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隨著二郎神喝聲應下,旁邊小神一個哆嗦,但因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小神並未反駁或求饒,而是甘心接受。

小神的態度,總算合了獸仙的心意。

獸仙並非真的想要懲罰小神,也並非真心想要羞愧神界,見小神主動認了錯,獸仙也便不再追究什麼。

他的沉默,已經表明了他的不再追究,高深的修鍊者,是不會將多餘的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就像個看盡滄桑的老者,眼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他很久很久之前所見到過經歷過的,那對此時的他來說,早已成了一種幼稚或不值得關注的東西。

經歷了之前的事情,獸仙的話好像對玉帝的有了些感觸,骨子裡原本還有點高傲的玉帝,這次竟然真的低下頭來跟獸仙致歉。

「我身為神界之主,對神界小神做出觸犯上仙的事情,對您表示歉意,若您不高興,或是因此拒絕了我們的請求,我能理解」 雲錦廳。

陳涵偉聞言,臉上露出一抹嘲諷。

而在場新生聽聞蘇鄰的話,更是鬨堂大笑。

陳涵偉就像在看一個無知的人,笑問道:“如此言論,當真有趣!原諒我孤陋寡聞,正要請蘇同學說說,不知蕪陽那種小縣城,和這偌大的北辰市,哪些景色相似?”

蘇鄰輕輕一笑:“華國縱橫千萬裏,不論是蕪陽還是北辰,不過都是一隅之地,談什麼相同不同?”

陳涵偉聞言表情一滯。

蘇鄰繼續笑道:“也許只有涵偉兄這樣眼界置於一隅之地的人,才能分辯出兩者的不同吧。”

陳涵偉聽完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他本來想通過蘇鄰的出身打壓他,卻沒想到被蘇鄰以華國大地縱橫無極化解過去,而且還趁機諷刺了自己眼界過低,這讓他心中產生一絲怒意。

Wωω☢ ttκΛ n☢ ℃O

但蘇鄰並非是在爭言語機鋒。

想他堂堂真仙蘇鄰,更爲遼闊的星空萬族戰場都見過,又怎會將這小小的一縣一市放在心上?

雖然他心中如此作想,但其他新生卻覺得他在說大話,非常不知天高地厚。

王磐此時又站了出來,冷笑道:

“陳少作爲宴會的組織者,要求你說說你那出生地的風景人情,不就爲讓大家聽個新鮮,你有什麼可不願意的?”

“可你倒好,不僅避而不談,還大談什麼縱橫千萬裏的華國,當真是可笑之極!”

“華國就算再大,又有你什麼事?別裝的好像自己胸懷萬里一樣,你不過就是個剛考進武大的縣裏小子罷了!”

說完,場間新生又爆發出一陣鬨笑。

蘇鄰聞言眯了眯眼。

王磐此時已初顯日後狗腿子端倪,非常令人討厭。

其實之前王磐也被蘇鄰的出手的威勢嚇到了,可他後來立刻反應過來,剛剛不過是齊一鶴對蘇鄰的試探攻勢。

在這聚會場合,就算是齊一鶴也不可能完全放開手腳,所以剛剛那一幕的勝敗代表不了什麼。

而他之所以此時敢出來怒噴蘇鄰,一來是因爲他已經確定蘇鄰並沒有什麼家世背景,二來是蘇鄰此時已然得罪了齊一鶴,言語之中還對陳涵偉諸多不遜。

此時不站出來怒噴蘇鄰表忠心,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陳涵偉聞言表情緩和了幾分,狀似大度地說道:“無妨無妨,也許蘇同學真的心有萬里之志,不論是否過於自大,都是好事。”

王磐看到陳涵偉的表情,知道自己做對了,於是更加來勁,不依不饒地說道:

“陳少,不是我駁你面子。”

“今天被你邀請來的同學,都是咱圈子裏的熟面孔。”

他伸手一指,遙遙指向蘇鄰的鼻子。

“可是此人,究竟有什麼本事,能進入我們的圈子?”

“如果陳少你今天不給個解釋,以後活動還有他,就不要叫着我王磐了。”

陳涵偉聞言心中更喜,越看王磐越覺得順眼,以前怎麼不知道這小眼胖子這麼會看事?

他心中雖然這麼想,但嘴上卻要主動爲蘇鄰解釋。

畢竟是他邀請蘇鄰來的,如果連個理由也沒有,也有損他這組織者的威信。

“我們這位蘇鄰同學一身修爲可是非常了不起。”

“你們還記得九月一號那天,武大門前有人同唐司銳起了衝突嗎?”

“那人正是這位蘇同學。”

話音一落,衆新生中出現一絲騷動,顯然開學那天有人教訓唐司銳的事,已經在他們這個圈子裏成了熱度話題。

此時突然有人驚呼道:

“對,我認出來了,就是他!”

“那天他三拳兩腳就教訓了唐司銳和他那兩個狗腿子,打得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這時黃若琳走到前來,溫聲說道:

“涵偉聽聞此事後,就對蘇鄰很感興趣,想同他交個朋友。”

“本來涵偉想着大家都是同學,沒什麼矛盾是不能化解的,所以要幫蘇鄰和唐司銳說和說和。今天的聚會也邀請了唐司銳,可惜不知他有什麼事,直到現在還沒到場。”

黃若琳這兩句話一說完,一衆新生看陳涵偉的目光隱隱帶上了一絲敬佩。

再看蘇鄰,只覺得明明是陳涵偉賞臉主動結交他,他卻一副牛氣哄哄的樣子,還仗着有些武力,差點大鬧會場,真是不識好歹,愧對了陳涵偉的好意。

蘇鄰見狀搖搖頭。

這攻勢還真是一波接一波。

他此時也有些煩了,索性就閉口不言,懶得再同他們說一句。

於是場間的輿論形成了兩面倒的趨勢。

一衆新生看向蘇鄰,都覺得他狂妄自大;而看向陳涵偉時,卻覺得他寬容大度。

陳涵偉此時也覺得目的達到了,滿意地迴歸了座位,取來一個酒杯,圍繞着各個餐桌挨個回敬酒水。

而黃若琳也拋下葉小涼、樑思沐二人,跟着陳涵偉身旁,兩個人竟真像一對模範夫婦一般。

儘管陳涵偉離開了,但還有一個對蘇鄰滿目恨意,那便是齊一鶴。

此時齊一鶴已沉底冷靜下來,但對蘇鄰的怒意卻絲毫沒有削減,只見他坐在蘇鄰旁邊,雙目死死盯着蘇鄰,恨不得要將蘇鄰扯碎。

蘇鄰卻懶得與其交涉,雙目悠然,自顧自想着自己的事情。

齊一鶴突然滿臉挑釁,說道:“聽說你武道水平很高,一會兒咱倆去個沒人的地兒練練?”

蘇鄰笑道:“剛剛的苦沒吃夠?”

齊一鶴聞言牙齒緊緊咬住,深呼了一口氣,強忍着怒氣說道:“剛剛的較量算不得什麼,真正的水平得放開了打,才能看出來。”

蘇鄰笑着搖搖頭。

齊一鶴嘲諷道:“怎麼,不敢了?”

“既然是個膽小鬼,就離思沐遠點!”

蘇鄰笑道:“沒工夫陪你玩,找個涼快的地自己待着去。”

蘇鄰這打發小孩子的語氣讓齊一鶴怒極:“既然如此,敢不敢與我打個賭?”

蘇鄰聞言臉上浮現一絲興趣:“賭什麼?”

齊一鶴說道:“我們就賭開學後新生比武的名次高下!”

“賭注就是開院大比的新生福利,敗者將一個月的月供贈與對方,如何?”

蘇鄰聞言一笑。

既然你自己送東西上門,那我豈有不收之理?

“好,我同意。”

齊一鶴聞言臉色閃過一絲得色,突然站起來大聲道:“既然蘇鄰你願意同我對賭,那我們便當衆立個契約!”

說到這他臉上突然閃過一絲冷笑:“另外,除了剛剛所賭內容,我們不妨再加個添頭。”

“如果你輸了,你不僅要將自己的月供獻給我,以後每次見到我還要跪在地上,承認不如我。如果我輸了,亦是如此,你敢嗎?”

蘇鄰聞言似笑非笑地看着齊一鶴,上一世沒看出來,原來這傢伙還算有點腦子。

可是你這腦子用的,是在給自己挖坑啊!

齊一鶴見蘇鄰不說話,逼視着他:“怎麼,你不敢?”

蘇鄰輕笑一聲,說道:“沒什麼不敢的,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便依你所言。” 說完,玉帝再一次彎下了高貴的身子,再次炸爆了眾神眼球。

第三次了,這已經是第三次了,神界高高在上的天界之主玉帝,今天竟然三次跟一個上仙鞠躬道歉,這說出去,都可以作為一個震撼天地的傳說了。

能讓玉帝低得下身子的,除了佛祖,眼前這個仙人,就是唯一一個了,不對,就算是佛祖,也沒能讓玉帝在短短几分鐘之內就躬了三次身。

「我不會在意這等小事,只是以後管理好你的神界,你身在神界之主的位置,你的每個決定每個舉措,都關乎神界,甚至五界安危,要謹慎言行」,說到這,獸仙好像想到了什麼傷感事,眸光頓時暗淡下來,並多了几絲憂傷。

他沉默片刻,接著又說道,「至於拒絕你們的請求,與這件事無關」

眾人再次被雷翻。

玉帝都已經這樣了,他們沒想還能忍得住不答應。

他們是在佩服獸仙的毅力還有膽魄。

不過有了剛才那個小神的前車之鑒,沒有誰在想找死的站出來稱風頭。

「上仙……」,玉帝臉上一急,想要開口在請求,還沒開口,就被上仙給死死的堵了回去。

「不必再說了,五界只是已與我無關,我不管神界魔界出現什麼事情,都不要再來找我」,獸仙回絕的乾脆,話畢,他站起身來,道了句,「各位請回吧,不周山,想要清凈一點」

語畢,那抹清風徐道的身影緩緩朝裡面走去。

眾神他們甚至連獸仙的相貌都沒見到,就被拒之門外,那份高冷,不得不讓眾人久久回味一番。

好不容易從寒冬中走出來,眾神目目相覷,都在想著該怎麼辦?

唯一的途經,就被這樣死死堵住了。

經過剛才的接觸,眾神大抵了解了獸仙的性格,孤冷清傲還有一份倔強,這一切都來源於他超乎五界的力量,眾神知道,不論他們再怎樣相勸,獸仙也都不會出山。

「玉帝,我們現在怎麼辦?」,現在已拿不定注意的太上老君,只好前去詢問玉帝。

玉帝臉上幾許憂愁,沉默片刻,嘆息答道,「回去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