚,不敢遲疑,立即釋放出靈力,對抗鎮壓下來的氣勢,不會輕易屈服。

他就算不是對方的對手,但也不會輕易屈服,還是要頑強抗衡。

要是不抵抗的話,那麼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只會被蘭騰山拿下,然後對他施展各種手段,從他口中挖出蘭諾的消息。

雲明絕對相信,蘭家的這些強者肯定有手段,可以讓他說出蘭諾的消息。

在雲明釋放出靈力,對抗蘭騰山鎮壓下來的強盛氣勢時,他沒有絲毫猶豫,趁著對方還沒有強勢出手,左手翻轉之後,向空中拍出一掌,爆發出一股還算不弱的掌勁。

轟!

掌勁拍擊在空中,立即發出一聲轟鳴,還有一陣青光爆發出來,向著周圍衝過去。

雲明施展這樣的掌勁,不是為了和蘭騰山對抗,而是要造成動靜,引起蘭家其他修士的注意。

偌大的蘭家存在諸多強者,絕對不只是蘭騰山一人在這裡,必定還有其他的蘭家強者。

只要雲明能夠將其他強者引出來,自然可以震懾住蘭騰山,讓他不敢妄動。

就在青光綻放,聲音從這裡傳出去之際,就有一個強者從不遠處飛掠過來。

「小鬼,你找死!」蘭騰山怒斥起來,眼中浮現怒火,並且流露出殺機。 隨著青光綻放出來,聲音傳遞出去,一個身影就從不遠處的林間飛起,快速飛掠過來。

他的速度很快,身體看起來很輕柔,就想一片落葉飄蕩,只是眨眼時間,就衝出幾十米,極速拉近和雲明之間的距離。

看到雲明竟然用這樣的手段吸引別的族人,蘭騰山頓時有些怒火。

「小鬼,你找死!」蘭騰山怒斥起來,眼神瞬間變得冰冷,甚至瀰漫出殺機。

對於他來說,就算出手斬殺雲明這樣的人,根本沒有什麼問題,就算其他人追究起來,就隨便給雲明扣一個罪名就可以,反正死無對證。

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悍然出手,右手牽引一股靈力,向前拍擊出去。

猛地,雄渾的靈力衝出去,化作一把紫色長劍,直接向著雲明襲擊過去,蘊含很強的威能,穿透力同樣很強。

紫色長劍由純粹的靈力凝聚而成,通體呈現紫色,閃爍紫芒,周圍還有一些紫色靈力絲帶,伴隨著肆虐的雷電,閃爍著雷光。

這一招名為紫雷劍!

別說雲明現在只是化凡境六重的修士,就算達到先天境,也不能抵擋這樣的攻擊,無法對抗這把紫色長劍。

面對這樣的紫雷劍,雲明感覺到危機,但是並不慌張,神色還是那麼淡定。

這裡可是蘭家的底盤,想要殺死他的話,就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但如果有人不想他死的話,也有辦法保住他的性命。

「蘭諾要是回來,不會放過你的。」雲明向後退出去,同時看著蘭騰山,開口說道。

其實,他不是對蘭騰山說話,對趕過來的強者說,告知對方一些信息。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他是蘭諾的朋友,蘭諾要是知道這種事情發生,絕對不會放過蘭騰山。

趕過來的強者聽到雲明這樣的話,眉頭微挑,露出一抹冷光,瞬間加速,沖向傳送陣上,出現在雲明上空。

緊接著,他從空中衝下來,左手簡單揮動,然後拍擊下去,一股靈力爆發出來。

他只是一掌拍擊下來,就將蘭騰山施展出來的紫雷劍擊潰,化作諸多紫色力量,向著周圍肆虐出去,還有一些雷光。

「騰山,你至於對一個少年下殺手么?」身穿藍袍,身體修長,身影很高的中年,落在雲明身前,看了一眼前方的蘭騰山,開口說道,有些怒意。

顯然,他是支持蘭諾派系的人,不然不會出手阻攔蘭騰山,救下雲明的性命。

「這個小子對我不敬,又突然傳送來這裡,我就算出手斬殺他,也是我的事情,不需要向你解釋。」蘭騰山冷然說道。

就算藍袍修士出現,將雲明救下,蘭騰山還不至於忌憚,最多就是放棄斬殺雲明的機會。

「我要帶走他,你沒有意見吧。」蘭門海的微微挑眉,平靜說道。

他雖然沒有展現出強硬的姿態,但是說出這樣的話,就已經做出了決定,只是跟蘭騰山說一句而已,並不是跟對方商量。

「隨便你,反正他對我沒有什麼用處。」蘭騰山揮了揮手,轉身走回不遠處的小房子。

只是,在他轉身過去的時候,眸光變得冷厲起來,閃爍更為濃烈的殺機。

他現在就算不能出手斬殺雲明,恐怕以後還是回想辦法找雲明的麻煩。

看到蘭騰山離開,蘭門海轉身過來,目光在雲明身上打量。

「你是蘭諾的朋友?」蘭門海開口問道,聲音並不洪亮,沒有情緒波動。

「我和她一起離開白帝城歷練。」雲明微微點頭,「她現在正在閉關,所以我就先回來了。」

「只要她沒事就好。」蘭門海淡然說道,「我送你出去吧。」

雲明點了點頭,並不想在蘭家逗留太久。

這裡可不是他可以隨便來的地方,他現在的實力太弱,對於龐大的蘭家來說,和螻蟻沒有多大的差別,根本不能得到重視,那些強者估計也懶得看他一眼。

他要是在蘭家逗留太久,說不定蘭家的其他族人會來找他的麻煩。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返回白雲飯館,然後閉關修鍊,吞噬煉化蒼藍獸火,提升自己的實力。

蘭門海運轉一股靈力,化作匹練一般,將雲明包裹在裡面,然後帶著雲明飛了起來,凌空而行,向著蘭家的大門飛過去。

雲明來到空中以後,視野立即變得開闊起來,可以看到更多的事物,可以看到蘭家深處的建築。

在那些並不高聳的山嶺後方,矗立著不少建築,建築風格各不相同,有的恢弘大氣,有的形態彆扭,有的懸浮在空中,有霞光閃爍。

不管如何,雄渾的靈氣在這方天地間涌動,比別的地方要濃郁許多。

蘭家的領域範圍之內,可以說是洞天福地,就算只是在這裡修鍊,修鍊速度都會加快許多,進境速度會更快。

雲明雖然只是看到蘭家很小一部分,但是心裡卻有不少感嘆。

越是強大的家族,總會變得越來越強,這是數代人累積下來的成果,這是一個豪門家族的底蘊。

雲明想要和這種豪門家族的後人相比,不止要更加努力,還有逆天的氣運才可以,否則的話,根本不行。

掠過空中,飛行到一段距離,蘭門海將雲明送到蘭家的大門外。

蘭家的大門並不恢弘,反而顯得很普通,就像大戶人家的門戶,只是裝著朱紅大門,院牆並不高,只有四米而已。

從大門外面往內部眺望,根本不能看清楚裡面的情況,只是能夠看到普通的景色,和一般的大戶人家沒有什麼差別。

這是一種陣法和符文所造成的結果,可以產生迷惑的效果,讓別人無法真正窺視蘭家,不知道蘭家內部的情況到如何。

雲明一路飛出來,已經見過不少神秘的東西,覺得震撼了幾次,讓他產生不少想法,更有變強的理由。

雲明站在蘭家的大門外,眼神變得明亮起來,就像光焰在跳動。

「總有一天,我會光明正大的踏入蘭家。」雲明開口說道,毫不避諱還沒有離去的蘭門海。 「這個畜生,把什麼都忘了,當年跪在阿傾的棺槨前,承諾得信誓旦旦。現在呢?整個就是個混賬!」秦時恩罵起人來毫不含糊。

寒風中,他的頭髮被吹起,目光寒涼。

「喬爺怎麼能這樣,怎麼能這樣……」唐管家痛心疾首,「集團是大小姐的寶貝啊,喬爺賣什麼都不能把喬氏賣了啊,怎麼能這樣……」

唐管家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痛苦、悲憤。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