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雖然陸離比霓裳小了幾歲,但是這種小男生的目光,還是讓霓裳俏臉上升起一抹嬌羞。

不過旋即,霓裳的俏臉再度恢復了平時的平靜之色,淡然中帶着一絲威嚴,一副師姐的模樣。

“呃…謝謝師姐…別那麼客氣,都是自家兄弟…”陸離一副深明大義的模樣語無倫次地說道,伸手用手帕在臉上擦了起來。

手帕擦着腦門,一股異香飄來,令得陸離一陣陶醉。

看着陸離陶醉的模樣,周圍幾名師兄一陣狼嚎,羨慕的不行。

這情景,使得剛剛回復師姐模樣的霓裳,臉色又變爲紅蘋果的顏色。

這些弟子,雖然跟着瞎起鬨,但是也只是鬧着玩而已,他們心中高高在上的霓裳師姐,那可是天上飛的天鵝,他們有機會瞎起鬨,也覺得幸福的不行。

再說了,陸離的年齡小他們幾歲,他們誰會相信,一個小屁孩能夠掛上一位大美女?

“咳咳…”

這回乾咳的是周翎。

“陸離師弟,沒想到你還有這手,連我等都是無能爲力的冰柱封印,你竟讓接二連三地破解,師兄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周翎說着話豎起一個大拇指,將話題岔開,才爲霓裳解了圍。

“就是啊,沒想到師弟如此厲害,這等作爲,完全出乎意料。”

“師弟此番救了我們,否則,咱可能真就交待在這裏了…”

一旁幾位師兄也是附和道。

“哪裏哪裏…雕蟲小技而已…”

“既然陸離師弟救了咱們,咱可要記住這大恩大德啊…”

一位師兄說道,旋即,幾人突然將陸離架起,歡呼着,高高地向着空中拋了起來。

“哎呀…師兄們…別鬧…”

“呼啦——呼啦——”

一羣人將陸離當成了英雄,一次次地向上拋飛,這場景,讓得一旁的霓裳暗暗覺得好笑。

“嘎嘎——”

就在陸離再次被師兄們高高拋起之時,一道巨大的黑影迅雷般掠來,直接將陸離叼走,眨眼間升上了高空。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令得一種弟子心中一驚。

“這怎麼個情況?”

就連霓裳,此刻都是微微一怔,擡頭看着那高高飛翔的巨鳥,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頸。

“呃…這傢伙!”

周翎看了一眼半空中翱翔的陸離,嘀咕一聲道,繼而朝着驚魂不定的師兄弟們道,“這是陸離師弟的坐騎。”

“什麼?師弟的坐騎?”

“我擦,這小子真夠出人意料的啊…”

“夠威風的哈…”

“嘎嘎——”

高天之上的冰魄鳥,在衆人驚豔的目光中,眨眼間竄到了衆人面前,穩穩停住。

冰魄鳥巨大的身軀,高超的飛翔能力,讓衆人對陸離羨慕不已。

“這也是我的兄弟。”

陸離從冰魄鳥背上躍下,輕拍鳥頭道。

聽到這話,那冰魄鳥似乎極爲的受用,用頭使勁拱了拱陸離,嘎嘎直叫喚,樣子極爲的親暱。

“師弟,有空把你兄弟借我用用?沒有晉升到武影境,可是無法體會飛翔的感覺的啊…”

“是啊是啊,飛那麼高,什麼滋味呢…”

……

鬧了一陣,一衆天鷹門弟子在一處溫暖向陽的地方,找了個臨時落腳的地方,商討接下來的事情。

“不出兩日,千年寒冰蓮便會盛開,這兩日,恐怕會有大批的強者趕到這裏,所以,我們必須要做最充足的準備,確保到時候得手,而不出現任何的意外。”

霓裳語氣鄭重,絲毫沒有了之前的嬌羞神色,在這羣男弟子中,她是最有威嚴的師姐。

“是啊,這可是宗門的一項重大的任務,我們不能夠有任何的閃失。”周翎也是跟着說道。

“這千年寒冰蓮的守護獸,乃是一頭二級妖獸級別的寒冰妖龍,到時候,我們恐怕會與別的門派強者聯手,才能夠將其擊潰,否則,光靠我等的實力,實在是難於登天。”一位弟子說道,寒冰妖龍對他的打擊,記憶猶新。

“不錯,競爭對手還好說,最大的麻煩,便是那二級的妖獸。”另一名弟子面露難色道。

“千年寒冰蓮在水潭中生長,有那寒冰妖龍的守護,我等根本進不了身,所以,當務之急,便是想一個妥善的方法,到時候,一部分人牽制住各大門派高手的力量,而另一份人則是出手採摘千年寒冰蓮。”又一名弟子說道。

這幾人,先前都是與寒冰妖龍較量過一番,最後的結果,卻是連同其他門派的強者一起被冰封,若是不精打細算,要想的手,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直到現在,之前進入其中的其他門派的強者,依舊被冰封其中,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呢!

所以對於這樣的異獸,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在這些人中,陸離的修爲境界最低,閱歷也是最淺,雖然之前解除封印讓得一衆弟子驚詫不已,但是他的修爲,纔剛剛達到七重武脈境,再加上他自己的刻意掩蓋,讓得一羣師兄皆是當做小弟弟一般對待。

所以師姐師兄們商討大事之時,他只能安靜地呆在一旁聽着,插不上嘴。

而商討的結果,卻是出乎意料。

一番討論,幾人的目光,到得最後,卻都是全部落在了陸離身上。

“師弟,你似乎對這寒冰妖龍的吐息有着破解之法,所以…”霓裳愣了一下,道,“到時候,你是最有機會爭奪到寒冰蓮的人。”

“對!”周翎見霓裳有些不好開口,接過話說道,“到時候,我們幾個會盡全力爲你創造機會,說不定到時,還有更多的強者來到這裏,一起出手,那麼你的機會就更大了。”

“呃…師兄們將這樣的事情交給我,是不是有點草率啊?”

“師弟就別推辭了,這二級妖獸的冰封之術實在是令人頭疼,到時候,恐怕就是來了個初期武影境的強者都無能爲力,所以,此番正是用你那特殊技藝的時候,你就別在推辭了。”一名師兄認真說道。

“呃…好吧…我明白。”

眨了眨明亮的眼睛,陸離的深深呼出一口氣,難得衆師兄弟看得起,他臨危受命,也只能盡最大的力量,來使事情更加的順利吧。 第八十九章 魂師

苦寒的極北地域,到了夜晚,溫度驟然下降,刺骨的冷風,打着嘹亮的呼哨,在冰雪覆蓋的冰原呼嘯刮過。

陸離幾人,施展靈力在玄冰之中打出了一處洞穴,置身其中,倒是很好地躲避開了寒風的侵蝕。

不過縱使如此,低溫依舊逼迫每個人不斷施展一些護體之法,來防止自身溫度散失的過多,他們必須保持最巔峯的戰鬥力,去應付即將到來的一場爭奪大戰。

幾人盤腿而坐,儼然進入到了修煉狀態。

陸離也是在一處角落安靜下來,他的體表繚繞着一層薄薄的靈力防禦,不斷地抵禦着寒冷的侵擾,體表浮動着一層淡淡的光澤,看上去頗爲的奇異。

“寒冰妖龍…龍麼?”

陸離心中思索着,“這名字中帶着龍字的妖獸,是不是擁有龍族的一絲精血在體內呢?”

在之前,小龍可是託付自己要去尋找有龍族精血的妖獸,雖不知具體要幹什麼,但是陸離能夠猜到,之前小龍身受重傷,他曾說自己乃是龍族,此番應該是藉助龍族精血,來恢復自己所受的重創。

此時出現的這頭寒冰妖龍,不正是一次大好時機嗎?

只是這頭妖獸實在是太過恐怖,二級妖獸,那可是堪比二段武影的至尊強者,這樣的高手,在偌大的清風鎮不能說沒有,但是絕對是少之又少的絕世強者!

連那麼多的高手都能夠輕易的冰封而住,他一個小小的七重武脈境,想要將其搞定,簡直就是蚍蜉撼樹,螞蟻想搞大象!

“不過機會就在眼前,爲了小龍能夠儘快的恢復,我也不能輕易放棄…”

咬咬牙,陸離深思熟慮一番,終於決定爲了小龍,去冒險一次,只要小龍能夠恢復,他縱是付出一些不小的代價,只要不丟了性命,也是值得。

這小龍來歷不凡,實力強悍到一個無法形容的地步,而且知道太多天地間的祕密,他都還未來得及求教呢。

何況,他的心底,已經將這個另類的傢伙當做了自己的朋友,爲朋友,定要有兩肋插刀的勇氣。

收回心神,陸離慢慢感受這這兩日來自己身體的變化。

現在的他,已經是七重武脈境的強者,跟那周翎,屬於同一個層次,想來這次任務完成後,應該能夠到宗門內門報到了。

內門中,有很多珍貴的珍藏功法武學,比如那個他惦記已久的《太虛螭龍影》,天鷹門的鎮門之寶,待得進入內門,一定要將其搞到手。

……

“小子,這麼難得的好地方,不出去修煉,真是浪費啊…”

盤膝而坐的陸離,腦中突然響起一道人聲,這讓得他心中一驚。

睜開眼睛,看到衆師兄弟都在安靜打坐,陸離一個機靈,差點沒叫出聲來!

“小龍!你…你恢復了?”陸離在心中激動地喊道,這沉寂已久的小龍,終於又有了動靜。

“唉!那個該死的魔頭!”

小泥鰍的聲音明顯有幾大的哀怨,“當日的一戰,我與他鬥了個兩敗俱傷,現在的我想要恢復那時的狀態,都是極其困難啊…”

“那你現在…”聽到小龍這麼說,陸離明顯的有些低落,不過還好,能夠再次聽到他的聲音,就很不錯了。

“我現在能夠跟你說話,是因爲之前吸收那那寒冰妖龍的封印之中殘存的力量。”

“呃…原來那些冰寒之力,都是被你吸收了?”聽到小龍這麼說,陸離心中的疑問總算是解開了,“我還以爲是那魔頭吸的呢。”

“這寒冰妖龍有一絲的龍之精血,對我的恢復有一點的幫助。至於那魔頭,被封印在封魔殘棺之中,一時半會還翻不出什麼浪來。”

“那你現在的實力如何?”

“切!”說到這,小龍明顯的十分自棄,“我現在連你都不如!”

小龍聲音低了下來,“我現在的狀態,頂多能夠堅持十天左右的時間,到時候若是沒有龍之精血的補給,恐怕我就永遠蹲在裏面了。”

“我…靠!那你現在豈不是廢物一個?”

“呃?你小子說誰是廢物呢!”小龍明顯對這個詞極其敏感,“信不信我立馬提升到一個讓你望塵莫及的境界?”

“呃…你真有那麼神?”陸離皺皺眉。

“你能幫我將那頭寒冰妖龍搞定嗎?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呃…”小龍說的輕鬆,可這話停在陸離耳中,卻是太過的震撼。

“你讓我搞定那頭二級妖獸?大哥,你也忒看得起我了吧?”雖然陸離之前下了決定,但是此刻,卻是裝出了一副無能爲力的樣子。

“不過…你欠我的人情,是什麼級別的?”陸離眼中,劃過一道狡黠的笑意。

“你小子訛詐我不是?”小龍怒目一瞪,但是旋即軟了下來,“好,爲了能夠搞定那頭寒冰妖龍,我先讓你成爲一名魂師。”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