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雖然在以前的時候,洛天辰在看到雨辰肉身的強悍之後,便有了與雨辰一戰的想法,雖然剛剛只是和雨辰短短的交手,不過雨辰所展露出來的實力卻讓洛天辰心驚。光憑這份戰鬥力就不是陰元境的武者能夠爆發出來的!

「雨辰我們一戰決勝負吧!」只聽洛天辰對雨辰平靜的說道,而同時洛天辰的右手並指為劍,頓時一道氣勁順著洛天辰的手指劃過了自己的胸膛,而由於之前洛天辰刻意散去了自己胸膛的石化規則,所以隨著洛天辰手指的滑過頓時一道血跡沿著洛天辰的胸膛滑落。

只見洛天辰的手掌浮動,頓時那一滴滴血跡懸浮在了洛天辰的手掌之中。而隨著洛天辰的信念一動,頓時那一滴滴血跡融入到了洛天辰的額頭之上,頓時一點點鮮紅色的印記在洛天辰的額定之上顯露。

「石化之體!」洛天辰在心中一聲怒吼,頓時由內而外洛天辰的整個肉身一層層的都化為了石頭一般。而洛天辰的身體也隨著石化之體的出現而拔高,壯大的許多。而看著洛天辰的變化,在雨辰的心中也感覺到了意識迫切的感覺。

「吼!」一聲聲怒吼聲震響,那巨大的血色魔化便向著洛天辰斬落而去,恐怖的劍勁劃過,凌厲的劍氣激射。那銳利的劍氣擊打在洛天辰的身上頓時發出了一聲聲叮叮噹噹的碰撞聲,不過洛天辰卻如有沒有感覺一般。

而就在那道巨大的劍勁即將斬落在洛天辰頭頂上之時,只見洛天辰的雙手舉起,而後緊緊的和在了一起,而那道巨大的劍勁也被那雙已經石化的雙手緊緊的卡在了雙手之間。而看到洛天辰竟然徒手接下如此強大的劍勁,雨辰的心裡頓時一凸。這般強悍的肉身,即使是現在雨辰自己也無法做的到!

「轟!」而伴隨著一聲轟響,只見那洛天辰竟然將其握住的那道劍勁攔腰折斷,而隨著這道劍勁一斷兩半,頓時這股劍勁也開始消散於無形了。而就在雨辰想要再一次斬殺出一道劍勁的時候,洛天辰的身影已經來到了雨辰的身前。

而倉促之間的雨辰頓時一個格擋,將重劍那寬大的劍身擋在了自己的身前。而就在雨辰的格擋完成的一瞬間,「轟!」頓時洛天辰的拳勁也轟殺在了那重劍的劍身之上。「砰!砰!」而受到這股巨大力量的撞擊之下,那守護著雨辰的血魔妖虎頓時崩潰了。而身穿黑色戰甲的雨辰也再一次的出現在了戰台之上。

「好強!」而在被洛天辰一拳轟退之後,雨辰心中暗道,不過雨辰也並非是畏懼之人,「殺!」雨辰一聲輕喝,那雙眸之中的血色也更加的濃郁了數分,此刻的雨辰心中滿是殺意,雨辰的整個心神都被殺戮所籠罩著。

「嗤!」頓時;一道劍芒從雨辰重劍之下斬殺而出,「轟!」只見洛天辰的石化之拳不斷地轟殺而出,頓時那一道道恐怖的黑色劍勁如同泡沫一般消散。而就在雨辰的重劍舉起剛想要斬落的剎那,只見一道拳芒轟殺而出,幾乎在那剎那之間便轟擊在了那重劍的劍刃之上。

只見洛天辰一拳抵在了重劍的劍刃之上,而另一隻石化之拳頓時便向著雨辰的胸膛轟殺而出。這洛天辰在石化之後,不但肉身便對更加的強悍了,就連他的速度也教之前提升了數倍不止!而洛天辰仰仗著強大的肉身以及爆發的速度,使得雨辰處處都受制於他!

而在看到洛天辰的拳芒之後,雨辰頓時雙眸微縮。「殺!」而幾乎在先後之間雨辰的拳芒也同樣的轟殺而出。恐怖的拳勁其聲勢雖然不急洛天辰的石化之拳那般浩大,不過那已經達到了第三層的殺戮規則纏繞,使得整隻拳頭都化為了殺戮之拳!

「轟!」頓時只見殺戮之拳與石化之拳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氣勁喧騰,殺戮規則序亂,石化規則層層崩潰。而兩人的身影也同時的向後滑去,而在停下身子之後,洛天辰看著自己拳頭之上已經退去的石化規則,頓時洛天辰心念一動,石化規則便再一次的將洛天辰完全的覆蓋。

而雨辰在轟殺出那一道殺戮之拳之後,雨辰身上的殺戮規則也被打亂,那巨大的碰撞力量使得雨辰拳頭依然輕顫不已。不光是雨辰的拳頭就連體內的氣血也是一陣翻騰,在剛剛與洛天辰碰撞的時候,雨辰便有一種要被對方碾壓般的感覺,若非是雨辰的肉身被洛天辰的石化差不了多少,恐怕剛剛那一擊便足以讓雨辰的喪失戰鬥力!

而在那一拳之後,雨辰也就就越發的感覺到了這洛天辰果然絕非一般之人!若是換做其他陽元境二層的武者,在雨辰動用血魔妖虎的時候便足以對抗了!可是如今不但魔虎被破,就連雨辰也險些受傷。

「肉身和力量嗎?」而在感受到之前洛天辰那一擊之中蘊含的強大力量以及洛天辰的恐怖肉身之後,雨辰心中暗道。「既然如此那就我就以力量破力量!以力破防禦!」雨辰心中喃喃的道。

「砰!」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的腳步向前一步踏出,頓時一股無形的氣勢從雨辰的身上爆發,「洛天辰!接我一拳!」將重劍背負在身後的雨辰怒吼一聲,頓時那一雙拳勁一握,一道轟鳴之聲震響。

「聖象勁拳!」雨辰一拳轟殺而出,而對面應戰雨辰的洛天辰在感受到雨辰這一拳轟殺而來的同時,便從雨辰拳芒之中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感,雨辰的拳頭雖然小,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在洛天辰看來雨辰的拳芒竟然是如此的「巨大」,以至於讓洛天辰有一種自己根本就無法逃離這一拳的感覺。

而一拳轟殺而出的雨辰,幾乎將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彙集在了那拳勁之中,即使是已經達到了第三層的殺戮規則也只不過是勉強可以支撐雨辰動用一次聖象勁拳而已。!而有著殺戮規則凝聚而成的聖象勁拳,其爆發出來的殺戮氣息這是更加的強盛。

而此刻,彷彿洛天辰應戰的並非是雨辰,而是一隻擎天巨象,一直渾身都透露著無上殺戮的巨象,那拳勁之中散發的那股強大的力量感讓洛天辰感覺到了一絲絲緊迫的壓迫感! 而此刻,彷彿洛天辰應戰的並非是雨辰,而是一隻擎天巨象,一直渾身都透露著無上殺戮的巨象,那拳勁之中散發的那股強大的力量感讓洛天辰感覺到了一絲絲緊迫的壓迫感!

「喝!」只聽洛天辰一聲暴喝,那石化之拳便再一次的轟殺而出,一道道石化之拳不斷地轟擊在了那巨大的拳芒之上,可是依然轟不破那一道拳勁。「石化之拳!」而就在這個時候洛天辰雙腳一踏地面,頓時整個身子一躍而起,整個人彷彿化作了一道拳芒向著那道巨象之拳轟殺而去。

「轟!」而在剎那之間兩人的拳勁便對轟在了一起,頓時兩股恐怖的氣勁碰撞,石化之拳和巨象之拳盡數的崩潰,而兩人的身影也幾乎在那股混亂的氣勁激起的一瞬間而淹沒在了其中,慌亂的氣勁風暴阻礙了眾人的視線,使得人么無法看清楚戰台之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而就在片刻之間,那股激蕩的氣勁風暴也漸漸的平息了下來,而雨辰和洛天辰的身影也重新的展露了出來。此刻在戰台之上,兩道身影矗立著,此刻的兩人都是異常的狼狽,那原本束縛長發的發冠也在氣勁之中被擊碎,就連身上的武袍也幾乎盡毀。

「到底誰贏了?」而在看著戰台之上的兩人,無論是高台之上的眾人,還是戰台之上的觀眾人心中都在猜想著,不過即使是之前雨辰和洛天辰的激戰幾乎平分秋色,不過在大多數的人的心中對於雨辰他們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而就在眾人都在期待著答案的時候,戰台之上的洛天辰不可置信的看著雨辰,在剛剛的那一拳之中,若非是最後時刻雨辰收攏了一些自己的拳勁,恐怖現在他就連站著的力量都沒有了。「咔!」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咔咔的碎裂聲從寂靜的戰台之上傳出。

而在這聲炸裂聲之後,頓時一聲聲的「咔咔」之聲不絕,而眾人也發現在洛天辰身上的一道道裂紋浮現,而隨著那一道道裂紋的不斷的擴大,幾乎在瞬間那炸裂聲便布滿了洛天辰的周身。

而就在眾人都在以為洛天辰會隨著這石化之體的炸裂而殞身的時候,只聽洛天辰大笑一聲道:「雨辰,這一戰我輸了!不過也非常的感謝你,要不然我的石化規則也不會再一次的突破!」而就在這個時候,洛天辰身上的氣息一震,頓時那在洛天辰身上炸裂的石屑被震落,而完好無損的洛天辰也再一次的出現在了戰台之上。

雖然洛天辰的石化規則並沒有突破到第三層,不過卻也在第二層向前走了一大步,相信以洛天辰的天賦要不了多久,他便可以突破到石化規則第三層的境界!

而對於洛天辰的話雨辰並沒有在意,不過對於下面的觀眾而言,尤其是洛楓帝國的武者而言,洛天辰的話就足以震動他們了!雨辰的實力他們不知道,不過這洛天辰的實力他們確實知道的,可是如今洛天辰竟然親口承認自己落敗了!

而雨辰和洛天辰兩人對視了一眼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竹籤之上休息了。剛剛那一戰洛天辰在規則之上更近了一步,不過那巨大的元力消耗卻還是非常的恐怖的,此刻的雨辰和洛天辰都由一些脫力,尤其是之前那最後一次的碰撞,使得兩人都受不不同程度的傷勢。

所以一會到竹籤上之後,雨辰便一道印記打出,頓時一股股生機從自己的體內湧出恢復著自己體內的傷勢,而同時雨辰在別人不注意的同時,吸納著一顆顆妖元之內的妖元之力來恢復著自己體內的元力。

雖然雨辰有著療傷和恢復元力的丹藥,不過這樣確實最直接也是最快的方式!而洛天辰也幾乎同樣是如此,畢竟接下來還會有無數場戰鬥,恢復自己的實力對於他們而言那絕對是非常重要的。

而在看著雨辰擊敗洛天辰之後,申屠榮軒也是有一些吃驚,不過也正是如此,也使得申屠榮軒感覺與雨辰一戰將會更加的痛快!而在雨辰的比試結束之後,申屠榮軒也不再與楊陽繼續玩下去了,「滾!」只聽申屠榮軒一聲怒喝,頓時那恐怖的掌力便直接的向著楊陽轟殺而出。

「水!」而在看到申屠榮軒的攻擊之後,楊陽也是眉頭一皺,在之前雨辰和洛天辰對戰的時候,申屠榮軒雖然也在與他對戰,可是卻也沒有如今這一掌的威力巨大。不過此刻的楊陽也不來不及多想,頓時水之規則瀰漫而出。

頓時那水之規則與申屠榮軒的掌力碰撞,而在楊陽心目中想象的那種以水的至柔之力來化解申屠榮軒掌力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只見那恐怖的掌力竟然蘊含著強大的腐蝕力量,直接的將楊陽的水之規則腐蝕,而那道巨大的掌力隨後便直接的轟擊在了楊陽的身上。

而在被申屠榮軒一種轟中之後,楊陽的身影頓時倒飛而出,「砰!」而隨後楊陽的身影撞擊在了雨辰身下的那根巨大的竹籤之上這才停了下來。而感受到撞擊之後的雨辰也在這一時刻睜開了雙眼,不過雨辰第一眼看的並非是自己下方撞過來的楊陽而是戰台之上站著的申屠榮軒。

而在雨辰下方竹籤旁邊的楊陽在看到雨辰竟然只是「輕蔑」的掃了自己一眼便將目光鎖定在了剛剛打贏自己的申屠榮軒的身上,這頓時便讓原本已經怒火燒心的楊陽更加的暴露不已!

「喝!」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聽楊陽一聲怒吼,頓時一拳便轟響了雨辰身下的那跟巨大的竹籤之上,由於那根竹籤只不過是普通的竹子製成的而已,所以在受到楊陽那巨大的力量撞擊之後,頓時便應聲而斷了。

而雨辰在看到楊陽竟然對自己出手之後,頓時也是眉頭一擰,「哼!」只聽雨辰冷哼一聲,這楊陽未免也太沒有氣度了,自己敗給了申屠榮軒那隻能怪他自己的實力不濟,可是這楊陽竟然遷怒於他!難道這楊陽真的以為自己是軟柿子不成?難道這楊陽真的以為自己比洛天辰還要厲害不成?

而就在竹籤斷掉的同時,雨辰的身影也從高處落了下來,而同時身在高處的雨辰一掌便轟響了楊陽。而身在下方的楊陽也同樣的一掌抬起向著雨辰轟殺而出,「砰!」頓時之間兩道掌印便對轟在了一起。

而身在上方倒置的雨辰,一掌與楊陽的手掌對轟在一起,而同時雨辰的另一隻手掌也在凝聚元力,「轟!」而就在下一個瞬間,雨辰的兩隻手掌便重疊在了一起,而那一隻凝聚元力的手掌便轟擊在了那隻與楊陽對轟的手掌的掌面子上。

而身在下方的楊陽再一次的受到雨辰的一擊之後,頓時便讓楊陽的雙腿微微的彎曲,不過在楊陽岔開雙腳踏擊在地面上之後,楊陽的身影便再一次的穩住了。而不與楊陽糾纏的雨辰趁機一躍便落在了附近的一個戰台之上,而雨辰的雙眸緊緊地盯著楊陽,其寓不言而明。

而剛剛落敗,既需要找回名字的楊陽在看到雨辰挑釁的目光之後頓時冷哼一聲,而隨後楊陽便縱身一躍便來到了戰台之上。「不要以為有人給你撐腰我便會手下留情!」而在站在戰台之上之後,楊陽便對雨辰說道。而對於楊陽的話,雨辰也不予理會,而是淡淡的道:「出手吧!」

「你!」而在聽到雨辰那平淡的話之後,楊陽頓時心中微怒!「這小小的陰元境武者竟然也看不起我?」楊陽心中怒吼道。不過楊陽卻忘記了剛剛雨辰可是與洛天辰一戰並且擊敗了洛天辰!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之間楊陽一聲怒吼,頓時腳步一踏,整個身影便向著雨辰暴沖而去,恐怖的力量匯聚在其手中的長劍之上,頓時一道恐怖的劍光便向著雨辰的胸膛之上刺殺而去。

而看著楊陽手中的長劍,雨辰的雙眼微眯,頓時一股殺戮規則便如同洪荒之水一般洶湧而出,恐怖的殺戮規則凝聚成一道劍刃匯聚在重劍的劍鋒之上。「殺!」雨辰一聲輕喝,頓時其手中的長劍斬殺而下。頓時一道黑色劍勁楊陽的長劍碰撞在一起,一股強大的氣勁向著四周喧騰。

「魔怒弒神斬!」只見一擊之後,雨辰的重劍頓時再一次的划落,而一道黑色巨大的劍勁如影隨形。「魔神降臨!」頓時一股霸道異常的氣息從雨辰的體內復甦,凌厲的劍氣激射,「斬!」只聽雨辰喝聲落下,那劍影也隨之落下!

雨辰在這裡打個廣告,雨辰的微博是:魂武之雨辰,魂武之巔的貼吧是:魂武之巔,魂武之巔的扣扣群是:368589681,望喜愛魂武之巔的你們可以踴躍的加入,同時雨辰也推薦你們在正版網站「小說閱讀網」瀏覽,也誰是歡迎你們留言、、、、 「魔怒弒神斬!」只見一擊之後,雨辰的重劍頓時再一次的划落,而一道黑色巨大的劍勁如影隨形。「魔神降臨!」頓時一股霸道異常的氣息從雨辰的體內復甦,凌厲的劍氣激射,「斬!」只聽雨辰喝聲落下,那劍影也隨之落下!

而在感受到從雨辰身上傳來的那股壓迫感之後,楊陽也不敢在託大了,頓時一股水之規則從其體內湧出,而隨著這股水之規則的湧出,頓時一股嘩嘩的流水聲從楊陽的體內響起,只見楊陽手中的長劍舞動,頓時無數道劍影組成了一道劍牆,而同時一股水之規則不斷地融入到其中。

「劍盾水之牆!」楊陽心中一聲輕喝,頓時那一道道劍勁和水之規則組成的劍牆便出現在了楊陽的身前,企圖以這劍盾水之牆抵擋雨辰的魔怒弒神斬。

「劍盾水之牆!」楊陽心中一聲輕喝,頓時那一道道劍勁和水之規則組成的劍牆便出現在了楊陽的身前,企圖以這劍盾水之牆抵擋雨辰的魔怒弒神斬。只見那黑色巨大的劍影斬擊在了那道水牆之上,頓時一聲「噗!」的聲響響起,就彷彿是木棒打擊在水面上傳來的聲音似的。

而在自己的重劍斬落入那道水之牆內之時,雨辰頓時便感覺到了一種「無力感」,就彷彿是自己的那一擊斬落在了水裡一般,而只見的那道黑色的劍影在落入那水牆內之後,便含彷彿消失了一般,不見了蹤影。

而在察覺到異常之後,雨辰想也沒有想頓時便抽身向後暴退而去,不夠就在這個時候,楊陽那張不算事清秀的臉龐之上露出了一道陰謀得逞般的笑容。而就在雨辰後退的那一剎那,楊陽手中的長劍頓時便向著雨辰的胸膛兇猛的刺去。

而已經退至不及的雨辰頓時心念一動,那黑色的玄武戰甲便將雨辰守護在了戰甲之內,「砰!」而楊陽手中的長劍頓時便刺在了那玄武戰甲之上,而發出了一道猶如擊打在金屬上一般的聲音。

「碎!」(「殺!」)只聽楊陽和雨辰幾乎在同一時間大喝一聲,楊陽手中的長劍向前挺去,而雨辰手中的重劍匯聚著濃郁的殺戮規則再一次的斬落在了那水牆之上,欲將那道水之牆擊碎。可是即使是再凌厲的劍光都是無法斬破水面的,所以在雨辰的劍光滑過之後,那道水牆便重新的聚合在了一起,而斬落入水牆之內的劍氣也彷彿被那水消融了一般,不見了蹤影。

「哈哈!你破不開我的劍盾水之牆的!」而看著雨辰那毫無效果的一擊,楊陽一聲冷笑,頓時那手中的長劍再一次的向前挺去了數分。「轟!」只聽一聲轟響,那守護在雨辰體表的玄武戰甲便破碎了開來。

「鐺!」頓時楊陽的長劍便刺在了雨辰的胸膛之上,不過楊陽的長劍卻無法刺去雨辰的體內分毫。而在察覺到雨辰強悍的肉身之後,楊陽頓時神色一變,不過隨後楊陽便露出了一個譏諷的笑容,道:「我領悟水之規則,你可知道你體內的血液也如同水一般!」

而就在楊陽的話音落下,頓時一股規則之力順著楊陽的長劍湧入到雨辰的體內,而在這股規則之力湧入之後,雨辰頓時便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彷彿自己體內的鮮血不再受自己的身體所控制了一般。

而在察覺到這種感覺之後,雨辰心中頓時一驚,而同時雨辰的腳步一踏,頓時整個人便向後退去。「你退的掉嗎?」而在看到雨辰退後之時,楊陽一聲冷笑,頓時一個箭步,身體便向著雨辰爆射而去。

雖然雨辰抽身離開,不過那種體內鮮血暴動的感覺卻依然沒有任何緩解,而在察覺到這樣情況之後,雨辰頓時一聲冷哼,「這就是你的最後手段嗎?不過可惜!」雨辰雙目微凝道,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楊陽也同樣的一聲冷哼,這樣操控對方體內的血液而將對方殺死的手段確實是令人防不勝防!不過他遇到的對手卻是雨辰!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恐怖的寒意規則從雨辰的身體之內爆發,而那股侵入到雨辰體內的水之規則也在這極致的寒意規則之中所泯滅,而同時雨辰的一道劍指點出,頓時那股恐怖的寒意規則便向著楊陽衝殺而去。

楊陽本就是向著雨辰追去的,而現在雨辰不但停下了身子,而且還向著其點出了一道寒意規則,而已經躲閃不及的楊陽頓時便被那恐怖的寒意規則所轟中,而楊陽水之規則在遇到雨辰的寒意規則之時頓時便化為了冰晶,而渾身沐浴著水之規則的楊陽也在瞬間被冰晶所覆蓋。

「寒冰規則!竟然是寒冰規則!」

「真的是寒冰規則!再加上之前雨辰暴露出來的殺戮規則,那豈不是所雨辰身具兩種規則之力!而且這兩種規則之力都是如此之強!這天賦!可怕!」能夠領悟規則之力的無不是擁有莫大的機緣,或者是有著深厚的底蘊。能夠身具一種規則之力就已經是讓眾人羨慕不已的了,而如今雨辰暴露出來兩種力量,這頓時便在人群中炸開了鍋。

而那名雨家老祖在看到雨辰又暴露出來一種規則之力之後,那張老臉之上也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這小子,不錯!隱藏的夠深!」。

而冰雪帝國的南宮博雄他們也都是一個吃驚的看著戰台之上的雨辰,一直以來雨辰可都沒有暴露過寒冰規則,所以即使是他們也都以為雨辰領悟的只是殺戮規則而已,畢竟他們也不敢往雨辰能夠領悟兩種規則這上面想。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具有寒冰規則!」而在楊陽破碎自己身上的冰屑之後,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不過雨辰卻並不給他吃驚的時間,只見雨辰的腳步一踏,頓時那已經達到了三層寒意規則瘋狂的釋放,恐怖的寒意規則頓時便向著楊陽迎面撲去。

而迎上雨辰的寒意規則,楊陽的水之規則頓時便都到了影響。「冰封!」只聽一聲輕喝,雨辰的身影一步踏出,而雨辰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恐怖的寒意頓時便向著楊陽襲殺而去,雨辰的腳步所踏之處,整個戰台都被冰晶所覆蓋!

「轟!」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的掌印便轟擊在了楊陽的後背之上,頓時楊陽身上的那水之規則助長雨辰的寒意的規則,頓時一層層厚厚的冰晶凝結在了楊陽的身上,而幾乎在片刻之間,楊陽的整個人便都冰封在了冰晶之內。

而在楊陽被冰晶冰封之後,雨辰一個飛躍,頓時一道腳印提出,那恐怖的力道盤踞在雙腿之上,只聽「轟」的一聲,那冰封楊陽的冰塊便炸裂開來,而楊陽的身影和那碎裂的冰塊都在雨辰那腳力的余勁之下向著戰台之上砸去。

而在一腳破碎冰晶之後,雨辰並沒有在回頭去看已經落敗的楊陽,只見雨辰的腳步一踏,頓時那根原本屬於楊陽的竹籤便在雨辰的那一腳之力下被震得飛了起來,而隨後只見雨辰一掌便啪擊在了那竹籤之上,而隨後那根原本屬於楊陽的竹籤便重新的落在了雨辰所在的十二的那個位置之上。

而同時雨辰身上的殺戮規則涌動,頓時便將楊陽的號碼從竹籤之上抹掉,而取而代之的這是一個大大的「十二」兩個字出現在了竹籤之上。而看著雨辰就這樣講自己的竹籤搶走,從地面之上站起來的楊陽,雙眸之中充滿了殺機。

而出了楊陽之外,還有一人就是林雷弄了,這林雷弄現在不斷廢了一臂,而且當林雷弄看著戰台之上不斷展露風頭的雨辰,先是暴露出來第二種規則之力,后又是強行奪取楊陽的竹籤,這無論是那一樣都讓人無數人喝彩,不過雨辰越是強大,林雷弄雙眼之中的陰霾也就更加的沉重。

而看著雨辰一連串的動作以及那兩種都已經到達了第三層的規則之力,申屠榮軒看著雨辰的目光也就更加的有趣了。「下來吧!來完成我們之間沒有完成的那一戰!相信會很有意識的!」而站在戰台之上沒有動的申屠榮軒看著雨辰而淡淡的道。

「那邊如你所願!」額在看到申屠榮軒的那一雙眸子之後,雨辰一聲冷哼,頓時雨辰的身影閃動,而隨後雨辰便落在了戰台之上,兩人曾經在死人墓之內交過一次手,雖然當時雨辰實力不敵,不過卻依然擊傷了申屠榮軒,而今日之戰,卻是兩人第一次真真正正的交鋒。

「魔怒弒神斬!」只見一擊之後,雨辰的重劍頓時再一次的划落,而一道黑色巨大的劍勁如影隨形。「魔神降臨!」頓時一股霸道異常的氣息從雨辰的體內復甦,凌厲的劍氣激射,「斬!」只聽雨辰喝聲落下,那劍影也隨之落下!

而在感受到從雨辰身上傳來的那股壓迫感之後,楊陽也不敢在託大了,頓時一股水之規則從其體內湧出,而隨著這股水之規則的湧出,頓時一股嘩嘩的流水聲從楊陽的體內響起,只見楊陽手中的長劍舞動,頓時無數道劍影組成了一道劍牆,而同時一股水之規則不斷地融入到其中。

「劍盾水之牆!」楊陽心中一聲輕喝,頓時那一道道劍勁和水之規則組成的劍牆便出現在了楊陽的身前,企圖以這劍盾水之牆抵擋雨辰的魔怒弒神斬。

「劍盾水之牆!」楊陽心中一聲輕喝,頓時那一道道劍勁和水之規則組成的劍牆便出現在了楊陽的身前,企圖以這劍盾水之牆抵擋雨辰的魔怒弒神斬。只見那黑色巨大的劍影斬擊在了那道水牆之上,頓時一聲「噗!」的聲響響起,就彷彿是木棒打擊在水面上傳來的聲音似的。

而在自己的重劍斬落入那道水之牆內之時,雨辰頓時便感覺到了一種「無力感」,就彷彿是自己的那一擊斬落在了水裡一般,而只見的那道黑色的劍影在落入那水牆內之後,便含彷彿消失了一般,不見了蹤影。

而在察覺到異常之後,雨辰想也沒有想頓時便抽身向後暴退而去,不夠就在這個時候,楊陽那張不算事清秀的臉龐之上露出了一道陰謀得逞般的笑容。而就在雨辰後退的那一剎那,楊陽手中的長劍頓時便向著雨辰的胸膛兇猛的刺去。

而已經退至不及的雨辰頓時心念一動,那黑色的玄武戰甲便將雨辰守護在了戰甲之內,「砰!」而楊陽手中的長劍頓時便刺在了那玄武戰甲之上,而發出了一道猶如擊打在金屬上一般的聲音。

「碎!」(「殺!」)只聽楊陽和雨辰幾乎在同一時間大喝一聲,楊陽手中的長劍向前挺去,而雨辰手中的重劍匯聚著濃郁的殺戮規則再一次的斬落在了那水牆之上,欲將那道水之牆擊碎。可是即使是再凌厲的劍光都是無法斬破水面的,所以在雨辰的劍光滑過之後,那道水牆便重新的聚合在了一起,而斬落入水牆之內的劍氣也彷彿被那水消融了一般,不見了蹤影。

「哈哈!你破不開我的劍盾水之牆的!」而看著雨辰那毫無效果的一擊,楊陽一聲冷笑,頓時那手中的長劍再一次的向前挺去了數分。「轟!」只聽一聲轟響,那守護在雨辰體表的玄武戰甲便破碎了開來。

「鐺!」頓時楊陽的長劍便刺在了雨辰的胸膛之上,不過楊陽的長劍卻無法刺去雨辰的體內分毫。而在察覺到雨辰強悍的肉身之後,楊陽頓時神色一變,不過隨後楊陽便露出了一個譏諷的笑容,道:「我領悟水之規則,你可知道你體內的血液也如同水一般!」

而就在楊陽的話音落下,頓時一股規則之力順著楊陽的長劍湧入到雨辰的體內,而在這股規則之力湧入之後,雨辰頓時便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彷彿自己體內的鮮血不再受自己的身體所控制了一般。

而在察覺到這種感覺之後,雨辰心中頓時一驚,而同時雨辰的腳步一踏,頓時整個人便向後退去。「你退的掉嗎?」而在看到雨辰退後之時,楊陽一聲冷笑,頓時一個箭步,身體便向著雨辰爆射而去。

雖然雨辰抽身離開,不過那種體內鮮血暴動的感覺卻依然沒有任何緩解,而在察覺到這樣情況之後,雨辰頓時一聲冷哼,「這就是你的最後手段嗎?不過可惜!」雨辰雙目微凝道,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楊陽也同樣的一聲冷哼,這樣操控對方體內的血液而將對方殺死的手段確實是令人防不勝防!不過他遇到的對手卻是雨辰!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恐怖的寒意規則從雨辰的身體之內爆發,而那股侵入到雨辰體內的水之規則也在這極致的寒意規則之中所泯滅,而同時雨辰的一道劍指點出,頓時那股恐怖的寒意規則便向著楊陽衝殺而去。

楊陽本就是向著雨辰追去的,而現在雨辰不但停下了身子,而且還向著其點出了一道寒意規則,而已經躲閃不及的楊陽頓時便被那恐怖的寒意規則所轟中,而楊陽水之規則在遇到雨辰的寒意規則之時頓時便化為了冰晶,而渾身沐浴著水之規則的楊陽也在瞬間被冰晶所覆蓋。

「寒冰規則!竟然是寒冰規則!」

「真的是寒冰規則!再加上之前雨辰暴露出來的殺戮規則,那豈不是所雨辰身具兩種規則之力!而且這兩種規則之力都是如此之強!這天賦!可怕!」能夠領悟規則之力的無不是擁有莫大的機緣,或者是有著深厚的底蘊。能夠身具一種規則之力就已經是讓眾人羨慕不已的了,而如今雨辰暴露出來兩種力量,這頓時便在人群中炸開了鍋。

而那名雨家老祖在看到雨辰又暴露出來一種規則之力之後,那張老臉之上也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這小子,不錯!隱藏的夠深!」。

而冰雪帝國的南宮博雄他們也都是一個吃驚的看著戰台之上的雨辰,一直以來雨辰可都沒有暴露過寒冰規則,所以即使是他們也都以為雨辰領悟的只是殺戮規則而已,畢竟他們也不敢往雨辰能夠領悟兩種規則這上面想。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具有寒冰規則!」而在楊陽破碎自己身上的冰屑之後,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不過雨辰卻並不給他吃驚的時間,只見雨辰的腳步一踏,頓時那已經達到了三層寒意規則瘋狂的釋放,恐怖的寒意規則頓時便向著楊陽迎面撲去。

而迎上雨辰的寒意規則,楊陽的水之規則頓時便都到了影響。「冰封!」只聽一聲輕喝,雨辰的身影一步踏出,而雨辰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恐怖的寒意頓時便向著楊陽襲殺而去,雨辰的腳步所踏之處,整個戰台都被冰晶所覆蓋!

「轟!」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的掌印便轟擊在了楊陽的後背之上,頓時楊陽身上的那水之規則助長雨辰的寒意的規則,頓時一層層厚厚的冰晶凝結在了楊陽的身上,而幾乎在片刻之間,楊陽的整個人便都冰封在了冰晶之內。

而在楊陽被冰晶冰封之後,雨辰一個飛躍,頓時一道腳印提出,那恐怖的力道盤踞在雙腿之上,只聽「轟」的一聲,那冰封楊陽的冰塊便炸裂開來,而楊陽的身影和那碎裂的冰塊都在雨辰那腳力的余勁之下向著戰台之上砸去。

而在一腳破碎冰晶之後,雨辰並沒有在回頭去看已經落敗的楊陽,只見雨辰的腳步一踏,頓時那根原本屬於楊陽的竹籤便在雨辰的那一腳之力下被震得飛了起來,而隨後只見雨辰一掌便啪擊在了那竹籤之上,而隨後那根原本屬於楊陽的竹籤便重新的落在了雨辰所在的十二的那個位置之上。

而同時雨辰身上的殺戮規則涌動,頓時便將楊陽的號碼從竹籤之上抹掉,而取而代之的這是一個大大的「十二」兩個字出現在了竹籤之上。而看著雨辰就這樣講自己的竹籤搶走,從地面之上站起來的楊陽,雙眸之中充滿了殺機。

而出了楊陽之外,還有一人就是林雷弄了,這林雷弄現在不斷廢了一臂,而且當林雷弄看著戰台之上不斷展露風頭的雨辰,先是暴露出來第二種規則之力,后又是強行奪取楊陽的竹籤,這無論是那一樣都讓人無數人喝彩,不過雨辰越是強大,林雷弄雙眼之中的陰霾也就更加的沉重。

而看著雨辰一連串的動作以及那兩種都已經到達了第三層的規則之力,申屠榮軒看著雨辰的目光也就更加的有趣了。「下來吧!來完成我們之間沒有完成的那一戰!相信會很有意識的!」而站在戰台之上沒有動的申屠榮軒看著雨辰而淡淡的道。

「那邊如你所願!」額在看到申屠榮軒的那一雙眸子之後,雨辰一聲冷哼,頓時雨辰的身影閃動,而隨後雨辰便落在了戰台之上,兩人曾經在死人墓之內交過一次手,雖然當時雨辰實力不敵,不過卻依然擊傷了申屠榮軒,而今日之戰,卻是兩人第一次真真正正的交鋒。 這大乾帝國的武者就彷彿是戳到了馬蜂窩一般,使得其他四大帝國之中除了雨霧帝國的楊陽敗落在雨辰之手以及正在和雨辰對戰的申屠榮軒之外,其他三大帝國的武者都開始對大乾帝國的武者進行了輪番的邀戰。

大乾帝國如今就只剩下了長孫俊秀、慕天華以及雨沐楓三人還站在台上,可是在面前其餘眾人的一一挑戰,就是長孫俊秀也無法堅持長時間的戰鬥,所以在剛開始的幾場挑戰只是,他們三人還能夠對抗,可是隨著戰鬥的繼續,他們三人也漸漸的不敵,畢竟經過了連番大戰,他們的元力消耗也是非常的嚴重的。

而隨著一場場戰鬥的結束大乾帝國的武者們也是一臉鐵青,「簡直欺人太甚!」不過其他帝國的武者都是名正言順的挑戰,所以他們對此也是有苦說不出。在雨辰和申屠榮軒兩人共同站在同一個戰台之上的時候,頓時兩股強大的氣息分別的從兩人的身上爆發,恐怖的氣息化作一道道颶風,不停的向著對方衝撞而去。雨辰可是還記得火麒麟的話,這申屠榮軒乃是一名邪修者,若是能夠就將之斬殺,那就絲毫不要留手!

一念至此,頓時一股恐怖的殺戮規則從雨辰的身上爆發,恐怖的殺戮規則瘋狂的匯聚,而手握重劍的雨辰,身上頓時爆射出一道道殺戮劍芒。「殺!雨辰一聲輕喝,頓時而雨辰的身影頓時隨之而動,巨大的劍影也轟然斬下。

「哼!」只聽申屠榮軒一聲冷哼,而隨著申屠榮軒的腳步狠狠的踏擊在地面之上,頓時一道恐怖的刀芒便向著那道劍影劈斬而出,「轟!」頓時劍影和刀芒破碎,恐怖的氣勁向著四周爆發而去。

「弒戮六絕!」只見雨辰手中的黑色重劍不斷地揮斬而出,頓時一道道劍芒便猶如黑色的死亡鐮刃一般向著申屠榮軒劈斬而出。而申屠榮軒的周身恐怖的氣息涌動,頓時那股強大的邪之力匯聚層一道平面,抵擋著那一道道黑色的的死亡劍氣。

而在一擊之後的雨辰頓時身影向後退去,而同時一股更為強大的殺戮規則從雨辰的體內復甦而後便瘋狂的湧入到重劍之內,頓時一道殺戮劍芒籠罩在了重劍之上,一股霸道的氣息從那柄劍芒之上展露。「嗡!」頓時一簇簇黑色的火焰在重劍之上燃燒,而伴隨著這狂暴的黑色火焰,那股霸道的氣勢也更加的恐怖了起來。

「魔神怒!」而伴隨著雨辰的重劍斬下,頓時那黑色的火焰便轟然向著四周爆發,而後向著申屠榮軒撲面而去,而同時那黑色火焰之中凝聚的一道黑色的劍氣,也劃破了風聲、斬破了火焰,幾乎在剎那之間便轟殺在了申屠榮軒的身前。

「嚯!嚯!嚯!這才有點意思!雨辰!」只聽申屠榮軒一聲怪叫,頓時申屠榮軒手中的刀鋒也同樣的斬殺而出,頓時那股既恐怖又邪惡的力量瀰漫而出,刀鋒所指、邪力蔓延。頓時刀鋒與劍芒再一次的碰撞,而這兩股強大的力量碰撞,頓時便激起了一股恐怖的風暴。

風助火勢,而在這股強大的風暴之中,那黑色的火焰也更加狂暴了,幾乎在片刻之間那黑色的火焰便伴隨著那股風暴蔓延至了大半個戰台。而在這股黑色的火焰燃燒之下,即使是那堅固如鐵的地面也炸裂了一道道裂紋。

恐怖的黑色火焰頓時便與那股強大而又邪惡的邪之力碰撞,那黑色的火焰不斷地將那邪惡之力焚燒而泯滅掉,可是在火焰覆滅邪之力的同時,那邪之力之中蘊含的腐蝕力量也在瘋狂的破壞著那黑色的火焰。

而在察覺到自己的力量竟然被泯滅掉之後,即使是申屠榮軒也是微微錯愕,畢竟還是有人第一次可以和他的邪之力正面抗衡。不過這樣對於申屠榮軒來說也就更加的有戰鬥性了。「拿出你的全部實力吧!就像之前你擊敗洛天辰的那一拳!否則我必殺你!」申屠榮軒看著雨辰,那雙眸之中爆發出了一陣嗜血的光芒。

「想要我拿出全部的實力,那就要看看你是不是夠格了!」雨辰看著對方平靜的說道,雖然剛剛只是短暫的跟申屠榮軒交手,不過雨辰卻能夠感覺到申屠榮軒的強大,所以雖然雨辰便面看起來很平靜,可是在雨辰的內心卻還是非常的凝重的。

「那如果這樣呢?」而就在這個時候申屠榮軒反而笑道,而同時一股更為恐怖,更為邪惡的氣息從申屠榮軒的身上爆發,而隨著這股氣息的攀升,申屠榮軒的實力也徹底地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陽元境三層?怎麼可能?」

「好強大的氣息!這真的只是陽元境三層嗎?以往的十大公子之爭,只要是出現一名陽元境的武者那第一的名頭就基本確定了,可是今年卻一下子冒出了如此多的陽元境武者!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陽元境三層?」而在感受到申屠榮軒身上的氣息之後,雨辰的心中也是十分的震驚,難怪這申屠榮軒的戰鬥力竟然如此的強大!原來不光是因為邪之力的恐怖,更是因為申屠榮軒他本身的實力已經超越了眾人。

「不知道這樣夠不夠資格讓你使出那一拳呢?」申屠榮軒反而平靜的看著雨辰道。而在聽到申屠榮軒的話,雨辰心中也是十分的凝重,這聖象勁拳雖然雨辰能夠動用,不過現在的雨辰卻只能說是進門,就連所學會都不算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