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難得有了道身,它同樣想要找個對手熱身一二。

昨日來時遇到的天外邪魔太弱了,根本不夠它殺。

希望今日的天外邪魔能耐打一些,不要他敗興而歸!

聞言,秦無夜白了它一眼:「這話在這裡說說即可,要是在外面說了,可是會犯眾怒的。」

「嘿嘿,犯眾怒又如何?」

大黃不畏不懼:「黃龍大人我已有道身,爾等註定跪下臣服。」

「走了。」

秦無夜懶得和大黃啰嗦,直接去和木族公主等人匯合。

他出到大廳的時候,眾人已經匯聚於此。

「哦?你的修為……」

木族公主發現秦無夜的修為更進一步,不由吃了一驚。

要是平時的晉級,自然引不起她的關注。

只是,秦無夜前腳和她交換了萬木輪迴功,後腳就突破了,你說不在意就是假的了。

「不僅如此,他的氣息非常強橫,就像五行武者!」

木族公主只覺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可不是么?

她同樣修鍊了萬木輪迴功,但是絕對沒有秦無夜這麼強大。

莫非萬木輪迴功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奧秘?

「抑或是說,和至尊長生經有著互補的功效?」

木族公主不禁想到了至尊長生經。

這是她和秦無夜交換得到的經文,來自長生至尊。

事實上,至尊長生經不止一卷,有著數卷之多。

而且有傳言說,要是修至最後,會引來大不詳!

這是長生至尊為了復活自己而布下的大局。

即使是至尊人物,都不好以身犯險,亦是沒有以身犯險的必要。

秦無夜不清楚木族公主的胡思亂想,即使知道,都不會多說什麼。

只因在他看來,會有這等效果,和極境不無關係。

極境是他的一大秘密。

除了最親近的人,旁人都是不得而知,他更加不會主動告訴木族公主。

「現在情況如何?」

秦無夜的一句話將木族公主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們出手了。」

木族公主神色凝重。

對,今日的一戰,事關生死存亡,可沒有時間去想太多有的沒的。

「這一戰和之前有什麼不同嗎?」

慕容赤月忍不住問道。

她記得之前幾次進攻都被木族公主攔下了吧。

既然如此,今日擋住對方的機會,應該同樣不小。

「他們請來了一號統領級別的人物,有此人在,光憑我的布置,很難阻止他們。」

木族公主沉聲說道。

「統領?」

眾人一怔。

「這是高於天外魔將的存在。」

秦無夜徐徐說道。

「高於天外魔將?」

此言一出,東方詩詩等人全都神色巨變。

要知道當初一位天外邪魔就耗死了紅螺武皇這一支系啊!

現在說統領高於天外魔將……這一戰又要如何是好?

看出她們的憂心,秦無夜解釋說道:「其實,我們遇到的姑且是特例。」

「特例?」

慕容赤月、葉璃她們全都看了過去。

木族公主雖然好奇他們在說什麼,卻沒有心急插嘴,而是靜觀其變。

「由我搜魂得到的信息來看,我們當時遇到的這一位,大有來歷,所以尤為難纏。」

「可是,這樣的存在,萬中無一,要是這位統領同是這麼厲害,估計我們只能跑路了。」

「但是,從對方現在的攻勢來看,我們能夠與之一戰。」

……

秦無夜三言兩語將情況說了個一清二楚。

對於眼下的情況來說,細細解釋,根本是多此一舉。

只要知道,之前的天外魔將,乃是特例,萬中無一,如今的這位統領,雖說是更高一籌,卻不一定有當時的天外魔將厲害,如此足矣。

秦無夜的本事,眾人還是心悅誠服的。

所以,他這樣一說,眾人剛剛的驚懼之色,逐漸褪去,變得平靜起來。

「這位統領,由我去解決。」

秦無夜偏頭說道。

「你?」

木族公主露出遲疑之色。

哪怕秦無夜突破了,還是四象中期而已,他去對付統領級別的存在……能行么?

「戰場守護者如今多有不便,由我出手,最好不過。」

秦無夜將事情挑明。

雖然戰場守護者一直沒有出現,他卻是有了自己的一番想法。

由對方連續攻陷幾處封印不難看出,天外邪魔根本就是做好了剋制戰場守護者的準備。

不然,有這些武王甚至武皇存在,怎麼可能輕而易舉地攻陷一方封印。

於是,細想一番,只能得出戰場守護者被克制了這個結果罷了。

若非如此,堂堂武王、武皇,不可能敗在天外邪魔這裡。

「你怎麼知道?」

木族公主面露驚容。

這一件事,還是她多番推演得知。

天外邪魔手中有一至寶,要是武王層次的人物出手,反而會被這件至寶全面鎮壓,乃至牽連木之封印的眾人。

醫妃無價,冷王的神祕貴妻 雖然原因不盡相同,但是之前失守的幾個封印之地,緣由卻是相差不多。

「猜的。」

秦無夜笑道。

他是不懂天外邪魔的手段,只是作為一世至尊,秦無夜的眼界豈是常人可比。

很多稱得上是秘辛、奧秘的事情,到了他這裡,僅是輕描淡寫罷了。

就如木族公主僅是給出萬木輪迴功的總綱,秦無夜就能推演出另外的內容。

要是換了一人,斷然是做不到這個地步的。

一般至尊都做不到。

萬木輪迴功,好歹是至尊創造出來的東西。

至尊與至尊之間,雖有強弱之分,很少到了天差地別的程度。

他們創造出來的功法更是如此。

若不是秦無夜上一世的時候,常常觀摩至尊創造的功法,同樣不會如此之快推演了萬木輪迴功的內容。

對於秦無夜的回答,木族公主自然是不信的了。

她一個字都不會相信!

「既然如此,你可以去試上一試。」

木族公主沒有堅持。

因為,她昨晚除了和秦無夜交易功法之外,還提及了今日一戰的關鍵。

如果今日輸了,估計他們全數隕落,都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倘若贏了,放手一搏,禍水東引又如何!

「好!」

秦無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有多言。

「我們陪你去。」

慕容赤月等人說道。

她們有過聯手的經驗,一起對付這個統領,應該是有益無害。

「不,你們留下來。」

秦無夜搖頭說道:「之前的這一位,雖然特殊,卻是被鎮壓多年,虛弱無比,今日的雖是普通的統領,但是戰力恐怖,你們去了,反而不好。」

對,之前的天外魔將,在被紅螺武皇鎮壓九千年之後,連肉身都沒有了,要對付她,雖有難度,卻不是沒有辦法。

現在的話,這位統領相當不弱,要是一個不好被他殺了,就是真正的道消身殞。

秦無夜不願意她們跟著冒險。

「況且,不是有大黃在么。」

秦無夜輕聲說道。

這是故意說給慕容赤月她們知道。

一聽這話,她們頓時安心不少。

是了,秦無夜現在還有一靈寵大黃!

雖然看起來古古怪怪,只是大黃的戰力,被她們看在眼中。

有大黃在,的確抵得上她們跟隨而去。

「小心。」

慕容赤月叮囑說道。

「好。」

秦無夜的視線掃過她們,道。

「咻!」

秦無夜踏著大黃衝天而起,直看得木族公主她愣了一下。

「這是龍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