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雖然我不同意這個男子的話,因為如果一個團隊里,如果沒有人為主的話,肯定不可能一心。就像一盤散沙一樣,遲早被人各個擊破!但是對於這個男子的說法,我認為他是有所保留。看來這片雨林的複雜,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

這時我發現劉歡忽然搓搓手,我才發現她顯得有些冷。因為她確實只穿著貼身的衣服,可能我們都離著火堆有些距離,連續幾天的雨勢,使得這裡空氣有些涼!

但是明顯沒有辦法,暫時肯定需要忍耐一下。

不過這邊唐唐挨著劉歡,本來就一直瞪著我,顯然對於劉歡和羅小珊的穿著,人她有些誤會了。她一直很自信,但是看到劉歡和羅小珊的容貌,她還是有些意外。

這時看到劉歡的樣子,她居然直接從背包里,拿出一條灰色棉紗的熱褲遞給劉歡。劉歡倒是有些意外,因為她和唐唐也是第一次見面。

「你想讓這些男人,一直盯著你下面看嗎?」唐唐果然有些猛,聲音雖然有些小,可是我和唐鵬都可以聽到。尤其唐唐瞪著我,唐鵬眉頭都不由皺起。

剛剛唐鵬看到我坐中間,特意和女兒換個位置錯開。看到女兒彪悍的看我不順眼,心裡有些無奈。看著我的時候,帶著幾分抱歉的神色。

我自然不會在意,對於劉歡現在的裝束,我確實有些無奈的。但是唐唐一片好意,我心裡還是帶著幾分感動:「歡歡,應該感謝唐唐的!」

「你閉嘴,唐唐是你叫的嗎?自己是色狼,這時候裝好人了!」唐唐顯然絲毫沒客氣,試問在這裡沒有吃的,很多人都會感覺正常,但是如果說不穿外衣,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所以不管是唐唐輕視我,就是唐鵬都感覺意外!本身看著我挺正常,不過看到劉歡和羅小珊跟著我的樣子,就是唐鵬都感覺到意外,難免有些猜測!

被人誤會的感覺不好受,劉歡聽到唐唐的話有些詫異。不過看著唐唐認真看著我的樣子,再看我鬱悶尷尬的神情,她忽然有些想笑,不過她還是憋住了!

當然,她也接過唐唐遞給自己的熱褲,隨即微笑著說:「謝謝唐唐妹妹!」隨即看向我的時候,眼神居然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當然,她也迅速坐在地上直接穿好!

看到劉歡隨即和唐唐低低聊天,我心裡只好帶著幾分苦笑。這個唐唐為人簡單,畢竟年紀還很小。不過她如果一直這樣,只怕會引來麻煩。

於是我偏頭看著羅小珊,發現她臉頰帶著幾分紅色,伸手握著她左手,感覺到有些冰涼。羅小珊渾身微微發抖,這裡這麼多人,雖然暫時沒危險,但是看了我一眼,卻也沒有直接掙開!

這是劉闡倒是依舊沒有停下來,看到那個黎姓漢子說著,於是繼續接著說:「其實人多人少並不重要,但是這一次大家都聚集過來,顯然都是這片雨林里的精英!」

他的話帶著吹捧,但是我發現這些人都比較受用!看來不管什麼時候,誇讚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可能是看到劉闡的話有用,接著劉闡沒有馬上出聲,阿能這邊微微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說話了! 戰莫離說過,他必須要撐到陳半山來,所以他必定會撐到陳半山來,不管用什麼方法,他都要做到,除非死。

這一刻,戰莫離卻是發起了主動攻殺,這一刻,戰莫離施展了他此時最強大的手段,薛叢帝看到戰莫離出手,那是根本不放在心上,現在的戰莫離,已經受了重傷,他還能蹦達起來多高?當即之下,飛身殺來,要迅速解決戰莫離。

「轟隆!」

突然之間,一道天雷憑空炸響,隨之一片雷雲湧起,竟然是把薛叢帝沖得倒退連連。

幾百丈開外,薛叢帝穩下身子,他有些小小的意外,沒想到重傷狀態下的戰莫離,居然還能爆發出么強大的戰力,果然是一人不得了的傢伙,有些意思,當即之下,薛叢帝那是正經起來,他就和戰莫離好好拼一招,用大招把戰莫離打死,也算是戰莫離的榮幸。

這一刻,雷雲滾滾無邊,擴散出去幾百里,雷雲翻滾,閃電在雲朵之中縱橫,不用懷疑,神境六重的人要是置身於這雷雲之中,那是分分鐘死人。

戰莫離身在雷雲中央,如一尊雷電之王一樣,十分霸氣,這一刻,他雙手迅速綰訣之後猛然托天,眨眼之間,七條又粗又大的雷電秩鏈在雷雲之中穿梭,嚓嚓嚓的聲音響起,所有的雷雲之力凝聚在戰莫離身上,雷電秩鏈也是在不停凝聚天地之間的雷電之力,供戰莫離不停地吸收。

「嗤嗤嗤嗤!」

這個時候,一道一道的閃電竟然是像一條一條的長蛇一樣在戰莫離身子周圍盤旋,而後把戰莫離纏繞,下一刻,這密密麻麻的閃電卻是像絲一樣,慢慢地編織成一個大繭,把戰莫離罩在其中,大繭在不停地旋轉,雷雲在不停地涌動。能量滾滾滔天,磅礴無邊。

「好強大!」

「是啊!戰莫離不弱啊!」

「牛逼!」

這一刻,戰莫離的強大讓下方的眾神紛紛感嘆。

「哼!聖龍狂天!」

戰莫離雖然強大,然而對於八階聖人的薛叢帝來說,壓力不算大,此時他施展另一招更為強大的殺手鐧,聖龍狂天。

聖光閃爍,隨之是一陣震天動地的龍吟吼起,這一吼,音波翻騰,就是天蒼穹之頂的星辰都被吼得抖幾抖。隨之一條大龍出現,大龍有一萬丈長,橫在天空,十分的巨大,咆哮諸天,而薛叢帝,整個人與龍頭融合,大龍就是他,他就是大龍,人龍合一,一下子衝擊出去,空間頓時就咔嚓咔嚓地塌陷,大龍所到之處,一片黑暗,全部毀滅。

「來吧!」

戰莫離大吼一聲,提起戰意,這一刻,他必須要有戰意,必須要有強大的信心,與此同時,戰莫離狂吸一口氣,頃刻之間,那雷電大繭一下子融入他的體內,而且所有的雷雲也是在這一刻如風捲殘雲一般全部被戰莫離吸入自己的的身體。

這一刻,戰莫離彷彿要爆體一般,下一刻,戰莫離一擊打出,而他,也是化為一道閃電劈向薛叢帝那一條大龍,戰莫離這條閃電,也是大到不行,也有萬丈之長,百丈那麼粗,不亞於薛叢帝的大龍,這一刻,下方有不少的傢伙那是全身發麻,彷彿已經被電擊一般,雷電之力已經隔空侵蝕他們。

巨大的閃電一出,上空頓時便被撕裂出一條長長的口子,彷彿一道黑暗之淵,不停地冒著黑煙。

「轟隆隆!」

二人均是強攻,最大的手段,最強大的衝擊,這一刻,上千里的雲彩和霧氣一下子被衝散,除了那些神境九重之上的人物,每一個人的身子都是受到嚴重的衝擊,有不少人的衣服直接被撕爛。

這一刻,人們紛紛看向上空,然而上空之中什麼也看不到,聖光和電芒糾纏在一起,在不停地爆炸,在不停地相互磨滅著,轟鳴陣陣,震得下方的人們心裡發慌,震得天上的星辰在顫抖。

「嘣咔嚓!」

突然之間,空間一下子爆炸,瞬間出一個上百里的黑洞,黑洞吞噬了一切,吞噬了聖光,吞噬了電芒,然而就是這一刻,終於是見了分曉,戰莫離一下子被衝擊得彈射出去,他披頭散髮,他身上全是血,他飛出去,已經身不由已,不能自拔,他染血倒飛。

「草~」

這一刻,一切消失之後,薛叢帝那是全身不停地哆嗦,他整個人被電芒電得不輕,口中吐出黑煙出來,頭髮已經成了爆炸頭,髮絲卷烏烏的也是在冒煙,這一擊,薛叢帝也是受了一些不輕的傷,不過比起戰莫離來,那就是那輕得太多太多。

「要是讓你再突破一個境界,今天還得栽在你手裡!」薛叢帝說著,看向彈飛出去的戰莫離。

這一刻,劍仁他們心彷彿破裂一般,戰莫離不行了,而陳半山還沒來,這可如何是好?難道陳半山與柳非煙終究是有緣無份嗎?

五行獸拍了拍劍仁,道:「不用擔心,還有我!」

五行獸也是神境七重,而且戰力不比戰莫離高,他又怎麼能擋住薛叢帝,不過五行獸這麼說,劍仁也是感覺到一絲絲心慰。

「噗!」

遠處,戰莫離身子停了下來,橫在空中,再次吐了一口血,他身上有密密麻麻的傷口,在不停地流著血,這一刻,他全身疼痛,整個人彷彿癱軟掉一般,動也動不了。

看著橫在空中的戰莫離,薛叢帝道:「戰莫離,你同不同意?」

戰莫離在握緊自己的拳頭,他在提起所有的力氣,他痛苦地輕吒一聲,慢慢地立起身子來,他用力甩了甩髮暈的腦袋,甩得血水狂射,不過他好歹是清醒了一些,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頓地道:「老、子、不、同、意!」

「哼!大家都聽到了!他到了這個地步還不同意,那就懷不得我了!」薛叢帝這話,也是說得很無辜一樣,他這是在找殺戰莫離的借口,這樣一來,殺了戰莫離,其它人也沒有什麼可說的,因為自己給過他機會。

當即之下,薛叢帝身子一閃,便來到戰莫離的身前,一拳轟出,這一拳,戰莫離必死,這一拳,所有人心都提到嗓門處,這一刻,多麼想有人來阻止薛叢帝,這一刻,人們多麼想有奇迹出現。然而現實是慘酷的,現實之中,哪有那麼多的奇迹。

這一刻,戰莫離在心中道,半山!抱歉!我撐不到你來!

「嘭~」

沒有奇迹,沒有意外,薛從帝一拳下去,戰莫離就爆體,血雨滿天,染紅了那一片雲彩。

慘!這一刻,只能說戰莫離死得慘,而這一切,已經成定局,氣修大陸的大好男兒,又有誰敢站出來?又有誰能翻盤?

殺了戰莫離之後,薛叢帝立在原地,他鄙視著下方眾神,鄙視著所有年輕一輩,大吼道:「誰?還有誰不同意?」

「嘭~」

就在薛叢帝大吼之時,一隻大手從他的身後一下子抓來,薛叢帝頓時感覺到不對勁,然而他已經無法逃脫,被巨大的吸力吸住,掙扎不開,被那大手一下子捏來,把他捏在手中,一下子便把薛叢帝一下子捏爆體,一切的一切,被那隻大手吞噬,薛叢帝到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這一刻,眾神之中,大部分人猛然站了起來,他們紛紛看向薛叢帝死的那個方向,就是沒有站起來的也是紛紛看向那個方向,那裡,什麼都沒用,戰莫離一身的血氣,把那裡染紅,那裡只有一片血色。

……

之前柳非煙受傷,陳半山繼續和那神將猛拼,然而一根打神鞭,便讓陳半山無招。

看著天空之中著急得不行,憋屈得不行的陳半山,柳非煙再次提起一口氣,飛天而起,她也十分著急,這是她和陳半山二人的事,她如何能讓陳半山一人孤軍奮戰。

所以柳非煙一咬牙,飛天而起,她的身子,再一次接觸到那結界,這一次,柳非煙身子再一次冒煙,然而不同的是,這一次,柳非煙強忍痛楚,沒有吭一聲,他猛然往結界之外衝去。

柳非煙的身子在冒煙,然而她不管,猛然發動全部的力量,現在的柳非煙,也是十分的強大,已經是神境八重的存在,在她的全力之下,她的腦袋終於是一下子衝破那結界。

然而,她的腦袋那是受到極大的創傷,彷彿凡人從火海之中逃出來一樣,柳非煙整個面容險些全部化掉,雖然沒有化,然而他已經毀容了,烏黑的長發已經成為黑煙,昔日的美貌已經不在,等她的身子全部都從結界之中掙扎出來之後,她十分的虛弱,她全身都焦了。

柳非煙痛,很痛,痛到極致,然而她沒有停止,提起最後一口氣,飛身而去,幫助陳半山。

「吸~」

發現柳非煙脫困,那神將那是倒吸一口氣,這一刻,那害怕起來,一是柳非煙脫困,他必定不是對手,再也攔不住陳半山。二是柳非煙傷成這個樣子,就彷彿被燒成一個焦人一樣,要是青天怪罪下來,那還得了。

「快走!快走!」

這一刻,這神將哪裡還也呆在這裡,趕緊逃離現場才是。

頓時之間,天兵神將通通消失不見。

「非煙!」這一刻,陳半山呆在當場。

…… 「大家都知道,沈雪文和丁老三的團隊,掌管這這片雨林里,大部分的地盤。不過他們都是豹爺的爪牙,和咱們這些求生者,自然是格格不入!」

這時阿能的話,聽來令人有些石破天驚,但是看到周圍這些人,似乎許多人都知道這個秘密,所以沒有多少人驚訝!

「不過豹爺真正的看門狗,卻是那些殘暴噁心的野人!咱們雖然不知道,它們究竟有多少人,但是想必大家在這裡,都生存了這麼久,是不是感覺每天一直在殺,可是似乎那些野人,卻一直都有出現?」

這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就連我本來一直都感覺,這個阿能似乎不簡單,現在聽到他說的這些話,我心裡頓時就有著,原來如此的感覺!

如果說他真的是和我,差不多時間進來這片雨林里,以他所掌握的情報,打死我都不會相信這個事實!

隱隱感覺到有個大秘密,自己似乎抓住了什麼,但是卻似乎依舊有著某個線頭,自己還沒有真正的捕捉到!

腦海里飛速的運轉,卻始終無法捕捉到。看到劉闡和阿能,交替在訴說著這些野人的危害,於是我也沒有表現出什麼,只是緊緊的看著阿能和劉闡,想明白真正的內幕!

「這些陰魂不散的傢伙,好像一群老鼠一樣,源源不斷的不時出現在大家周圍!開始我還以為是沈雪文和丁老三,無法阻擋它們越境,現在看來他們就是蛇鼠一窩!」

看著大家都看著自己,阿能倒也沒有停頓,甚至帶著幾分深沉:「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咱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畢竟稍微不注意,就會成為它們的食物!」

我看到阿能一臉謹慎,知道他這會兒,說道了大家心坎里!沒有想到他還有這手段,當真令我有些大開眼界!

「是啊!是啊!」果然不愧為搭檔,這邊劉闡馬上接聲說道:「如果咱們想要出離這裡,但是不剷除這個大禍害,只怕咱們這些人,接下來絕對沒有好日子過!」

天下第一黑戶 原來我就打算,在集合的時候,和阿能提出這個想法。卻沒有想到的是,阿能和劉闡自己,主動把這件事提出來。

甚至作為聚集時,所有事項里的第一件,這顯然超出了我的預料!雖然知道阿能他們有著某種任務,但是我寧願相信,他們的出發點是好的!

不管怎麼樣,這確實是件好事。只要和野人接觸過的人,估計沒有不深惡痛絕和恐懼的。所以兩個人說出來之後,當真有些群情激昂!

看到大家的神情,阿能似乎早在意料之中。不過他看了劉闡一眼,似乎想到什麼,隨即也接著說:「大家都明白,這些瘋狂的傢伙,一直是咱們這些求生者的噩夢!」

「在座的都是精英,在這片雨林里生存,目前自保沒有問題!」阿能似乎帶著感慨,但是語氣有些沉重,這是生存下來的人,心裡都明白的事情。

阿能似乎就是抓住了這一點,甚至腦海里的思維極為清醒:「不過大家的同伴,不可能人人有著好身手。尤其是女孩子,萬一遇到這些傢伙,你說怎麼辦?」

看著阿能平時不會隨意說話,但是沒有想到開口之後,居然極具煽動力。當然他和劉闡開始說之後,就沒有刻意的看我,他在煽動這裡所有人的情緒。

因為是好意和事實,所以沒有人有絲毫的反駁,接著聽他說道:「所以我和劉闡商量了,要想出離這裡,就必須先要為大家,做一件實在的好事才行!,,,,,,」

劉闡看到阿能看過來,他便朝身後的女孩子,那個媛媛看了一眼。這個女孩子於是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裝食品的透明膠袋子,拿出一張有些褶皺的紙,遞給了劉闡。

「現在雖然沒有下雨,但是空氣里比較潮濕,大家可以先傳遞看一下,不要把紙張弄濕了!」帶著幾分自信,劉闡指著手裡的紙,朝著看過去的人說道。

當然,他也帶著幾分嚴肅,算是提醒大家說道:「這是冒死花了將近五天時間,深入到那些野人的地盤裡,我和媛媛摸清了裡面的情形畫下來,大家可以先大概看看!」

雖然只是聽兩個人說,但是劉闡拿出這張紙來,遠遠都可以透過背面看到,紙張上是畫著東西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顯然都好奇,明顯都想知道其中的情況。

阿能明顯是早就看過,也知道紙上是什麼,所以介紹說道:「紙上畫的是詳細的線路,如果咱們這次要行動,就一定要採取偷襲,所以咱們先要仔細研究一下戰術!」

看到大家都沒有吱聲,阿能繼續靜靜的說道:「咱們看過後,就要對這些線路的安排,進行詳細的分工!到時候大家就都不許走了,在這裡等候咱們的安排!」

可能看到有些人臉上,已經帶著一些凝滯,不知道是害怕還是顧忌。不過顯然坐在了這裡,就應該有著這個準備。因為劉闡和阿能,還安排著人在四周站著警戒!

可能感覺到這些人的心思,劉闡不由哼了一聲:「為了大家的安危,必須要相互信任!到時候我和阿能,根據每個團隊和個人的能力,合理的安排方向和線路!」

「那行動是什麼時候?」對於劉闡和阿能兩個人的計劃,宋章明顯早就料到一些東西,不過這時聽到兩個人的意思,居然眉毛皺起來。

隨後目光掃了這些人一眼,發現即使有人心裡有想法,卻也一時不敢站出來當出頭鳥,他居然保持著冷靜。看來他對這些人沒有信心,或者說他不太相信這些人。

「要想萬無一失,或者說相對於可靠,咱們都要準備一番,所以最晚不晚於後天,我們必須就要採取行動。因為這片雨林里的特殊,咱們靠近那些野人之後,晚上就偷襲它們寨子!」

劉闡這時沒有絲毫的隱瞞,不過話里說出來的意思,簡直有些再次令人感覺到,真的有些石破天驚! 第779章無畏無懼

「非煙!」

「小姐!」

看到柳非煙的模樣,陳半山和藝秋那是尖叫起來,陳半山趕緊把柳非煙抱住,看著柳非煙的樣子,感受著柳非煙的虛弱,陳半山十分的心痛。

「嗚嗚~」藝秋直接是哭了起來。

「半山,藝秋,你們怎麼了?」柳非煙一頭霧水地問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經毀容,也不知道為什麼陳半山會難過,藝秋會哭。

「沒什麼!」陳半山沒有說什麼,只是把柳非煙緊緊地擁在懷中。

「半山,你快去啊!」

柳非煙用她虛弱的手推了推陳半山,然而陳半山無動於衷。

「嗚嗚!小姐!」藝秋哭得不行,她道:「你看看你的樣子!」

這一刻,柳非煙只感覺到自己的全身火辣辣的痛,包話自己的面部也是火辣辣的痛。此時她輕輕揮手,在她的前方,空間蠕動,而後凝結出一面鏡子來。

「啊!」當柳非煙看到自己毀容之後,已經也是尖叫出來,她無論出何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毀容。

不過想想也是,那可是青天布下的結界,柳非煙強行衝出來,毀容和傷了身體已經是萬幸,沒死就已經夠幸運了。

「非煙,你不用擔心,我依然會愛你!」陳半山趕緊往柳非煙體內輸送本源。

柳非煙道:「半山,你不用擔心我,你趕緊去吧,我的傷會好,而且我也會恢復容貌,我會好好的,美美的出現在你面前。」

柳非煙說的也是真,到了她們這個境界,莫說是恢復容貌,就是爆體之後只要本源還在都能復活。不過陳半山的心痛不只是柳非煙毀容,而是因為柳非煙的付出。這一刻,陳半山也是馬虎不得,得趕緊把提親一事解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