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隨後,開大聲音,播放出一個視頻。

視頻里,竟然是妞妞被他一把一把,塞下去垃圾。

整個嘴,都被塞滿!

她不停的喊著媽媽,小手無助的四處抓着。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不僅如此,小小的身體又活生生從垃圾山塔吊上推下去。

看到這視頻,方糖腦海里直接崩塌。

她發瘋似的朝着董洋撲過去:「董洋,你個擒獸!畜牲!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女兒,啊啊啊……我和你拼了!你答應過我,只要我還你錢,陪你喝一晚上酒道歉,你就放過我女兒的!」

董洋像是一個權利至高的魔鬼,他感覺不到方糖的痛苦。

反而將手,一把摟在方糖的腰上,戲謔的問:「你知道,什麼叫陪嗎?」

周圍的人,哈哈大笑起來。

方糖意識到不對,神色慌張的想要推開董洋的手。

「臭女人,你敢推開我試試!別說你女兒,就連你,都活不了!」

董洋周圍的人也跟着說道:「方糖,你要早從了董少爺,也不會成這樣!」

「給你臉不要,你女兒被摔死活該!」

「順便告訴你,董少已經讓人,把你女兒的屍體都送人了!」

方糖聽到這些話,徹底的崩潰,眼淚止不住。

她猛的掙脫董洋的手,董洋卻死死的摟着。

這樣的大美人,他才不會讓方糖跑。

掙扎之中,方糖用盡全身的力氣,一口咬在董洋的手上。

董洋鬆開口,手上全都是牙齒印。

他淋漓嘴角一抽,怒了:「有意思!喜歡咬人?喜歡跑!臭娘們,我看你今天往哪裏跑,來人,把我黑哥拉出來!」

黑哥,是董洋在工地養的一條惡狗,平時吃肉飲血。

董洋身邊的人忙說:「董少,這可不行啊!黑哥一口下去,這娘們不得被咬死,黑哥,要憐香惜玉啊!」

董洋無所謂的冷哼道:「咬死就算了,一個臭女人,已經完全讓我失去耐心!」

一條巨大的惡犬,從董洋的豪華包間里放出來。

嘴裏的口水,滴在地上便是一灘水。

方糖看到巨大的惡犬,嚇得渾身都在顫抖。

她加快腳步往外面跑。

董洋卻在身後,大聲的笑着。

惡狗一放,在極短的時間內在,直接撲到方糖身上。

「啊……」

方糖一聲慘叫,摔倒在地上。

惡犬撲過來。

方糖再一次站起來想跑。

一次次站起來,一次次被惡犬撲到在地上。

而她周圍,全都是一陣陣的笑聲。

視頻里,還在播放女兒被推下樓的場面。

方糖眼裏全都是淚水,沒人能懂她的絕望。

這五年來,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被針對。

現在,女兒被人推下樓害死。

她也不想活了。

死就死吧!

終於,方糖在惡犬的血盆大口張開的時候,放棄了掙扎。

「妞妞,媽媽來見你了!」

方糖閉上美眸,等著這世界徹底清凈。

可世界,終究沒安靜……

而是變得更狂躁。

一個人,如同天神一般直接落在方糖面前。

地面都在顫抖!

門窗在搖晃!

他猛的一腳,泰山壓頂的踩在那條惡狗脖子上。

憤怒如同火山爆發,直衝雲霄,壓倒一切。

惡犬發出一聲滔天的慘叫聲,竟然被他一腳,直接踩死。 黑暗猶如潮水般席捲而至,大廳內沒有光明,也沒有一絲溫暖。

察覺到眼前這種狀況,索恩神色沒有一絲波動,僅僅只是將雙眼輕輕閉上,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感受著周圍空氣最輕微的空氣流動。

此時,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房間內連「黑暗視覺」都無法穿透的黑暗是由某種法術造成的。

但是他卻不太明白『七賢者之塔』的主人這麼做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沉默片刻,看到並未發生任何事情,索恩抬頭望去,那裡依舊是深沉的黑暗,他的右手不自覺地摸向劍柄的位置,說話的語氣也毫不掩飾心中不悅。

他並不認為對方會這麼沒腦子的去做出對自己的不利事情。

況且,他既然敢毫無畏懼地進入這座高塔,心中自然是有百分百把握從容離去。

「非常抱歉,法術出現了一絲失誤,請稍等一下。」寂靜的黑暗中,一道聲音突兀地響起。

索恩可以明顯感覺到這道略顯蒼老的聲音中透露的一絲緊張和慌亂。

顯然,這應該是因法術失誤而產生的黑暗,這讓他不由好奇對方到底想要向他展現的是什麼法術。

於是不再言語,站在原地靜靜等待。

不一會兒功夫,原地未動的索恩突然感覺到黑暗中閃過一道淡藍色光芒。

緊隨而至的是一道明亮的令人幾乎無法直視的光芒在一剎那散發而出。

突如其來的亮光令索恩有些不太適應,他提高警惕,下意識地伸手遮擋雙眼。

等他適應了這種明亮環境后,這才緩緩放下遮擋眼睛的左手,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周圍的狀況。

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大晴天,溫暖的空氣里瀰漫著花香,陽光透過繁茂的枝葉照進樹叢中,高大的樹影灑進叢林中的溪澗,照得水面光影斑駁。

微風浮動,林間樹葉沙沙作響,陽光化作淺金色的光柱在枝葉間躍動,鳥兒在高處放聲歌唱,聲音歡快悠揚,簡直就是一幅愜意的自然之景。

索恩踩著林間碎石鋪就的小徑朝叢林深處走去,他走過小溪上一根長滿苔蘚和菌菇的獨木橋,來到一處鮮花盛開的果園裡。

這裡盛開著深藍和淡藍色的翠雀花,花朵張開閉合的花瓣,野蜂和蝴蝶被吸引而來,開始在花叢周圍盤旋。

索恩繼續深入及膝的百花叢中,他摘了一朵藍白色的翠雀花放在鼻前,深嗅一口。

一種翠雀花特有的芬芳傳來,這花香甚至比他在高塔種植的普通翠雀花還要濃烈幾分。

看來這位老巫師幻術學派的法術造詣還挺深的,索恩隨手將花朵丟掉,心中暗想。

眾所周知,普通的幻術僅僅只是視覺上的假象,而眼前的環境卻連氣味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噢,來吧,索恩閣下。」這時,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就在不遠處的屋子裡,歡迎來到『七賢者之塔』做客。」

索恩聞言,定睛望去。

目光觸及之處,果然讓他發現一座端端正正的小木屋坐落在花叢的正中。

他走進果園,穿行於林間。

草尖上還頂著隔夜的露水,打濕了他的褲腿,一切的一切都彷彿在暗示他,這是一個真實的環境,並不是由幻術產生的。

這時,正在行走的索恩發現右邊的樹林有動靜,於是轉身望了過去。

放眼望去,他剛好看到一位一絲不掛的金髮女孩兒出現在視線中。

這位臉上洋溢著歡笑的女孩兒,正抱著滿滿一籃子紅彤彤的蘋果,赤著小腳丫子,走在灌木叢中。

溫暖的陽光照耀在她那無暇的酮體上,彷彿為她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暈,給人一種別樣的誘惑力,令他不由多看了幾眼。

這時,索恩察覺到這位赤身裸體的金髮女孩兒正邁著輕盈的步伐朝自己走來。

於是他停下腳步,用一種彷彿欣賞藝術品的目光仔細地端詳著。

就當金髮女孩兒即將與他擦肩而過時,他出於好奇的嘗試,伸出手掌,上前輕捏了一下她的胸口,並熟練地揉搓幾下。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這觸感並不是他想象中那樣,手掌從金髮女孩兒一絲不掛的身體穿過,而是一種真真實實的絲綢般觸感,冰涼柔滑如玉。

突然遭到輕薄,女孩兒的臉上瞬間浮起一陣羞赧的緋紅,就像她籃子里的紅蘋果一樣。

她停下腳步,抬起眼皮,透過長長的睫毛偷偷看一眼面前的遊俠,彷彿受驚的小鹿似的迅速低下頭看向腳尖,整個人都顯得局促不安。

索恩神色罕見地尷尬一下,立即將扣在胸口上的手縮了回去。

金髮女孩兒察覺到手掌消失,她輕輕抬起頭來,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望向索恩,伴隨著一串銀鈴般的咯咯笑聲,女孩兒腰肢輕擺著消失在花叢中。

「難道不是幻術?」盯著消失的身影,索恩撓了撓頭,又將剛才揉搓的手放到鼻尖輕嗅一下,不解的低語一句。

由於他擁有劍道家的職業特性「感知魔法」,自然是輕而易舉地判定出眼前的所有景象全部都是由幻術變幻而成的。

然而,那實實在在的觸感非常逼真。

他認為剛才出現的金髮女孩兒,很有可能是被老巫師利用某種活化法術將精心製作的橡膠娃娃給激活了,這才產生了這種效果。

隨後他不再多想,繼續朝著木屋走去。

「終於來了,在這兒可以暢所欲言。請坐,索恩閣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