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雅典娜身體微微一顫,它她沒想到血嬰大帝居然看出了自己對神劍的心思不過,她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說道:「大帝說笑了,我眾神山寶物居多,怎麼會對區區一把神劍動心。」說實話,要比神器,楊華此時真的還比不過雅典娜,光是雅典娜收集的聖神武裝。已經就不是楊華能比地。

楊華笑笑,道:「好了,你現在可以說交易的內容了?」

雅典娜走上前,道:「我想要你幫我得到太陽神阿波羅手中的金烏。」

「太陽神阿波羅是眾神山最強大的戰士之一,你要我取得他的神器金烏,這筆交易似乎難度很大。」

雅典娜笑笑:「怎麼?難道大帝也害怕太陽神?」

「哼,美麗的女神。你想應激將法是嗎?這些對我沒用,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大帝我誰也不怕。關鍵是我想知道,幫你取得太陽神阿波羅的神器金烏后。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楊華淡淡的說道,不過一雙眼睛卻故意在雅典娜飽滿地雙峰上游弋。

雅典娜當然知道楊華的心思,想了一會,似乎是下定了決心,道:「如果你能幫我拿到金烏,我可以陪你一個月。」

楊華露出得意的笑容:「雅典娜女神,你不虧是智慧女神,知道我最想要什麼。雖然只有一個月,不過已經足夠了,相信一個月後,你將捨不得離開我。」

「呸,誰會捨不得離開你這個大色狼。再說了等你拿到金烏在說吧?阿波羅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好對付。」雅典娜的臉頰上飛起一團紅暈。

「你放心,阿波羅雖然很強,但是在我眼裡卻不值得一提。大交易完了,我還想和你做點小交易,不過這交易的條件有我定?」

雅典娜問道:「什麼交易?」

「關於潘多拉想對付你的事,你不想知道嗎?」楊華決定好好利用一下兩女之間地鬥爭。

停了一下,楊華繼續說道:「在你之前,我和潘多拉已經達成了一筆交易,說實話人家給的報酬遠遠比你大方。」

雅典娜害怕楊華趁機加價,急忙問道:「潘多拉給你什麼樣的報酬?難道她要做你的女人?」

楊華笑笑:「那到不是,不過,她打算把眾神山僅有的,兩個處女都送給我。」

雅典娜臉色一變,罵道:「這個賤人,要是讓我抓到她,我一定不會放過她。」雅典娜當然知道眾神山僅有地兩個處女,一個是潘多拉,一個就是自己。弄了半天,原來自己已經被人家當作報酬送人了。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你認為潘多拉的話可信嗎?」雅典娜恢復了常色向楊華問道。

「我當然不信,要不然也不會把這麼中央的事告訴你。我乾脆就給你說清楚吧,潘多拉給了我一枚催情葯,要我用它**你。」為了有說服力,楊華把那藥丸也拿了出來。

雅典娜一看,那藥丸果然是用眾神山的靈藥煉製的,心中頓時怒火中起。幻出戰甲,怒道:「我要去找那個賤人。」雅典娜沒想到潘多拉會讓楊華**自己。兩人平日里多有鬥爭,但也是限於自己兩人。

楊華阻止道:「親愛地女神,你太衝動了,衝動是魔鬼。潘多拉的行為固然可惡沒,但是事情並沒有發生,你現在應該做地不是衝動,而是冷靜的想想怎麼反將她一軍。」

在楊華的勸說下。雅典娜漸漸的平靜了。

「大帝,我要求在我們交易上加上一項內容?」

楊華似乎早就料到了,道:「是不是委託我**潘多拉?」

雅典娜點了點頭:「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可不否認,報酬我會多加一點,陪你兩個月。」

楊華搖了搖頭,拒絕道:「這個附加條件我不想接受,說實話,我對你多加的報酬一點也不感興趣,你陪我一個月和陪我一年是沒什麼區別的。反正你遲早都是我地女人。你遲早會愛上我的。」

雅典娜咬了咬牙:「那我們走著瞧,看看我會愛上你嗎?」

「先不說這些了,我告訴了了你潘多拉的事,你也應該兌現報酬了。我要求不高,只想一親芳澤。」

「你……你這是趁人之危。」

楊華笑笑:「怎麼?難不成你智慧女神,戰神雅典娜會耍賴?」

雅典娜被楊華一句話問住了,不知道怎麼是好。雅典娜雖然活過了無數個歲月,但是關於接吻和男女之事卻是從未有過。先前答應陪伴楊華一個月,也只是一個權宜之計,只是為了能儘快得到阿波羅的金烏。至於到時候怎麼做,她此時還沒想。

楊華卻不管她心裡怎麼想,見她一動不動,還以為雅典娜害羞,不好答應。自己就巴巴的跑了過去,順手樓主雅典娜的腰際,嘴唇直接吻了過去。

「好香–!」

楊華親一下,隨後就放開了雅典娜,他知道現在時機不成熟。太過了反而不好。

雅典娜只覺得自己嘴唇突然變的火熱,緊跟著全身都滾盪了起來,心裡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接吻的感覺?」

雅典娜暗自問道。

「呵呵,我先走了,有消息會和你聯繫的。」

楊華知道雅典娜是初吻,一時還沒反應過來,見好就收,急忙告辭。

楊華走後,雅典娜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回想起剛才地情景,卻是酸甜苦辣各方滋味俱全。

楊華回到公寓的時候,小倩正氣呼呼的看著韓薇和王澤,要不是有金鈴攔著,兩人指不定會被小倩折磨成什麼樣。

「爸爸,你總算來了,能不能把這兩個人交給我處置啊?」小倩撅著嘴問道,不知為什麼,她就是看著那兩人不爽。

「小倩,這兩個人有點古怪,等會我會親自處理,你就在一旁看著就好了。」楊華感應到韓薇和王澤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氣息。

頓了一頓,楊華對小倩說道:「先放開他們。」

小倩知道楊華要處置韓薇和王澤,急忙收回了纏繞在他們身上的紅色絲線。

紅色絲線消失后,兩人頓時轉醒。

韓薇惡毒的看了楊華一眼,喊道:「你最好放了我,否則組織不會放過你的。」

「小薇,你胡說什麼?」王澤老奸巨猾,生怕韓薇一時氣惱,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

可惜他終究還是遲了一步,楊華已經從剛才地話眾,聽出了一些端倪。

「小倩,把王澤繼續禁錮。」楊華知道王澤老奸巨猾,想從他口中探出什麼有用的價值,幾乎很難,所以吩咐小倩把他禁錮,剩下一個韓薇就好辦了。

韓薇見王澤被禁錮了,心生恐懼,被禁錮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怎麼害怕了?你不是有什麼狗屁組織嗎?」楊華知道韓薇的脾氣暴躁,決定用激將法探聽消息。

韓薇果然中計了,聽到楊華說起組織,臉上一片崇敬之色,膽子不由的也大了起來,道:「不准你侮辱我們的組織,八岐大神會懲罰你的。」

「八岐大神?」楊華似乎聽過這個名字,好像是古多拉家常地保護神。

就在這事,楊華的次元戒突然閃出一道光芒,落地后化做火的樣子。

「主人,我知道八岐的事,那傢伙是一條長著八個頭的蛇精,上古時代曾經偷吃了盤古大仙地一粒神丹,獲得了強大的力量,殘害生靈,無惡不做,後來玄女主人派畢方神鳥將其收服,玄女主人念他修行不易,禁錮了他的力量,饒了他一命。看來,玄女主人的禁制似乎失效了,我從這兩個人身上感應到了八岐的氣息。」

韓薇見憑空冒出一個怪獸,心中害怕,身體忍不住的顫抖,不過聽到火說自己崇拜的八岐大神是蛇精的時候,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暖流,喝道:「不許你們這些惡魔侮辱我們的守護大神,你們一定會遭到報應的。」

楊華突然發現韓薇體內的精神力在急速的流失,心中有點奇怪,對火問道:「老火,有沒有注意到她的異常?」

火道:「主人,我早就發現了,這正式八岐的聚集力量的手段,他依靠眾人的信仰,從他們的身上獲取信仰者的生命力。這女子似乎和八岐有合體之緣,本下了咒,只要她心中想起八岐,體內的生命力就會消失。」

楊華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想想一個和八頭蛇**的女人,心裡就一陣噁心。

韓薇卻全然不知自己死到臨頭,一副興奮的樣子。

「我已經得到了守護大神的指示,你們很快就會遭到組織的清洗。」片刻后,韓薇的生命力停止了流失,神情也自然了起來,體內的異能力似乎還增強了不少,不過楊華卻知道,她已經活不了多久,只是八岐再吸收了幾次她的生命力,她就會在瞬間變老而死。

「老火,你能不能確定八岐的位置?」

火搖了搖頭:「如果畢方老大在的話還可以,我就不行了,八岐最擅長的能力就是空間和精神力,十分狡猾,一般人很難確定他的位置。」

「你應該不是我們偉大的華夏民族人吧?」楊華似乎想到了什麼,故意用上偉大兩個字。

手機小說網隨時隨地享受閱讀的樂趣 笙國內部這麼快就有了不穩的徵兆。倒走出乎夏羽的顧。一工過夏羽對於燕國的興趣並不大,夏羽任命老楊林為欽差,督促各地按照最新軍制進行軍隊整編,多餘的兵馬由兵部接收,並進行篩選,整編,練,老楊林的工作還算是頗有成效,老楊林並沒有先選擇皇太極下手,而是先去了大定城,與蘇定方會面,兩人曾經都是黃金平原上的一路諸侯霸主。由於隔著一條渾河,所以並沒有大的衝突,加上東,北,南三府在攻佔梁城后,並沒有立刻向駐地進發,而是就地休整,震懾蘇定方和皇太極等投降勢力。

蘇定方審時度勢,知道大夏如今大勢已成,根本就不是他能撼動的,不說大夏的數十萬精銳兵馬,光是大夏的財力,底子都不是蘇定方可以對抗的。所以蘇定方很明智的選擇了合作,同意削減兵馬,並接受夏王的封賞和官爵,並在整理好家裡之後,就遷居靈夏城內準備好的



有了蘇定方的配合,兵馬只有十餘萬的皇太極在反覆權衡之後,還是接受了大夏的整編計劃,同時削減兵馬並接受夏王的封賞官爵,儘管皇太極知道這是大夏在使軟刀子,一點點的削減他的實力,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何況對方並沒有急於求成,一切都是按照規矩辦,他就算是反,面對那虎視眈眈的大夏兵馬也掀不起浪花來。

夏羽削減兩大投降勢力的第一步算是邁了出去,緊接著就是給各軍調轉防區,駐地,蘇定方是西北鎮守府鎮守使,而西北鎮守府的設立在湖西郡,而西南鎮守府則設立在渤海郡,兩郡都在大夏的核心五府之地,直接斷絕了兩大鎮守府的根基,兩人就是想要造反也沒有那片土



溫泉宮側殿。說是宮殿不如說是一個十分精緻的院落,儘管是寒冬時節,院內依舊生長著一叢綻放著艷麗之姿的花朵,露天的溫泉池上氤氳霧渺,為整個院落鋪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兩個火盆內的炭火燃燒著,火紅色的焰火散發灼人的溫度,讓整個房間溫暖如春。賈詡身上穿著一身謀士的儒衫;端坐在廳內的一張紅木靠椅上,手中拿著鵝毛羽扇,驅散著四周灼人的熱浪,而在上前,一張榻床之上,夏羽半靠在厚重的軟墊之上,翻看著賈詡的上書。

賈詡在來到靈夏城一周后,前往大夏的招賢閣。如今的招賢閣已經不似往昔那般的寥落,規模已經擴大了十倍有餘,可以同時接待三百毛遂自薦的才子文士,大夏立國之後,等於又了國統,夏羽的威望自然攀升了許多,加上佔據黃金平原之後,夏羽的名望已經在這片土地上傳揚來了,加上有儒家心學宗師王陽明的加入,大夏終於告別了人才匿乏的局面,進入招賢閣。很快就會接受一些問詢,已經自薦的職位,主要是因為大夏地盤擴張了,但各級官員卻十分缺乏,雖然使用了不少降臣,但這些都是要逐步更換的,所以招賢閣招納的才子文士在通過考核后,會引薦為準官,說是官又不是官,通常是給正職官員打下手。熟悉各種政務,在實踐中各同僚,上官都會給予分數,合格者方可被吏部選上外放為地方官。

而作為樞密省三部之一的參謀部,也同樣是如此。不過能進入到參謀部的人都是經過千挑萬選的,參謀部的職權看似不重,不管兵,不管後勤,沒有多少油水,但實際上參謀部其實就是樞密省的小內閣,對大夏軍事具有決策權。大夏在戰略上的布置都要由參謀部制定,而參謀部內的參謀謀士在戰時也會下放到各軍一層,作為僅次與主官的存在,可以影響甚至決定整個軍隊的行動,同時參謀部還負責執法,協調,可以說參謀部就是大夏軍的大腦,指揮著兵部這個身體。

賈詡進入到參謀部半個月,埋首大夏軍中的各類卷宗,裡面記載了大夏曆年來進行過的軍事行動,經典的戰例都會被揀選出來,編製成書,作為日後建成的兩座軍事學院的教材,賈詡通過這些記錄卷宗對大夏基本上有了一個了解,同時也感嘆大夏軍的富有奢華。

在賈詡眼中,大夏的軍制十分富有開拓性,常備兵役與輪備兵役組成大夏軍的主體。常備兵多以漢人為主,而輪備兵則以游牧民族為主,採用兩種不同的兵役可以大大的減少日常開支,又能在戰時隨時拉起一支龐大的軍隊。除此之外,大夏還有一套預備兵役。主體是由城防軍,受傷退役的老兵,鏢師等具有一定武力的人員組成,輔以適齡青壯組成,青壯通常都會在適齡農閑的時候接受軍事練。併發於一些補貼,這些預備兵將在大夏主力兵馬受到重創的時候。快速補充入軍中,而不會降低大夏的戰鬥力,而且大夏十分富有,對於士兵的武裝可以說十分的奢華。

賈詡之前侍奉的董卓,雖然擁有兵馬上百萬。但卻多以步兵為主,身上的鎧甲連獸皮鎧甲都不能保證人手一套,武器多以刀矛為主,輔之以部分弓箭兵。而騎兵只有心腹主力才會配備,董卓的騎兵多以青州馬為主,馬匹個頭矮爆發力差,持久力和負重力都遠遠比不上草原駿馬,騎兵的裝備屬於最精良的,有一身皮甲,一張長槍。一把彎刀,這已經是很不錯的裝備了,但反觀大夏騎兵卻想讓你寒酸了些,大夏騎兵幾乎人手兩馬,人手一張弓,近十數具有弩弓,配備的箭矢也分成幾類,精鐵彎刀兩把,長槍一把,匕首一把,行軍軍囊一個,鎧甲是輕質鎧甲,內里都有一身絲綢內襯,而一般的基層將領和精銳老兵還會裝備一件防禦很不錯的藤甲,基本上賈詡能想得到都配備上了,如今算成錢,基本上每一個騎兵都要花費五十個金幣才能武裝起來,而大夏擁有這種騎兵的數量至少在三十萬以上,一個恐怖的花費。

賈詡在進入參謀部后,雖然只是准參謀待遇,但也具備了一定許可權,可以在一些機密等級不高的兵營,後勤部所轄倉庫內行走,了解第一手材料,因為參謀部是大夏軍的大腦,實際上在檔次上要高出兵部和後勤部半頭,兩部的情況通常都要通報參謀部,以方便參謀部作出決斷,在對大夏軍中有一定了解之後,賈…口點也翻閱到那份被暫時擱胃的計出」壽襲山海服※

賈詡在看到這個計劃,之後,賈詡就動氣了腦筋,結合參謀部收集的情報,制定了一份計劃出來,這份計哉不久就擺在了夏羽的桌案,當時看到這份計劃,后,夏羽就叫了一聲好。讓人將賈詡帶到溫泉宮一見,今天算是君臣兩人第三次會面了。

賈詡的計發,並不複雜,但卻十分嚴密,通過一環套一環的連環套來達到預想的目的,為攻佔山海關提供一個絕佳的機會,夏羽將這份看了不下數遍的計劃,放在桌案之上,抬起頭,對著一臉輕鬆自如的賈詡道:「賈參謀,這個計劃,已經很完備了,我已經讓人在參謀部內專門設立一司。由你來做主事,參謀部內你可以選出一些人來配合你的計刑,這個參謀司可以調動蝶樓在吳國內的蝶蛹,靈樓,龍牙以及海軍府都臨時編入其麾下,所需要花費的資金提前做出申請,我會盡量讓人滿足你。只希望你能儘其所有能力,完成這個計劃。」

賈詡站起身,對著夏羽一躬身,肅穆的道:「臣定不會辜負陛下所託。」

烏爾草原,位於蒙古大草原與遼北草原的結合部,大遼西方,公孫瓚殘部的北面,烏爾草原面積十分廣闊,連通和蒙古大草原,在這片草原上。居住著一個。古老的民族,烏桓人,烏桓人是東胡的一支,也是一個馬背上的游牧民族,烏桓人驍勇善戰,經過幾次大的變遷,隨著鮮卑人一起被漢人同化。

烽火大陸上的烏爾草原上,居住著大大小小數百個烏桓部落,人口數量達到了上百萬,散布在廣闊的草原之上,猶如夜空中璀璨的星斗,又如大海中的島嶼星羅棋布,烏桓大小部落眾多,不過也有幾個強大的部落。而靠近澡河流域的遼西烏桓大人丘居力實力最強。

烏桓的社會階層主要分為兩類,一是大人小帥等上層貴族,另一類則是自由民,社會組織主要為部,邑,落,落是最基層的組織,每落大約有人七八人,多則十餘口,相當於漢人的戶,邑落設有小帥,每部大約有數百道數千落不等,設有大人。

烏桓人以游牧為主,不過也有部分民眾進行農耕,烏桓人有蓄奴之風。東漢初在遼東、遼西、右北平、渣陽、廣陽、上谷、代、雁門、太原、朔方緣邊十郡分佈著烏桓大小部落。而在烽火大陸上,烏桓人的分佈也大致從遼西到河套附近的草原之上。

吳國的吳三桂曾經在烽火二年北上攻打幽雲北部草原上的烏桓部落。佔據了一片肥美的草原,並將部分臣服的烏桓人納入軍中,充作騎兵。那裡也成了吳國最重要的馬場,吳國騎兵七出烏桓,三出關寧,可見烏桓騎兵在吳中地位。

漆河以西分佈著幾座大山,形成一條天然的邊界,將幽雲與遼西一分為二。而丘居力這個。大漢王朝封賞的遼西烏桓校尉佔據著沫河上游的一片豐美草原,擁有六千三百餘落,人口五萬餘人,除了一部分人依舊放牧外。還在漆河岸邊開出幾萬畝良田,丘居力的部落昔日與公孫瓚的領地西北部接壤,然而隨著吳國東出山海關,入侵滌河流域,佔據了門台。巒縣兩地這讓丘居力的部落與吳國也有了接壤。

而根據大夏的情報顯示,已經在沫河流域逐漸站穩腳跟的吳國開始不滿足既得,一邊北上攻打龜縮北部深山之中,芶延殘喘的公孫瓚,一邊圖謀滌縣北部的烏桓草場,在滌縣西北。吳軍幾次與丘居力的烏桓部落騎兵發生衝突,雙方互有勝負,不過明顯丘居力居於下風。

賈詡此番離開大夏,第一目的地就是新自由貿易港,在自由貿易港與海軍府的文達長談一番之後,帶著滿載數船的貨物離開自由貿易港,並在大夏買通的吳國水運使的幫助下,有驚無險的進入沫河河道,一路北上。在河州地區拋下鈷,河州昔日是公孫瓚的一個州縣,不過公孫。瓚被三國瓜分,丘居力也摻合了一腳,攻佔了人口不多的河州谷地。

來到河州小城,賈詡來到城中的蝶樓開設的商鋪,蝶樓在本地的負責人叫周昌,是一個地道的烏桓人,加入蝶樓時間不過半年,可以說是一個地道的烏桓通,賈詡的到來讓周昌顯然有些緊張,恭敬的將人迎進后宅。忙前忙后:「周昌,你是蝶樓密探,本身又是烏桓人,想必對當地情況十分的熟悉,這次來,我主要是想與烏桓部落高層取得聯繫,你有什麼門路么?」在賈詡的計劃小中,丘居力的烏桓部落佔據著很重要的一環,以用來牽制門台,漆縣(可看錦西走廊地圖)附近的兵馬,甚至在關鍵的時刻,將駐紮在門台附近的山海關守軍也吸引過去,所以第一步就要接觸到烏桓上層,然後取得烏桓人的信任。讓烏桓人甘願當槍使喚。

聽賈詡這般問,到是讓周昌有點傻眼了,雖然他是烏桓人,但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烏桓人,平素見到的小帥都走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而一個小帥顯然不算是眼前這位大人耍接觸的,周昌腦袋裡快速的轉動著。沉吟了半晌這才道:「回大人小人地位有限,太高的人物聯繫不到。不過小人與一位小帥交好,或許能通過他與樓班大人聯繫上。」

樓班是丘居力的兒子,如今佔據河州的烏桓大人,這也是周昌唯一能夠的上的高層人物了,賈詡點了點頭,丘居力是烏桓校尉(漢封),與他的兒子聯繫上,在進一步就能與丘居力聯繫上:「你今晚去找那位小帥。看能否與樓班聯繫上,最好能見到樓班,必要的時候可以多花些錢。」

「哎!「周驀點了點頭:「大人您休息。小人著就去辦。」

烏桓人雖然也懂得鍛造之術,但明顯技藝不高,所以在與吳國對碰的時候。吃了不小的虧,此番,賈詡帶了大夏騎兵鎧甲一萬套,兵器一萬五千件,騎具五千套,雖然都是換裝下來的舊貨,但質量也要比一般的武器精良,賈詡相信有這些肯定能撬動烏桓人的心。只要自己能接觸到烏桓高層,想要取得烏桓人的信任並不難。 )

韓薇果然又上當了,傲然道:「我當然不是華夏民族的人,我們的民族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大河民族,守護大神會帶領我們統治整個宇宙。89文學網」

楊華終於明白了韓薇和王澤的身份,原來他們是多拉家常的移民,怪不得自己先前就感覺兩人不太對勁。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小矮子,一代比一代瘋狂,現在都已經有了統治宇宙的野心。

楊華雖然是血嬰轉世,但是畢竟在古中國生活了二十年,對於那段華夏民族屈辱的歷史自然很清楚。

六百多年前從異界剛剛歸來,他就想過要出手對付那些小矮子,誰料人界已經成了仙魔兩界的天下,以前的那些國家早就不復存在了。後來由於時間的關係,自己也沒再注意那些小矮子的行蹤。

沒想到自己無意中給碰到了,這些傢伙依然是野心不小。

現在自己力量強大了,是應該好好陪他們玩玩了。

「你們扶桑人總是愛做夢,不過,這次你們傍上八岐算是倒霉了。」楊華不屑的說道。說實話自從知道她上扶桑人之後,楊華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小倩,放王澤離開。」

楊華心中已經有了計策。

小倩先前得到楊華的指示,只是禁錮了王澤的行動,併名譽封閉他的五識,對於楊華和韓薇的談話,他自然是全都知道了。

此時。他剛剛恢復自由,就對韓薇罵道:「你一泄露了組織的秘密。按照規定,你將會被輪迴之火燒死。」

先前,因為韓薇是八岐地女人,王澤的任務就是保護韓薇,此時,她泄露了組織地秘密,這個身份就不存在了。所以王澤對她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

楊華不得不承認這些扶桑人心性強硬,死到臨頭,居然還有心情清理門戶。

「費了他的力量。」

楊華本來想留他一命,看看中央大學還有那些人是扶桑人,誰知道這傢伙卻是這麼的沒禮貌。

小倩早就在等楊華的這一聲,楊華話音剛落,小倩就放出手中的紅色絲線,把王澤體內的能量吸收了過去。

片刻后,王澤已經由中年男子變成一個老頭,連站起來地力氣都沒有了。

韓薇親眼看著王澤失去能量。變成老頭,心中極為恐懼,害怕自己也成為那樣。

「放心,對於你這樣沒有羞恥之心的女人,我是不會讓你如此簡單的死亡,我要你受點痛快再死,你總得為自己的作為付出一些代價,不是嗎?」楊華打開通訊。親自把潛伏在中央大學的情報人員叫了過來,吩咐了一些事。

情報人員在聽完楊華的吩咐后,急忙把韓薇帶了出去。

做完這一切后,楊華聯繫上了天後,不自己發現扶桑人和八岐的事,給她說了一下,通知她組織人手。仔細查訪扶桑人和八岐的下落。

說實話,楊華對扶桑人還是有點擔心的,這些小矮子是個變態的民族,他們幾乎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再加上一個邪惡地蛇精。人界似乎又陷入了危機當中。

吃晚飯的時候,楚燕一臉的怒氣的走了進來,進門就用質問的語氣罵道:「你這人也太惡毒了?韓薇不過你罵了你的女人幾句,你就費了人家的力量,把她送進夜總會。還有王澤,他畢竟是中央大學的校長,你私自處死他,算是什麼事?」

楊華輕輕撇了她一眼,淡淡的問道:「你到這來質問我,是你地意思,還是學校的意思?」

楚燕突然有點害怕楊華的目光,轉過頭故意不看楊華,道:「你別管,這是誰的意思?你必須得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你將成為中央大學,乃至整個華夏聯盟的敵人。」

楊華輕笑一聲,道:「你認為你們有這個資格嗎?」

「你。。。。。。。。」楚燕沒想到楊華會是這個態度,怒道:「你這人怎麼不知好歹,現在議會已經在研究你的問題了,一當議會地決議形成,聯盟就會對你採取措施。」

「議會?你可以告訴你一會的決議絕對不會通過的。」楊華知道雅典娜暗中控制的聖門,在議會中佔有絕大的份額,再加上情報部門暗中掌握地議會力量,在進行無記名投票的時候,對付自己的決議肯定不會通過的。

當然,就算是決議通過了,他也不在乎。

他現在考慮的是,怎麼利用這個機會找出議會中和扶桑人勾結的力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