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隨著前行,廢墟和遺迹,變得密密麻麻,遍地都是。

有數十米高的斷柱,柱上刻有神秘的古獸。

有破碎的石雕神像,只是半截身體,卻有山嶽那麼巨大,呈殺生降魔的手勢,在昏暗的光芒下,極其震懾人心。

他們渺小得猶如螞蟻一般,從石雕神像旁邊走過。

血屠看到石雕神像的眉心,有一顆水潭那麼巨大的紫色寶石,散發出來的光芒,足以影響體內聖道規則的運行。

一看就是至寶。

他很想去取,卻被張若塵喝止。

七手老人冷笑道:「石雕神像的四周,遍布強大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神紋,一般的神靈都未必敢靠近。你想找死可以,但是,別拉著我們一起陪葬。」

眾人都感到遺憾,繼續前行。

四天後,他們終於來到本源神殿遺迹的腹地,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得如同石化。

不再是一片黑暗,這裡長滿各種能夠散發璀璨光華的奇花異草,其中有不少都達到元會級聖葯的級別,還有一些珍奇至極,只在遠古的手札上才能見到。

「我的天吶,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龍心草,每一片葉子都如一條龍。已經長了五片葉子,豈不是已經存活了五個元會?這樣的聖葯一旦出世,神靈都會現身購買。」

夜遊大師望著遠處的龍心草,激動得渾身冒出鬼火。

須知,存活三個元會的聖葯,就已經可以作為煉製帝品聖丹、次神丹的主葯,甚至可以做神丹的配藥。

存活了五個元會的龍心草,一旦採摘到手,將其服下,完全吸收之後,他的精神力強度,怕是可以達到六十九階半。甚至有可能達到七十階,直接成神。

難怪張若塵聲稱,可以助他成神,原來並不是說說而已。

「這就是傳說中的紫淚天竹?居然生長成了一片紫竹林,巨大多數都活了一個元會,甚至還有活了三個元會,四個元會的。」七手老人不停咽唾沫,眼睛都要變成紫色的了。

上一次,他獨自一人來的時候,並沒有闖到如此近的地方。

血屠修為太低,自然不敢指望採摘那些活了三個元會、四個元會的聖葯,因為,這些聖葯往往都具有強大的攻擊力。還不說,越是強大的聖葯,必定伴隨強大的陣法和神紋。

所以,他瞄準那些只活了一個元會的聖葯,迅速採集起來。

張若塵對其中一些聖葯也感興趣,可是,對《無字劍譜》的感應卻更感興趣,因此,目光頭射向龐大無邊的神殿廢墟。

看不出本源神殿的輪廓,只能看見一個充滿泥土,長滿奇花異草的海底山坡。

而這個山坡無邊無際,一直向上,蔓延到視線能夠看到的盡頭。

張若塵曾見過真理神殿,高達數千里,想來本源神殿若是沒有毀滅,怕是也有如此規模。毀滅倒塌之後,廢墟遺迹遍布數萬里,都是有可能的事。

「這裡的聖葯,是本源神殿孕育出來,不知生長了多少萬年,從來沒有人採摘過。聖葯的數量,恐怕是天庭的真理神殿和地獄界的命運神殿也無法比擬,是這裡最為珍貴的財富。你們爭取在佔據時間優勢的情況下,儘快採摘。」

張若塵想了想,將乾坤界中的劍皇、石皇、大司空、二司空、真殺、真貪、真妄放了出來,讓他們也去採集機緣。

至於鵲神子「真色」,天叔子「真怒」,張若塵只是將他們放出來看了一眼這裡的聖葯,在他們激動和興奮之時,又再次將他們收回了乾坤界。

不聽話的修士,自然只能看得著,吃不著。

本源神殿已經沉入海底太過久遠的時間,絕大多數有價值的寶物,肯定都已經化為塵土。能保存下來的,雖然珍奇,可是必定少之又少。

這些數之不盡的聖葯,就是最大的財富。

張若塵向紀梵心傳音,道:「仙子,幫我看住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

「不需要看住他們,他們或許有逆反之心,可是此刻……你看,你看他們,全部都為了採摘聖葯急紅了眼,哪裡還有心情干別的事?」紀梵心道。

「好像是這個道理。咦!」

張若塵看向紀梵心的時候,吃驚的發現,那些讓七手老人、夜遊大師這樣的高手,都無法輕易採摘的聖葯,卻主動從神紋中飛出,來到紀梵心的身旁。

片刻間,她被百花包圍,站在花海中,身形窈窕絕美,黑髮如瀑。

花瓣散發出來的光華,將她的肌膚映照得宛如仙玉一般晶瑩,如同眾星捧月,化為一位真正的百花仙子。

此情此景,看得張若塵都痴迷了一瞬,幾乎陶醉在這極致的美麗之中。

這種陶醉,不摻含任何雜質,就是最純粹的欣賞。

當然只是一瞬而已。

別的修士,卻都看愣了許久,才恢復心緒。

在百花的映襯下,她的美,比幻術,比精神力法術,都要更加厲害,似能勾走大聖的魂,動搖大聖的意志。

只有花類的聖葯,才會主動靠近她,親近她。

倒是羨慕嫉妒得另外幾人嗷嗷直叫。

「不愧是冥古照神蓮,可謂百花之皇。而且,這裡的聖葯,都吸收了本源的力量,而她又是本源掌控者。花類的聖葯,必定視她如母親一般。包括食聖花,與她接觸之後,對她都十分親近。」張若塵暗道。

想到此處,張若塵將食聖花放了出來,讓她留在這裡照看眾人,收集聖葯。

萬一遇到別的凶性植物,以她無上境的修為,可以抵擋一二。

做好妥善的布置后,張若塵、阿樂、開羅地師,沿著冥王開闢出來的路,和《無字劍譜》的感應,向本源神殿的深處行去。

大概走了一天,他們看到遠處,出現一座龐大無比的劍形石山。

這座石山,與《無字劍譜》的本來樣子頗為相似,只不過,要更加雄偉幾分。

有無數柄劍,猶如魚群一般,圍繞那座劍形石山飛行。

在劍形石山的半天崖壁上,張若塵看到了冥王的身影。 路上,途經十一、十二……一直到三十五重天都有人驚訝的抬頭看着陳海。

「快看,那是什麼?」

「竟然有人可以直接從第十重天飛升到第三十六重天,這……這怎麼可能呢?」

「是啊,第三十六重天是天庭的境地,平時就算是太上老君,沒有玉帝的旨意也不可能輕易的飛升到三十六重天。」

「他這樣做,會不會是犯了天條,會不會受到處罰?」

「如果是玉帝的旨意,那便不算是觸犯天條。如果是他私自闖入,那就是犯了天條,必然會受到玉帝的處罰。」

……

陳海說道:「強者,這樣上去會不會處罰天條,要不,咱們先去向玉帝稟報,等會兒得到玉帝的同意之後,咱們再去第三十六重天。」

「哼,你怎麼變得這麼啰嗦,那些凡人總是喜歡談論一些跟他們沒有關係的事情,難道,你也想變的跟他們一樣,談論一些沒有任何用處的事情嗎?」

「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陳海閉上了嘴,的確,強者說的不錯,與其在神界修鍊一萬年,那不如直接飛升到第三十六重天境界,就算被貶下凡間,五百年,自己便可以再次飛升成神,所以,就算觸犯天條,這也是很划算的事情。

終於,第三十六重天出現在眼前,陳海縱身一躍,跳了上去。這裏星光燦爛,一片絢麗的模樣。不過,陳海還來不及感嘆,耳邊便傳來了一道聲音:「蒼穹,你終於回來了。這兩千年,你在下界過得怎麼樣?」

一百年一次輪迴,一個世紀,兩千年,那豈不是二十個世紀?

難道,自己在六道輪迴之中已經做了二十個世紀的凡人?可是,如果是這樣,那為什麼自己以前一直沒有修鍊,沒有飛升到神界呢?

等一等?

蒼穹?

誰是蒼穹?

陳海低頭看去,一個頭髮花白的白衣老者正坐在星辰大海的海邊,一條用純黃金打造的魚竿伸到了水裏,垂直的金色魚線垂入了海水。

陳海看向此人,說道:「老前輩,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白髮老者扭頭看了看陳海,說道:「我不是在跟你說話,而是跟住在你身體里的那個人說話。」

突的,陳海的臉色變得猙獰,嘴裏發出了另外一道惡狠狠的聲音:「玉帝老兒,當初,你拆散我和海神,害我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今日,我便問你討一個公道!」

「鏘!」

青瘋劍出鞘,在半空飛了兩圈,落到了陳海的手裏,發出了「嗡」的劍鳴聲。

「吃我一劍!」

陳海化作一道虛影,一劍朝着玉帝劈了過來。此時的陳海早已經驚呆了,他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根本不敢想像自己竟然敢對玉帝動手,玉帝是天庭神界的主宰,他是天庭的老大,可是,自己竟然公然跟玉帝作對,這不是在自找苦吃嗎?

白影一閃而過,消失不見蹤影,只留下一些白色的星光在原地閃爍。

「啊?」

「玉帝老兒,你給我出來!」

「有本事,你就不要躲!」

「我就在你身後。」

「嗯?」

陳海猛然迴轉身子看去,突的,一隻手從半空落下,罩住了陳海的天靈蓋,白光亮起,光芒瞬間擴散開去。

「呃啊啊啊!」

陳海痛呼,隨即,雙眼一翻,暈了過去。陳海倒下了,身體倒在雲層之上,瞬間便穿越雲層,落了下去。

玉帝雙手背結,看着陳海從半空之中墜落,說道:「看來,你不會再有機會回來。」

「我也不該再給你機會。」

「來人!」

金甲護衛走上前來,拱手說道:「玉帝!」

玉帝迴轉身子,看向金甲護衛,說道:「馬上去地府把閻君叫來,就說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要他放下手裏的文書,立刻過來。」

「是!」

金甲護衛答應了一聲,隨即,身子化作一道金光,急墜而下,消失不見蹤影。

十個呼吸之間,金光閃動,金甲護衛帶着閻王回到了三十六重天。金甲護衛拱手說道:「回稟玉帝,閻王已經帶到。」

「行了,你下去吧。」

「是!」

金甲護衛走後,穿着黑袍,戴着官帽,胸口有龍紋刺繡的閻王恭敬的彎腰拱手說道:「下官閻羅,見過玉帝。」

「嗯。」

玉帝點頭,說道:「閻羅王,你在地府掌管六道輪迴,朕要你削減陳海的仙祿,百世輪迴之中,不得修道,百世之後,讓他像一個凡人一樣,繼續他的六道輪迴吧。」

「啊?」

閻羅王驚訝的說道:「玉帝,此事是否應該再好好斟酌一番,陳海畢竟是蒼穹之神,如果用百世輪迴磨滅陳海的仙根,以後,陳海不能跟蒼穹感應,蒼穹可能會坍塌,到時候,那可就是三界的一大災難。」

「不必了,我早已經了解蒼穹的運行機制,我會在適當的時候注入靈力維持蒼穹的運轉,從今以後,我就是新一任的蒼穹之神,至於陳海,讓他塵歸塵,土歸土,回到大地的懷抱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