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雖然他已經才出了林寒殺了葉皓月一行人。

但此時得到了林寒的親口承認,他依舊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你胸膛差點被撕裂,需要靜養,今天晚上,我們就在此修養,明日一早,我們該回宗門了。」

林寒轉過身,沉吟片刻,隨即說道。

這一次,他們來到這邪魔禍患的死亡之地,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月左右。

而且,他們這一次運氣極好。

先是在那山莊遇到了一大波邪魔邪屍,斬殺獲得了數以千計的邪魔內核。

這一次在這邪魔古堡中,又是遇到了一大波正宗的邪魔一族。

可以說,得到邪魔內核的數目,已經超過了兩人之前來此的預期。

「好。」

西門無歌聽到了林寒的建議,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半夜,月涼如水,整個空氣,都是浸染了一層寒冷。

「吼!」

但就在萬物俱寂的時候,一道隱隱間的嘶吼聲,卻是從遠處的黑暗天際傳來。

那嘶吼聲中,充滿了一種滔天的威壓,還有煞氣。

仿若一尊古老的魔鬼,從深淵地底掙脫了封印,脫困而出,咆哮九天。

「發生了什麼?」

這一瞬間,整個死亡大地上,無數人被驚醒。

就連林寒和西門無歌,都是從修行狀態中驚醒過來,紛紛站起身,朝著那驚天嘶吼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遙遠的昏暗天際,兩人頓時看到了,那裡仿若凝聚了一片如墨般的霧氣。

那彌散天穹的黑色霧氣中,隱約間,可以看到一尊雄偉巨大的模糊身影,從地底爬出,站立無垠大地上,仰天嘶吼,咆哮九霄。

「這嘶吼聲中,蘊藏著可怕的力量。」

西門無歌神色帶著一份駭然。

那模糊身影,要麼是一種凶兆即將出現的異象。

要麼,真的有一族驚天動地的恐怖存在,從地底長眠中被喚醒。

那滔天魔影,到底是什麼?

林寒和西門無歌對望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之意。

「去看看?」

西門無歌出聲,有些躍躍欲試。

他眼神中滿是好奇,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

「你的傷勢?」

林寒出聲問道。

「已經恢復大半了,皮肉傷而已。」

西門無歌擺了擺手,道:「無妨。」

「那我們去看看。」

林寒點點頭,兩人頓時朝著那滔天魔影出現的方向飛馳而去。

要知道,但凡出現異象的地方,十之八九,都是隱藏著機緣造化。

而這,也是林寒和西門無歌想要前去一探究竟的最主要原因。

夜幕漆黑,整片大地處於一片黑暗之中。

但此時,無數武者都是被那滔天魔影所吸引,都是紛紛動身,朝著那個方向飛馳而去。

當臨近破曉時分,林寒和西門無歌終於來到了那聲音發出的地點。

遠處,大地開裂,生生出現了一個幽深漆黑的大峽谷。

裡面無比黑暗,無論外面什麼光線進入其中,都是被瞬間吞噬掉。

這讓在此駐足的不少人都是有些心驚膽戰。

修為弱小的武者,不敢進入,他們怕這黑暗峽谷中有著什麼恐怖的凶機,一旦進入就是死亡。

不過,也有不少強大武者,根本無懼,他們認為那黑暗峽谷中有著大機緣,都是踏步進入那片讓人恐懼的黑暗地域中。

林寒和西門無歌從遠處踏步走來,看到無數人類武者,有散修傭兵,有流浪武者。

不過大部分,還是各大宗門的弟子。

「聽說了嗎?剛才那滔天魔影,似乎是萬葬大帝的殘念顯化,不過一位來自雷州的蓋世天驕出現,一劍將萬葬大帝的殘念給劈碎了。」

「雷州?距離我雪州最近的那一州?沒想到雷州的蓋世天驕都來到了此處。」

「那蓋世天驕,好像叫做姑蘇離天,是神通境第四秘境中的強大存在,實力驚天動地。」

當林寒和西門無歌朝著那黑暗大峽谷走去的路上,聽到了周圍不少人的議論聲。

「姑蘇離天?雷州的蓋世天驕?」

林寒目光一閃。

沒想到,雷州的蓋世天驕,都到了雪州這片死亡之地。

不過想想也是合理。

畢竟,無論是萬葬大帝,還是摩柯神教,在萬載前,整個南域十七州,都是蒙蔽在其陰影之下。

雖然摩柯神教這一次在雪州大地上出現。

但其他十六州,也是有諸多大勢力,注意到了此處。

「那姑蘇離天的修為,恐怕不在於大晉六傑之下,絕對是雷州萬王榜上的天驕存在。」

西門無歌出聲了。

他身份神秘,懂得不少東西。

「萬王榜?」

林寒目光閃過一絲疑惑。

西門無歌目光微微縹緲,道:「林寒,你知不知道我們靈武大陸,有三個與蓋世天驕有關的榜,聞名整個大陸。」

「願聞其詳。」

林寒神色一動,頓時問道。

「萬王,千皇,百尊!」

西門無歌緩緩吐出六個字,仿若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林寒能夠看到,西門無歌在說出這幾個稱號的時候,一雙眸子中,充滿了嚮往和敬畏。

而還沒等林寒問些什麼,西門無歌繼續道:「靈武大陸,有著五域,分別是東南西北四域和中土神州,每一域都有著不少州,比如南域就有著十七個州。」

「萬王榜,在每一域的所有州內,實力排名前一萬名的,可進入萬王榜。」

「千皇榜,在五域五個萬王榜中,實力排入前一千名的,可進入千皇榜。」

「而百尊榜,則是整個靈武大陸上,實力排入前一百的年輕、青年一代天驕,這一百個人,地位高高在上,俯瞰天下英傑,被奉為年輕至尊,位列百尊榜。」

西門無歌一個個解釋著,讓林寒目光不斷閃爍。

萬王!

千皇!

百尊!

「恐怕,神凰天子,也在這些榜單之上吧…」

林寒呢喃著,只覺得體內的熱血,開始燃燒。

只有進入這三個榜單中的存在,才能配得上「天驕」的稱號。 而就在林寒暗暗思慮的時候,小雀略帶虛弱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小寒子,雀爺我沉睡多久了?」

「半個多月。」

林寒神色一動,隨即略帶擔憂,在腦海中出聲:「小雀,你沒事吧?」

「太久沒有靈火補充,上一次那海洋精火,已經快要消耗殆盡了,沒看到雀爺我天天沒精打採的嗎?」

小雀沒好氣地說了一句,但隨即他雀目閃過一絲亮光,道:「不過這一次雀爺我之所以蘇醒,是聞到了食物的味道。」

「食物的味道?」

林寒眉頭一挑,隨即忍不住道:「小雀你的意思是,這周圍,有天地靈火存在?」

「確切來說,是那黑暗大峽谷中。」

小雀點點頭,繼續道:「那黑暗大峽谷中,並沒有什麼危險,而且,雀爺我聞到了天地靈火的熟悉味道,小寒子,你給我奪過來,不然雀爺我真的要靈魂消散了。」

「放心!」

林寒聽到「靈魂消散」,心中一突。

不過看到了小雀嘴角劃過的調侃笑意,林寒頓時明白,小雀這是在開玩笑。

但無論如何,小雀的靈魂力越來越虛弱,那天地靈火,自己一定要得到。

「西門,這黑暗大峽谷中並沒有什麼危險,我們進入,不然裡面的機緣造化,恐怕都要被別人搶光了。」

林寒轉身,對著身旁的西門無歌說道。

「好。」

西門無歌點點頭。

他現在對於林寒,有著一種盲目的自信。

這種感覺,讓西門無歌自己都是感到很奇怪。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或許,這些時日,林寒一次又一次的,給了他太多的震撼。

接下來,不顧周圍眾多武者譏諷的目光,林寒和西門無歌,直接踏步走入了黑暗大峽谷中。

「年少輕狂。」

「這兩個顯然是大宗門弟子,這麼貿然進入,肯定會死的很慘。」

「……」

不少武者自己不敢進去,看到林寒和西門無歌進入,都在譏諷冷笑。

但兩人根本就不在意,直接踏步進入。

嗡!

幾乎就在林寒和西門無歌踏入那黑暗大峽谷的瞬間,他們只覺得周圍的空間一陣顫動。

下一刻,他們的視野開始變得明亮。

映入眼帘的,竟然不是他們預想中的黑暗陰森,而是一片充滿生機的大地。

周圍,古木參天,奇石嶙峋,遠處傳來一聲聲不知名凶獸的嘶吼。

「看來,那大峽谷入口處的一段空間,是一個變幻空間的大陣,我們現在或許已經來到了某個小世界中了。」

林寒看了看,隨即微微一笑道。

「是啊。」

西門無歌點點頭,嘴角劃過一絲譏諷笑意,道:「外面那些人還在嘲諷我們必死無疑,哼,他們只是心中有著妒忌罷了,自己卻是不敢踏入這黑暗峽谷中。」

「我們還是先四處看看,能不能尋找到什麼寶物,也算是沒有白來一趟。」

林寒說著,但實際上,他卻是默默散發魂力,想要尋找小雀所感應到的那天地靈火,到底在什麼地域。

一路上,兩人看到了不少妖獸和人類武者的屍體。

看來,這裡之前已經爆發了不少次大戰。

「啊……」

而就在林寒和西門無歌準備進入大荒林中的時候,一道隱隱約約的慘嚎聲陡然從不遠處響起。

「唰!」

獨寵萌妻:病嬌影帝是精分! 「唰!」

租個女人來結婚:代班新娘 兩人對望一眼,都是縱身一躍,朝著那個方向疾馳而去。

不到片刻,林寒和西門無歌已經來到了一處茂密的草叢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