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雖然心中各種不爽,但是還是按照他的要求來做了,一個個閉上眼睛,臉上放鬆,滿是虔誠。

“煙嵐,用水元珠給他們吸進去,記得要和幽冥分開。”江北趕緊向身邊的侯煙嵐說道。

侯煙嵐怔了一下,也不猶豫,趕緊伸出手,一個晶瑩剔透的大水球便出現在手中。

一個弟子擡了擡眼皮,看到了這一幕,頓時嚇得頭皮發麻,這特麼是要幹什麼!

不由得運轉起了自身的靈力來抵抗,也不在心裏喊什麼滅霸猛男了。

下一刻,白光凸現!在場的弟子都消失了!

而他,也頓覺心神一陣被拉扯,但是他作爲天境五階的強者還是擺脫了!

正在那得意的時候,傻眼了,往旁邊瞅了一眼,隊友們都沒了,唯有他還留在原地。

夏日的微風飄過,有點悶熱,但是他還是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人呢……人都去哪了!

咋一下就都沒了!這滅霸和這女人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

只見這滅霸緩緩走了過來,眉頭凝氣,一臉氣憤的看着他。

“你不承認我是天下第一猛男?”

弟子身體顫抖了一下,趕緊抱住江北的腳,“承認!承認!滅霸大人!讓我做什麼都行!我不想死啊!”

江北很無奈,他不是那種惦記着殺人的人,而且看這小子在那已經要哭出來了。

趕緊把腳抽了出來,這名牌鞋要是被弄髒了豈不是虧大發了?

回頭看了看侯煙嵐,再看看這已經開始痛哭流涕的弟子。

很煩啊!最討厭這羣人哭了!他又沒做什麼!怎麼弄得像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一樣!

“我說……你能不叫喚了嗎?很吵的。”江北一臉糾結的說道。

哭聲戛然而止!

就是這麼有效率!這弟子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口鼻,任由淚水順着臉頰滴落,大氣都不敢喘。

之前這滅霸就是這麼問的!然後那兩個沒反應,直接就被殺了!

他已經有了前車之鑑!

太可怕了這滅霸!

“煙嵐,再來一次吧,給他吸進去帶走。”江北轉頭說道。

又看向這小弟子,一臉陰霾的說道:“最後一次機會了,要麼進小世界跟他們待一會兒,要麼……”

話沒說完,江北指了指後面那個三師兄。

這小弟子猛地打了個冷戰,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一般!

白光閃過,這人也消失了,江北四下看了一圈,也不知道老爹在哪呢,之前的怒氣值可是給他嚇了夠嗆。

突然!目光凝住!

只見前方的樹林突然出現一個人影,是老爹!

老爹回來了!

“爹!你剛剛出什麼事了!”江北關心他爹,情急之下趕緊跑了過去。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250

“滾!老子沒出事!”江萬貫一臉陰霾的低吼道。

江北停下了腳步,聳了聳肩,沒出事就沒出事唄,吼啥,怪嚇人的。

“那個……爹,我剛剛弄了點苦力,以後幫我們推銷丹藥用!”江北眼珠一轉,趕緊說道。

江萬貫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什麼推銷丹藥?不懂,但是隨他吧。

剛剛這敗家玩意的表現還算不錯,起碼他走了之後這小子竟然沒犯慫。

嗯,還算是有點骨氣!

“爹,你剛剛去哪了?怎麼一言不合就跑了?”江北再次問道,也不管江萬貫心煩不心煩。

“跑了?”江萬貫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老子……哼!去那邊有點事!”

江北認真的點了點頭,一副似懂非懂的樣子,又轉變成了你懂得的表情。

老爹這是犯懶病了,虧了他跑了,不然這羣苦力八成的被老爹給按死。

“走吧,前面還有人在等着我們呢,敗家玩意,這個給你。”江萬貫走過來,朝着衆人說道,隨後遞給江北一個小瓶子。

當下,江北的心就是一個咯噔,什麼玩意?還有人!

但也看了一眼這小瓶子,是他自己煉製的還靈丹……

而老爹的這話也算是提醒了他,後面還有紫雲宗那羣畜生!

另一邊,秦墨白和他的隨身小弟子也超過了江北衆人所在的位置,朝着樹林內趕去。

至於剛剛那齣好戲,他自然是看到了,不過他並沒有在意。

區區武極門,還並不能入他的法眼,他最想看到的還是這紫雲宗。

在他的認知裏,這滅霸絕對沒那麼簡單,能秒殺一個比自己還高一境界的修士,他自認爲做不到。

甚至別說秒殺了,說得難聽點,取勝都難。

更何況是這種大境界的差距呢?

目的地將至,秦墨白的速度也終於放了下來,直接帶着旁邊的弟子竄上了一個巨樹!

小心的懷中的一個小盒子打開,一個小球被他握在手中,另一隻手隨手便佈下一個陣法!

如果江南在這,絕對會大吃一驚,佈陣,他也學過,但是這種陣法他絕對布不出來,甚至都看不懂!

而那小球,隨着陣法的布好更是散發出微弱的光芒,逐漸的變得光亮。

這是用來屏蔽神識的!出門在外,而且這紫雲宗還有如此多的強者,肯定得小心謹慎!

此時,那紫雲宗的吳長老也是面露疑色的向四周看了一圈。

閉上雙眼,神識頓時外放而出,而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呂陽掃視了半天也看到了他!

頓時轉過頭!不能盯着一個人看!目光這種東西是會被發覺的!

片刻之後,那吳長老卻也收回了神識,心中滿是懷疑,是他剛纔感覺錯了?

微微搖了搖頭,便繼續看着前方了,這是西絕城通往雲瀧城的必經之地!

看到這一幕,秦墨白也是長出了一口氣,他帶個小弟就往人家這來,要是被發現了還真是沒好下場。

而且這紫雲宗的人看起來滿口正義,但是要被他們捉了絕對沒好果子吃。

用他來威脅宗門還是輕的,就怕是會直接被滅口了!

就爲了看他所謂的一出好戲,就能特意跑來人家的埋伏地點,足以見得這秦墨白還很是個不嫌事兒大的。

“爹!我們不再弄個車了?還有,誰在等我們啊?要不繞路吧?”江北一臉緊張的問道。

他也不傻,等自己能幹啥?肯定又是想打劫!

這破地方!沒有人管管嗎!怪不得老爹說西絕城亂!這哪是亂啊!殺人犯法不知道嗎!

江萬貫乾脆就沒理他,有能耐你走唄。 看到老爹這樣,江北也慌了,老爹怎麼不說話啊!竟然又點上一根菸!

這是要上去幹啊!

但是江北哪能就這麼消停了!

明知道前面有人要打劫自己!這不是要上去送人頭嗎!萬一被人家團滅了呢!

別的不說,錢都沒了!兜裏五千多塊靈石,還有老爹給的那十個非常給力的!都得沒了!

錢倒是……無關緊要,命啊!命纔是最重要的!

越想越慌,好不容易有錢花了,哪能就這麼玩!

不行!這回是運氣好,對方太弱不行事兒。

但是下一羣呢!萬一碰到一羣賊猛的怎麼辦!

而且據小系統的意思,後面很可能就是那什麼呂陽的門派在等着他們!

那呂陽都這麼猛,那他後頭絕對還得有大哥!不然絕對不敢在這打劫!

老爹當年不就是被這羣人圍追堵截弄得跑回風國了嗎!

而且還有那什麼劉家,還有那個已經被自己殺掉的林逸風和他的什麼衡陽劍派,萬一聯合了怎麼辦!

無數的影視劇告訴自己,小心駛得萬年船,以爲自己行,但是結果可能就是被幹翻。

這年頭裝逼不成反被草的套路實在是太多了!

“爹!我覺得我們應該繞路!”江北竄了上去,擋住了江萬貫的腳步。

江萬貫擡了擡眼皮,心裏不解。

老子在這呢,你又慫個屁!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怎麼就生了這麼個玩意!

江北能不知道他爹厲害?

但是!賭不起!猥瑣發育不能浪!

雖說要是把這羣人給幹翻了又能搜刮不少的保護費,但是現在他並不缺錢花啊!

“爹!你說話啊!要不咱們繞路吧!”江北再次問道。

只不過語氣已經低了不少,像是在懇求。

“就這一條路。”江萬貫沉聲答道。

江北一下就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

得!就這麼簡單,繞不了了!

“想去雲瀧城,就必須得從這穿過去。”

江萬貫說罷,繼續朝前走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